半个时辰之后,老管家就带着几个仆人,抬着三只大箱子来到了陈志宁的跨院里,将东西放下之后,老管家又捧出一只木盒,一并交给陈志宁:“少爷,这些都是从您出生开始,老爷和夫人想方设法收集来的修炼资源,都是给您准备的。”

    陈志宁知道父母一直很希望自己踏上修行之路,不求一飞冲天,起码要有自保的能力。只可惜以前的陈志宁以前从来没打算让他们如愿以偿。

    “好,都放在这里吧。”

    老管家躬身退出去,陈志宁的两个跟班陈忠陈义立刻上前打开箱子,里面全都是各种灵药,以及其他修行途中需要用到的物资。

    “啧啧!”陈忠不断称赞:“老爷夫人对少爷您真是望子成龙,您瞧瞧,这些物资就算是给一位元融境的强者修炼也是绰绰有余。”

    凡间界对于修行划分为四个大等级,元境、玄境、绝境、天境。每个大境界之中,又划分为三个境界:启、照、融。

    元境三重就是元启境、元照境和元融境,以此类推。

    在****县这种地方,元融境已经是强者,而玄照境的****鹏在这里已经是排名前三的超一流强者。

    陈志宁一个尚未开悟的少年,****鹏夫妻竟然为他准备了这么多高阶资源,别人也只能羡慕他有一个好爹。

    “少爷,这木盒里面都是各种入门法诀。”陈义打开木盒,一本本的拿出来:“好家伙这本是《道藏三解》,还有这本《星线淬神真法》,竟然还有这部《秘化真神图录》!”

    他一本一本拿出来,虽然只是入门的法诀,但是每一本都是让普通人眼热不已的高阶基础功法。

    以这些功法为入门法诀,夯实基础,将来必定会有远超旁人的成就。

    陈志宁随手翻开一本《星线淬神真法》,看了两页就觉得晦涩难懂无聊起来,他丢开了这本古书,忽然看到木盒中还放着两件东西,一只巧的玉瓶,还有一枚古朴的戒指。

    戒指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打造而成,表面有些神秘的花纹,如同金水流淌。

    陈忠陈义可是识货,顿时惊呼:“少爷这是珍贵的芥子须弥指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上,一般都要到了玄境才能弄到,老爷对您可真是疼爱。”

    “废话!”陈志宁骂了一句:“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拿起戒指来带上,立刻便感觉到脑中微微一昏,紧接着一切正常,有一片神秘的空间和自己联系在一处。

    这宝物自动认主,只承认陈志宁的掌控。

    陈志宁发现这一片空间并不算大,充其量只有一间房屋大,不过对于目前的他来绝对够用。

    他大喜:“这宝贝好,装得下几十万两银子,以后去妙语楼随便打赏那些粉头,不用担心身上带的银子不够了!”

    陈义已经将最后一只木箱打开,宝光四溢,竟然是满满一箱的灵玉!

    灵玉和莽石乃是修士修行必备之物,外界游离能量不足的时候就需要用它们之中的灵气补充。

    “不错,有了这些东西,少爷我修行到元启境不成问题。”他也是有自知之明,刚才看了几页《星线淬神真法》根本看不进去,看来自己帝嬴血脉隐藏,资质的确一般。老爹给的资源虽然多,能修炼到元启境就不错了。

    话间,他将木盒内最后的那只玉瓶拿了起来。

    相比于一旁木箱中的那些灵玉,这只玉瓶看上去毫不起眼,玉质普通干涩,不见一丝灵光。陈志宁打开来倒出里面的东西,微微皱眉:“这是……三颗种子?”

    陈忠陈义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种子:“既然是老爷送过来的,想必是有大用处的。”

    陈志宁一撇嘴,两个家伙不敢爹的不是,但他也实在不知道这三颗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种子有什么用处。

    他正端详着三颗种子,外面忽然跑进来一个下人:“少爷,您快去看看吧,有人来闹事,指名道姓要找您呢。”

    陈志宁从来不怕事大,只怕没事无聊。立刻将所有的东西往芥子须弥指环中一扫,当先冲出去:“哪头混蛋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找爷的麻烦?”

    他冲到半途,想到今日的遭遇,迟缓了一步吩咐道:“陈义,去多叫些人来,找那些修士,莫要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货色。”

    “是!”陈义飞快而去,陈志宁开始磨磨蹭蹭,等他到了陈府大门口,陈义已经带着十位陈家修士在大门外列开了阵势,只是这样大的阵仗,对面的“敌人”却有些挫,竟然只是一个和陈志宁差不多大的少年,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只是脸上怒气密布,一双眼睛毫不屈服的瞪着陈府方向。

    陈志宁出来正要喝问,那少年却已经抢先一步冲上来怒喝道:“魔头,快把我妹妹还来!”

    陈志宁意外:“你妹妹?”他围着那少年转了两圈,不屑道:“瞅你这模样,就知道你妹妹也好看不到哪儿去,爷我会霸占你妹妹?请你不要侮辱爷我的眼光好不好?”

    那少年大怒:“就是你!今天下午你从人市上买走我妹妹的,她叫蔡琳。”

    陈志宁一愣,反问道:“可是人牙子骗走了你妹子?”

    少年语塞。

    “既然是你情我愿,这桩买卖就不违法,爷我可是花了银子的,你又来要人,难道是你家想要讹诈我陈家?”

    少年自知理亏,却不肯服输:“我将银子退给你,是我不在家的时候父母私自决定的,做不得数,我来带妹妹回去!”

    他取出一包银子来要塞给陈志宁,陈志宁躲闪开,喝道:“哪有这等道理?当我们陈家好欺负是吗?来人,把这无赖给我赶走!”

    陈忠陈义早看出来这少年也只是普通人,如何肯放过在少爷面前表现的机会?两人一起上前,架起那少年丢了出去。

    陈家大门轰然关闭,陈志宁也懒得理会这个蛮不讲理的少年——一般都是他不讲理,别人对他不讲理还真是第一次。

    陈志宁觉得有些不爽,一边往回走一边对陈义吩咐:“去问问下午买回来的那些丫鬟里面,有没有一个叫蔡琳的。”

    还真有一个,很快就被带到了陈志宁面前。陈志宁有些印象,正巧是他一眼就看中的那个丫头。

    陈家家大业大,陈志宁这个二世祖自己都不记得一共买回来多少丫鬟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哥哥来闹了一下,他肯定也就把这个女孩给忘了。可能几年之后,他会在偌大的陈府之中忽然遇到一个当年买的丫鬟,已经长成绝代佳人,然后拉回屋里宠幸一番,然后言谈之中记起当年买人的经过。

    而现在,这个丫头可怜兮兮的站在屋子中央,事情她也听了,心中一阵害怕。

    陈义凑上前来在陈志宁耳边低声把打探到的情况了。蔡琳的哥哥名叫蔡昊,就是刚才那倔强少年。

    蔡家很穷,而几天之后就是县学招生和宗门招收弟子的报名时间了。对于凡间界几乎所有的贫苦人家来,进入县学或者是宗门修炼,是他们唯一一飞冲天的机会。

    人人都蔡昊生了一副好根骨,可是蔡家穷的连报名费都交不起。于是的蔡琳主动跟父母商量,卖身与富人家为奴,凑钱让哥哥报名。

    蔡琳的父母开始什么也不同意,可是女儿一再坚持,他们最后只能含泪答应,心中也盘算着,等将来儿子修行有成,身份地位提高,再把女儿赎回来。

    陈志宁皱了皱眉头,对蔡琳挥挥手:“算了,你下去吧。”

    蔡琳本以为这一次至少一顿毒打是跑不掉的,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被放过。她感激的对少爷磕了个头退出去。

    “回来!”陈志宁忽然喊了一声,蔡琳的身躯微微一哆嗦,老老实实的转身,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志宁,吓得眼眶里泪水打转。

    陈志宁气笑了:“爷我有那么可怕吗?”

    蔡琳赶紧摇头。

    “你是爷我买回来的。虽然你孝心可嘉,你那个哥哥看起来也很爱护你。但是我陈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可以传消息回去,要是他蔡昊将来有钱把你赎回去自然没问题,不然的话一切按照规矩办,你就是我蔡家的丫头。”

    人牙子将她卖给陈志宁的价格,可是买来的几十倍!

    “是,谢谢少爷。”蔡琳着头退出去,出了门的时候暗暗松了口气,不免有些感激:少爷好像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坏呀。

    这件事情处理完,时间也不早了,****鹏不在家,陈志宁自己吃了晚饭,翻出《道藏三解》看了一页就觉得眼皮子打架,随手把这本珍贵的典籍丢回了芥子须弥指环中,上床睡觉了。

    这本书落进指环空间,无意之中撞翻了那只玉瓶,三枚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种子,骨碌碌的滚落在地面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