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琳这么一说,众人又不由得不信了,宋立是帝都著名的废柴,这个大家都知道,真的,如果不是圣级丹药,是不可能有这种逆天功效,将一个废柴改造成高手的……难道,云琳说的是真的?这小子真吃了九颗绝品圣丹?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宋立身上。§ ??

    “你们不用看我,丹药我是吃了一大把,至于是几颗我当时昏迷着没有心思数,反正是很多,吃完之后,我不仅伤势好了,而且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境界一个劲地往上爆,要不是我妈妈说一下子提升太多不好,我说不定已经筑基了呢……你们这些朝廷大官,住着大宅子家里有上百个佣人,看起来有钱得很,不会因为这么几颗丹药就想赖账的,是吧?赶紧赔了吧,你们赔了钱,我爹就可以随你们处置了!”

    宋立的目光在这几个大臣身上巡视了一遍,很傻很天真地说道:“这钱该由谁来赔呢?我看这样吧圣皇伯伯,谁告的凶,谁主张处置我的父亲,这钱就由谁来赔吧。”

    宋星天心里快要笑开了花,暗道这母子俩真的很“无耻”,简直和朕有的一拼了,不过表面上依然一本正经地说道:“宋立说的有理。成爱卿,刚才就数你闹得最凶,我看这钱就由你来赔吧。”

    “圣皇陛下明鉴,先前老臣那是不知道前因后果,既然我家翔儿打伤宋立在先,现在再被他打伤,两相抵消,至于郡王打伤我侍卫的事……都是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成广德很严肃地磕了几个头,爬起身来,拱手道:“陛下,臣家中还有公文尚未审批,要赶紧回家处理政务了,请陛下恩准!”

    成广德也是老奸巨猾的家伙,早已经看出这里边的问题了,知道今天要是再抓着不放,那倒霉的肯定是自己了。?  ?

    他虽然是忠亲王的人,但他也不想当冲在最前面的炮灰。现在圣皇摆明了护着这宋立,而且讲理的话自己这边最多占五分,要是以先后顺序来说,自己能占四成就不错了。毕竟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这种时候再不退,他知道自己这个九门提督就不用当了。

    “嗯,成爱卿心忧国事,果然是朝廷忠臣,朕准了。”宋星天笑咪咪挥了挥手,示意成广德可以走了。成广德命令随从抬上儿子,如同屁股上插了火箭一般,溜得那叫一个快。

    “卫国公李爱卿,成爱卿既然不追究了,那么这笔钱就由你来负责?”宋星天转头看了看李维斯公爵。

    “这个小兔崽子,净给我惹事!”李维斯公爵居然踢了重伤的儿子一脚,然后满面讪笑,说道:“我家犬子伤人在先,这个微臣事先真不知情,现在既然了解前因后果,自然不能再追究了,擂台比武,各安天命,这个是帝都的规矩,我们一点儿都不怪宋立!臣家里的围墙还没修好,要回去看看,免得这帮工匠偷懒……陛下你不知道,这帮家伙可不是东西了,没人看着就不好好干活……”

    向圣皇告辞之后,李维斯公爵也飞快地溜了。

    “你家的围墙是我撞坏的,我找人帮你修啊……”宋星海在后面叫了一声。

    “不用了不用了,那片围墙年久失修,不被你撞坏也该修了……”李维斯公爵的声音远远传来。??

    还没等宋星天询问,那几位同来告御状的大臣也纷纷找个由头溜了。

    “靖王,康王,你们俩刚才口口声声要维护帝国律法,要不你们来还这笔钱吧,欠债还钱,那也是帝国律法啊……”宋星天饶有趣味地盯着七王和九王,欣赏这两个家伙的表情变化,心里惬意之极,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这么痛快过了,老六这一闹,闹得好啊,帮他狠狠压制了这批骄臣一头,出了一大口恶气。

    “咳咳……”七王和九王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尼玛,四亿五千万金币,就是把他们全家绑起来卖了,也卖不出一个零头啊,赔个毛。

    “陛下,今日之事是由孩子们争斗而起,现在既然九门提督和卫国公不予追究,那就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大家以和为贵吧,毕竟同殿为臣,闹得太僵也不好。臣认为,郡王也不需要处置,那几颗丹药的钱也别再找人赔偿了,双方各有损伤,算是打了个平手,陛下觉得呢?”忠亲王宋星辰终于站了出来,笑咪咪地说道,每逢唇枪舌剑的时候,他总是按兵不动,让手下的人冲锋陷阵。一旦到了这种需要人唱红脸扮好人的时候,他总会第一个站出来的。

    “忠亲王不愧是本朝第一贤王啊,既然你也这么说,朕就准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休提。”宋星天挥了挥手,朗声道:“退朝吧。”

    临下朝之前,宋星天对着宋立眨了眨眼,然后又和宋星海夫妇对视了一眼,点头表示嘉许。

    退朝之后,圣皇大人回到内殿休息,脑海中不停回忆起老六一家在金殿上的表现,以及一干权臣们被云琳母子讹得灰溜溜逃窜的狼狈相,几位王爷束手无策的无奈,越想越是开心,嘴角始终挂着微笑。一直站在身边服侍的内侍官见圣皇面露微笑,和最近一段时间愁眉紧锁的状态截然不同,内心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和一个情绪烦躁的帝王相伴,实在是危险至极的事情。不知道他哪天一怒,身边的人脑袋可能就搬家了,圣皇“龙颜大悦”,他们这些身边服侍的人也就安全多了。

    解气,真太解气了!圣皇大人心里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忠亲王羽翼日益丰满,威望正隆,他能感觉到朝中的暗流涌动,甚至坊间已经有消息散布,说圣皇准备将皇位禅让给忠亲王,这样的传言让圣皇如坐针毡。

    大家还是王储的时候,忠亲王就是他争抢皇位的劲敌。本来忠亲王认为自己是稳登皇位的,不过宋星天更加沉稳老辣,最后关头上演大逆转,成功登上帝位。现在他登基未久,各位王爷的势力基本未损。以忠亲王为的阵营对于他这个圣皇显然是不太服气的,所以他屁股底下的皇位远未到稳固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内,忠亲王的亲信遍布朝野,每逢有大事需做决断,他们总能在朝堂的争论之中取得胜利,圣皇感觉他必须要肃清这些威胁他皇位的势力,哪怕是自己的亲兄弟也绝不能手软。

    在政治斗争中,永远都没有第二名,胜者为王,败者死。

    今天是近一年来忠亲王的势力第一次吃瘪,而且败得颜面全无。九门提督,卫国公李维斯,一向是七王手下的头马,但儿子被打残,家都被老六给抄了,最后依然没讨到半点好处,只有狼狈逃窜一途。其余几名权臣也好不到哪去,被老六一家修理地够呛,七王和九王联袂出击,忠亲王在背后稳坐钓鱼台,依然没能赢下老六一家三口,这让圣皇大人仿佛拨云见日,看到了崭新的局面。

    他一直以来不就是要寻找能够制约忠亲王势力的“那个人”吗?现在他终于找到了,老六一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以前因为老六的表现太过软弱,以至于他都没有去关心他们一家,所以根本不了解云琳和宋立。

    这次他总算是见识了这娘儿俩的“狠辣”和“无耻”,什么绝品圣丹,圣皇知道那一定是假的。忠亲王一行人应该也没有全信,但云琳这一计妙就妙在别人即使怀疑,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她说的是假的,你说宋立没吃绝品圣丹,那你拿出一种丹药,可以让人不仅恢复伤势,还能彻底改造一个修炼废柴的身体看看?找不出来啊,那你就不得不信了。

    他以前怎么就没现六弟妹这么厉害呢?白白放着一个圣丹宗师之女不去利用,真是暴殄天物啊。还有宋立那小子也很不错,快意恩仇,出手狠辣,有朕当年的风采,嘿嘿……记得宋立小时候好像是到宫里给四皇子伴读的,后来怎么被遣回去了呢?圣皇大人已经有点记不清了,现在看来,也许当初的那个决定有点草率了,宋立这小子完全是个可造之材啊。

    圣皇大人在寻思,找个适当的由头,擢升老六的爵位,先封王爷,再封亲王,然后在他身边逐渐培植亲信,形成一股可以和忠亲王抗衡的势力。这个要等合适的时机,现在肯定是不行,郡王刚刚大闹帝都,擅自“抄”了帝国重臣的家,不处罚他已经是法外施恩了,如果再下旨封赏,一定会引来忠亲王势力的反弹,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是过段时间,等时机成熟再说。

    不过今天收获已经很大了,不仅出了一口恶气,找到了可以制衡忠亲王势力的人选,还得到了十二颗“玄冰聚气丹”。这就等于增加了十二名引气期高手啊,嗯,回头分给金羽骑士营的领,让他们寻找炼体期巅峰的人选,赶紧让他们进阶,不管什么时候,实力才是王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