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宋星海正和夫人云琳在客厅里闲聊,话题就是他们的儿子宋立。37zw   他和宋漠然比斗赢来火种,又转手卖掉的事,整个圣狮城都传遍了,宋立一战成名,现在也是帝都一个响当当的少年英雄了。宋星海也是在外面刚刚回来,就把听来的这件事和夫人说了。

    云琳当即就瞪大了眼珠子,叫道:“什么?这个小东西居然把火种卖了?败家玩意儿,看我待会不拧烂他的耳朵。”顿了一顿,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是什么火种啊?”

    “听说是叫什么紫心琉璃火,材料据说是来自于天外陨石。不过听他们说是个小火种,其中蕴含的能量不是很足,可以重复使用的次数比较少。肯定不如夫人你的三昧炎焰火啦。”宋星海笑吟吟地拍了一下云琳的马屁。

    “这样啊。”云琳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既然是个小火种,卖了就卖了吧,她有三昧炎焰火傍身,一般的小火种也看不上。不过以她圣丹宗师之女的身份,自问也算见多识广,却并没有听说过“紫心琉璃火”这个名字。而且她也不清楚哪种天外陨石可以做火种的材料,看来有机会,还是要找父亲来解惑了。

    “相公,你有没有听说紫心琉璃火出自哪个炼丹师之手?”云琳对于这个比较在意,因为至少拥有炼丹大师那样的火焰操控能力,才能够合成火种。这些年炼丹师都很少,更别说炼丹大师了。而且能够用天外陨石做材料,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云琳作为一个炼丹师,对于专业领域内的人才还是比较熟悉的,她想来想去,都不确定是哪个人,所以才有此一问。

    宋星海说道:“不是很清楚,据说那个人来历相当神秘,连曼德拉的老板何宗盛都一无所知。”

    海郡王自然知道夫人是个丹痴,肯定对这方面的信息感兴趣,所以听到这个传闻之后又细加打听了一番,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那个拍卖“紫心琉璃火”的人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就像空气一样,无迹可寻。

    “这么奇怪?”云琳蹙了蹙眉,按理说炼丹师这个职业如此显赫,在大6上地位然。每个人都巴不得自己有炼丹师的名头呢,那样无论到哪里,都会受人敬仰。? § ◎  尤其是能合成火种的炼丹师,更是各大势力追逐的座上贵宾,但为什么这个人却要藏头露尾呢?云琳百思不得其解。

    她要是知道这个大家口中神秘而强大的人就是她的儿子,不知道会震惊成什么样子。

    宋立走进客厅的时候,云琳还在想那个人的来历呢。宋星海率先看到了儿子,笑道:“哟,名震帝都的少年英雄来了啊。”

    宋立拽拽地摆了摆手,淡淡道:“虚名就像是浮云一样,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当然也知道自己击败宋漠然,声明大噪的事。有庞大这个包打听每天前来汇报,帝都西门的狗强奸了东门的猫,他都会第一时间知晓。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

    “哟呵,在你老子面前还跟我装是吧?信不信我揍你啊?”宋星海装作很凶恶地一瞪眼。

    “嘻嘻嘻,我知道老爸你不会揍我的。搞搞气氛嘛,搞搞气氛。”宋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是一阵牛饮。

    穿越来到这片陌生的大6,由于融合了另一个宋立的记忆,所以他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的父母。一家三口的关系非常亲密,宋立和父亲也不像是一般的父子那样严肃,有事没事经常开开玩笑,气氛很不错。

    宋星海眼力非凡,已经看出宋立现在的境界是炼体九层巅峰了。怪不得能够击败宋漠然,靖王府的小王爷虽然比不上帝都最厉害的那几个王子,但修炼天赋也是不错的,论实力算是圣狮城中等偏上的纨绔了。宋星海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废柴儿子能够打赢宋漠然,他刚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很意外的。自从上次伤愈之后,这个小家伙展现出了惊人的成长度,连他这个父亲都感到吃惊。

    经此一战,再也没有人敢说宋立是废柴了。他用自己的实力洗刷了跟随了自己十几年的恶名。

    “儿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正好我要找你呢。§§№ 卐”云琳不知道从哪个空间神游回来,现宝贝儿子来了,顿时精神一震。

    宋立翻了翻白眼,心说我已经来了半天了好不,您这眼珠子够大的,愣是没看着。不过他知道老妈有神游的习惯,一旦思考什么问题就特别投入,根本不理会周围什么情况。

    “老妈,您老人家又在寻思什么呢这么入神?”宋立笑嘻嘻地说道。

    “寻思什么?当然是寻思你的事了。我问你,你赢来的火种为什么要卖掉?好歹也拿回来给老妈我研究一番再卖嘛。”云琳伸过一只手,准确地找到了宋立耳朵上的软肉,轻轻一拧,说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是不是想学你老爸出去喝花酒?”

    “啊?我什么时候出去喝花酒了?”宋星海躺着也中枪,顿时不乐意了。

    “呃……去年的中秋节,你是不是和几个狐朋狗友出去赏花喝酒了?”云琳瞪了他一眼,心说我教育儿子呢,拿你利用一下,你不配合就罢了捣什么乱嘛。

    宋星海嘟哝了几句,赏花喝酒怎么能跟喝花酒一样嘛。不过他对夫人这种鬼马的性格司空见惯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哎哟……老妈你轻点,疼哇疼……”宋立一张脸皱成苦瓜,他有前世的经历,心理年龄有二十多岁呢。还被老娘当成半大孩子,没事就拧耳朵,真是让人情何以堪,宋立夸张地叫唤了几声,继续道:“我需要钱,是因为以后要买很多药材。我想跟您学炼丹。”

    “吓?”云琳和宋星海对视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喜。

    儿子从小就是个不省心的主,总之是很会折腾。修炼实力不行,惹事倒是一流,还在外面成立个什么“正义盟”,专门跟那些有势力的纨绔作对。上次他被人打成重伤,多半也要归咎于他这个顽劣的性子。

    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世上事的祸福真的难料,儿子重伤痊愈之后,竟然因祸得福,好像脱胎换骨一般,完全换了一个人。恢复了修炼天赋不说,还能打败宋漠然那种实力比他强一点的对手,越级挑战,以弱胜强,他们这做父母的也脸上有光啊。

    不仅如此,宋立居然还想成为一名炼丹师。宝贝儿子越来越上进,夫妻俩当然是喜不自胜。

    云琳放开了揪耳朵的手,拍了拍宋立的脑袋,眉花眼笑地说道:“不错不错,有这份心思就很好。不过别怪老妈给你泼冷水,成为一名炼丹师,要求可是很高的。这种事讲究天分,不是后天努力就可以弥补的。”

    “呃……那成为一名丹师,需要哪些条件呢?”宋立很傻很天真地问道。

    云琳谈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立刻滔滔不绝:“想成为丹师,先精神力要比较强大,精神灵力越强,对于火焰和药材的细微变化感知能力就越强,炼丹也就越容易。

    其次是对于火焰的操纵能力,这是一名丹师最重要的能力,即便是精神灵力弱一点,但如果操纵火焰的能力够强,也是可以弥补的。这个条件对天赋的要求是最高的,每一种火焰都有诸般细微变化,火焰级别越高,其中蕴含的变化也就越多。如果是天分稍差的人,连掌握这些火焰的变化都已经非常困难了,更别说去操纵它。

    你老妈我也算是天赋不错了,但当年熟悉一个最低级的小火苗,都用掉了半年的时间!这还是有你外公在一旁指点的结果。对于普通的炼丹师来说,需要的时间就更漫长了!有的初级炼丹师,学了十年还在熟悉一种火焰的变化呢!无数自诩精才绝艳,天赋异禀的人,倒在了火焰控制这一项上,终生与丹师无缘!所以,如果在火焰操控上没有天分,那么丹师这个职业想都不要想!

    第三就是熟记丹谱,对各种药材的属性,搭配之后产生的药性了如指掌,相对于前两个要求,这一条反而是最容易的了,因为这个完全靠的是记忆能力,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做到。”

    宋立心中一动,说到火焰操纵能力,他有火神祝融那儿传承过来的控火之法,而且体内有“帝火之种”这种逆天神物,对于火焰的感知能力天生具备优势!帝火之种的细微变化无穷无尽,他都能够精确感知,何况那些只有十几种几十种变化的一般火种?

    对于一般人难如登天的条件,宋立却可以随意挥洒!不过他目前的修炼境界比较低,体内能量不足,对于火焰的感知和操控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随着他境界的提升,功法奥义理解地越来越深,他对于火焰的感知和操纵能力肯定也会随之提升!“帝火之种”蕴含毁天灭地的能量,但需要“燃料”的激,以后他修炼境界提高了,燃料越来越充足,帝火之种的功效也会越来越强大。现在嘛,他也只是见识到了帝火之种的冰山一角而已。

    即便他现在对火焰的感知和操控能力只是处于初级阶段,但已经足以秒杀大6上的绝大多数丹师了!最难的这个条件却是他的最强项,成为一名丹师哪里还有什么问题?即便是精神力差一些,他也完全可以靠对火焰的精确掌控来弥补。剩下的,只是熟悉药材属性,了解各种药物搭配之后的药性,熟记丹谱的工作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这个天分,但凡事总要尝试一下,对吧?不尝试就觉得自己不行,那永远也不能成功。”宋立摊了摊手,笑吟吟地说了一句。

    “儿子,说的好!”宋星海冲着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好哇,既然立儿这么有追求,老妈当然支持你。走,我们去炼丹房,现在就开始学。”云琳是个急性子,说做就做,领着儿子就往炼丹房走去,宋星海也很想看看儿子究竟具不具备丹师的天赋,所以也跟在后面一起去了。

    其实夫妻俩对于儿子能成为丹师一事都没抱什么幻想,这小子不仅修炼不行,也没有继承云琳身上的炼丹天赋。如果他身上有这方面的天赋,云琳早就将他往这方面培养了,还会等现在?即便是现在他展现出了修炼上的天资,但成为丹师的条件太苛刻了。简直就是十万无一,他们有点不敢奢望儿子就是这十万人中最特殊的一个。

    不过儿子既然有这么积极的态度,做父母的肯定要鼓励支持了。总不能跟他说,哦,你根本没这方面的才华,赶紧洗洗睡吧。那对儿子脆弱的小心肝是多大的打击啊。让他尝试之后,觉得不行再放弃,那样他就比较容易接受,不会因此产生什么负面情绪,对以后的成长有百利无一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