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星海和云琳迅交换了一个眼色,他非常想知道这中间生了什么,但是从云琳传递过来的信息看,她也不是很清楚,于是两个人的目光都盯着儿子看。37zw№◎网?  -

    因为这件事情太诡异了,此刻宋星海终于明白成广德跟李维斯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了!!

    “郡王妃云琳,叩见圣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郡王之子宋立,叩见圣皇伯伯,祝圣皇伯伯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千秋万载,一统天下!”宋立前世看鹿鼎记的时候,无论是神龙教主还是康熙皇帝,只要韦小宝的马屁拍到头上,他们就会“龙颜大悦”,所以跪倒就给了宋星天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马屁。

    宋立随便这么一拍,居然还就挠到宋星天的痒处了。圣皇大人这辈子最大的两个心愿,其一就是修炼成仙,寿与天齐;其二就是让圣狮帝国一统星云大6。这个娃娃的祝词虽然有点夸张,但胜在切合心意啊。顿时心花怒放,打量宋立的眼神也柔和了好多,见这个孩子生的眉清目秀,端的一副好相貌,不由甚是喜爱。

    心中暗自高兴,果然是拥有宋家血脉,就是非同一般。

    “起来吧起来吧,不必多礼。”宋星天心中开心,脸上带着微笑示意他们娘儿俩平身。

    宋立一骨碌就爬起身,将他的老妈也扶了起来。

    “圣皇明鉴,郡王一直口口声声说,其子宋立被围殴致残,性命不保,以此为由才到臣等府中大闹。但宋立却毫无伤地出现在大殿上,所谓事实胜于雄辩,郡王宋星海明显是在扯谎,既然宋立没有受伤,那么郡王强行闯入大臣府邸,就是公然践踏帝国律法,无视吾皇天威,如此倒行逆施,丧心病狂之举,理应严惩!”见宋立活生生地出现在金殿上,而自己的儿子却躺在担架上生死难料,九门提督成广德率先难,得理不饶人!

    宋星海本来底气十足,但现在却变得异常尴尬,他大闹帝都的行为,都是建立在儿子被人殴打致残的心理基础上,现在他的儿子活蹦乱跳地出现,那么他此前的行为就明显是在胡闹了。?  ?

    “圣皇在上,臣弟有话要说。”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七王宋星光站了出来,成广德是他手下的头号心腹,在这个时候他如果不站出来,会让跟着他的人心寒,要知道宋星海再不济,那也是和圣皇同宗同脉的兄弟,想扳倒一个郡王,没有他这个王爷出马,凭这些大臣,只怕很难办到。

    而且看圣皇的态度,对这个一向胆小怕事、默默无闻的老六很有好感啊。这种时候,他必须要出面了。

    宋星天对这个手握重兵的七王,还是要给足面子的,所以满面堆笑,说道:“靖王既然有话要说,朕准奏。”

    宋星光淡淡道:“启禀圣皇,臣弟认为,海郡王此举性质非常恶劣,为了我圣狮帝国千百年基业着想,圣皇务必秉公处理,绝对不能姑息。圣祖当年就曾经说过,皇家之人更要维护法纪,如皇家之人不遵法纪,则法存无意。为了不让下边人寒心,维护法纪,警示后人,请圣皇明断。”

    宋星光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和他同宗同脉的六哥放在眼里,对于他来说,宋星海一家随时都可以抹掉,为了笼络人心牺牲掉自己的六哥,对于他来说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圣皇的几位兄弟之中,忠亲王宋星辰党羽遍布朝野,权势熏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兼之此人生就一副慈眉善目的相貌,为人处世素有孟尝之风,人称“有求必应忠亲王”,贤良之名传遍天下,口碑风评隐然有越圣皇之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王爷。

    而这位七王,封号“靖王”。卍  武勇冠绝天下,当年曾经担任过大将军一职,立下赫赫战功,凶名在外,平素又和忠亲王交好,手中握有帝都城防司十万重兵,连圣皇都要忌惮他三分。

    以九门提督为的几名大臣,见靖王站出来替他们撑腰,顿时底气足了很多,宋星海虽然是郡王,但分量和七王相比,孰轻孰重,帝都的三岁毛孩都能分辨得出。

    宋星天沉吟了一下,肃然道:“既然要秉公处置,须得问个清楚明白才行。朕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宋星海此前的威猛表现,已经改变了圣皇大人的看法,让他接收到一个信息,那就是老六这个人,并不是真的无能,只是生性比较恬淡,不喜与人争斗,说的俗一些就是有实力,但却胆小怕事不愿意参与争斗。

    对于权势利益一点都不热衷,所以给人的印象就是他很无能,其实,他只是缺乏必要的刺激,就像这次大闹帝都的壮举,自从圣狮帝国成立以来,还没有哪个人有胆子这么做。老实人一旦威,带来的震撼程度是非常惊人的,尤其是能让靖王都出面,这反倒让圣皇心中产生了别的想法,现在这种时候要是能让老六站出来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忠亲王宋星辰党羽遍布朝野,在民间的口碑也越来越好,像七王和九王以及九门提督这样的重臣,全部都和他打得火热,渐渐有一家独大之势。宋星天坐在圣皇的宝座上,每天都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意扑面而来,他觉得自己屁股底下的皇位,已经不是那么安稳了。

    对于帝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平衡。如果朝中有哪一股势力隐然有摆脱控制,打破平衡的迹象,那无疑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宋星天一直都在物色一个人选,这个人选先必须是地位显赫,然的,不然也无法与几位王爷相斗。其次就是他本身一定要有很强的能力,做到不畏强权,否则即便扶植起来也没用,最后还是会被对手击溃或者收买。

    但朝中的重臣几乎都和忠亲王有不同程度的联系,即便有几个中立的,甚至政见不同的老臣,也已经或年老或势弱,无法撼动他们的根基了。寻遍朝野,圣皇大人居然没找到一个可堪扶植的人物,一直以来都为此烦恼不已,直到今天宋星海横空出世,让宋星天眼前一亮。

    郡王爷为了爱子冲冠一怒,凭借一己之力连挑十二名重臣的府邸,重伤侍卫高手多达数百人,将帝都搅得天翻地覆,朝野上下为之震惊!经此一役,估计没有谁敢再小瞧这个郡王了,以后再找个由头,提升他的爵位品级,先升王爷,再升亲王,逐渐让他掌握一些重要部门。大臣们也不是傻子,眼看着郡王爷圣眷正隆,慢慢就会有一部分人围绕在他身边,形成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如此连消带打,就可以化解忠亲王一家独大的失衡之势,维持朝中各家势力的平衡。

    所以宋星天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无论如何,他也要帮老六一把了。

    “宋立,今日之事全部因你而起,所以你的证词非常重要,朕要问你话,你可要认真对待了,不能有半句虚言,否则连朕也帮不了你。”宋星天这番话,已经有所暗示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弦外之音便是,只要你配合的好,朕可能就会帮你。

    宋立虽然现在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但他已经两世为人,智慧见识自然远比一般人要优秀。对于宋星天这番话,显然是咂摸出一点味道来了,看来圣皇伯伯有意偏袒他们家。

    他神色坦然,目光诚恳,坦坦荡荡地说道:“圣皇伯伯请问,宋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宋星天点了点头,问道:“朕问你,九门提督之子成正翔和卫国公李维斯之子小李维斯是不是你打伤的?”

    “没错,他们是我打伤的。”宋立的声音哄亮,响彻在大殿之中。

    “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下手这么狠……你们别拉我,我和他拼了……”成广德见宋立亲口承认行凶,顿时暴走了,李维斯公爵和吏部尚书两个人都差点没拉住。

    “放肆!成广德,这里是金銮宝殿,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宋星天厉喝一声,他正想吓唬吓唬这帮权臣,给六弟撑撑腰呢,这老小子就主动凑上门来了。

    “臣惶恐,罪该万死!吾皇息怒!”天子威,血染千里,吓得以成广德为的大臣们跪了一地。

    宋星天也没搭理这帮家伙,就让他们跪着,然后继续问道:“宋立,凡事皆有因果,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下手这么狠,将他们二人打成重伤的呢?”

    “圣皇伯伯,事情是这样的……”宋立开始讲述他和帝都纨绔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说他们仗着自己父亲权势熏天,平日里行事是多么嚣张,欺男霸女打架斗殴掀小姑娘裙子偷看少妇洗澡调戏老太婆闲着没事还聚在一起搞基,将前世网上看到的富二代和官二代那些令人指的行为都套在这帮纨绔身上,即便有些事情是无中生有冤枉了他们,那又怎样?老子就是要往你们头上扣屎盆子,你奈我何?

    数落完成正翔一帮人的罪行之后,宋立话锋一转,说自己和庞大对这种嚣张行为是多么地看不惯,于是成立“正义盟”,和这帮坏蛋对抗,当然在这个故事中他和庞大就是蝙蝠侠和罗宾的形象,他们是正义的天使,维护帝都和平的守护神,成正翔那帮家伙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人渣,两帮人之间生了无数次冲突。

    昨天是比较严重的一次,宋立说自己被十几个纨绔围攻,身受重伤,幸亏吃了母亲给的灵丹妙药,不然就一命呜呼了。康复之后,就约了成正翔这帮人到归雁塔前打擂台,了结昨天的恩怨,没想到成正翔和小李维斯这么不经打,随便踢个几十脚,扇上个几十巴掌,就变成这副熊样了。

    成广德和李维斯趴在地上气得胡子都快飞起来了,奶奶滴,什么叫不经打啊,我尼玛踢你几十脚扇你几十巴掌看你经不经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