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天帝是谁?

    “不错,这个我知道,天帝即将出世,甚至有可能已经出世。从太古以来,现在全部都是处于乱世之中,天帝出世,一统无数宇宙,甚至过去未来种种,理顺时空,不过这才是徒劳,我固然不是天帝,可必定要炼化天帝宝座,让天帝之人的出世胎死腹中。”

    古尘沙最近参悟天帝之道,已经明悟了某种玄机。

    天帝的确是已经出世,不是他,也不是靖仙司之中的某个人,更不是古天沙,更不是焚万界等人,甚至也不是玄心那些人。

    古尘沙现在还无法推算出来天帝究竟是哪个人。

    但他知道,此人应该隐藏在中土神州之中,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就是未来的天帝,但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举世无敌的大气运。

    也就是,这个伟大的时代之中,看起来他掌握靖仙司,中土神州,权势已经到达巅峰,哪怕是老古董都要联盟在一起,才能够抗衡他,可他并不是主角。

    主角是天帝。

    天帝还没有崛起。

    一旦崛起,他就是主角要战胜的大反派,最终会被主角斩杀,踩踏在脚底下,成就主角盖世功绩。

    这是未来的变化,几乎不可逆转。

    本来古尘沙都看不到这点,但是他聚集的无尽之宝多了起来,逐渐参悟天帝之道,就明白了这一切的变化。

    不过,此事对于古尘沙来说,也就是一个挑战而已,他连天道都可以逆转,天帝纵然是天道的具体化,可在他看来,是一个巨大机会,若是能够感化天帝,收入麾下,那么他的众生同心之道,就真正大成。

    若是天帝祭祀自己,那种祭祀之力能够到达什么地步?

    这是古尘沙要做的。

    “既然你知道,就应该幡然悔悟。也许还有可能获得以后的平安。否则的话,再这样倒行逆施下去,很有可能就会直接死亡。甚至还会迎接比死亡更为可怕的东西,就如现在还跪在那皇宫广场上的雷极源,雷极血两兄弟一样。”斗一羽笑着。

    “你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我不对你出手?这也太异想天开了。我古尘沙,靖仙司,永朝从来不会惧怕任何存在,还有一点,那就是,天帝究竟是谁不重要,因为我说谁是天帝,谁就是天帝。我说谁不是天帝,谁就不是天帝。”古尘沙把手伸出来,“拿来吧。”

    “大胆!”这个时候,那个冷漠俊美的男子“斩仙”目光完全锁定了古尘沙,突然,他一挥手,一片刀芒就飞了出来,只是这刀芒有翅膀,有眼睛,盯住古尘沙,直接斩来。

    “好刀芒,不过比起无尽之刀的威力也就在伯仲之间,对于我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古尘沙伸出二指,只是轻轻一夹,就把这刀芒夹住,这刀芒如一只飞鸟,在古尘沙的之间不停飞跃,想要飞跃出去,可仍旧是无济于事。

    此刀芒如鸟,和祭天符诏上面的鸟形文字一模一样,飞鸟乃是可以沟通上天的存在,鸟形文字乃是上古时代天道铭文。

    古尘沙捉住此鸟形刀芒,随手一丢,就直接丢入了自己的神州葫芦中,然后他也不说多话,神州葫芦祭起,有吞吐天地之威能,把这一方世界都全部容纳在其中。

    斗一羽陡然发现四周漆黑一片,然后天地变化,似乎已经到达了神州大陆之中。

    她和古尘沙所处的位置,居然是在神州大陆的孽州最中央,无底孽海之中。不过这神州之中的无底孽海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都城,都城最中央是皇宫,在皇宫的最中心,是一座宝座,这宝座谁也说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因为没有任何颜色可以形容此宝座的神圣和伟大。

    这是古尘沙自己缔造的天帝大位,虽不是真正的天帝大位,可已经有了几丝威严。

    “这里是!”斗一羽连忙施展各种手段,可发现自己都无法飞起来了。

    “这里是我的真神州,真正的神州,现在的中土神州是有缺陷的,我来修补完美,重新缔造。”古尘沙道:“整个神州,其实就是天帝的天庭,有朝一日,在未来之中,中土神州会升华为真正的天庭。斗一羽你刚刚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不过不是你自己的参悟,而是这斩仙诛神葫芦自带的一些意志,最终完全激活了。,是也不是?”

    “斩仙诛神葫芦自有天命,你是不可能夺取的,天帝出世,它就是天帝的利器。”这个时候,斗一羽身躯一动,似乎和斩仙诛神葫芦结合一起,绽放出来了天地之间最为锋利的煞气,要冲出去。

    “没用的,我的神州葫芦大势已成,我要缔造完美的神州,神州和天庭天帝都有关系。正好这斩仙诛神葫芦和天帝有关系,乃是天帝的刑罚之器,那就是我缔造真神州的资粮。”古尘沙道:“你的这葫芦不是我葫芦的对手,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给我拿来!”

    在神州葫芦之中,古尘沙彻底控制住了局面,手掌当空暴涨,如天帝之手,抓住了那斩仙诛神葫芦。

    那叫做斩仙的俊美男子发出来长啸,企图和古尘沙抗衡,千百鸟形刀芒出现,席卷向了古尘沙。

    “以卵击石,无谓挣扎。”古尘沙看也不看,挥手之间,把这千百鸟形刀芒就直接打灭。

    斩仙诛神葫芦的威能比起太古时代要大了许多,在太古时代,此葫芦释放出来的刀芒就可以把刑穹氏四分五裂,都聚合不起来,而现在这千百鸟形的刀芒足可以把刑穹氏绞杀成碎片,甚至都无法恢复过来。

    可这种力量对于古尘沙来说还是威力不足。

    打灭了这千百鸟形刀芒之后,古尘沙的手掌已经抓住了斩仙诛神葫芦,然后稍微一动,已经从其中把斗一羽从其中擒拿了出来,随后他一口元气喷射进入了这葫芦之中。

    立刻,葫芦深处一个巨大的封印破裂了,然后一股天尊的意念出现了。

    是常未央的意念,已经非常虚弱,几乎就要被炼化,随时死亡。

    “受伤之重,简直就是离死不远,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古尘沙把自身的世界之力输入了这意念之中,意念立刻膨胀,转眼之间,就开始化为了一个女子,正是常未央。

    “这是我的劫数,我自成就异数,修成天尊,当有一劫数,此时劫数过后,就会纵横世间。”常未央凝聚成形体,看着古尘沙,盈盈一拜,“多谢王爷拯救之恩德,没齿难忘,从此之后,我为靖仙司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未央掌教不必客气。”古尘沙连忙道:“我已复活你父亲常宇宙,眼下天道变化,正是英雄建功立业之时,我们一起匡扶宇宙,建立全新天道。”

    “斗一羽。”常未央转头对斗一羽道:“三大天尊阴谋诡计,在太古世道到现在固然可以得逞,长盛不衰,自以为掌握天地,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现在他们自知不是靖仙司之敌,于是结盟一起,以图平安,你我交战,秋色平分,双双突破天尊,之后三大天尊催动手段把我镇压,这不是你之本意,不过后来你炼化我,想我融入这葫芦之中,更加增添葫芦威能,倒也是急于求成,此仇我可以不报,你若是加入靖仙司,我们就是同僚,以后相互扶持,在这大劫之中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怎么,常未央,你要劝我投降?”斗一羽道。

    “不是投降,是更进一步,获得阶梯。”常未央道:“三大天尊执迷不悟,自以为老谋深算,实际上正因为如此,看不清楚前路,而你则是以力证道,擅长斗法,这是正道。你觉得天道和天符大帝的争斗谁会胜出?若是天道胜出,你口中所说的天帝就会诞生,我们靖仙司也会彻底失败,但天符大帝胜出,尘沙王爷就是天帝。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古踏仙是不可能胜出的。”斗一羽摆摆手:“其实古踏仙也是劫数中的一部分,他和天道纠缠,是你们产生的假象。实际上,天道全部都在掌握之中。”

    “是谁给你的这个信息。”古尘沙叹息一声:“看来你已经入了劫数,五色惧迷,不过无所谓,我已经把你囚禁在这神州葫芦之中,慢慢炼化,你若是醒悟,随意就可以出来,若是执迷不悟,必死无疑,至于这斩仙诛神葫芦,我先破之,看天帝出世,如何杀伐。雷来!”

    轰隆!

    古尘沙的头顶上,居然出现了一个雷球,此雷球居然类似于那洪荒龙雷,发出来灭世之无上威能。

    一击之下。

    那斩仙俊美男子哀鸣一声,缩入了葫芦之中,此葫芦上面居然出现了裂痕。

    “妙哉,我演化之洪荒龙雷,有大千世界生灭之妙用,居然无法一举把此葫芦击成粉碎,由此可见,此葫芦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炼化此葫芦,我对于天帝知道的参悟会更加深刻。基本上可以推算出来天帝究竟何人的蛛丝马迹。”古尘沙不惊反喜。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