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立和母亲告辞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庞大正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踱来踱去,见到宋立顿时喜道:“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宋立笑了笑,说道:“我去想赚钱的法子了啊,现在已经有点眉目了,就看你能不能完成任务。? ”

    庞大立刻将胸脯拍地“砰砰”作响,赌咒誓地说只要老大你交代的任务,我庞大赴汤蹈火也要把它完成。

    宋立说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出来,就一头钻进自己的修炼室,关上了房门。

    他盘膝坐在蒲团上,闭上眼睛,再度“内视到了腹中那簇紫色火苗。他手中打着法决,运用祝融传承的控火之法,从那簇火苗之中剥离出一丝能量。这样的剥离对于帝火之种蕴含的浩瀚能量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比九牛一毛还九牛一毛,而且只要修炼“赤帝紫焰决”,流失的一丝能量立刻就可以补上,对于他来说压根就毫无损失。

    他催动控火法决,将这丝火能量沿着经脉运行,在手掌的部位聚集,在宋立的指令下,一小簇紫色的小火苗立刻在他掌心出现,在微风中顽皮地摇曳。

    这是“帝火之种”衍生的本源之火。不过由于宋立自身的实力相对弱小,所以掌控力也很弱,目前只能从火苗中剥离出这么一点能量,看上去更像是人工合成的火种,这也正是宋立想要达到的效果。这一小簇火种来自“帝火之种”,本身具备帝火之种的一切属性。唯一的缺陷就是其中蕴含能量过于弱小,所以使用的次数是有限制的,不像“帝火之种”本尊那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从这个层面上说,这株火种倒是很像人工火种,一旦火种之中蕴含的能量耗尽,火苗也就自动熄灭了。由于宋立只是剥离了帝火之种的一丝能量,别说和云琳的“三昧炎焰火”相比了,就是比之于一般的人工火种,其使用次数也稍显少了点。不过这丝火苗毕竟源自于“帝火之种”,其衍生的火焰能量,却远比一般人工火要精纯。

    只要是稍微识货的人,就应该能感受到这火种蕴含能量的精纯之处,但缺陷是能量比较稀少,使用次数肯定不太多。

    宋立笃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认得出他的“帝火之种”,所以也就放心将其放出去,并伪装成人工火种的样子。即便是人工火种,紫色也是能量最高级。宋立觉得还是稍微高调了些。所以他又溜到炼丹室,从母亲的“三昧炎岩火”取了一点火焰,罩在紫火外面。由于紫火的能量远远高于三昧炎岩火,所以产生的引力可以牢牢吸住三昧炎岩火,让它成为自己的保护壳。这样在别人眼中,这株火焰就是赤色的了,不至于太扎眼。奶奶滴,自古以来都是以次充好的商品多,以好充次的卖家,宋立估计是破天荒第一个了。这也没办法,在实力不足以自保之前,只能低调做人啊。如果被人认出这是“本源火种”,那他估计就只有亡命天涯的份了,连圣皇出面也不一定护得了他。况且圣皇也未必护他,指不定还要跟那些人一样,加入抢夺火种的队伍呢。

    由于这簇小火苗火芯的颜色和“帝火之种”是一样的紫色,而且通体晶莹剔透如琉璃一般,所以宋立就给它取了个名,叫“紫心琉璃火”。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是偶得一小块天外陨石作为材料制作的人工火种。反正天外陨石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别人想查也无从查起。

    刚才宋立从母亲的炼丹房出来的时候,顺手取了一只专门盛放火种的容器,通体乌黑之色,乃是用域外生产的乌土制作,乌土隔热的效果非常强悍,用来打造火种容器再合适不过。?

    宋立便将这簇“紫心琉璃火”放入容器之中,用盖子扣好,然后笑咪咪地捧了出去。

    庞大见宋立捧着一个乌漆麻黑的罐子出门,好奇地问道:“老大,这是什么东东?”

    宋立故作神秘地说道:“你知道我娘是炼丹师对吧?这里面装的,就是炼丹师最宝贵的火种,因为她有了更好的火种,所以这个就不用了,没事的时候我就拿来玩耍,不过这个东西在我手里基本上也没什么用,所以我的意思是由你拿到拍卖行去卖,不过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真面目,这个东西可是非常珍贵的,万一被人半路劫了道,那我们正义盟的面子往哪儿搁?”

    “我知道了,闷声大财嘛,你放心,我一定把自己改造地面目全非,连我爹见了也不一定认得出我。”庞大这小子也非常机灵,立马就领会了宋立的意图,要不怎么说这小子就是宋立肚子里的蛔虫呢。

    宋立知道庞大这家伙鬼花样多,为人也机灵,虽然打架不行但脑子是真心好使,对他也够忠心,所以才放心将这件事交给他来办。

    庞大用利器割了一些腋下的毛,然后又在宋立家找了点黑色粘土,对着镜子涂涂抹抹,片刻过后,他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宋立也忍不住啧啧称奇,只见庞大已经变成了脸色黝黑,满面络腮胡须的青年,虽然身材矮小了些,但整体感觉还是很像的,即便是庞尚书和他面对面,还真认不出这个络腮胡就是他的小儿子庞大。

    “这位公子,你猜猜老夫多少岁啊?”庞大一本正经地捋了捋颌下的短须,粗声粗气地说道,你还别说,这小子对于声音的控制倒还真有一套,他这么一捏嗓子,还真听不出来一丝稚嫩的感觉。

    “去死,你扮的明明是个青年,称什么老夫?这不是穿帮了吗?宋立给了他一脚。

    宋立又给他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嘱咐他一番,就让他从后门出去了。

    庞大静悄悄地从后门离开以后,宋立换了一套锦服,头戴公子巾,大摇大摆地出了门,上了马车,带上随从,往曼德拉拍卖行驶去。

    曼德拉拍卖行是帝都规模最大,交易吞吐量最多,口碑最好的拍卖行,几乎垄断了圣狮城绝大多数的拍卖交易。

    这是一座四层楼的建筑,雕梁画栋,红瓦飞檐,大门楼巍峨雄伟,门匾上六个大字:曼德拉拍卖行。门口来往的人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景象,生意果然兴隆。宋立锦衣华服,轻摇折扇,摆出一副纨绔的骄傲神色,身后的随从如狼似虎,一看就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公子。门口迎宾的伙计看到宋立一行人,脸上立刻露出谄媚的笑容。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人那就是贵宾,属于钱多人傻的类型,别看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随便忽悠忽悠,再有人激上一激,大把大把的金币就撒出去了。做生意的商家就喜欢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小正太,所谓清音柔体易推倒……哦不是,是钱多人傻易忽悠。

    “这位公子,生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兼之印堂亮,一看就是有大运道大富贵的人。公子光临我们曼德拉拍卖行,是敝行的荣幸,请问您是要买,还是要卖?”迎宾的伙计一边陪着笑脸,一边问道。

    “当然是要买了。”宋立鼻孔向天,哼了一声。

    “那请问您是以物易物,还是现金购买呢?以物易物的话,要去二楼,现金购买的话,要到一楼的拍卖大厅。”

    “带我到一楼大厅。”宋立摇了摇折扇,淡淡说道。

    “好叻,公子,这边请。”伙计哈着腰,满脸喜气地将宋立引到了拍卖大厅。这间拍卖厅占地面积很大,可以容纳数百人。虽然拍卖会还没开始,但现场几乎已经座无虚席,人头攒动。不少人都戴了斗笠,遮住了面目,要知道凡是在拍卖会上拍卖的物品,多半都价值不菲,如果拍到手里,被别人知道了,那这怀璧其罪的后果,一般修士承受不了,修炼界杀人夺宝的破事,根本不算什么新闻。

    幸好前排的贵宾席还有几个位子,这种位子如果是一般的势力还真不敢去坐。帝都的纨绔们也经常来拍卖行耍的,这些位子就是为他们准备的。如果哪个不开眼的坐上去了,恰好碰上哪个纨绔来淘宝,可能就会有大麻烦。这帮混世魔王,出了名的难缠。

    伙计见宋立衣着华美,神情倨傲,肯定又是哪家王公大臣的少爷,所以就将他引到了贵宾席上。

    宋立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宋漠然了。这家伙坐在前排的贵宾席上,和他座位就隔着两个位子。只见他一身淡黄色锦袍,头戴公子巾,手中很骚包地轻摇一把折扇。大爷的没想到居然遇到传说中的“撞衫”了,宋立连叫晦气。宋立看见宋漠然的时候,宋漠然也看见他了,四道目光在空中相遇,擦出“哔哔噼里啪啦”的火花。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