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铺的老板认识这位是县城里“三雄”之一的陈大老板的独生子、横行乡里的陈家大少爷,今年正好十三岁,想必再过两年“欺男霸女”也是少不了的。

    平日里陈志宁都是带着一帮打手跟班出入城中最昂贵的那几家茶楼,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茶铺?自己这里只是一些行脚苦力的人暂时休息的地方啊。

    他心翼翼的将一碗茶放在了陈志宁面前的桌子上:“陈少爷,这是您要的茶。已经是人这里最好的茶叶了。”顿一顿,又赶紧补充一句:“您放心,茶碗都是我刚刚洗过的,绝对干净。”

    陈志宁不耐烦的摆摆手,老板赶紧走了。

    他端起茶碗狠狠灌了一口,也分不出好坏凉烫了,好一会儿才长出一口气,惊魂未定低呼一声:“吓死爷了!”

    两个时辰之前,陈志宁踩着两个忠实狗腿子陈忠陈义的肩膀偷看完县学的女弟子们洗澡,心满意足的回家去,路上却中了埋伏,他醒过来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父亲的老对头,同样是****县“三雄”之一的玉二嫂。

    他本以为玉二嫂是要利用自己对付老爹,却没想到事情完全不按照他的思路发展,玉二嫂竟然要强?暴他!

    陈志宁当场懵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裤子都已经被玉二嫂扯掉了。

    诚然,玉二嫂号称****县第一美妇,身材娇玲珑凸凹有致,容貌更是祸国倾城,三十出头如同熟透的蜜桃。陈志宁没少在动一些坏坏的心思的时候拿玉二嫂意?淫。

    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被玉二嫂强暴啊。就算是他动那些坏坏的心思的时候,也是他强?暴玉二嫂——少爷的贞?操自己做主!堂堂男子汉,被一个女人强?暴了算什么事?

    陈志宁忍不了这个,当场反抗。玉二嫂身材娇,陈志宁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身材在同龄人中算高的,对付这么一个女子那还不手到擒来?

    然而事情还是没有按照他的思路发展,玉二嫂竟然是元启境中期的修士,轻轻松松就把陈志宁制服了,然后丢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强喂他喝下了一碗春?药。

    陈志宁现在回想起玉二嫂当时脸上那种得意地荡笑,还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好在陈大少爷不光会好勇斗狠,阴谋诡计也有两把刷子,他假装春?药发作,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果然迷惑了玉二嫂,放松了警惕,而接下来玉二嫂的这个巢穴忽然被不知名的敌人攻击,她不得不暂时把陈志宁关起来,出去应付强敌。陈志宁这才趁乱逃了出来。

    好在玉二嫂的春?药只是助兴,若真是虎狼之药,恐怕现在陈志宁就要欲?火焚身而死了。

    他将那一碗茶喝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都是这帝嬴血脉害死人啊!”

    “少爷!”忽然一声呼喊传来,陈忠陈义两个狗腿子带着十几个护院,满头大汗的赶来:“总算是找到您了!”

    “少爷您没事吧?到底是什么人把我们打昏了掳走您的?老爷已经发话了,有人敢摸老虎屁股,一定要让他后悔生到这个世上!”

    见到自己人来了,陈志宁的心里踏实许多,把手一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走,跟少爷一起去人市上买七八个俊俏的雏儿丫鬟压压惊!”

    “好咧!”两个狗腿子轰然叫好。

    陈志宁不与他们玉二嫂的事情,三雄之间的争斗由来已久,这些事情不必告知这些下人知晓,那是他要跟自己老爹商量的事情。这些分寸陈志宁虽然不成器却也懂得。

    人市的热热闹闹,终于把陈志宁从那种“不安全”的感觉之中拉回来,他彻底放松下来,抖了抖身子一边挑选着那些丫头,一边暗暗下定决心:“不行,少爷我也要修炼!”

    “作为一个男人,起码要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贞?操!”

    陈志宁发下誓言,却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甩甩头,不再想这些事情,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娇俏的丫鬟身上,这一下子顿时挪不开眼了。

    人牙子正在对他介绍的这个丫头身材不高,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身材眉眼都还没有长开,不过却实实在在一个美人胚子,站在那里楚楚可怜,如同一朵沾着晨露的兰花。陈志宁一眼就看上了。

    “……这丫头也是个孝女,主动卖身要帮自己的哥哥……”人牙子还没介绍完,陈志宁已经吩咐一声:“要了。”他顿时一喜:“陈少爷果然爽快。咱们再看看其他的?”

    “好。”陈志宁对那个丫鬟很有眼缘,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丫头和别人不太一样,在陈志宁的眼神下羞涩的低下头脸通红。

    “哈哈哈。”陈志宁一声大笑去了。

    今天险失贞?操,陈大少一口气挑了八个丫鬟压惊。回家之后他将这些丫鬟丢给了管家,然后就将这件事情彻底忘记了。

    “爹!”他到书房拜见父亲,一般情况下他没有这么懂礼数,不过今天他找老爹有事。

    陈志宁的父亲****鹏四十出头,双目如虎,一身威煞,这几年来,陈家在他的主持之下,隐隐已经有了超越其他两雄,成为三雄之首的趋势。

    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即便是枭雄****鹏也有些无奈。他丢下手里的一本账册,本想斥责一番,但是想到今天儿子遭人伏击绑架,改为和颜悦色问道:“怎么样,玉二嫂有没有为难你?”

    陈志宁并不意外自己老爹已经知道是谁下手——事实上整个启动城内敢对自己下手的也就那么几个。

    但他不知道的是,当他被伏击之后,一向镇定的****鹏急怒攻心失了分寸,不计代价的动用了自己在****县内所有的暗线寻找儿子的下落,甚至打算出动手下的全部修真强者,把自己几个主要对手全部袭击一遍。他本人也请出了所有法宝,身披坚甲要亲自上阵!

    好在很快陈志宁就逃了出来,这场疯魔的计划并没有执行。

    陈志宁此时羞愤不已,在老爹目光逼视下支支吾吾的将事情了,****鹏面色有些古怪,好一会儿才道:“你也知道咱们陈家身负帝嬴血脉,玉二嫂……想必是要向你借种。”

    帝嬴血脉在凡间界名气极大,乃是一等血脉之一,若不是因为有一个的弊端,一定会被列为超凡血脉。

    但是这种血脉的威力是隔代显现的,在****鹏身上显现出来,让他四十岁就达到了玄融境,在****县城内已经是超一流的强者。而这种血脉是典型的“厚积薄发”类型,修行越往后效果越强大。况且****鹏身负的帝嬴血脉,只显现了半成而已。

    可怜的是陈志宁,帝嬴血脉在他身上潜伏了下来。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后代必定是血脉显现。

    因为血脉不显,陈志宁资质一般,在如今的凡间界,人人向往修仙,个人实力的强弱,修行境界的高低,和身份地位财富都直接挂钩,****鹏和妻子都觉得愧对孩子,因而从就对他有些放纵,弄到现在这子整日无法无天,已经管束不住了。

    老爹的话让陈志宁深感危机:“那您的意思是,可能以后这种事情还会发生?”

    ****鹏头道:“玉二嫂是三雄之中唯一的女子,而且本身资质不佳,她手中不缺资源和功法,可是到现在也只是修行到了元照境。

    她这些年是靠着权谋统御手下而非个人实力。但是这样的局面下她掣肘颇多,势力难以进一步扩张。

    再加上她年纪也不了,所以才有了这个心思。如果有一名显现帝嬴血脉的后代,那么整个势力必定稳固起来。

    她专心培养继承人,将来就会得到一位修真强者,于她而言好处极大。”

    帝嬴血脉的这种弊端,实际上在某些时候也是优势。比如现在,陈志宁的后代是必定会显现血脉威力的——不论显现多少。

    而即便是超凡血脉,也不能保证每一位血脉继承者都能够显现。

    陈志宁霎时间脸色煞白,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今天有玉二嫂,明天可能就有白三嫂啊!后天还可能有黑四嫂!五嫂六嫂,无穷尽也……

    他不介意当种?马,甚至还会乐在其中。但是那必须是自己主动啊,天天被人灌春?药骑上去算怎么回事?

    ****鹏眼神一扫,心头窃喜。这个混子从就不喜欢修炼,又因为自己夫妻对他心怀愧疚缺少管束,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进行任何筑基修行。

    而别人家的孩子,在这个年纪上,早已经将根基打磨的圆润无暇了。

    现在似乎是一个机会。

    “宁儿,你娘在郡城那边经营的不错,为父估计再有几年,咱们全家都要搬去郡城。那里可是真个好地方,强者如云资源丰富……”

    后面的话陈志宁已经听不进去了,尼玛强者如云啊!强大的寡妇、怨妇、饥渴妇、如狼似虎妇也很多的好不好?爷贞?操堪忧!

    他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对父亲道:“爹,我认真想过了,您和我娘这些年很辛苦,我这个做儿子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以我还是决定修行,争取为您二老分忧解难!”

    ****鹏差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你个混子害怕被老女人强上了才去修炼,还在老子面前的这么大义凛然。

    不过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居然让这个混子愿意修行也是件好事。他不愿节外生枝,颔首道:“你有这份心我跟你娘都很欣慰。你回去准备一下,一应修行用度,为父尽快为你准备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