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什么玩笑,宋立可是帝都有名的废柴,宋漠然是帝都有名的后起之秀,修炼天才,宋立怎么可能打得过宋漠然!”

    “不能啊,前几天还听说宋立在归雁塔前的擂台上,一挑二打爆了九门提督和卫国公两家的公子呢!”

    “那两个小喽啰怎么可能和宋漠然相比,他们吃喝嫖赌的时间远过修炼的时间,比废物也强不了多少!”

    “宋立肯定会被打得很惨,宋漠然没有必胜的把握,怎么可能把火种都拿出来赌!”

    “唉,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找虐,郡王爷是怎么教儿子的,教出个脑残来!”

    “…………”

    好戏即将开锣,围观的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宋漠然将赢得这场比斗。??

    站在人群前面的庞大听不下去了,气呼呼地站了出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帮嚼舌根的观众,喝道:“我靠,你们有没有眼光啊?宋漠然那个小白脸怎么可能和英明神武的老大相比?我赌老大必胜,不服的话,就来跟我赌上一赌。赔率一赔十,如果宋漠然能赢,我赔你们十倍!”

    “你谁啊?有那么多钱赔吗?”大家不知道这个神气活现的惫懒少年是谁,纷纷出言询问。

    “我是工部庞尚书家的公子,会跟你们赖账吗?怎样,敢不敢赌?”庞大用目光斜睨着那帮家伙,满脸的不屑。

    由于修炼上着实废柴,所以庞大在庞尚书家非常不受待见,不过在外面唬唬人完全没问题,见那帮人听到他的身份明显尊敬多了,庞大心说他奶奶滴,这个尚书之子的名头在外面还是很管用嘛,啊哈哈。

    “靠,赌就赌,谁怕谁啊。??? ”

    “就看你爹有多少钱输!“

    “我押两万金币!输死你!”

    “我押三万!”“我押五万!”

    “…………”

    有人送钱花,围观的人们自然不会放过,他们纷纷下注,全都买宋漠然赢,庞大这小子一个人独抗群雄,居然坐庄开起了外围盘口。看到面前瞬间就堆了几十万金币的赌资,庞大开心地合不拢嘴,仿佛这些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样。

    其实庞大也不知道宋立的实力如何,只是亲眼目睹老大最近的变化,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信心,以老大最近的表现,他绝对不是一个随便送上门找虐的人,既然他敢跟宋漠然放对,取胜的把握至少过七成。

    广场中央的宋立和宋漠然迅进入了状态,周围的喧闹和嘈杂仿佛与他们无关,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你先动手吧,我可以让你一招。”宋漠然嘴角往下一撇,不屑之意尽显无疑。

    宋立突然毫无征兆地飞起一腿,往宋漠然裆部踢去!他的腿灌注了真气,如同钢铸铜浇一般,坚硬无匹,这记“撩阴腿”无影无踪,而且度奇快,两个人距离太近,宋漠然已经来不及闪避。还好他六识灵敏,反应及时,在宋立堪堪要踢到他的命根子时,身体猛然向左偏了一下,然后就感觉胯部像被铁锤击中一般,疼痛欲裂,“噔噔噔”往后退了三步!

    这……这怎么可能?我居然被这个废柴踢了一脚,即便他是偷袭,但以我的身手,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大意了,一定是我大意了,一个完全靠丹药爆境界的人,绝不可能这么厉害的……

    “耶!老大万岁!”见宋立一脚将宋漠然踢得后退了好几步,庞大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太牛逼了,太拉风了,老大简直是废柴界的骄傲,宋漠然是什么人?虽然比不上几位皇子和三位王爷家的几位世子,那也是帝都实力属于中上等的纨绔了,居然被老大一腿逼退,如果不是战斗还在进行,他都忍不住扑上去抱住宋立的腿拍马屁了!

    和庞大对赌的那些人,无不激灵灵打个寒颤,奶奶滴,圣狮城有名的废公子,啥时候变这么威猛了?难道今天真要看走眼……呜哇,我的钱哪……

    “卑鄙!”宋漠然强忍胯骨的疼痛,从齿缝里蹦出了一句。卍  ??卍 卍

    “是你说要让我一招的,我这人一向人品纯良,对于别人的要求,从来都不懂得拒绝!”宋立笑吟吟地说道,“我这招断子绝孙脚,滋味还不错吧?唉,可惜踢歪了,不然得多刺激啊,砰砰两声,鸡飞蛋打……”

    “小子,你已经成功激怒我了,你应该听说过我父王驰名天下的功夫怒拳!对敌之时,大多数人都要保持冷静,唯独怒拳不是这样,我们要随时保持愤怒感,怒气越大,拳法挥出的威力也越大,所以,你将会承受灾难性的后果。”

    宋漠然说完之后,脸颊两边的腮帮子突然鼓了起来,像蛙类那样“咕咕”叫了几声,上身的衣服突然无风自动,瞬间鼓成一个大圆球!

    “我靠,你还会蛤蟆功啊?”宋立眼睛一亮。

    宋漠然不理他,将一口真气调起来之后,他吐气开声,直直地一拳轰出!

    这一拳,既不复杂,也不花哨,就这么平平地推了过来,像极了拳法中最普通最平常最烂大街的“黑虎掏心”,在任何一家拳法里,恐怕都有这一招。

    但就是这么平淡的一拳,却挟带着雷霆万均的气势,拳风中隐隐夹杂风雷之声,宋立很难想象,像宋漠然这么斯文清秀的人,居然能打得出这么威猛绝伦,霸绝天下的一拳,乍一看,这一拳处处都是破绽,你可以有36o种方法去躲避,反击,但作为直面这一拳的人,却能感觉到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包围,突然有一种无力感,似乎无论做什么动作,向哪个方向躲避,这一拳都会轰到你身上!

    “好一记怒拳!”虽然宋立一直都没轻视过宋漠然,但对手这一拳依然让他刮目相看,正所谓“重拳有力,重剑无锋,无遮无避,大巧不工”,宋漠然的这一拳,居然已经有几分“大巧不工”的意思,即便是有办法遮挡,闪避,却被这股大力笼罩,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无法闪避,那就不要闪避。宋立吐气开声,将全身真气灌注于右腿,再度飞起一脚,迎向了宋漠然的拳头。他已经看出,宋漠然的境界是炼体十层巅峰,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境界。用拳头对拳头,他可能会吃亏。但腿的力道比拳头要大得多,前世伟大的功夫大师李小龙在截拳道中也论述了“腿踢七分,拳打三分”的道理。腿无论是攻击距离,还是攻击力道,都要比拳头强上很多。真正的技击高手,绝对要充分利用腿的先天优势,李小龙也就凭借他的无敌腿功,横扫西方技击高手,一生未尝败绩。

    “咣当!”宋漠然的拳头和宋立的腿再度在半空相接,一股无形劲气向四周波动,广场边的小树剧烈晃动,落叶纷纷飘落,一股肃杀之气蔓延开来!

    “噔噔噔……”宋立的脚底板被宋漠然一拳轰中,只觉得浑身被一股大力向后推动,不由自主向后面退了三大步,这才站稳身形。

    宋漠然见宋立居然接得住自己这无可匹敌的一记“怒拳”,简直诧异至极!在他本来的认知之中,这一拳一定可以将宋立打得筋断骨折,没想到对方只是退了几步,看似落入下风,实则战力未损!

    “很好,看来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你应该是炼体九层巅峰,你老娘挺舍得的,喂了不少丹药给你。不过对我来说,敌人越强,我就越兴奋。我倒有点舍不得马上就杀了你,如果你死了,我到哪里再找这么一个对手去?那样的人生,岂不很无聊?”宋漠然目光冷冷地盯着宋立,淡淡说道。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尽管放马过来!”宋立属于那种愈战愈勇的比赛型选手,对手越是强大,越是能激他的凶悍之气。被宋漠然一招击退,他内心的豪情被彻底点燃,什么策略,什么计谋,到了血贯瞳仁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他只想抡开手脚大开杀戒,看看到底谁会被打死!

    宋漠然还没有动,宋立率先动手了!

    他将身形后撤了好几步,双脚猛力一蹬地,整个人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窜了出去,度越来越快,闪电般向宋漠然射了过去!

    他的真气灌注全身,衣服在与空气的摩擦中猎猎作响,挟带着一股霸道的气流,将周围的空气都卷的扭曲了!旁观的众人见宋立像龙卷风一般宋漠然狂卷而去,无不骇然失声,纷纷往后撤退。在这样媲美自然之威的攻击下,宋漠然那本来略显清瘦的身材显得愈渺小,似乎随时都会被吞没!

    宋立居然可以利用自身的真气流动,带动周围的气流,形成狂风。这样威力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他自身哪怕只有三分力,但借助了大自然的威势,这股攻击力就可以达到十分!

    强横的气流卷起地上的落叶,尘土,如同一条黑色的狂龙一般,扭曲着身子,咆哮着向宋漠然席卷而去。在狂风肆虐之下,宋漠然的头都竖了起来,脸皮也不规则地开始抖动,他能感觉到对手这一击蕴含着毁灭性极强的能量!

    宋漠然气灌双腿,脚步不丁不八,如同钉子一般钉在了当地,下盘稳如泰山。但他自腰部以上的身躯却如同风摆荷叶一样随风舞动,好像是巨浪滔天中的一叶扁舟,虽然颠簸起伏,风雨飘摇,但始终屹立不倒!

    他居然用劲草对付疾风的方式,对抗宋立这看似要毁天灭地的一击!不管小草被吹得多么狼狈,但它们的根却始终深扎在泥土里,绝不会轻易倒下!

    卸去了这股强的能量,宋漠然再一次出拳,这一拳奇快无比,迎着强劲的气流,直插宋立的胸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