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三位太乙长老,否则岂不是要被他真个逃到传送之门去?”

    远远的,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诸位正仙皆心有余悸,老实说,这上玄城里高手实在不少,不说城中本来就有的高人,仅仅是这段时间,为了诸天升仙会赶到了这上玄城里来的正仙便足有数十位,毕竟青玄天界地广无垠,九府八十一州,按照仙帝定下的规矩,每一方都应该由正仙统御才是,虽然里面也有一些特别的例子,但却可以保证大部分的一州之主,都是玄机真人这样的老牌正仙,而这样的存在,实力可都是极其恐怖的啊,方行又能斗几个?

    之所以被他一路冲了过来,甚至距离传送大门都不足百里,实在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事起苍促,教人无暇准备,而且他的手段也层出不穷,防守仙兵拦不住他而已……

    但如今却是不同了,那三位太乙上仙一出现,甚至都没有出手,便已经慑住了方行,而方行这么一停下来,立时便被从他背后急急追了过来的一众正仙给包围住了,一时间,半空之中,密密麻麻,立了不下十数道气机森然的身影,而且还有许多正从远处赶来……

    “大胆狂徒,还不交人,然后领死?”

    玄机真人的好友真穹道人厉声大喝,引来了数人附和。

    “无知小儿,居然大闹上玄城,今天便看你如何逃脱……”

    “呵,实力不弱,莫不是青邪余孽?这次倒要好好审问一番了!”

    一众正仙皆声音低低的冷喝,笑容里,隐有轻蔑冷笑。

    在他们身后,周围军阵轰隆,也不知有多少队仙兵赶了过来,已将这一片虚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天上地下,皆是厚厚重围,别说是方行,就连一只苍蝇那也不可能飞出去了!

    雄兵纠纠,高手如云,夹杂在了一起的气势,简直让人窒息!

    别说只是一个超一品的伪仙,恐怕就是大罗金仙来了,在这个阵仗下,也要头疼吧?

    在这种层层的包围之中,能够笑得出来的人恐怕不多!

    方行却是在笑着,把小盲女从背上放了下来,擦去了她脸上因为刚才冲的速度太快,被甩出来的鼻涕,然后侧头扫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苦笑道:“跟戮了马蜂窝一般!”

    “小儿,交出那罪仙余孽,兴许还能让你有个转世投胎的机会!”

    许是为了在上玄城三位太乙长老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真穹道人第一个站出来冷喝。

    “都说了这是我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交出去?”

    方行长长的吁了口气,慢悠悠的回望了一眼,轻声说道。

    “找死!”

    真穹道人脸色骤变,一身修为荡荡而发,几乎化作了实质,紫意腾腾,居然像是一条巨蟒一般,在空中盘旋,而后忽然间便张大了嘴巴,狠狠的向着方行当头吞噬了下来。

    “轰!”

    刻不容发之际,方行抬掌,荡荡神光显化在掌心,轰隆一声,拍开了那巨蟒的脑袋,自己却也被震得长袍飞舞,一身青甲哗哗作响,然而还不等他站稳,冷眼站在旁边的洪光真人也瞅着了机会,阴沉沉的祭起了一杆黄金杵,直朝着方行腰间砸了过来,似乎也觉得自己这般出手不太光明,出手之后故意冷喝道:“对这等无法无天的狂徒,不必客气,一起上!”

    “啪!”

    方行急切间回身,将这阴狠的一杵拍飞,目光一寒,一股子凶狠之意也自胸间升腾了起来,蓦地一声暴吼,反常朝着那洪光真人重重打了过去:“废话做甚,一起上吧!”

    “小儿果真好胆,在这时候,还要负隅顽抗,杀了他!”

    洪光真人也有些意外,急急架起黄金杵,硬接下了这一计,只撞得自己热血翻涌,身形竟足足暴退了百十丈,才堪堪化解了这一掌之力,只觉又羞又怒,在诸同僚以丈上玄城的三位太乙上仙的面前失了脸色,咬牙发狠,挥舞着黄金杵便再次冲了上来,同时愤声大喝!

    “诸位道友一起上吧!此子本为玄机老弟提拔,才有了今日的官身,不思报恩,居然以下犯上,打伤了玄机老弟,简直就是畜牲不如,罪当神魂磨灭,永世不得超生……”

    “我犯你大爷!”

    方行催动太上武法,武道通玄,怪力如浪,轰隆隆直向着洪光真人拍去,心里恨他无耻,直欲将他生生打死,却没想到,出手没几计,那真光道人已经再次幻化巨蟒,生生朝着他缠了过来,无奈之下,只好回身一荡,引动耀眼雷光,再次将那巨蟒生生击散,而后踏上踏出逍遥身法,玄之又玄的躲过了洪光真人的一杵,身形飞在半空,直接一足踏了下来……

    “呵呵,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还真个不撞南墙不回头!”

    那一脚还未踏中洪光真人,居然旁边又有可怖杀气袭来,却是一名书生模样,手持古剑的真仙,以及一名手持火龙鞭,卷起漫天鬼火的中年妇人,一左一右加入了战团,赫然也是一方正仙,只是不知统制何处地面的,在这时候似是有意要抢个功劳,急不可耐的出了手!

    “好好好,一起来,看看都有谁要送死……”

    搁在旁人,面对着这么多高手,此等绝望,估计早就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了,但方行居然愈战愈勇,脑海里却是想起了大金乌等人在星空里恶战的场景,心想小爷我如今真个比不了他们不成?非得要好好斗上一场不可,一时什么也顾不上了,惊人的肉身怪力统统挥发了出来,太上武法都在这一腔豪情的催动下,明显的发挥出了许多平时所没有的精妙……

    “嗤!”

    那一柄古剑,玄至又玄,刺穿了方行的金甲,但入肉不过三分,便被他强横的肉身锁住,而后挥手握住古剑,居然向着肉身深处一送,顺便要将那书生扯过来,这凶悍之气却吓得那书生大惊,望着那迎面朝着自己叉来的大手,急切间弃剑,飞身向后退去,方行不及追上,左腰处便有黄金杵砸来,与此同时,后背处仙风荡漾,却是火龙鞭也跟着抽了过来!

    “转转转……”

    方行大叫,身形如陀螺,在空中飞旋,顺势躲过了火龙鞭,而后一把握住了黄金杵,奋力一声大吼,居然也给夺了过来,然后回身便朝着那中年妇人迎头砸了过去……

    “嘶……”

    中年妇人大惊,急切回头,躲过了这一杵,但半边面皮却被扫了下来,血淋淋尤是可怖!

    “哈哈哈哈……”

    方行见了血,战意更是汹涌,胸间豪情万丈,反朝他们冲了过去。

    “力量如此弱小,也敢自称为仙?”

    ……

    ……

    轰隆隆!

    滔天战团居然在这重重仙兵的包围之下展露了出来,方行身披金甲,背着血红披风,手里持着两件不知道从哪里夺来的兵器,左手黄金杵,右手青铜剑,荡起赫赫凶威,一人恶战诸位正仙,仅仅是这一场恶战掀起的凶风,便已经摧得那些包围在了旁边的仙兵不停的向后退去,包围圈内的空间越来越大,而加入的正仙也越来越多,方行居然是愈战愈勇……

    “此人怎地如此难缠?”

    这是一场古怪的大战,就连诸多围攻方行的正仙都倍觉诡异了!

    明明他们的境界要比那厮强了许多,如今更是人数战优,但居然偏偏无法制住他,时时感觉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似乎下一息便会败落,偏偏在他那狂暴的肉身力量下,总是能够化险为夷,反而使得这群正仙不敢过份逼近,对上他那看起来似乎无穷无尽般的强横力量!

    论及修为或是神通,他们并不惧他,但论及肉身之力,场间诸人,无一敢正面相接!

    他们心里都已经不得不承认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玄机真人被一拳打败,绝非偶然!

    也不是因为玄机真人太过无用,实在是这厮肉身力量太强悍了!

    别说正仙,他的肉身力量,简直可以说是已经超越了太乙上仙,达到了变态的程度!

    也正因得这个原因,他们虽然压制了方行,居然迟迟无真个拿下他,也无人敢近身去面对面恶战,只能与方行保持了距离,施展各种神通法门,不停的牵制与束缚着他……

    就像是一群经验丰富,手持弓箭绳索的老猎手,耐心的与强壮而疯狂的猎物周旋!

    不能说他们这个方法不对,但用了这种方法,气势上便显得不足……

    也正因此,整座上玄城的修士以及准备参加诸天仙会的散仙等众,皆在此时看到了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金甲耀眼,披风如云,分明只是伪仙,却在这一群正仙的围攻之下,久久不败,反而战得酣畅淋漓,于空中左冲右突,无人敢撄其锋,每一个被他正面盯上了,欺身过去的仙人,都会吓的脸色大变,急急抽身而退,如避凶魔!

    我以一人战众仙,要留凶名在人间!

    斗起兴起处,方行呵呵大笑,剑指四方:“哪个仙人有种,给我过来!”(。)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