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立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小子在美女面前真是会装逼。   他好像忘记了自己两个时辰之前还被人揍得像死狗一样呢。

    “宋立,我要跟你约战,我们上归雁塔前的擂台,在帝都的百姓面前一决胜负。”黄飞虎用手中的折扇指着宋立,神情倨傲。

    在他心中,宋立击败宋漠然纯属偶然,一个靠丹药爆境界的废物,能有多少战斗力?看来宋漠然那小子也是浪得虚名。

    “约斗个p!”宋立暴喝一声,猱身直上,一巴掌就扇飞了黄飞虎手中的折扇,然后一脚踹在了黄飞虎小腹上!黄飞虎偌大的身躯,居然被这一脚之威踹得倒飞而起,“呱嗒”一声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先是在墙壁上定格了片刻,然后才软塌塌地滑了下来,如同死狗一般瘫在地上!

    当初宋立还只是炼体九层的时候,就能越级战胜炼体十层巅峰的宋漠然。现在他的境界已经是炼体十层巅峰,而黄飞虎只有炼体九层初期,差不多相差两个境界,在他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靠,就这样的小角色,还敢跟我约斗?三拳两脚就能打残的对手,还需要上擂台?尼玛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跟我约斗呢?老子现在身份不同了,不是境界比我高的,我还真不稀得跟你打擂台!

    黄飞虎明明觉了宋立动手的意图,也看到了他的动作,但偏偏身体就来不及反应。可怜他一向自诩高手,帝都能比得上他的也就那几名王爷的世子,没想到在宋立手底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这不叫打架,这是典型地挨揍找抽!双方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黄飞虎到现在才明白自己错得多么离谱,宋立远比他想象得厉害太多!宋漠然败在他手下,绝对不是偶然!

    不过他现在明白已经晚了,宋立将他踹倒之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大踏步走过去,左手拽着他的肩膀提溜起来,右手抡起大耳括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抽啊,一边抽还一边念叨:“我让你没事拿个折扇装逼……我让你骂我废柴……我让你调戏良家妓女……我让你派人打我的兄弟……”

    黄飞虎被抽地七晕八素,但听到宋立给他罗织的罪名差点憋屈死,奶奶滴,什么叫调戏良家妓女啊,妓女还有良家的嘛……不带这么欺负人滴……

    庞大在一旁看的心花怒放,虚空挥拳,叫道:“老大,打得好,狠狠地打,看这王八犊子还敢不敢在帝都横行霸道……”

    说完还不忘跟身边的女子吹嘘:“看见没?这就是我家老大宋立,圣狮城第一少年英雄!以后谁欺负你,报我的名号不好使,那就报他的!”

    宋立自从上次当众抽了小李维斯和成正翔的脸之后,就对这种行为有了异乎寻常地偏爱。俗语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也就是说这两种行为对别人的伤害非常大,不仅身体上的,还有尊严上的。除非是势不两立的大仇,一般很少有人会做的这么绝。打了人家的脸,就意味着完全放弃了缓和的余地,双方以后就只能不死不休。

    宋立对于这帮横行霸道的衙内没有任何好感,所以要整就往死里整。有些人你不把他打疼,打得他从骨子里恐惧,想起你就会做噩梦,那么以他们的秉性,以后绝不会善罢甘休。他就是要打得这帮纨绔看见他的影子就害怕,听到他的名字就头疼,从骨子里不敢跟他作对。

    他下手绝不容情,都是胳膊抡圆了抽黄飞虎的脸,“噼里啪啦”一顿耳括子,黄飞虎很快就头大如斗,鼻青脸肿,牙齿和着血水吐出来好几颗,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宋立过足了“打脸”的瘾,这才将黄飞虎往地上一扔,跟摔破麻袋似的,摔得黄飞虎直翻白眼。

    “老大,你简直威风地一塌糊涂!不愧是帝都少女们的席偶像,天下丈母娘眼中最理想的女婿!”庞大笑嘻嘻地凑了上来,冲着宋立竖起了大拇指。

    “你再给我来这些肉麻兮兮的话,我把你卖到满庭芳接客你信不?”宋立眼睛一瞪,吓得庞大脑袋一缩,脑海中浮现了他在满庭芳接客的画面,心中顿时一阵恶寒。§ ??

    “老大,我们走吧。”庞大很快恢复了愉快的心情。

    “走什么走,他们欠我的钱还没给呢。”宋立一本正经地说道。

    “欠你的钱?谁欠你的钱?”庞大一头雾水。

    宋立没有回答他,走到黄飞虎面前蹲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目光中满含戏谑之意,微笑道:“黄公子,架也打完了,胜负已分,咱们俩之间的账该结了吧?”

    见宋立这个煞星蹲下来,黄飞虎浑身汗毛孔都竖起来了,现在他真是怕了这个家伙了,吃吃地说道:“账?僧么账啊?”由于前面的牙齿被抽掉了好几颗,所以说话都有点漏风了。

    “不会吧,连这个规矩都不懂?”宋立满脸鄙夷之色,让黄飞虎觉得自己很是土鳖,怎么在帝都混这么久,没听说有什么新规矩啊,宋立继续道:“你们打了我的兄弟,害我折了面子,精神损失费总得付点吧?他赶到我家的时候,伤势非常重,我给他吃了一堆丹药,总算救了他一条小命,这个医药费,你们总该负担吧?还有你们惹得我生气,害我亲自赶来揍人,车马劳顿,还出了一身臭汗,我老人家什么身份?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值得我出手吗?我在帝都也是有名声的人,这出场费,你们总得付吧?算一算其实至少要一百万金币,不过我人品好,给你们打个对折,随便付个五十万金币我也就算了。”

    这下不仅庞大傻眼,连站在一旁观战的那名歌妓也傻眼了……怎么打了人,还要求别人付什么损失费,出场费的吗?

    不过庞大只是傻了一瞬间,很快就明白过来,老大这是在执行他们“正义盟”的宗旨之一,“劫富济贫”了。活该黄飞虎这帮不开眼的杂碎倒霉,谁让你们撞在枪口上,成了老大“劫富济贫”的第一拨倒霉蛋。

    无耻啊,真是无耻!庞大觉得老大的无耻已经上了境界,跟他这种厚脸皮已经有了本质的区别。不过他怎么就觉得,老大的这无耻劲儿咋就这么对胃口呢?简直就是整治这些不良纨绔的最佳手段啊。

    “噗”,黄飞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纯粹是憋屈的,奶奶滴,哪有这么欺负人滴!把人打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得讨要“大牌”出场费,精神损失费,医药费,要不是他已经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肯定要跳起来再跟宋立大战三百回合!

    “什么人嘛,一听说要还钱就装吐血,”宋立翻了翻白眼,慢条斯理地说道:“不过我这个人是很讲原则的人,不会因为你吐个几口血就放弃我自己的权利。”

    权利你妹,你这纯粹是欺负人!黄飞虎不敢当面骂,只好内心深处暗暗地骂。

    “怎么,不想还啊?那也行。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巴掌来还债,我一巴掌值一万金币,你欠我五十万金币,那我就再抽你五十巴掌吧,抽完之后咱们两不相欠,债务一笔勾销。”宋立提起巴掌,作势欲抽。

    “我付,我付还不行吗?”黄飞虎吓个半死,再来个五十巴掌,即便是找来帝都最高明的外科圣手,也不能将他的脸恢复原状了。

    “这样才对嘛,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也是堂堂内阁辅之子,赖账多伤人品,是吧?”宋立笑咪咪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拍的他心里一哆嗦。

    “可是,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啊,怎么办?”黄飞虎可怜巴巴地说道。

    “身上金币啊,金卡啊,钱庄票据啊,值钱的玉佩啊什么的,统统拿出来抵债。如果还是凑不够数,那就现场写张欠条就行了。”宋立淡淡说道。

    黄飞虎无奈,只好将身上的金币,金卡,票据,玉佩都取了出来,最后折价二十万金币。还欠三十万金币,宋立就让他写欠条。

    “可是……没有笔墨纸张啊。”黄飞虎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好办。”宋立从黄飞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然后将桌上一把餐刀拿过来,潇洒地一挥,在黄飞虎食指上划了道伤口,微笑道:“这不就可以了吗?你抓紧写,要不等血液凝固了,我还得再划一刀。”

    十指连心,黄飞虎疼地心里霍霍乱跳,咬紧牙关,用手指上的鲜血在布料上写了“欠宋立三十万金币整。黄飞虎。”写完这几个字,额头上冷汗涔涔落下,这都是疼得呀。

    “啧啧,堂堂内阁辅之子,书法居然如此差劲,我都不稀得说你。”宋立看了看那行歪歪斜斜的字,忍不住摇头叹息,大有怒其不争的惋惜之意。

    你妹的,我把你手指上割道口子,让你写字,我看你能写出什么刚劲有力的书法来?黄飞虎忍不住腹诽。

    “庞大,抽空将这张欠条送到黄大人的府邸,儿子欠债,老子偿还,这不算失礼吧?”宋立笑吟吟地说道。

    “不失礼不失礼,儿债父还,天经地义。”庞大一本正经地点头附和,虽然他知道这句话的原文应该是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不过老大说的话怎么会错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做小弟的必须无条件地拥护。

    黄飞虎差点晕了过去,他真是后悔得快要死了,暗恨自己为什么要惹上这个煞星,妈的简直就是个小魔头啊。抽人大嘴巴子,割人手指,眼皮都不带眨的。

    宋立既然做了示范,庞大自然福至心灵,他拿把小刀子,笑吟吟地跑到那帮还躺在地上哼哼的混球们,如法炮制,又从他们身上勒出不少钱来。收了不少金币票据,还收了一摞血书,这帮无良纨绔被兄弟俩折腾地亡魂丧胆,估计以后见着他们,要溜墙根走了。

    宋立和庞大出了气,揍了人,还敲来了一大笔钱财,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那个被救的歌妓怎么着也感觉这兄弟俩身上透着邪气,单看做事手段真的不像好人,不过她怎么就感觉,对付这些恶人使用这样的手段,在旁边看着咋就这么解气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