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禀公主殿下,我们之所以前来见您,是因为宋立那小子最近一段时间闹腾地有点不像话。?◎?§ 37zw 卍  ”宋漠飞刚想拍桌子,但随即想起这里可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急忙缩回手,恭声说道:“今天我接到几个手下的汇报,说庞大带人把他们打了,还勒索了不少钱财。大爷的……呃……公主殿下,我一时情急说了脏话,请您见谅……我的人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被他们搞了。”

    “我的人也是,这个月已经生了两起被殴打勒索的事件,都是庞大那小子带人干的。”宋青衫表情冷静,看不出喜怒。

    “哦?是吗?看来宋立这个小家伙,这段时间确实挺能闹腾啊。”龙紫嫣闻言,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这句话说得老气横秋,她的年纪比宋立大不了多少,但这句话却说得理所当然,仿佛宋立真的是个“小家伙”一般。而听在宋漠然和宋青衫耳中,偏偏没有任何突兀的感觉。即便是龙紫嫣说他们是“小家伙”,估计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异议。因为小公主就是有这样一种让任何人都觉得矮一头的气度!

    其实一个月前,她手下的马前卒之一黄飞虎差人来报,说他被宋立打得很惨,而且还被他讹去了不少钱财。据说宋立后来还派人将黄飞虎用鲜血写的借据送到了内阁辅的家中,气的黄相爷差点厥过去翘了辫子。后来黄辅还拿着欠条去告御状,想让圣皇大人主持公道。圣皇大人却说,既然写了欠条,那就形成了债务关系,你儿子欠人家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居然对宋立讹诈的过程忽略不提,摆明了就是偏袒那个小子。

    黄辅和忠亲王穿一条裤子,而忠亲王又是圣皇大人的头号死敌,他去求圣皇大人主持公道,那不是自取其辱吗?政治斗争只有你死我活,成者王败者寇,对于敌人,谁还会跟你讲什么公道?

    黄辅回府之后,气得抱病半月有余,虽然他是忠亲王的心腹,但孩子之间的争斗,他也不好意思去麻烦自己的老大。人家堂堂一个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让他出来管孩子们之间的事?你当他保姆啊!

    龙紫嫣接到汇报之后,当着手下的面没说什么。37zw  但是回到自己闺房之后,却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尤其是宋立割了黄飞虎手指写血书敲诈他那一段,让龙紫嫣觉得,宋立这小子身上确实有一股邪气,特别对她的脾胃。因为黄飞虎是在满庭芳调戏一个歌妓才被宋立收拾的,所以龙紫嫣觉得他罪有应得。如果她因为这件事为黄飞虎出头,就等于认可了黄飞虎的行为,这个就违背她的原则了。虽然黄飞虎是她的手下,也不代表她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替他对付仇敌。再加上那段时间她体内的毒火又有抬头的趋势,她自顾尚有不暇,所以这件事就那么搁置下来。

    她只是告诫黄飞虎,先养伤,等伤养好了,再去打回来就是了。

    黄飞虎在这个莫测高深的小公主面前,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内心报仇的心思也淡了,他对宋立那是从骨子里感到害怕,那浑球简直就是个小恶魔,能不跟他作对,还是不要作对的好。再说了,他要是能打得过宋立,还至于被他整那么惨啊?打回来个毛。

    “是啊,这狗东西就像苍蝇一样,蜇不死人但是恶心人。开始我还真懒得理会他,但没想到越闹越没谱了,哪天被我逮到的话,我捏爆他的……!”宋漠飞本来想说“捏爆他的卵蛋”,但是突然想到面前坐着小公主呢,急忙刹住了车。偷眼看了看龙紫嫣,见她面色平静,没有要生气的前兆,这才放下心来。

    唉,堂堂王爷世子,跺跺脚整个帝都就得颤三颤,什么时候在一个人面前如此谨小慎微过?但没办法啊,连忠亲王都对小公主礼敬有加,他们还不得敬若神佛啊?

    对于龙紫嫣来说,宋立肯定是要对付的。她早晚要将那个小子擒过来,问问他是怎么在一夜之间恢复修炼天赋,脱胎换骨的。也许对她会有帮助。不过暂时有更急的事情要去解决,既然这两位王爷世子送上门来,那么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他们好了。

    龙紫嫣脑海中闪过了这样的念头,淡淡笑道:“今天我在书上看到一件事儿,说出了恐怕会吓你们一跳。? ”

    “吓?书上还能有什么吓人的事儿?”宋漠飞不解地挠了挠脑袋。宋青衫没有说话,但他的目光也紧紧盯着龙紫嫣那张莫测高深的脸。

    “我看的书名字叫圣狮地理密志,记载的都是帝国境内一些奇特的地理现象。你们知道吗?帝都西郊的琅琊山,下面居然有狂暴的地心之火,每三百年喷一次,琅琊洞就是地心之火的喷口。地心之火拥有毁灭性的能量,一旦喷,连地底的岩石都会融化,岩浆汹涌而出,再加上地心之火本身的极致高温,琅琊山方圆二十里之内将会被焚化成灰烬,一切生物灭绝,寸草不生!”龙紫嫣眼睛微眯,郑重地说道:“依据密志上记载的时间推算,三天之后,琅琊山地心之火将再度喷!”

    “什……什么?”宋漠飞忍不住站了起来,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就连一向沉稳的宋青衫都忍不住动容了!

    “公主殿下,你说的是真的?”宋青衫开口问道。

    “我也不能确定,不过地理密志上是这么说的。而且这本书在世间流传了几百年,属于绝世孤本,我也是偶然得到的。对于帝国境内的很多奇特景观,都有详细描述,而且全部很客观很真实,不可能唯独关于琅琊山的记载就是假的。”龙紫嫣手指有节奏地敲击桌面,这是她思索时惯用的动作。

    “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是真的。”宋青衫一向很谨慎,但只要他开口,结论多半就很准确。

    “我靠,琅琊山好像仙境一样美丽,很难想象下面居然有那么恐怖的东西!”宋漠飞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龙紫嫣的手指继续敲击桌面,嘴角扯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道:“地心之火威力无穷,如果记载属实,那么琅琊山下可就要生灵涂炭了。我不希望有任何一个人被烧死,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宋青衫注意到了龙紫嫣这个表情,联系到她所说的话,顿时有点领悟了。

    小公主的意思,应该就是利用琅琊山的地心之火,除掉宋立这只讨厌的苍蝇了。她特意强调了“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被烧死”,这大概是一个反义,意思就是希望宋立被地心之火烧死。

    高啊,实在是高。如果宋立机缘巧合之下被地心之火烧成灰烬,他们不需要担任何责任。生死有命,你宋立是死在天灾之中,只能说你运气不好,命短,与他人何干?既能灭掉宋立,又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这绝对是一条稳妥的妙计。看来小公主的确不同凡响啊。

    宋青衫向来以善于揣摩别人心思著称,不过这一次,他却结结实实地想岔了。龙紫嫣根本没有要置宋立于死地的意思,她还想从宋立嘴里问出如何改变体质的秘密呢,怎么会让他立刻去死呢?她只是想借助这两个王世子的影响力,让他们去办这件事。最好是能说服琅琊镇的十万居民迅逃生,如果三日之后火山真的爆,那么就等于挽救了琅琊镇十万生灵的性命,这是龙紫嫣乐于看到的结果。而且事后还可以让忠亲王去摘桃子,说此举是在他的授意下进行,岂不又是大功一件?相信宋漠飞兄弟俩也对此不会有异议的,毕竟这消息的来源就是她这个忠亲王府的小公主。如果她说此事是忠亲王授意,谁会怀疑?

    哪怕最终证明记载有误,那么此事也不会牵连到三位王爷。只说一句是小孩子们的胡闹,好心办了坏事,圣皇大人又怎会跟几个孩子计较?

    这是龙紫嫣瞬间想到的最妥帖的办法。但她的意思却被宋青衫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误读了。

    “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布置。”宋青衫跟宋漠飞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抱拳起立,向龙紫嫣告辞。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下去办吧。”龙紫嫣轻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告退了。

    两个人出了忠亲王府之后,上了马车。

    宋漠飞一头雾水,不知道宋青衫和小公主在打什么机锋。此刻忍不住问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公主殿下还没说怎么对付宋立呢,这就告辞了?”

    宋青衫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觉得,不妨让宋立这个家伙做炮灰,去试试地心之火是否真的存在。如果确有其事,那没办法,算这小子倒霉。如果没有,我们再出手教训他也不迟嘛。”

    “老三,你这脑袋瓜子就是好使,我看这个主意妙啊。到时候地心之火一喷,宋立这小子啪啦一声就化成飞灰了,想想就很过瘾!”宋漠飞对这个提议拍案叫绝。

    宋青衫心想这哪是我的主意,小公主早就胸有成竹了,我只是替她说出来而已。

    “咦,我还有个问题,怎么才能将宋立那小子引进琅琊洞呢?而且时间还要掐得刚刚好?”宋漠飞将眉头皱成川字,也没想到个好主意。

    “这还不简单啊,”宋青衫淡淡笑道:“帝都的人都知道庞大是宋立的头号心腹,找个时间把庞大抓起来,然后放出风去,就说庞大藏在琅琊洞了,宋立还不屁颠屁颠地跑去救人?”

    宋漠飞一拍大腿,赞道:“老三,还是你小子脑瓜子灵光,怪不得你们都喜欢读书呢,这读书人的心思啊,就是歹毒。”

    宋青衫简直无语了,哪有这么夸人的?这个老二,还真是个莽撞的武夫。

    两位世子压根就没考虑,假如三天后琅琊山真的喷地心之火,那么不仅宋立要命丧黄泉,山脚下的十万人口也要给他陪葬。在这些高高在上的王世子眼里,老百姓跟蝼蚁没什么区别。死了也就死了,天灾的,有什么大不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