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成广德还有点将信将疑,但连李维斯公爵都一口咬定是宋立所为,成广德也确信,行凶的人是宋立无疑了。?¤ 37zw?网 ◎?◎

    这叫什么事儿啊,老子冲到他家一通乱打,将九门提督府闹了个天翻地覆,说翔儿打伤了宋立,这是上门报复来了,结果宋立却在擂台上把翔儿打成这副惨样,这父子俩配合地够默契的,这尼玛不是欺负人吗?

    当他九门提督是这么好相与的?他眉毛一耸,冷笑道:“宋星海,别以为仗着修为高,就可以胡作非为,你无缘无故跑到我九门提督府瞎闹腾,伤我侍卫数十人,你的儿子又将我的翔儿打成重伤,如果不讨回这个公道,我死也咽不下这口气!各位大人,既然你们都来了,咱们就到圣上面前告御状去!宋星海,圣狮帝国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管不了你,还有人能管得了你!”

    宋星海到目前为止还是不相信打伤成正翔和小李维斯的人是他的废柴儿子宋立,如果真是这样,他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他明知道这不可能,自己的儿子那点武力值,他还不知道?

    所以他冷冷一笑,说道:“一群卑鄙的小人,我不管你们想用什么诡计冤枉我儿子,想害他,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走啊,去见圣上就去见,我会怕你们吗?”

    成广德命人抬上了成正翔,一行人气愤填膺地跟着宋星海,浩浩荡荡往皇宫赶去。

    郡王府炼丹房中央,云琳额头上的汗水如同雨点一样往下滴落,头都有些散乱,看上去略显狼狈。她手中不停打着法决,增强火焰强度,同时不断调控炉鼎内的丹药,而这些丹药已经由糊状的物质逐渐固化,但偏偏就差最后一点火候,始终无法凝结成丹丸的形状。卍卐

    在星云大6,炼丹师的等级分为炼丹师,炼丹大师,炼丹宗师三个境界。在整个大6中,丹师也是极为稀有的存在,盖因丹师对于天赋的要求极为苛刻,先要有强大的精神灵力,用来感知炼丹过程中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要知道炼丹可是极为细致的技术活,中间有一个细节出现问题,都会导致最后的失败结局。

    只有强大的精神灵力还不够,还需要丹师具备精湛的火焰操控能力,炼丹师对于火焰的操控必须达到随心所欲收放自如,才能够应付炼丹过程中出现的细微变化。

    越是等级高的炼丹师,其火焰的微操作能力就越强,甚至精密到常人难以想象的苛刻程度。此外,丹师本身的修为还不能太低,炼一炉丹药往往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于体力耐力意志力的要求都很高,一个修为境界低的丹师,很明显难以支撑级别太高的丹药炼制过程。

    丹药分为人级丹药,地级丹药,玄级丹药,圣级丹药,天级丹药,每一级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绝品。

    云琳就是一个中级炼丹师,目前已经处于六级的巅峰,正在往七级炼丹师的起冲刺,而她炉中炼制的丹药,是地级中品的“玄冰聚气丹”,这种丹药对处于炼体巅峰的修士来说,绝对是无价之宝。

    要知道修炼每提升一个境界,都是极为困难而且艰险的,如果说炼体期只是修炼过程的初级阶段,那么引气期就是高手和一般修士的分水岭,只有达到引气期的修士,才算是真正初窥修炼的门槛。

    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炼体期的修士倒在引气期门前,终生无法寸进。?    由于在从炼体到引气升级之时,体内会因为能量交汇产生极致高温,很多人耐不住高温的炙烤从而提前崩溃。云琳炼制的“玄冰聚气丹”,就是一种阴寒属性的丹药,可以在修士由炼体期向引气期转化时,化解能量交汇产生的高温,加真气的聚集。据丹谱记载,有玄冰聚气丹的相助,可以将升级的成功率提高到七成!

    如果没有丹药相助,由炼体期升到引气期,成功率最多三成,而玄冰聚气丹却能将三成的几率提高到七成,可以想见,会让多少修士趋之若鹜,视为珍宝,这也就是为什么丹师在这片大6上地位如此之高的原因。

    以云琳目前的水准,炼制地级下品的丹药成功率可以过七成,但炼制地级中品的丹药,对她来说就有点勉为其难了。一般的炼丹师根本不敢做这种尝试,也只有云琳这种胆子奇大,血液里跳跃着冒险因素的人,才敢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天地之间的药材本来就极为稀缺,凑齐炼制一种丹药的材料本就不易,哪个炼丹师肯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糟蹋这些天材地宝?

    这炉丹药已经炼制了十五天,今天就应该是成丹的日子。云琳自问已经完全按照丹谱记载来做了,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有什么纰漏。只是丹药却始终没能成型,而且随着火焰温度的增高,甚至有融化的迹象。眼看着一炉好丹要毁于一旦,用半年时间寻找的药材即将化为灰烬,云琳开始急躁起来,她越是急躁,控制能力就越差,炉中本来已经固化的药物融化度就更快了……

    “难道是立儿受伤,影响了我的专注度,让我始终不能集中精神才导致失败吗?”云琳已经有点灰心了,突然,她脑海中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过,似乎抓住了一点灵感,立儿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是什么来着……云琳努力回忆,终于想了起来,立儿貌似是这么说的:“炼制阴寒属性的丹药,火焰强度太高很难凝丹,降低力量、增加冰寒梨木,让火焰刚中有柔、应该还有得救。”

    没错,就是这句话,云琳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顿时来了精神。虽然这句话是由她的废柴儿子说的,感觉不是那么靠谱,但反正已经没救了,死马当做活马医,试一试也是好的。

    于是她很快从一堆材料中找到了几根冰寒梨木,加到了火焰之中,然后打着法决,降低了火焰的强度,由烈火猛考变成文火慢炖,这一下不要紧,云琳惊喜地现,本来已经开始融化的药物,居然奇迹般的再度固化,并且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凝结成丹!

    云琳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小心翼翼地控制火焰强度,精神力蔓延到炉鼎内,感知着丹药的细微变化……

    终于,在云琳的一声惊呼中,玄冰聚气丹凝结成型了!

    云琳收了火焰,打开炉鼎,将那十二颗丹药取了出来,每一颗都如同龙眼大小,如珍珠一般圆润晶莹,表面萦绕着丝丝冰凉的雾气,一股丹香弥漫在空气中,满室芬芳!

    天哪,这竟然是丹谱记载中成色最好的丹药,在云琳记忆中,她从来没炼制过成色这么好的丹药,似乎只有她的父亲,圣丹宗师才有这样的能耐。这需要对火焰更精确一步的把握、控制才能做到,这是以前云琳从来都难以做到的。

    云琳捧着这十二颗地级中品的“玄冰聚气丹”,愣在了当场,高兴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良久,她才回过神来,内心顿时起了疑惑,立儿什么时候懂炼丹的事了?而且境界似乎比她这个六级巅峰的老娘还要高,这是怎么回事?

    必须找他问个清楚!云琳捧着丹药进了内室,惊骇地现地面上有一个烧焦了人性凹槽,本来躺在床上的立儿却踪影全无。

    “立儿,立儿……你去哪里了?”云琳一路呼唤着宋立的乳名,焦急地往外跑去。

    宋立让庞大带着张麒和陈元去找郎中治疗伤口,一行人在路口分了手,庞大等三人坐着马车离开了,宋立迈着轻快地步伐,一路哼着小曲回到自己的家。

    刚到郡王府门口,就看到老妈披头散满头大汗跑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白色的药瓶,宋立知道那是装丹药用的,难道老妈炼丹成功了?

    “喂,你这个臭小子,不许动!”云琳一个箭步窜了上来,腾出一只手扭住了宋立的耳朵,娇斥道:“一声不吭的跑哪里野去啦?受了这么重的伤呢……咦……”

    说到这里,云琳突然退后半步,惊疑地打量自己的儿子,只见他神采奕奕,满面红光,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简直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要健壮。

    “这什么情况?”云琳呆了一下,随即重重地捶了宋立一拳,戟指道:“你这个小东西,古古怪怪的哦,赶紧跟老娘我招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是什么时候研究炼丹的事儿的?你看看,老娘我听你一句话,居然连一等成色的地级中品丹药都炼出来了!”

    宋立摸了摸鼻子,眨巴了几下眼睛,心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正盘算着找个什么借口能糊弄过去,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自近处传来:“圣旨到,郡王妃云琳和郡王之子宋立接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