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谁要摸你啊,我从六岁起就喜欢女人了,对带把的不感兴趣……”庞大对于性骚扰的罪名嗤之以鼻,“我就是觉得好奇,刚刚明明都没呼吸没心跳了,怎么就活了呢?”

    “奇迹,你可以把这看成一个奇迹。§§№ 卐”宋立倒不是故意隐瞒,实在是因为这件事连他自己都没想清楚,比如说体内的火焰,还有脑海中出现的那个天神一般的身影!

    “不管怎么说,老大你没死就是天大的好事,”庞大脸上还挂着眼泪,笑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沉,恨恨地说道:“老大,听到你出事后我也找人打听了一下,这次打你的虽然是九门提督的公子和李维斯公爵的儿子,但极有可能是七王和九王的儿子怂恿的,不过暂时还没有证据,本着正义盟恶必办,胁从不论的原则,我们要先对付打你的人,至于他们背后的坏种,等以后找到证据了,再慢慢收拾他们!我已经出重金请了两个高手帮你报仇,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

    宋立又何尝不知道他被打事件中背后站着七王和九王的儿子?但他父亲只是个郡王,而且还是个胆小怕事性格软弱的郡王,本来势力和威望就不及高一个品级的王爷,再不怎么强势的话,就更没有人拿他们当回事了。以前宋立就比他父亲有胆气,不然也不敢成立两个人的正义盟,对抗那帮纨绔了,不过那时候苦于个人实力比较弱小,光有胆气是不够的,所以每一次和那群纨绔党对峙都是以吃亏告终,这一次是受伤比较严重的一次。

    宋立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体内部的火焰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股火焰可以帮助他提升实力,这是毋庸置疑的,以他的年纪达到炼体六层,在同龄人中绝对算是修炼天才了,他明白,以后自己的实力将会越来越强,以前他就不怕那些纨绔,现在就更加不会怕了。

    七王和九王的儿子暂时不能动,因为他们背后还站着庞然大物,不过如果能把他们周围的爪牙砍掉,那也是一件很爽的事。§§№ 卐

    记忆中那几张脸因为兴奋而扭曲,他们围在宋立身边拳打脚踢,他似乎还能感觉到当时那种疼痛和屈辱,这几个王八蛋,从来都没把他这个郡王之子放在眼里,虽然他们父亲的品级比自己的父亲要低,但自恃身后站着七王的儿子,狐假虎威的嘴脸暴露无遗,每一次打完宋立,这些家伙都会有一种越级挑战成功的快感,到处吹嘘自己连郡王的儿子都敢削,让宋立恨得咬牙切齿。

    挨打那一段的记忆像电影镜头一般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那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那让人厌恶的嘴脸,嘲弄奚落的言语,现在想起来还让宋立感到愤怒,他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骨节因为用力都开始白。

    “走吧,挨了打如果不讨回来,那我们正义盟有什么脸面在帝都生存?”宋立咬牙切齿,“你跟他们约在什么地方?带我去!”

    “真的吗?太好了老大,我还担心你被他们揍怕了,不敢去呢……”庞大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

    “我靠,你老大我是那种人吗?我问你,我们正义盟立身之本是什么?”宋立屈指在庞大脑门上弹了一记爆栗,弹得庞大捂着额头鬼叫连天。

    “正义盟的立身之本,第一是勇气,第二是勇气,第三还是勇气!”庞大挨了一记之后,老实多了,像军队的士兵回答长官提问一般,立正站直,眼睛平视前方。

    “你知道就好,那帮狗仗人势的东西,我会怕他们?”宋立不屑地撇了撇嘴,“你们约在哪儿?”

    “在归雁塔前的演武场。”庞大眉花眼笑,“你知道的,那里最热闹嘛,观看的人也多,我就是想让帝都的人看看这帮混球被打得跪地求饶的德行!”

    归雁塔是帝都有名的游览胜地,那里向来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在归雁塔前面,有一座演武场,平时有很多人在这个地方演练武技,当然只是处于炼体阶段的低级修炼者,到了炼气阶段,已经算是初窥修炼门径了,没有人再傻兮兮地跑到演武场这种地方打拳踢腿,在演武场中间,有一座私人搭建的擂台,有什么恩怨,可以在擂台上解决,这是帝都低级修炼者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只要不是闹出人命,衙门一般也不管这种事。卍

    庞大既然选择在这种地方约战,看来对他请来的那两名高手很有信心,宋立微微一笑,手臂一伸,示意庞大前面带路。

    两个人出了郡王府,庞大请来的那两名“高手”早就在门前等候,宋立打量了他们一眼,见两个人的年纪和他们相仿,也就十五六岁的光景,宋立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炼体六层,所以眼光自然也上了境界,他能看出来,这两个少年的修为大约在炼体三层到四层这个样子,比宋立和庞大原来的境界肯定强了不少,但要说能够打赢那几个坏蛋,可真有点悬,要知道九门提督的儿子成正翔和李维斯公爵的儿子小李维斯,都是炼体四层的境界,他们虽然整日里站在七王和九王的儿子身边摇旗呐喊,十足的奴才嘴脸,但是自身的修炼却是毫不含糊的,也算是帝都的纨绔里面,比较有天赋的了。

    “左边这位叫张麒,右边这位叫陈元,他们是我父亲侍卫的儿子,打架很厉害的。”庞大指着宋立道:“这是我老大宋立,郡王爷的公子。”

    “公子爷好,小的给您问安。”张麒和陈元很恭敬地行了个礼,圣狮王朝等级非常森严,别看宋立在一众贵公子眼里是个笑话,但在这些小人物心目中,郡王爷之子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宋立点了点头,虽然明知道这两名“高手”不是成正翔和小李维斯的对手,但也没说什么,四个人坐上马车,往归雁塔赶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微风拂面,气温不冷不热,正是出游的好时节,归雁塔前照旧是人头攒动,繁华热闹。

    演武场的边上有个茶馆,一群衣着华丽,表情中透着傲气的少年,正坐在茶馆里喝茶。为的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年纪,相貌斯文清秀,浑身的贵胄气息,他轻轻啜了一口茶,转头问身边另一名少年:“成正翔,你说正义盟约你们到演武场来解决私人恩怨,他们怎么还没来?宋立那小子不是被你们打去了半条命吗?还能站起来?”

    那名叫成正翔的少年脸上涌现一抹近乎谄媚的笑容,说道:“回禀小王爷,是庞大下的战书,听说是请了高手,要为老大报仇,左右不是没什么事嘛,既然他要找抽,我们怎么能让他失望呢?”

    斯文少年点了点头道:“庞大这厮整天站在宋立身边摇旗呐喊,看着让人讨厌,教训教训他也好。”

    成正翔撇了撇嘴,冷笑道:“两个废物点心,还成立什么正义盟,跟我们作对,今天我就要让正义盟从帝都彻底消失!”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名随从指着外面道:“他们好像是来了。”

    几名少年顺着随从手指的方向,见一辆马车停在演武场边上,庞大和宋立先后下了车,身后还跟着两名身材高大的随从。

    “咦?宋立怎么也来了?我明明打断了他七八根肋骨!”成正翔揉了揉眼睛,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来就来呗,来一次,我们打一次,既然上次能打得他筋断骨折,这一次同样可以。”和成正翔并称为“哼哈二将”的小李维斯轻蔑地哼了一声。

    “没错,也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宋立这小子,我就手痒,打他从来不需要动员。”成正翔和小李维斯坏笑着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行人出了茶馆,趾高气扬地来到了宋立他们面前。

    “哟,这不宋立嘛,看来身子骨不错啊,这么快能爬起来跑了?”成正翔满脸调侃的表情,回头和小李维斯说道:“听说越卑贱的人越耐打,看来传说是真的。”

    “砰”地一声脆响,刚刚还在得意洋洋的成正翔突然凭空倒飞而出,像一条破麻袋一样重重摔在地上,这一切生地太快,在场的几个人只看见人影一闪,然后成正翔就飞出去了,谁也没看到这一招是谁出的。

    为那名斯文少年目光狐疑地盯着宋立,这群纨绔之中,就数他的修为最高,已经达到炼体九层,所以眼光也自然不凡,他刚刚似乎看到宋立的腿动了一下,但由于动作太快,而且出其不意,所以他也不是很肯定。

    不过,怀疑归怀疑,但是从理智上讲他显然不相信是宋立把成正翔踢飞的,要知道成正翔好歹也达到了炼体四层的境界,炼体期的力量划分,是以蛮牛之力作为衡量的,每上升一层就增加了一倍的力量,炼体一层拥有一牛之力,二层有二牛之力,三层就是四牛之力,成正翔是炼体四层的巅峰,拥有八牛之力,在场各位能将他踢飞的,除了站在身后的那几名侍卫高手外,也就只有他本人能办到了。他很难相信不久前还被成正翔打得满地找牙的废柴,突然就变成高手了。

    “没想到,你也会请人前来助阵。”斯文少年撇了撇嘴,似乎对这种行径很是鄙夷。

    “你宋漠然每次出行都前呼后拥,一帮爪牙耀武扬威,想办的事都有这些奴才帮你办,想打的人也都有这些打手帮你解决,我父亲的爵位虽然不如你爹,但我好歹也是堂堂郡王之子,找几个人帮我办事,又有什么不可呢?”宋立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踢飞成正翔的这一腿,相信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看出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