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这件宝物的出现震撼了所有人,美女拍卖师笑盈盈地说道:“此火名为紫心琉璃火,乃是以天外陨石为原料制成,其中蕴含火能量极为纯正,如果用来炼丹,一定能炼制出成色更好,品级更高的灵丹妙药!此物底价5o万金币,欢迎竞拍!”

    随便整个小火种,就能卖五十万金币?宋立脑子顿时有点晕陶陶的。  五十万金币是什么概念?一个王爷的俸禄,每年也就是五万金币,十枚金币就足够一个普通三口之家一年的开销。也就是说,他随便整出这个小火种,起步价就能让帝都一个小康之家突然变成富豪阶层,抵得上一个王爷十年的积蓄,当然,像七王九王那种贪赃枉法的王爷,灰色收入肯定远远大于俸禄,这个就不是他要考虑的范围了。

    “55万!”“6o万!”65万!”“7o万!”“8o万!”“9o万!”……

    美女拍卖师话音刚落,大厅内举牌叫价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价格一路往上飙升,当有人叫到9o万的价格之后,突然有个声音坚定有力地叫道:“15o万!”

    现场立刻鸦雀无声。

    听到这个声音,宋立笑了,因为宋漠然终于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将价格提到15o万金币。看来七王府的确财大气粗啊,肯定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吧,不狠狠宰你一顿,对不起帝国的百姓。

    “16o万!”宋立举起牌子,淡淡地说出了一个价格。

    庞大眼睛一亮,整个大厅内只有他知道,火种真正的主人其实就是宋立。他举牌叫价当然不是要自己买回去,而是为了给宋漠然上眼药。卍 `即便是庞大还不明白火种的真正价值,但是看到大厅内叫价这么踊跃,也知道这肯定是抢手货。老大这么做不仅能叫出高价,还能让宋漠然多出点血,如此一箭双雕,损人利己的行为,实在是深得庞大之心啊。

    众人见这两个纨绔又斗上了,无不大摇其头,其中有眼尖的,更是认出了这两个人就是帝都有名的纨绔,一个是靖王府的小王子,一个是郡王府的公子,一般人谁也惹不起,算了,既然他们想要,其他人也别凑什么热闹了,免得引火烧身,最后充当了炮灰。

    “17o万!”宋漠然立刻跟进,对于这枚火种他同样是志在必得。靖王府中也有客座炼丹师,如果将这枚火种交给他使用,一定能炼出更好的丹药,那么整个靖王府都将因此受益,他自然也不例外,父王一定不会怪他花这么多钱的。

    “18o万!”宋立不紧不慢地举牌跟进。

    “25o万!”宋漠然不耐烦跟他1o万1o万的加,一下子将价格提到25o万!

    宋立见他眼睛喷火,脸蛋都快要滴血了,知道这家伙已经到了极限了,继续逼下去,他可能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了,万一他突然停止,那自己不是要买自己的东西了吗?他暂时可拿不出这么多钱。

    一个小火种卖了25o万金币,已经出宋立的预期了,所以他很干脆地选择了放弃。他奶奶滴,想到宋漠然居然叫出来“二百五”这样的数字,宋立暗暗感到好笑,心说你丫还真够二百五的。

    庞大已经晕陶陶地,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他没想到就这么一朵小火苗,居然就能卖出二百五十万金币?从小到大,他连二百五十金币都没有过,何况二百五十万?这二百五十万金币是什么概念?他爹是工部尚书,三品大员,一年的俸禄才四万金币!也就是说,他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不见得能挣到二百五十万金币啊!他先是被震晕了,清醒过来之后觉得浑身血液都开始沸腾了!他大爷的,老大这是横财了啊!那么作为老大的头号心腹,席小跟班,他不是也可以跟着吃香的喝辣的,沾点小光吗?

    见宋立没有再跟进,宋漠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再加价,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再跟,纵然靖王府家大业大,但25o万金币也是相当庞大的开支了。37zw

    “25o万第一次,25o万第二次,25o万第三次,成交!”美女拍卖师手中的锤子重重敲了下去,眼波流转,笑靥如花。

    火种的拍卖尘埃落定之后,庞大悄悄离席上楼,想到他很快就可以看到那二百五十万金币了,小心脏噗通噗通乱跳啊。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

    今天的拍卖会圆满结束,有的人淘到了自己想要的宝贝,也有人因为囊中羞涩,眼睁睁看着别人将自己看中的宝贝拍走,几家欢乐几家愁,自古如此。

    拍卖会结束之后,大家的情绪依然还没从那种惊愕和兴奋之中恢复过来,因为今天他们终于看到了这片大6上最神秘最尊崇的宝物火种,以前火种这种东西大家都只是道听途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今天总算是现场看了一回,尽管他们并没有拍到火种,未免有些遗憾,但能够亲眼看到这样的稀世珍品,那也是一件幸事,最起码以后和别人吹牛的时候也有了资本不是吗?一句“大爷我亲眼见过火种,你见过吗?”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艳羡不已了。

    曼德拉拍卖行四楼一所房间内,一位皮肤白皙,留着两撇小胡子,眼神很犀利的男子,正在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矮小青年,这名青年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正是易容改装后的庞大,这小子修炼不行,但搞这些歪门邪道却颇有一手,以至于这个白脸男子看了半天居然没看出什么破绽来。

    “何老板,既然宝贝已经顺利卖出去了,请按照合约给我分成吧,你老盯着我看,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脸上长花了?”庞大粗着嗓子讲话,一点稚嫩的感觉都听不出来。

    他虽然此前并没有见过这个男子,但是曼德拉拍卖行在帝都名气这么大,而这位何老板当然也是人尽皆知了,能将生意做得这么大,肯定是人精之中的人精,饶是庞大机灵,在这样两道犀利的目光审视下也会觉得有点心虚。好在庞大这家伙胆子还是有的,掩饰地不错,基本没露什么破绽,要是让这位何老板看出他只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谁知道会不会起什么坏心思呢?

    这个世界无所谓诚信,诚信只是因为背信弃义的筹码不够,在火种这种旷世奇珍面前,谁能保持平常心?

    “呵呵,这位先生,你说笑了,虽然我们曼德拉的规矩是一向不问宝贝的来历,但你知道……火种毕竟不同,我只是很好奇,想问一下这火种的来历。”何老板尽量将面部肌肉放松,显得更亲切一些。

    庞大立即面露不悦之色,本来就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冷冷道:“我之所以选曼德拉拍卖行来交易,就是因为你们口碑好,讲诚信,并且为顾客保守秘密,你这么做,是想砸你们曼德拉的招牌吗?你应该知道,火种的来历这是世间最大的秘密,我怎么可能随便就告诉你?如果你坚持这样做,那么下一次我们绝对不会再和曼德拉合作,帝都又不是只有你们一家拍卖行!”

    何老板立即捕捉到了庞大言语中的两个关键信息,一是“下一次”,二是“我们”。下一次的意思是,他手头肯定还有火种,以后还会拿出来拍卖。“我们”意思,也许意味着,制造火种的并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而是一个势力极其庞大的组织。何老板虽然对火种的来历极其好奇,但他绝对不会傻到因为一时的好奇心得罪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毁了长期合作的大交易。如果他们真的会不定期地推出“火种”在曼德拉交易,那么曼德拉的名声肯定会更加响亮,这对他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何老板满面堆笑,说道:“先生莫动气,何某一时被好奇心驱使,说错了话,放心,我们曼德拉是金字招牌,说不会问宝物的来历,那就绝对不问。刚才的事就当我没说,希望先生下一次有火种,还能选择我们曼德拉拍卖行交易。”

    庞大内心对宋立佩服地一塌糊涂,这些话都是临来前宋立教他说的,老大居然能未卜先知,预想到拍卖行的老板会这么问,提前做了应对,而且还真把这个以精明著称的何老板唬住了,若不是面前有人,庞大真想扯着嗓子嚎几声:“老大威武!”

    想起宋立曾经告诉他,一定要深沉一些,神秘一些,庞大不动声色,面沉如水,淡淡道:“如此甚好,请按照约定支付交易款项吧。”

    何老板摆了摆手,就有属下递上来一张金色卡片,他将金卡放到了庞大面前,微笑道:“这张金卡是圣狮帝国官方钱庄所制,走遍整个帝国都可以使用,宝贝拍卖的金额是25o万金币,本来我们是收二成佣金,但我们对于和贵方长期合作很有兴趣,所以佣金给你们降到一成,这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走遍整个圣狮帝国,都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佣金,扣除一成佣金之后,这张卡内存有225万金币,先生可以查看一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