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力融合阶段,宋立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下意识的,像是一个浸淫炼丹之术的老手,即便这两种药材所炼化出来的药力根本就极难融合,但是在他娴熟的手法下,意识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更加关键的是,两种药材炼化出来的药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全部融合。

    而在最为关键的凝丹阶段,宋立的手腕翻转,那半空中转动的手腕,好像是在空气中舞蹈的精灵一般,十分的柔美,其动作亦是潇洒至极。

    这哪里可能是一个在炼丹方面初出茅庐的菜鸟,他根本就是一个浸淫炼丹术多年的家伙。

    “漂亮……”

    即便是谷辞亦是不免在宋立凝丹的时候,下意识的开口赞叹一声。

    就凭借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谷辞便觉得自己可能不如眼前这个年轻人。

    一般来说,无论做任何事,都是先想在做。除非你已经对这件事形成了条件反射,才能够达到脑中所想与手中动作几乎一致。

    谷辞看得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刚刚在一系列炼丹之中,所有的手法也步骤都是一气呵成的,根本想都不想,一切都是机械一般精准和毫无瑕疵。这代表着什么,代表这个年轻人炼丹炼的太多,大部分动作根本想都不用去想,就凭借条件反射便能够完成。

    可是有一点谷辞有点想不通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炼丹老手,一定在炼丹之途上浸淫了许久,可既然如此,这家伙又怎么可能又时间修炼呢,以至于支撑他在三十岁左右成为灵犀境强者。

    天才,绝对的天才,让人无法想象也无法让人理解的天才么。谷辞觉得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了。

    炼丹手法达到如此娴熟的地步得用多少时间才能够达到?在谷辞看来,即便再有天赋也需要十五年。那么也就是说,这家伙修炼方面的时间有多少?也就十五年上下。

    一个用十五年时间拥有如此娴熟的炼丹手法家伙,同时用另外一个十五年成为灵犀境修为的强者么?这不是天才是什么,他不是天才谁是。

    谷辞不敢想象,如果这家伙不修习炼丹术,将所有的精力全部专注在修炼上面,那他现在的修为几何?

    疯了,实在是疯了。

    谷辞摇了摇脑袋,因为脑袋里的这些想象足以让人发疯。

    “你,你,这怎么可能,这么可能!”宣宜大叫道,平时她是一个安静的女人,虽然是魔族,但是保有是人类女子的矜持和文静,可是此时她哪里还顾得上那些,惊讶的吼叫,抒发着她的震惊。

    “一个有着灵犀境修为的魔丹师,还是如此厉害的魔丹师。这……”池园瞪大了眼睛,望着宋立口中喃喃,他就算事接触炼丹的时间短,可是依旧能够看得出来练,眼前这个家伙一定是了不得的炼丹师,要不然他的手法不会如此娴熟的。

    另外几人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怔怔的看着宋立,又两个人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看清楚了,难倒不是做梦么。

    “噼啪……”

    随着宋立合十的双掌中传出了声音,宋立终于完成了凝丹,这个时候宋立才注意到周围几名魔丹师惊讶的面孔,不禁有些微微皱眉。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一副看到鬼的样子,这至不过了圣丹宗师水平的炼丹过程,又不是雾外炼丹师,他们至于如此看着自己么。

    难道说圣丹宗师水平也表现的过于张扬了么,不会吧,魔族大陆的炼丹师水平不会这么弱吧。

    还真别说,宋立真的估计错了,魔族大陆的炼丹师水平还真的非常弱。

    圣丹宗师的水平在星云界可能一抓一大把,但是在魔族大陆,可以说已经站在魔丹师行业的最顶端了。

    当然,魔族大陆也并非没有比圣丹宗师更高的炼丹师存在,可是人数极少,也就寥寥数人。问题在与即便圣丹宗师,魔族大陆也不多。本身宋立表现出圣丹宗师的水平可能不会让这帮人如此惊讶,可问题在于宋立表现出如此强大的炼丹能力的同时,他的修为实力也表露在外的。

    别说这是在魔族大陆,就算是在星云界,一个人是圣丹宗师的同时亦是灵犀境强者,也是足以让人骇然的事情。

    “师父,他,他的炼丹水平……”虽然看宋立炼丹就知道,眼前这个小子炼丹水平一定很高,但是毕竟眼力有限,无法确定具体的能力,所以宣宜向着谷辞问道。

    然而还没等她问完,谷辞便一脸惊骇的望着宋立手中已经炼制完成的丹药,“这,这是圣品丹药么?”

    宋立心中轻吟,哦,原来魔族的丹药品阶同人族的叫法一样。

    谷辞惊骇的望着,说完便迫不及待的将宋立手中的丹药抢过来,掐在手中,距离眼睛极近的观察起来,随后又闻了闻。

    “啊,圣品丹药……”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表情几位的不自然,他们虽然通过宋立娴熟的炼丹手法确定宋立的炼丹水平不一般,可是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炼制出来的居然是圣品丹药,那岂不是说,这家伙是圣丹宗师么。

    可怕的家伙啊,这是在场几个人心中发出的声音。

    “那他岂不是圣丹宗师?”宣宜讶然道,看向宋立的目光已然变得十分恭敬,如同是在看着一名前辈。

    “不不不……”谷辞不断的摇着头,目光却是没有从手中的丹药上面挪开,沉吟了少许继续道:“要知道,他刚刚用的是什么药材!是玲珑血玉草和紫秋水啊!”

    谷辞的轻喃的话语之中,却蕴含着无比的惊讶。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是啊,是玲珑血玉草和紫秋水。

    这两种药材可以算是魔族大陆上最为普通的药材了,可是眼前这家伙居然将这两种最为普通的药材炼制成了圣品丹药,更何况这两种药材本身就有着极大的相斥性呢。

    众人这才恍然,所谓的圣丹宗师就是能够炼制出圣品丹药的魔丹师,可是眼前这家伙呢,不但炼制出了圣品丹药,而且还是用的最为普通的药材,两种药材还有着极大的相斥性,这代表着什么,岂不是说如果这家伙在药材正常的情况下,能够炼制出品质更高级的丹药么。

    比圣品丹药品质更高的丹药,那是什么丹药,岂不是整个魔族大陆上仅有几个人能够炼制出的神品丹药么?

    “啊,乖乖,一个能够炼制出神品丹药的家伙么?”池园听谷辞说完,稍微想了想,便无法抑制内心激动的望着宋立。

    宋立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要干嘛,是要吃人么?

    其他几人也是一脸惊骇的看着他,神色惊喜异常,看宋立像是看着怪物一般。

    宋立被几个人盯的有点发毛,好家伙,这都是要吃人啊。

    旋即连连摆手,“喂喂喂,你们别误会,我只能炼制出圣品丹药,可是绝对炼制不出神品丹药的!”

    宋立心中也是暗想,原来这魔族大陆倒是将比圣品丹药更高层次的丹药叫做神丹宗师,不叫做雾外炼丹师,这样也好,雾外炼丹师怎么都觉得不顺口。

    “即便不是神丹宗师,却也并非普通的圣丹宗师,至少在老夫看来,你的炼丹水平比一般的圣丹宗师的水平要高一些,老夫不如你……”谷辞十分诚恳的说道。

    宋立叹息一声,心想算了,也不想再解释下去,谁也别怪,要怪就怪自己大意,太高估了魔族大陆的炼丹水准,真是的,圣丹宗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星云界一抓一大把好吧。

    谷辞心下真是兴奋异常,这下子捡到宝了,眼看着这就要举行魔丹师大会了,本来他还发愁,这魔丹师大会究竟该派分会的那个会员去,在每个分会会长不允许参加的情况下,说实在的,他这个第九行省分会还真派不出什么人。

    除了他自己之外,炼丹术还算不错的就是宣宜了,可是宣宜那孩子也只是炼丹宗师罢了,根本就拿不出手,别说在魔丹师大会上有所作为,能够不垫底就不错了。

    像是这种魔丹师大会,基本上算是他们魔丹师公会的内部竞争,虽然说一些没有加入魔丹师公会的散人之中也有可能拥有一些还未加入魔丹师公会的高手,毕竟魔丹师公会创立时间不长,不太可能将整个大陆所有的优秀魔丹师都收容进来,不过这种可能性却不大。

    每个分会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如果自己所在的第九行省魔丹师公会分会真的垫底,谷辞可以确定,自己免不了被其他分会以及总会的人冷嘲热讽,甚至有可能连这个分会会长都保不住。

    不过眼前这家伙突然的出现却解决了自己的麻烦,谷辞可以确定,如果这家伙能够帮助第九行省出赛,那他们第九行省分会肯定会一鸣惊人的,虽然说未必会拿到最后的冠军,可是绝对不会垫底。

    真是困了倦了便有人给送枕头啊,这小子来的好,来到及时啊。

    谷辞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宋立顺眼,突然想起来,好像还不知道这家伙的名字。

    “少年英雄贵姓?”谷辞十分客气,眉梢之上的喜色只要是个人都能够看的出来。

    “三十多岁了,还什么少年英雄!”宋立撇了撇嘴,旋即拱拱手道:“厉松!”

    谷辞大笑,“咱们都是修炼者也是魔丹师,比不得普通人,若是普通人,三十已经是而立之年了,可是对咱们修炼着来说,三十才是人生的刚开始,所以老夫说你是少年英雄也没什么不对,哈哈,你们说是不是!”

    谷辞也知道自己刚刚的形容着实有点驴唇不对马嘴,所以用大笑之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