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漠飞还要火,龙紫嫣轻笑一声,淡淡道:“算了吧,不要跟佣人们计较。№     ”

    声音清脆婉转,堪比枝头歌唱的黄莺。

    饶是宋漠飞和宋青衫阅女无数,听到这样的声音也忍不住筋软骨酥,心里面痒痒的。

    想象一下,她穿男装已经美成这样,如果穿上女装,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倾国倾城!

    见她并不计较,宋漠飞松了一口气,眼角的余光瞟到了担架上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的宋漠然,皱眉道:“他是怎么回事?”

    “回禀世子,小王爷与人约斗,被打得重伤昏迷!”宋福脑袋垂地愈低了,主子被人打伤,如果府里追究起来,他们这些奴才也要大祸临头。

    “哦?”宋漠飞闻言眉毛一耸,淡淡道:“宋漠然修炼天赋不错啊,是谁把他打伤的?”

    口中如此询问,心中也很是奇怪,毕竟宋默然是靖王府的小王爷,在帝都敢动他的人没几个。如今还被人打伤,同辈中人既有这个依仗背景又有实力动他的,宋漠飞一时还真没想到有谁有这个能力。

    “郡王府的宋立!”见世子问话,宋福更加恭敬了。

    “什么?”宋漠飞的眼珠子差点瞪出眶了,诧异道:“你刚刚说打伤他的是郡王府的那个废物?”

    “回禀世子,正是那个宋立!”

    宋漠飞立即和宋青衫交换了一下眼色,都能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些许的吃惊。?¤ 37zw?网 ◎?◎

    一直游目四顾,对此事漠不关心的龙紫嫣,听到“宋立”二字的时候,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淡淡道:“你们所说的宋立,莫非是这些日子在帝都闹得鸡飞狗跳的郡王府废公子?”

    “咦,公主殿下也知道这小子?”宋青衫感到略微有些惊奇,看来宋立这小子名气很大啊,连深居亲王府的小公主都知道了。

    龙紫嫣微微一笑:“偶尔听侍从们提起的。一个停滞多年的修炼废才,突然之间境界暴涨,这种事儿的确不多见。”

    “嘿嘿,郡王府的那小子最近风头正劲啊,先是一个人单挑成正翔和小李维斯,现在又打爆了宋漠然,还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宋漠飞冷笑一声,言语间满含不屑之意。

    “传闻说这小子吃了郡王妃的九粒绝品圣丹,即便不是真的,也肯定是吃了什么功效显著的灵丹了,不然他的境界不会爆得这么快。”一项惜言如金,言之必中的宋青衫缓缓说道。

    绝品圣丹?龙紫嫣微笑着摇了摇头。圣级丹药乃是世间至宝,怎么说的好像是炒豆一样?还一吃就是九颗?绝品圣丹蕴含的能量何等恐怖?以一个修炼废柴的体格,估计只是吃了一颗,就会被那毁天灭地的能量撑得爆体而亡,何况还是九颗!吹牛不用上税啊。

    如果真的有绝品圣丹,她也不用从小脱离家族,到圣狮帝国来了。圣级绝品的丹药,应该可以化解她体内那股邪恶的能量,让她脱胎换骨了。只是这圣级绝品的丹药,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整个星云大6,圣丹宗师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能炼制绝品圣丹的,目前还没听说有一个。37zw  这种谎言,也就只能骗骗这些不懂丹药的普通人,对于龙紫嫣这种家族底蕴深厚,博闻强记的人来说,一戳就穿。

    对于龙紫嫣来说,唯一让她有点兴趣的,就是宋立这样的修炼废柴一夜之间脱胎换骨的传闻。她虽然不是修炼废柴,但天生经脉异常,体内有一股“毒火”之脉,如果不是家传的功法强悍无比,加上常年用珍贵药物控制,她早就被这股“毒火”烧成灰烬了!整个家族动用无数资源,也没能将她体内这股“毒火”之脉彻底化解,迫不得已,才将她送到圣狮帝国,盖因亲王府中有一口井,似乎和地脉中的极阴极寒之气相通,在这口井旁边修炼,可以暂时压制住体内涌动的毒火。这么一来,只要她体内的毒脉不除,就永远无法离开圣狮帝国。

    这当然不是龙紫嫣想要的生活。所以听到了宋立的事迹,心里就是一动。既然宋立可以脱胎换骨,那么她应该也可以。找个时间,她打算将那个小子擒过来拷问一番,看看他到底吃了什么丹药,用了什么法子,才会有如此功效。,

    这也是她今天愿意来靖王府走动的原因。除了打探打探消息,还有笼络这两位世子的心思。毕竟有些事情,她并不方便亲自去做。如果这两个世子乖乖听话,倒可以让他们去充当马前卒。

    在圣狮帝国的日子太过无聊,倒不妨找些“游戏”来做做。龙紫嫣本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这么多年在忠亲王府深居简出,简直快要憋爆了。自从宋立那小子崛起之后,帝都着实热闹了不少,让龙紫嫣这颗本就不安分的心脏活泛起来。她决定吸纳一些马前卒在麾下,形成一股势力,在帝都闹出点动静来。宋立那小子挺能闹腾的,不妨就以他为对手,好好玩上一玩。

    “废物就是废物,靠他老娘喂丹药喂出来的境界,又能有多少实力?像这种药罐子,我一根手指就敲爆了。我看啊,不是宋立有多厉害,是宋漠然太无能!”宋漠飞冷冷地看着宋漠然那张苍白的脸,重重呸了一声,不屑道:“废物!”

    宋漠然乃是庶出,和宋漠飞这种根正苗红的正室世子相比,地位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宋漠飞对于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也不怎么挂心,更不会出头去为他报仇。反而还觉得他如此无能,尤其在小公主面前丢了靖王府的脸,让宋漠飞火冒三丈。

    随从们见世子火,更加不敢把宋漠然打赌输了火种的事告诉他。以他的暴脾气,如果知道这件事说不定当场就能把宋漠然给宰了。

    “把这个废物抬走,别杵在这儿碍眼。”宋漠飞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从们如蒙大赦,抬着宋漠然一溜烟跑进里院,找人医治去了。

    随从们消失之后,两位世子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小心翼翼地陪着龙紫嫣,一路往府外走去。对于宋漠飞和宋青衫来说,一个庶出的王子被人打伤,压根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宋立那个废物近来虽然挺能折腾,但对于他们这个阶层的纨绔来说,就像看一只蹦跶的蚂蚱一般,想什么时候踩死,就什么时候踩死,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唯一有些好奇的,就是宋立吃的究竟是什么丹药这件事了。不过以他们的身份,也懒得去问。

    不管两位王爷世子如何不放在心上,宋立打爆宋漠然,赢回火种的消息迅在帝都传播开来。

    废公子突然变高手,越级挑战小王爷,并且战而胜之的剧情在各个茶馆,旅店,戏园子等公共场所广为流传,还被改编成各种版本。每个版本都能听得人热血沸腾,这种小人物突然爆种,以弱胜强的励志故事,在人群中还是相当有市场的。

    关键的是这场比斗的彩头居然是大6上最为神秘,最为尊崇的宝物火种!

    无论哪个阶层的人,都对火种这样稀有的宝物抱有极强的好奇心。在圣狮帝国,要想出人头地,只有修炼一途。那些没有修炼天赋的废柴,如果是出生在富贵之家,好歹也能做个衣食无忧的纨绔,还算不错。如果是生在平民或者贱民家庭,那就惨了,一辈子只能做奴仆,贱役,终生无出头之日。

    修炼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所以圣狮帝国几乎人人皆是修士。谁都知道丹药对于修炼的帮助之大,所以炼丹师如此吃香。而炼丹师最青睐的恰恰就是火种。丹药的级别越高,对于火种的要求就越高。如果没有优质的火种,即便是圣丹宗师,也炼不出顶级的丹药。

    但火种的稀有程度比炼丹师还要厉害,正所谓物以稀为贵,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人们传说中的瑰宝了。

    也不知怎么的,靖王府的小王爷居然在曼德拉就拍到了一枚火种。但却因为低估了宋立的实力,以至于将火种拱手让人。总之各种版本的故事将过程说的跌宕起伏,宋立一下子成了小人物大逆袭的典范,帝都出了名的少年英雄。

    宋立经此一战之后声名鹊起,一跃成为近期帝都风云榜风头最劲的人物之一。

    数日之后,靖王府的议事厅。

    忠亲王宋星辰居中而坐,靖王宋星光和康王宋星云分居左右,三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就最近的朝野形势交换意见。

    “老七,本王听闻老六那个儿子把你的小儿子打伤了?”说到中途,忠亲王宋星辰不经意地想到了这档子事。

    靖王宋星光眉头微皱,几天前随从们将宋漠然抬回来,说是被人打伤的。当时他就觉得奇怪,虽然说宋漠然是庶出,在靖王府的地位不及世子。但是在外人眼里依然代表靖王府的形象,是他宋星光的种。是谁这么大胆子,连七王的儿子也敢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