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宋星海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儿子是吃了夫人的灵丹妙药,这才治愈了伤势爆了境界的……不过,立儿这孩子以前也没少吃丹药啊,怎么就没用呢?不想了,管他什么原因呢,反正儿子没有性命之忧,还恢复了修炼天赋,这就是天大的喜事啊,所以他和夫人云琳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喜意,只是在大殿之中,不能表现地太明显。¤ ?37zw 卍    .

    原来是靠他母亲的丹药才爆了境界的,我说呢,帝都有名的修炼废柴怎么会突然这么厉害,不过这种用丹药强行提高境界的事情,毕竟没有一级一级修炼上去来得扎实,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再想提升就很困难了,尤其是筑基的时候,由于根基不稳,很难筑基成功。

    金殿上的大臣们清楚了其中缘由之后,无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宋家又出了个修炼天才呢,原来是个药罐子,啊呸。以后肯定不如他们的儿子。

    宋星天从头到尾都在认真倾听,宋立说的话尽管有些地方略显夸张,但大致的方向应该基本没有偏差,他也能猜得出来一群背靠大树的纨绔行事是多么荒唐。他越看宋立越觉得对自己胃口,这个小家伙自己修为低到爆,居然还有胆量去管闲事,比老六的脾气可硬气多了,即便是他那几个皇子,也没有这份胆识和性情,嗯,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才。

    “既然你受伤在先,我看……”宋星天正要说话,七王宋星光上前一步,拱手道:“圣皇陛下,虽然宋立受伤在先,但他现在却完好无损,躺在担架上的是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况且郡王宋星海强行闯入帝国重臣的府邸,毁坏他人财物,重创别人的家臣,践踏帝国律法,无视圣皇尊严,此等恶行,如果不加严惩,恐怕难以服众!”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九王宋星云也站了出来,拱手道:“圣皇陛下,郡王虽然出身皇家,和圣皇有手足之情,但亲情和帝国千年基业相比,孰轻孰重相信圣皇自有明断,今日陛下顾念亲情,放过郡王一家,朝野难免会议论纷纷,说陛下您处事不公,偏袒亲人,帝国律法之威严便如同河水决堤,开了一个口子,以后谁还拿律法当回事?陛下您还怎么治国?”

    九王宋星云封号“康王”,此人一向阴险,就像一条毒蛇一般潜藏在暗处,不则已,一则是大招,催魂索命!他无疑已经看出了宋星天想偏袒宋星海一家的心思,所以立刻出招,堵住了圣皇大人的后路,如果你要偏袒宋星海,那就是将一己私情凌驾于帝国律法之上,此事若传扬出去,圣皇的威信必将进一步削弱,此消彼长,忠亲王的威望肯定会进一步提升,无论宋星天是怎么做,都对他们有利。卍 卍 ? 卐

    忠亲王宋星辰依然是那副慈眉善目与世无争的恬淡表情,整个过程,他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宋星天却知道,他想说的话,别人都替他说了,这件事情到了最后,已经不是单纯的家族斗争,逐渐演变成圣皇和忠亲王两股势力的明争暗斗。

    “陛下,我有话说。”一直冷眼旁观的云琳见圣皇被将了一军,局面陷入僵持,拱手说道:“臣今天面圣,除了处理家事之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献药。”

    “献药?”宋星天见有人打破僵局,乐得借坡下驴,很感兴趣地问道:“难道云爱卿又炼制出什么灵丹了?”

    “没错,”云琳举起了手中的白色瓷瓶,朗声道:“这是微臣刚刚炼制成功的玄冰聚气丹,地级中品,此丹可以将炼体巅峰提升到引气期的成功率提高到七成!目前第一炉炼出了十二颗丹药,臣准备将其全部献给圣皇陛下,不仅如此,臣已经掌握了炼制此丹的全部诀窍,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就可以量产,以后陛下要多少,只要材料充足,臣都可以供应。卐  卍37zw?◎◎卐?网§ 卐? 、”

    “嗡……”云琳这一席话说出,朝堂之上一片哗然,如同在大殿之中扔了颗威力十足的炸弹!

    地级中品的丹药,云琳居然已经可以炼制出地级中品的丹药了?这不是高级炼丹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吗?她一个中级炼丹师是怎么做到的?而且炼制出来的还是“玄冰聚气丹”这种好货,要知道炼体期到引气期的进阶是非常艰难的,成功率不到三成,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低级修炼者都会倒在这一关口上,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冲关成功,而玄冰聚气丹却可以让绝大多数人都能进阶成功,成为引气期高手,这岂不太梦幻了?

    想想看,每多得一颗玄冰聚气丹,他们的手下就会多一名引气期高手,实力必然增强一分,现在云琳一口气献上了十二颗玄冰聚气丹,意味着圣皇的手下又要多出十二名引气期的高手!而且云琳还承诺,只要材料充足,她可以足量供应这种丹药,那他们苦心经营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你势力再强,口碑再好,可是你打不过人家啊,还不是照样抓瞎?

    所以忠亲王的脸都变绿了!

    与忠亲王脸色变绿相反,圣皇陛下的脸色却涌上了一股潮红,看来是激动地不行,他哈哈大笑,说道:“云爱卿果然不愧是圣丹宗师之女,能人所不能,有云爱卿在,我帝国大业何愁不成,来人啊,给云爱卿看座!”

    上朝的时候,连忠亲王都要站着,圣皇居然要给云琳看座,这绝对是一种殊荣了。有内侍搬过来一把锦绣包裹的木椅,请云琳落座,云琳也不客气,大喇喇地坐了上去,将手中的瓷瓶递给了内侍官,由他转交给圣皇。

    宋星天接过瓷瓶之后,打开瓶塞,一股浓烈的丹香四溢开来,大殿之上芬芳扑鼻,让人心旷神怡。圣皇陛下眼力非凡,见瓶中的丹药颗颗如龙眼般大小,珍珠般圆润,表面白雾缭绕,寒气渗人,顿时心花怒放,这绝对是一等成色的妙丹啊,看来他扶植宋星海的心思是绝对正确的,单凭郡王妃云琳是圣丹宗师之女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七王等人看着云琳的目光,都像刀子一般。

    云琳丝毫不惧,淡淡说道:“刚刚有人要求陛下惩治我的夫君,维护帝国律法,对于这件事我并没有异议。不过帝国律法之中不仅有杀人偿命这一条,还有欠债还钱吧?”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事天经地义,云爱卿,难道有人欠了你的债不还吗?放心,只要你说出他是谁,朕必定会为你主持公道。”宋星天得了灵丹,心情大好,现在即便是忠亲王亲自出马,也不能阻止他偏袒老六一家了。他宁可失了口碑,被人非议,也不能寒了云琳的心,她可是代表大把大把的灵丹妙药啊,有了这些,他的实力必定成几何级数增长,至于非议,尼玛谁爱说说去,只要实力够强,老子什么时候不爽就灭了你们!

    “至于债务嘛,暂时是没有,不过马上就会有了,”云琳嘴角浮现一抹难以捉摸的冷笑,“两位王爷,成提督,李公爵,还有诸位大臣,我要跟你们算一笔账,虽然你们现在看到我的立儿完好无损,但那是因为他吃了我的丹药,人既然是你们打伤的,这医药费你们总该负担吧?”

    “嗯,这个要求非常合理,云爱卿,宋立吃了什么丹药,价值如何,你可以报一报,朕会秉公处理此事。”宋星天和云琳两个一唱一和,演起了双簧。

    “如此甚好,那我就不跟诸位客气了,”云琳一脸认真地掐着指头,脆生生地说道:“由于立儿伤势比较严重,所以我将父亲大人留给我的九颗圣阶绝品的九转生灵丹全部给立儿服下了!虽然说圣级丹药数量极其稀缺,有价无市,但我们还是按照市价来算吧,据帝都最权威的曼德拉拍卖行给出的价格,圣阶绝品的丹药,一颗是五千万金币,立儿一共服了九颗,五九四十五,一共就是四亿五千万金币!这笔钱,相信各位王爷大臣的,不会跟我赖账吧。”

    “噗通……”以成广德为的十几名大臣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什么?九颗绝品圣丹?四亿五千万金币?整个帝国的国库也没有这么多钱啊,他们这些权臣虽然没少捞钱,但把他们的骨头都拆了也卖不出来这么多钱!

    他们看向云琳的目光将信将疑,他们又不是丹师,是不是存在这种“九转生灵丹”谁也不知道。即使真的存在,宋立是不是真吃了谁也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死无对证,他们总不能剖开宋立的肚子来检查,即便剖了肚子,丹药早已经融入血液骨髓,哪里还找得到?

    宋立对他老娘这种“无耻”的精神相当敬佩,明明只给他吃了一颗地级下品的“三转归元丹”,却胡诌成什么圣阶绝品的“九转生灵丹”,还一吃就是九颗!不过看到这群官老爷吓得脸色蜡黄,两股战战的德行,宋立爽的不行!暗叫一声老妈威武!

    “怎么,你们都不信?”云琳对他们质疑的目光嗤之以鼻,冷冷道:“如果不是绝品圣丹,一般的丹药,怎么能够在恢复伤势的同时,又能将入门二层的修为,一下子改造成炼体六层巅峰呢?哪里有这样的丹药,你们告诉我,我愿意出五千万金币一颗来购买!”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