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随从禀报说打人的是郡王府的宋立,七王立即就是一愣。   .  暗想老六这个儿子最近挺能闹腾啊,居然闹腾到靖王府来了。不过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宋漠然和宋立是当着很多人的面公平约斗。在圣狮帝国,约斗解决私人恩怨是很平常的事。双方必须公平比试,无论输赢生死,旁人都不得过问。如果哪一方不守规矩,事后寻仇,则会被众人所唾弃,名声就臭大街了。

    他对宋漠然这个庶出的小儿子虽然也很疼爱,但是肯定不如对世子那样看重。如果因为小孩子的事情劳动他这个七王出马,未免给人留下小题大做的话柄,现在他们这一脉的势力和圣皇陛下明争暗斗正酣,肯定要顾全大局,不能因小失大。

    等忠亲王掌握了皇权,那个时侯老六一家还不是想揉圆就揉圆,想搓扁就搓扁?唯一让他感到肉痛的事,就是宋漠然居然将好不容易得来的火种赌输了。实在让他有点怒其不争。损失掉那二百五十万金币倒是小事,痛失火种才让人惋惜啊。

    不过事情已经生了,他再痛悔也没什么用。而且据说宋立当即就将火种拿进拍卖行卖掉了,即使想去抢夺也找不着人了。

    靖王请了最好的郎中给儿子治伤,没有再追究。

    此刻听到忠亲王垂询此事,便将来龙去脉跟他们说了一下。

    忠亲王和康王听得颇有趣味,尤其是听说宋立那小子居然将赢来的火种转手卖了出去,两个人哈哈大笑。康王嘴角一扯,轻蔑地说道:“一个败家子而已,即便是依靠丹药提升了点境界,终究也难成大器。”

    火种这么稀有的宝物,到手了之后居然转手拿去换钱,在几位王爷眼中看来,这都是典型的败家行为。他们不知道的是,宋立体内有“万火之皇”的帝火火种,压根就看不上这种小火苗,他本意就是制造出来换钱的,自然卖得次数越多越好。

    “老六一家最近挺能折腾啊。37zw№◎网?  -”忠亲王微微一笑,“我看圣皇陛下倒是很欣赏他们。”

    忠亲王虽然表面上笑嘻嘻的,但是说的话却像是刀子。就像这句话,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提点一下靖王和康王,该想点辙来对付对付老六了。对他这种谨慎的人来说,任何可能对自己造成困扰的力量,都必须扼杀在摇篮中。

    他从来不说重话,不做恶人,不出毒计。因为重话,恶人,毒计,自然会有手下的人去说去做,而他永远保持最正面的形象。

    靖王一拍桌子,怒道:“宋星天那个老家伙,如意算盘打得精。我估计他是想扶植老六跟我们对抗呢。”

    康王细长的眼睛一眯,冷冷道:“凡事要防患于未然,我觉得老六一家不能留。”康王说着,右手在空中一挥,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忠亲王维持他一贯的作风,对这种事既不表示支持,也不反对,笑眯眯地说道:“内阁次辅温礼仁谋反一案查得怎么样了?”

    靖王和康王同时一怔,温礼仁是内阁五大学士中排名第二的人物,在内阁这个朝廷的行政中枢权力仅次于内阁辅黄庭轩。黄庭轩被称为“左相”,温礼仁被称为“右相”。

    这位内阁次辅温大人是圣皇宋星天的嫡系,也是忠亲王一系在朝堂中的主要政治对手。他们早就想找个由头将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给拔掉,奈何这个老家伙脾气又臭又硬,对圣皇忠心耿耿,平时也没什么不良嗜好,想收买他都不知道从何下手。对于想成大事的枭雄来说,对于敌人只有两种方式,一是让他变成自己人,二是让他变成死人。

    温礼仁既然不可能变成自己人,那就只有让他变成死人。

    但次辅大人上有圣皇陛下撑腰,下有一帮故旧门生保驾,本人也相当坚挺。◎◎   想搞掉他,必须有充足的证据和把柄才行。

    靖王和康王一直就在派人寻找温礼仁的把柄,但这老东西一不贪财,二不好色,做起事来一丝不苟,还真的很难找到什么漏洞。如果说还有什么缺点,就是他的儿子温如玉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属于烂泥扶不上墙的货。温次辅中年得子,对这个孩子着实溺爱了些,没有下狠心去管教,以至于一世英名留下了唯一的污点。

    靖王和康王的意思,是从温礼仁这个不堪的儿子身上着手,布个什么局诱他入套,然后牵连到他爹。温礼仁不爱财,但温如玉爱啊,温礼仁不好色,但温如玉好啊。人哪,只要有,就容易被收买。只要搞定了温如玉,作为他老子的温礼仁,也难逃牵连之过。

    不过忠亲王突然说出“谋反”两个字,还是让靖王和康王吓了一跳。

    温礼仁对圣皇忠心耿耿,怎么可能谋反?两个人愣了片刻,康王宋星云毕竟一直在阴谋诡计中打滚的,所以他反应地比较快,心思电转间就明白了忠亲王的真正用意。

    自古帝王对于权臣谋反一事,向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只要制造一些谋反的证据,让温礼仁难脱嫌疑,然后他们在其中推波助澜,搞得圣皇难辨真假,即便是圣皇不会完全相信温礼仁谋反,但只要在他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那么温次辅的政治生涯也就算是到头了。

    “温礼仁谋反一案我们正在跟进,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证据。请王兄放心。”康王宋星云微微一笑,将“谋反”二字咬得特别重,示意自己已经领悟了忠亲王的意思。他知道这位五哥的脾性,凡事就喜欢装好人。想在他手下活的滋润,不仅要能揣摩出他每句话真正的用意,还要有随时跳出来做坏人的觉悟。

    康王在这方面一直做得很好。

    但是靖王就没有老九这么重的心思了,他本质上是个武人,上阵杀敌无人能缨其锋,搞这些花花肠子弯弯绕,他拍马也追不上忠亲王和康王。所以另外两兄弟说的话,让他觉得有点云里雾里。温礼仁什么时候谋反了?他怎么可能谋反?

    不过他毕竟也跟着忠亲王久了,知道他的秉性,总算还没傻到当面提出质疑。

    “温礼仁平素跟海郡王交好,如果查到他谋逆大罪属实,那么海郡王断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康王一本正经地说道:“怪不得海郡王一家最近这么活跃,看来举事在即,他们已经忍不住了啊。”

    忠亲王望着康王,目光中颇有几分赞许。看来还是老九深知我心意,我只是提了个头,他已经举一反三,将我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了。老九是个聪明人,不过这样的人也要提防,他日一旦称帝,老九这样的人是绝不能留在身边的,帝王心术,哪里是臣子随便能够猜度的?这个老九如此了解我,那我在他面前,岂不是如同透明一般?

    康王不知道,他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已经让忠亲王起了忌惮之心。不过即便他知道,也必须这么做,如果他不这么做,根本就不会受到重用。

    靖王就是再傻,听到这里也有几分明白了。感情这哥儿俩的意思是要栽赃诬陷温礼仁谋逆,顺便搂草打兔子牵连到老六,然后把他们一网打尽。

    事实上郡王宋星海跟温礼仁哪里交好了?恐怕一年也说不上一句话,但既然是栽赃诬陷嘛,总能找到法子让他们俩“相知多年”的。这样的法子,就需要他们去想了。

    忠亲王又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对于他来说,要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靖王和康王来办了。

    宋立和庞大将“紫心琉璃火”又送进曼德拉拍卖。虽然这次没有人故意哄抬价格,但竞争的人数多了,比第一次更加激烈,最后火种被一位头戴斗笠的顾客拍到,价格也达到了2oo万金币,虽然没有上次那么高,但是对宋立而言,也是一笔相当庞大的财富了。

    这次兄弟二人都收获颇丰,宋立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庞大也通过开外围盘口,赢了三十多万金币。两个人兜里揣着大笔的金钱,自我感觉人生从来没如此充实过。庞大心知这都是老大的功劳,所以回家的途中自然是马屁与法螺齐飞,将宋立吹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

    宋立对庞大这家伙的马屁已经有很强的免疫能力了,基本上左耳进,右耳出,不过内心深处的兴奋是避免不了的。前世他是个穷光蛋,标准的草根。没想到穿越到这片大6之后,祝融大神给他开了金手指。这才弄出一个最低级的小火种,就让他一下子成百万巨富了,以后钱途自然是大大滴啊。

    庞大这家伙很快就和宋立告辞了。宋立知道这家伙狗窝里存不住包子,怀揣这么多钱,肯定要到出去败一败。不过宋立也没打算阻止他,男人嘛,先要学会花钱,这样才有赚钱的动力。守财奴是永远不会有什么大出息的。

    宋立自己也是要花钱的,不过他不会像庞大一样胡吃海塞听小曲儿,他主要的目的还是在购买药材上。

    体内的“帝火之种”效用无穷,但就像是汽车行驶需要燃油一样,需要能量激才能催动。

    从小到大,母亲喂了不少丹药给他。虽然没什么效果,但部分药力却在某个角落囤积起来。也正是在这些残存药力的激下,帝火之种才能修复他的身体,帮他提升了境界。不过这些药力在和宋漠然比斗过后,已经消耗地干干净净。他再尝试着用“赤帝紫焰诀”控制帝火之种,却怎么也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波动了。

    宋立知道,他体内的“燃料”已经耗光了,没办法再激帝火之种的能量用来修炼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炼制一种可以有效激“帝火之种”的丹药,这样才能继续凭借“帝火之种”这个大宝库提取能量,加快修炼进程。

    不过目前为止他的特长是火焰操纵,对于炼丹却一窍不通。甚至连最基础的材料搭配都不懂,在这种情况下他即便是手头有钱,也不能到坊市上乱买一通。所以他目前最急迫的任务,是学会炼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