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挨了一脚,丝毫不以为意。◎◎    笑嘻嘻地说道:“老大你赢了,我了一笔小财,嘿嘿。”说完之后,转身面向那群跟他对赌的人,高声道:“愿赌服输,别说我庞大欺负你们,这些钱就归我了。”

    然后就将那些赌资都划拉进自己的腰包,他这个外围盘口开的好,庄家通吃。

    那些赌输了的观众看到庞大将钱装进口袋,眼睛都要滴血了,偏偏又无计可施,愿赌服输,谁让他们看扁宋立的呢?

    庞大收了他赢回来的赌资,宋立也没闲着,他盯着宋漠然,淡淡笑道:“你还能站起来吗?如果站不起来,那可就算你输了哦,按照事先的约定,紫心琉璃火可就归我了。”

    宋漠然气得脸色青,妈的有这么羞辱人的吗?把人的骨头打断了还问人家能不能站起来,我要是能站起来早就扑上去跟你拼命了,靠!他咬牙挺了一挺,想强撑着站起来,但只要稍微动一动,就会感觉痛入骨髓,饶是宋漠然颇为硬气,也忍不住出痛哼,他颓然地放弃了努力。

    “看样子你真的站不起来了哈,不好意思,我出手稍微重了些,”宋立笑吟吟地说道:“既然这样,紫心琉璃火就归我了。拿出来吧。”

    在两个人打斗期间,紫心琉璃火一直是宋漠然的一位得力随从保管的。此刻见宋立的目光转向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紧紧抱住了那只乌土容器。

    宋漠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的内心在滴血!虽然他在外面是前呼后拥的小王爷,但在靖王府里,因为庶出的身份,他的地位远远不如正室所出的王子。这一次凑巧拍到“火种”这样的旷世奇宝,虽然是个能量相对较弱的小火种,但献给父王的话,想来他也会高看自己几眼的。卐?¤ 没想到自己低估了宋立的实力,将宝贝输给了他。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他真想用大耳巴子甩自己的脸。

    “怎么着?还不想给啊?帝都的规矩向来是愿赌服输,如果你们出尔反尔,以后这靖王府的名声可就要臭大街了啊。”宋立见那名随从一副要赖账的表情,忍不住一通言语挤兑一通,心道奶奶滴你敢不给老子就开打,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宋福,把火种……给他!”宋漠然咬了咬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必须维系靖王府的尊严和名声,也维护了自己仅存的一丝骄傲。

    那名叫宋福的随从见主子话,磨磨蹭蹭地走过去,将乌土容器交到宋立手中。

    宋立打开盖子一看,那束紫色的小火苗静静伫立,正是他制造的“紫心琉璃火”。

    “庞大,把这火种拿进拍卖行卖掉,最近正好手头零花钱不够,弄点零花钱也不错!”宋立笑吟吟地说道。

    他这话却让本来已经不行的宋默然胸口起伏了几下,嘴角一丝鲜血再次流出,妈的,零花钱,那可是自己两百多万拍卖回来的。

    最可气的是,宋默然心中原本还在想着如何想办法,从宋立手中夺回火种。却没想到,宋立毫不犹豫的直接拍卖,这让他有一种喷血的冲动,完了,这次损失可太大了。

    “好叻!”庞大可不管宋默然是否要气吐血,屁颠屁颠地凑过来,接过了乌土容器。内心乐开了花,老大就是牛叉啊,这火种卖完之后居然还能赢回来再卖一遍,简直是个做生意的天才啊!跟着这样的老大,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绝对吃不了亏。37zw

    两个人转过身去,一边说笑一边往拍卖行里走,再也不看宋漠然他们一眼。

    “噗……”宋漠然只觉得天旋地转,头脑懵,终于没有控制住,一股血箭从口中飙了出来,然后脑袋一歪,直挺挺地摔到了地上,他竟然被气得晕死过去!

    围观的人群中还有不少曼德拉的客人,听说火种要再一次被拍卖了,每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着跟在宋立和庞大身后,进了拍卖行。

    宋漠然的随从们见小王爷吐血昏迷,急急忙忙抬起他,赶回靖王府。

    靖王府占地百余亩,规模宏大,是帝都仅次于皇宫和忠亲王府的建筑群,九曲回廊,楼台水榭,分为外院,里院和内庭,宋漠然和他的母亲居住在里院。

    “不好啦不好啦,小王爷被人打伤啦!”几名随从一路大呼小叫,抬着宋漠然进入里院的时候,迎面遇到了三名衣饰华贵的年轻人,走在左的那位见他们大呼小叫的,顿时怒极,一脚将为的随从踹倒在地,骂道:“不懂规矩的奴才,鬼嚎什么,没看见本世子有贵客在嘛。”

    被踢倒的随从正是宋福,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肃立,恭声道:“小的知错了,请世子息怒!”

    其余随从吓得噤若寒蝉,低着脑袋缩在一边,动也不敢动一下。这位怒的年轻人正是他们靖王府的世子宋漠飞,脾气暴烈,嚣张霸道,稍微惹他不开心,动辄要打要骂,府中的下人没有不怕他的。

    三个年轻人都是清一色的淡黄长袍,金丝线镶边,尽显王世子的高贵华丽之气。中间一人十七八岁年纪,头戴金冠,金冠顶部镶了一颗龙眼大小的明珠,摇曳之间流光溢彩,美丽华贵至极。皮肤白皙细嫩,犹如新剥的荔枝般晶莹剔透;一双勾魂摄魄的凤眼,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眼波流转间,掩饰不住的灵动之气,甚至略微有一丝狡黠。鹅蛋脸,鼻梁小巧而挺逸,朱唇不点而红,在白玉般的肌肤映衬下,愈娇艳欲滴,引人遐思。

    这少年简直俊美地不像话,虽然是一身男装打扮,但这么俏生生往那儿一站,满庭的花朵尽失颜色!树枝上不知名的小鸟,都似乎被这个少年的丽色所惊,啼鸣之声戛然而止。

    “他”的身材并不算太高,至少没有他身边的那两名青年那么高。但整个人散出来那种华贵清寒的气质,却让他看上去高高在上!即便是身边有两名衣着同样华贵的高大青年,却丝毫遮不住他的耀眼光芒!宋漠飞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豹眉环眼,满脸都是青渗渗的胡渣子,神情粗豪无比。右边的那人身材瘦削,双眼狭长,眉宇间始终挂着一股阴鸷的神色,一看就不太好惹。

    这两个人分开来看,也都是气势惊人的年轻俊杰;但和中间那名俊美少年相比,却如同跟班一样。

    右边那位青年,随从们自然认识。他就是康王府的世子宋青衫,他和宋漠飞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两个人交情极好。只是中间那位俊美少年他们却没有见过,看服饰,至少是亲王家的世子,甚至有可能是皇子。

    这少年的相貌太妖孽了,随从们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美丽”的男人,所以暂时忘记了礼数,个个都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宋漠飞见自家府中的奴才们一点规矩都不懂,居然敢盯着“贵客”直勾勾地看,差点没气死!连他见到这位“少年”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言行举止有什么失礼之处。忠亲王家的小公主,岂是这些地位卑微的奴才可以直视的?虽然小公主是个妙龄女子,不知怎么却喜欢男装打扮,也难怪这些随从们会看得目瞪口呆。世上哪有这么“美丽”的男子?

    这位小公主的来历神秘地很,宋漠飞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的名字叫龙紫嫣,并不是忠亲王亲生。十年前突然出现在忠亲王府,而与此同时,忠亲王府的世子宋秋寒却莫名失踪。没有人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但从此之后,忠亲王府只有公主,没有世子。据父王所说,忠亲王本人对这位公主的重视,远胜于自己的儿子。“公主”的封号,也是他亲自向先皇讨来的。那时候现任圣皇还没有继位,忠亲王在先皇面前正得宠,饶是如此,讨这个“公主”的封号也费了一番周折。要知道天下之间,只有圣皇的女儿可以称为“公主”,亲王王爷的女儿,只能是“郡主”。忠亲王此举,也是冒了一定风险的,极有可能会成为竞争对手攻击的靶子。一个亲王的女儿,还不是亲生的,居然想做“公主”,如果往深里想,简直居心叵测!以忠亲王谨慎的性格,在竞争皇位的关键时刻,还能冒着这样的风险去为这个女孩讨封号,可见他对此女的重视,不敢让她受半点委屈!

    这个少女本身,肯定没什么可怕的。宋漠飞猜想,一定是她背后的势力极为恐怖,连圣狮帝国的亲王也不敢怠慢。

    靖王也警告过他,宁可得罪忠亲王,也莫要得罪亲王府的小公主!

    乖乖,比忠亲王还难惹,那得是多大来头?宋漠飞从此以后就记住了父亲的警告,见到这位小公主,不敢有半点轻慢。宋青衫也同样得到了来自父王的叮嘱,所以和宋漠飞的态度差不多。

    “浑蛋!眼睛往哪儿瞄呢?信不信我把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喂狗?”宋漠飞生怕这小姑奶奶生气,那靖王府的乱子可就大了。所以厉声呵斥随从们,率先难。

    小公主向来深居简出,今儿个难得答应他们的邀请出来逛逛。如果被这帮狗奴才坏了心情,那以后再想约她,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被世子当头棒喝,随从们突然清醒过来,个个吓得心惊胆战,急忙低下头来,不敢吭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