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老大我是个修炼天才,之所以一直没什么进步,是因为我的体质比较特殊,需要的能量太巨大了,昨天被那几个混蛋打伤,反而因祸得福,服了我娘的一颗三转归元丹,激了我体内一直储存的潜能,短时间内突破到炼体六层……所谓破而后立,就是这个道理。   .  ”宋立不无得意地跟庞大信口吹嘘,至于体内那股神秘的火焰,他是不会随便透露的,这将成为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大秘密。

    “炼体六层,哇靠!怪不得能把成正翔和小李维斯揍得满地大板牙……”庞大的眼睛瞪得像麻将里的二饼,滚圆滚圆的,不过随即他眼珠子一转,翘起大拇指赞道:“我早就看出老大你不是池中之物,瞧瞧,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间一线天富贵满人间,鼻直口方威震八荒,下巴尖尖耳朵长长,爱煞二八俏娇娘,经过今天归雁塔一战,老大你雄姿英霸气外漏,吓得那帮杂碎闻风丧胆,我们正义盟威震帝都,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我们,老大,我对你的敬仰之情有如康江之水滔滔不绝,又如圣河泛滥一不可收拾……”

    庞大谀辞如潮,一连串马屁拍得又脆又响,宋立鸡皮疙瘩都被他给恶心起来了,眉毛一耸,微笑道:“拍,继续拍,中间绝对不可以有重复的,如果我不喊停你要是敢停,我就把你的牙齿全部掰下来。”

    虽然宋立是笑着说的,但庞大还是感到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亲眼看过宋立在擂台上整治敌人的狠辣手段,庞大丝毫不怀疑宋立说的话,他感觉老大比以前变得狠多了。

    他急忙停止了无休止的马屁,犹疑地盯着宋立,吃吃道:“老大,你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

    宋立不想让这个忠心的小弟对他太过惧怕,闻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道:“不要紧张,我说说而已。?”随即眼神总闪过一抹狠辣之色,从齿缝里蹦出一句话:“记住,我们成立正义盟不是任人欺凌的,以后谁敢挡我的路,我就打断他的腿,谁让我无路可走,我就让他无腿走路,谁再敢欺负我们,老子一泡尿撒过去,射丫一脸!”

    庞大被宋立这番酷的豪言刺激地血脉贲张,有种农奴翻身做主人的爽快感,他挺胸凸肚,满怀希冀,开始憧憬起未来那牛逼闪闪的人生。

    宋漠然等人眼睁睁看着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像破碎的玩偶一样从马车上被抛出来,成李两家的随从玩了命地跑过去,各奔自己的主子,七手八脚地将两个倒霉蛋抬到了宋漠然面前,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如丧考妣,主子被人打得这么惨,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肯定难逃罪责。

    “小王爷,您看……”成正翔的一名随从

    宋漠然在成正翔和小李维斯的身上扫了两眼,见这两人脸蛋肿得像猪头,五官扭曲难辨,满脸青紫,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血沫子顺着嘴角汩汩往外乱冒,四肢耷拉着垂在下面,浑身瘫软如绵,看来身上的骨头也断得差不多了,即使能保住一条小命,也成了废人,以后再想修炼,估计比登天还难。

    对于宋立不打则已,要打就打残的狠辣手段,宋漠然觉得有些意外,这不是他印象中的宋立,看来他不仅实力突飞猛进,连性格也跟着改变了,今天他之所以将约斗地点选择游人如织的归雁塔前,看来是诚心在帝都的百姓面前扫他们这群人的面子,不过宋漠然不得不承认,宋立成功了,不仅打了他们的脸,还废了宋漠然的左膀右臂。卐卍 ? 里子和面子都丢了。

    “废柴就是废柴,这一次你扮猪吃虎,侥幸赢了一阵,以后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只要你还在帝都,就逃不脱我的掌心,如果是我出手,就绝对不会给你再复原的机会,哪怕有你老娘的灵丹妙药也救不了你。”宋漠然望着宋立离去的方向,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以他炼体九层的修为,还没将炼体六层的宋立放在眼里,他觉得宋立之所以能够短时间内爆了境界,肯定是他老娘的丹药起了作用,说到修炼天赋,和他宋漠然相比自然是远远不及。

    “抬回去,让你们老爷酌情处置。”宋漠然再也不看两个废物一眼,留下来一句话,带着随从扬长而去,成李两家的随从们垂头丧气地抬着自家少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九门提督府,成广德正在书房处理政务,一名家丁跌跌撞撞跑了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喊叫:“老爷老爷不得了了,有个凶人杀进来了,完全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啊……”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成何何统?”成广德怒喝一声,颌下的胡须戟张,自有一番威势,吓得家丁顿时没了声息。

    “什么凶人杀了进来,见人就打的,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回禀老爷,外面来了个凶人,到我们府里,叫着老爷的名讳,出口不逊……侍卫们上前喝骂阻止,这个人就动起了手,他的修为很高,有好几层楼那么高,府里的侍卫完全挡不住他,连高远都不是对手……三两下就被打趴下了……”

    成广德皱了皱眉,高远是成府侍卫中的第一高手,已经是炼气初期的境界,连他都三两下就被揍趴下,那这个人是个很厉害的高手啊,九门提督位高权重,背后又有七王撑腰,近年来横行朝野,风头正劲,到底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来找他这个权臣的麻烦?

    “走,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闯九门提督府,我看他是活腻歪了!”成广德一掌拍下,坚硬的实木桌像豆腐渣一般被他拍了个对穿,一个黑洞洞的掌印赫然出现,吓得家丁猛地一哆嗦,答应一声,转身在前面带路。

    转眼间,主仆二人就来到前面天井,台阶下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兀自在那儿骂骂咧咧:“成广德,你这个缩头乌龟,别以为你背靠大树我就怕了你,今天你不把你儿子交出来,给我的立儿偿命,我就拆了你的提督府,扭断你的狗头!”

    成广德气得脸色铁青,放眼望去,院子里的侍卫躺了一地,个个都是断手断脚,躺在地上呻吟不已,包括高远在内的七名炼气期的高手也没能幸免,看来这个人确实是恨极了,否则不会出手这么重,他这么一狠不要紧,九门提督府的守卫实力几乎丧失殆尽,也难怪成广德的脸色会这么难看。

    “宋星海,你的这是哪门子疯?提督府跟你们郡王府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成广德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凭什么冲到我的府里要打要杀的,难道因为你是郡王,就可以无法无天吗?走走走,随我到圣上面前说理去!”成广德自然认识这个打上门来的“凶人”就是皇族中最胆小懦弱的郡王宋星海,尽管他的爵位比自己高,但成广德的靠山七王权大势大,从来没把这个与世无争的郡王哥哥当回事,成广德自然也不会惧怕他。

    “井水不犯河水?你的儿子成正翔伙同一帮小杂碎,把我的立儿打成重伤,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估计也没多少时间好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天你必须把你那个孽子交出来,给我的立儿偿命,否则我就把你的九门提督府杀个片甲不留!”宋星海悲痛于爱子伤重,将他一辈子的豪气都在今天泄出来,他本身就是绝顶高手,正宗皇室血统,一旦飙,自有一股堂皇的气势!

    翔儿将宋立打成重伤?成广德心里面一沉,直觉告诉他,宋星海说的应该是真的,一方面,成正翔和七王的小王子宋漠然混在一起,称霸帝都无人敢惹,成广德这个做爹的自然有所耳闻,反正有小王爷做后盾也不怕闹出什么乱子来。

    宋立和庞大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茬,也是两个能折腾的货,所以两帮人经常会有冲突,打起来也很正常,不过宋立那个废柴无论如何都不是成正翔的对手了,被痛扁是一定的;另一方面,宋星海一向胆小懦弱,与世无争,这次居然大雷霆,表现地这么反常,除非是丧子之痛,还有什么能让他这么抓狂的?

    这下可真有点棘手了,不管宋星海多么无能,宋立如何废柴,多不受圣上待见,可他们毕竟是皇族的人啊,和当今圣上同出一脉,打断骨头连着筋,如果郡王之子被大臣的儿子弄死了,圣上还没有任何反应,那皇家的威严何在?

    所以成广德的态度立刻就软化下来,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丝讪笑,拱手道:“郡王爷,有话好说,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谈什么谈?谈个屁!我们家立儿还在家里躺着呢,生死未卜,我有闲心跟你坐下来谈?赶紧把你儿子交出来,我要把他带到我的立儿身前,亲手扭断他的脖子,给我的立儿报仇!”宋星海根本不买他的帐,指着他的脑门怒骂不已。

    成广德正要分辨,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干嚎声:“少爷啊,我的少爷……这可怎么办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