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儿子将废丹重新凝练,变废为宝的行为,云琳自然是大力支持的。卍卐   这么做不仅能感受火焰的诸般变化,更熟练地掌握控火能力,还能挽救她那些炼废了的丹药,这样她以后再炼起丹来就更加大胆了,即便是炼废了也不要紧,丢给儿子就是了,他可是能变废为宝呢。

    宋立将废了的三转归元丹炼好之后,自己吃了一些。有了药力的激活,帝火之种再度释放出能量来,帮助他修炼。吸收了帝火之种释放的能量,宋立的境界又有所提升,一举从炼体九层巅峰跃升到炼体十层巅峰!

    此后他又吃了不少“三转归元丹”,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境界也无法再突破了!

    父亲宋星海和母亲云琳都安慰他,让他不要着急。从炼体期到引气期,绝对是漫长修炼路途中第一个最重要的门槛。跨过了这个门槛,才算是真正踏上了修行之路。虽然不至于说到达引气期之后将来就一定能成仙得道,但最起码这是最关键的一步。至少有七成的修士,都倒在了这个关口,终生只能做个凡人。

    像宋立这种十六岁年纪就达到炼体巅峰的小家伙,在帝都那也算是比较妖孽的了。他如果能在这样的年纪一举跨入引气期,那绝对是圣狮城前无古人的壮举,靖王的世子宋漠飞已经算是帝都修炼天赋屈指可数的天才了,他到了十八岁的时候才达到引气期呢。不过,从炼体期到引气期,中间的跨越难度太大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有时候就是个契机的问题,宋立努力了多次都冲击未果,他也逐渐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修炼这种事确实急不得,也许哪一天,机会就会出现在他面前,让他一举突破这个修炼初期最大的难关!

    既然暂时无法突破,宋立就慢慢凝练丹田中的真气,让真气变得更加精纯。丹田中积蓄的真气越是饱满精纯,将来突破的时候成功的几率就越大。卐卍 ? 每一次细微的进步都是量变,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可能就会引质变!

    在凝练真气的同时,宋立将更多的精力花费在钻研丹术上。

    他现在已经开始依照丹谱,炼制最简单的丹药了。这个过程跟重新凝练废丹完全不同。炼制废丹他只要控制火焰就行了,自行炼丹是将对药材的药性搭配,精神感知和火焰操控综合在一起的活计,这个就比较考较功力了。有些时候,你脑子里知道是怎么回事,让你动手去做又是另一回事。对于宋立这样的初学者来说,刚开始独立炼丹,难免会有些手忙脚乱,甚至出现短暂的记忆失误这种事。

    炼丹是极为精细的工作,只要其中一个微小的步骤出现误差,那么最后的结果也会谬以千里。如果是一般的炼丹师,出现这些失误可能一炉丹就废了,但宋立总能凭借出常人一截的火焰操纵能力弥补其他方面的失误,最后总能成丹。尽管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失误,导致丹药的成色不是那么好,但总比废丹强多了不是吗?

    随着宋立练习的次数增多,他的经验值也随之增加。以至于失误的次数越来越少,丹药的成色也越来越好。云琳几乎每天都能察觉到儿子的进步,每天的心情就像是喝了蜂蜜一样甘甜。

    庞大这小子估计是口袋里金币多了,这段时间人影儿都见不着。在宋立埋头钻研炼丹术的时候,他就在外面招兵买马,手下聚集了一票小弟,整日价的吆五喝六,在帝都“行侠仗义”,跟一些品行比较恶劣的纨绔生了不少次冲突,而且还打赢了几次,虽然他们的老大宋立暂时闭关,但“正义盟”的名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响亮了。

    这一天宋立刚刚炼制好一炉丹药,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他已经极少再犯初学者的错误。这炉丹药的炼制过程完美无缺,没有任何一个步骤出现丝毫失误,所以丹药的成色也非常好。卍  ??卍 卍 宋立心里美得冒泡,熄了火焰之后,将那炉丹药取出来,分装在瓷瓶中,贴上丹药的标签,填好药性说明。

    母亲今天并没有在炼丹房陪他,好像陪父亲出去散心去了。但宋立并没有因为母亲不在就忽略了任何步骤,将实践的过程记录下来,以留待母亲查阅。

    刚忙活完,正准备出去呢,就听见庞大那尖锐的嗓音在院子里响起:“老大啊,你去那儿啦?我被人打了!”

    宋立打开炼丹房的门,就看见庞大那小子正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喊,眼珠子四处乱瞄,估计是在找寻他的身影。

    “喂,你小子是不是钱花完了,还知道来找我啊?”宋立被剪双手,信步踱了过去,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老大!”庞大转过脸来,吓了宋立一跳。只见他额头上破了一大块,左眼肿起老高,鼻子和嘴巴也红肿不堪,嘴角血迹斑斑,披头散,状如厉鬼。

    “咦喂,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宋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老大,我庞大啊。你不认识我了?”庞大瘪了瘪嘴,快要哭了。

    “吓?你是庞大?”宋立假装很惊诧地说道:“庞少爷,你这是在哪个蹩脚郎中那儿整的容啊?咋越整越吓人咧?”

    “老大,别取笑我了。”庞大哭丧着脸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口袋里有了钱就不认你这个老大了啊?你误会我了,其实中间我来找过你几次,但郡王妃都告诉我,你正在跟她学习炼丹,问我有没有什么要事,她可以代为转告。我想着老大你要学习炼丹,这么上进的事,我得全力支持啊,所以就没来打扰你。”

    宋立咳嗽了几声,看来的确是有点错怪这个小兄弟了,他对自己的忠心那是久经考验的,根本不需要怀疑。

    “你脸上的伤是谁打的?”心里的气消了,宋立自然要关心庞大的伤势了。他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甭管庞大有没有错,但整个帝都都知道庞大是他宋立的人,打了庞大就等于抽他宋立的脸,无论是谁,宋立都不准备放过他!

    “是内阁辅黄庭轩的儿子黄飞虎,和其余几个纨绔干的。前几天他们中有两个败类,当街调戏一个民女,被咱们正义盟的人暴打了一顿,当时就是我下命令让下面的人动手的。今天那俩王八犊子就纠集了一帮人来堵我,我带的人少了,黄飞虎那小子身手很好,所以我们就吃了亏。”庞大一边汇报情况,一边把“正义盟”最近的展状况跟宋立说了。

    宋立对于庞大招兵买马的行为不置可否,这小子本性就是个爱闹爱折腾爱充门面的人,手头有了钱不威风一把那他就不是庞大了。不过无论怎么说,庞大还是秉承了正义盟一贯的行为准则,那就是斗纨绔,这一点宋立还是很欣慰的。对于黄飞虎这个人,宋立是知道的。他爹是内阁辅黄庭轩,也是忠亲王那边的政治势力,所以黄飞虎自然也是属于三位王爷世子那边的阵营。

    连我的人也敢打,管你爹是谁呢,削你没商量!

    宋立招了招手,将庞大带到自己的修炼室,让他盘膝在蒲团上坐好。黄飞虎那小子下手狠了点,庞大不仅脸部受伤,身上的骨头也断了不少根,也幸亏庞大硬气,这伤势搁一般人身上,早就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宋立从储物柜里取出一只瓷瓶,从中倒出了三粒“三转归元丹”,这是他为庞大准备的,不过这小子一直没来,所以直到今天才派上用场。

    “喏,把这个吃下去。”宋立让庞大张开嘴,将那几粒龙眼大小,色泽微红的丹药放进他嘴巴里,庞大咕噜一声就吞了下去。

    “老大,这什么药啊?疗伤的吗?”庞大略微有些好奇。

    “呃……这是地级下品的三转归元丹,不仅能够治疗你的伤势,还能激人体的潜力。你小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像我一样,一下子爆了境界呢。”宋立淡淡说道。

    “吓?”宋立说的轻描淡写,那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得“三转归元丹”有多珍贵,他老妈那边的废丹大把大把,都被他给重新炼制成好丹了,橱柜里有十几瓶呢。俗语说物以稀为贵,反面的意思就是东西多了也就不感觉珍贵了。对他来说,给自己手下头号心腹吃几颗三转归元丹压根就不算什么事儿,但这也只是他的想法,对于庞大来说,那可就是天大的造化了。

    所以庞大当即就石化了,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老大,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的大恩大德,除了以身相许,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缓过劲儿来的庞大立刻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尼玛,这可是地级下品的灵丹妙药啊,直接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甚至能够易经洗髓,让人脱胎换骨!

    老大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前修炼上比他还废柴呢,就是吃了丹药,现在牛叉得不得了!连宋漠然都被他打得满地找牙呢。想到自己也有可能成为这样的高手,庞大激动地恨不得跪下来亲吻宋立的脚趾。

    “呸呸,我对男人没兴趣,你的身还是以后许给哪个美女吧。”宋立哭笑不得,说道:“先别说话了,这三粒丹药很快就会消化了,你好好运气引导这些药力,修复你的伤势,也顺便疏通你的经脉,也许会对你有用。”

    庞大闻言,兴奋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闭上眼睛,开始运用家传的口诀运气去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