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漠然看着宋立的目光略带几分诧异,要知道宋立以前虽然胆子也很大,但对他这个小王爷还是有几分惧怕的,毕竟宋漠然的老子是横行朝野的七王,凶名在外,连皇帝都要忍让三分,更何况一个胆小怕事的郡王。卍 §卐§  ◎

    “你胆子好像变大了。”宋漠然嘴角扯出了一丝冷笑。

    “我的胆子向来不小。”宋立负手而立,目光没有一丝退缩,冷冷地瞪视宋漠然。

    “我靠,刚才是谁偷袭我?给我站出来!”成正翔一口气缓过来之后,骨碌爬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目光直接掠过庞大和宋立,盯着张麒和陈元,吼道:“是你们俩干的吧?卑贱的东西,我要把你们踩成肉饼!”

    庞大对于成正翔突然倒飞事件也很纳闷,虽然知道张麒和陈元打架很厉害,但不知道究竟有多厉害,毕竟他只是入门二层的修为,在他眼里炼体一层都算是高手了。既然成正翔怀疑是张麒和陈元干的,那庞大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他俩干的了,因为打死他也想不到,一天前和他同为入门二层的废柴老大,突然间就变成了高手高手高高手。

    “张麒,陈元,既然成公子点名要和你们过招,你们就去吧,放心,狠狠给我打,一切后果我来承担!”既然能一脚将成正翔踢飞,庞大对他请来的高手信心爆棚。

    张麒和陈元也很迷糊,明明不是他们干的,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偏偏大家都认为他们干的,想辩驳也无从开口,但这俩小子也是好事的主,不然也不会跟着庞大来斗纨绔了,所以听庞大这么一说,双双往前面一站,就要跟成正翔动手。

    “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蝼蚁一样的身份也配跟我动手?”成正翔嗤笑一声,然后从身后的随从当中叫了两个人出来,说道:“你们两个上去,把这俩卑贱的狗东西骨头给我拆了!”

    那两名随从答应一声,站到了前面来,庞大知道,圣狮帝国等级森严,张麒和陈元只是他家侍卫的儿子,成正翔堂堂九门提督的公子,即便是恨透了这两个偷袭他的家伙,也是不会亲自动手的,不过能将成正翔的爪牙痛打一顿,也算是解了点恨。卐  `

    在双方主子的示意下,四名随从登上了演武场中间的擂台,四周的游人见又有热闹可看,呼啦啦凑过来,将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麒和陈元虽然身手不俗,但毕竟只是十来岁的少年,成正翔的随从年纪大了些,修为的境界也要高了一个层次,对于修炼的人来说,高一个层次就代表一倍的力量悬殊,所以张麒和陈元面对成正翔的两个随从,基本上只有挨打的份,只是几个照面,张麒和陈元已经挨了几下重的,顿时鼻青脸肿。

    “打,给我狠狠地打!回头赏你们一百金币!”挨了一脚丢尽面子的成正翔恨透了张麒和陈元,在擂台下面为自己的随从鼓劲加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两名随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而且下面有这么多人围观,他们加重力道,尽情卖弄自己的身手,张麒和陈元被两个人踢成了滚地葫芦,不停地出痛哼!

    庞大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了,他没想到自己请来的高手居然这么不经打,关键是他还将地点约在这种地方,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以后正义盟怎么出去见人啊?

    “我呸……就这么点本事,还敢来打擂台?”

    “跟我们作对,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正义盟就是挨揍盟,专门给我们练拳用的。”

    “看看那小子,在地上打滚的姿势真帅嗨!”

    “………………”

    见张麒和陈元被揍得这么惨,以成正翔和小李维斯为的纨绔们嚣张地大笑,对着宋立和庞大指指点点,极尽嘲弄之能事。

    “够了!”宋立暴喝一声,那群嘻嘻哈哈的纨绔吓了一跳,这一声暴喝中气十足,连宋漠然都微微一愣,他的目光玩味地打量着宋立,不知道这个修为孱弱的废柴怎么会出具有如此威势的怒吼。?  ?

    成正翔回过神来之后,对自己非常生气,他怎么可以被这个废柴给吓住呢?这绝对是不可原谅的,成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挥手示意擂台上的两名随从,让他们停手,然后自己走到了宋立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宋立让庞大上了擂台,将张麒和陈元搀扶了下来,两个人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上去很狼狈,但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内伤,刚刚成正翔那两名随从为了挫正义盟的面子,净往张麒和陈元脸上招呼了。

    宋立瞥了成正翔一眼,然后转身上了擂台。

    “哟呵,看来昨天还没爽够,今天还想尝尝我拳头的滋味啊。”成正翔眼中冒出了兴奋的光芒,对于宋立这个手下败将,他没有半点提防的心思,能够亲手再打断宋立的骨头,成正翔甘之如饴。

    “成少,刚刚你的随从已经威风过了,这次该轮到我了吧?”小李维斯见宋立上了擂台,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看看擂台周围的观众,黑压压的全是人头,至少也有千人之众,而且人群中还不乏美丽的姑娘,如果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把郡王的儿子揍得满地打滚,那该多威风啊!这么好的机会,谁愿意错过?

    “不行不行,我的气还没出,还是让我来吧。”成正翔自然也不肯让出这个机会。

    “不行,我看宋立这小子就不爽,见一次打一次,我现在压不住火了,还是让我来吧。”

    “不行,让我来……”

    “还是我来吧……”

    两个纨绔居然为了谁上擂台争执起来,谁也不肯相让。

    “不用争了,你们一起上吧。”宋立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庞大一听立刻呆住了,老大还敢上擂台就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大竟然说要一个打两个。虽然说老大说这话的时候,气势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威风的,可意会不是死的更惨。

    “唉!”庞大心中暗自叹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了,不知道老大哪根筋不对了,难道还嫌一个人的拳脚不够重,想多断几根骨头?

    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先是惊诧地对视了一眼,随即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戏谑的笑意,他们对宋立这个提议非常满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两个人痛扁一个人的感觉,比一个人要来的更爽,不是吗?

    而且这还是宋立这个家伙自己找的,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这么好的机会上哪找去。

    和宋立慢腾腾走上擂台不同,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卖弄了一下身手,分别用一个漂亮的姿势腾空而起,飞上了擂台,引得周围的观众一阵热烈的喝彩声,在他们眼中,这两位公子的修为可比前面那个公子厉害多了,看看人家,飞起来的姿势多潇洒!

    “九门提督家的公子和李维斯公爵家的公子合斗郡王府的公子,这可是大场面哪!”这群纨绔在帝都名声不小,而且经常结伴出游,所以曝光率不低,很多人都认识他们,但有好事者将他们的身份叫出来,还是引起了现场一阵骚动。

    “你猜谁能赢?”

    “那还用说嘛,肯定是九门提督的公子和李维斯公爵的公子胜出!”

    “郡王府的公子是个修炼废柴,你没听说过啊?”

    “唉,这哪里是战斗,简直就是找虐嘛。”

    “一个都打不过,还跟两个一起打,难道脑袋被打傻了?”

    “正常人哪有提出这样要求的。”

    “………………”

    宋立将人群中的议论尽数听在耳中,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卖弄身法,仿佛看到了两只扑火的飞蛾,死到临头,还在那儿得瑟。

    成正翔和小李维斯上了擂台之后,两个人忙不迭地就往宋立身上扑,唯恐谁先出了风头,那自己就亏大了……

    因为对宋立太过轻视,所以他们出手完全不留余地,一个招呼宋立左胸,一个招呼宋立右胸,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瞄准了宋立的肋骨,因为他们喜欢听到别人肋骨断裂的声音,尤其是宋立。

    庞大再度捂住了眼睛,他不敢再看下去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老大肯定会被揍得很惨……

    台下的观众们屏息静气,他们在等待拳头接触之后的情绪释放,听到伤者的惨呼,他们会高氵朝……

    “砰”“砰”两声脆响,气势汹汹地飞扑而来的成李二人,突然在空中改变了飞行方向,由向前飞诡异地变为向后飞,而且飞得比前面更快,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时,他们俩的身体已经重重撞在了擂台边沿的护栏上!

    为防止出现不必要的伤亡,所以护栏是用橡皮粗绳做的,弹力十足,成正翔和小李维斯的身体撞上护栏之后,迅弹了回去,如同愤怒的小鸟一般,再度向宋立射去!

    “啊”“啊”,因为一切生地太快,所以直到现在,成正翔和小李维斯才反应过来,出两声痛呼,他们俩胸腹之间几乎同时中脚,当时感觉如同被几十头蛮牛合力撞过一般,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一口气没缓过来,差点晕死过去,直到被护栏橡皮绳弹回来,才顺了一口气,出了一声惨呼!

    但这还只是开始而已,他们的身体弹回来之后,宋立双腿连环,又给踢了回去,两个人来的快,回去的时候更快,再度重重地撞上了护栏,然后以更快的度弹回来,宋立以前在大学里曾经是校足球队的前锋,脚法特别好,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终于派上了用场,以他目前炼体六层的修为,拥有三十二牛之力,这两个大活人在他脚底,真的比足球还要轻盈,踢起来轻松愉快!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