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啊,你倒是笑啊”玉独秀低着头,俯视着二狗。

    二狗惨嚎,声音凄厉,周围众位伙计俱都是面面相觑,不敢言语,看对方轻易就将一个成年男子打到,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对方身怀绝技。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二狗鼻涕眼泪齐齐落下。

    玉十娘在后面拉了拉玉独秀的袖子,玉独秀缓缓松开脚,猛地一踢,那二狗再次飞了出去:“给我滚远点”。

    众人手忙脚乱的将二狗扶上马车,那东家看了看玉独秀,随后跳下马车:“鄙人姓马,乃是商行的东家,见过这位小哥”。

    东家对着玉独秀一礼,有本事的人,在哪里都会受到人们的礼遇。

    玉独秀放眼打量这东家,这东家三角眼,面相狭隘,乃是凶狠狡诈之辈,不是可信赖之人。

    玉独秀不置可否的看着这马东家:“你有事?,还是说你要为狗腿子报仇?”。

    马东家搓搓手,尴尬一笑:“不敢,不敢,阁下身手高超,我欲聘请阁下做我商队的护镖手,每个月十两银子,不知道阁下以为如何?”。

    玉独秀冷冷的看了眼这马东家:“你挡我的路了”。

    说着,推开那马东家,牵着小妹的手转身离去。

    这马东家真当自己是傻子不成,一个月十两银钱确实不少,但做将脑袋别在腰带上的护镖手,就少了很多,简直是白菜价,欺负自己无知啊。

    “哎哎哎,别走啊,咱们好商量”那东家欲要追赶过来。

    玉独秀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没什么好商量的,我还有事情要做,别烦我,不然非要打得你全身骨骼断裂不可”。

    那东家闻言立即止住脚步,看着到底哀嚎不止的伙计,很明智的没有跟上去,只是嘴上却不停:“真的不再考虑,我可以每个月给你二十两银子”。

    看着玉独秀越走越远,东家最后高呼道:“三十两也行啊”。

    看着玉独秀终究没有止步,那东家只能无奈一叹:“就知道这种高手不是那么容易招揽的”。

    “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凶残了”等到走至无人之处,玉十娘眼睛滴溜溜的看着玉独秀。

    玉独秀口中哼着歌:“小孩子不要多问”。

    “哼”玉十娘无奈的撅起嘴。

    这次出手,就将这伙计打断了腿,却是玉独秀心中恨极这种人,对还未长成的孩子出手,这种人渣在后世,玉独秀看到一个打一个,你说你一个成年人和孩子逞威风,多麽无能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啊。

    玉十娘默默的跟在玉独秀身后,一言不发,过了许久,玉十娘才低声道:“哥,我饿了”。

    玉独秀从沉思中惊醒,看了看天色:“今日是到不了府城了,找个地方休息一夜,明日再继续赶路”。

    说着,玉独秀放眼打量四周,注视着周围的环境,随后找了一个树林,从背篓中拿出柴刀,三下五除二将周围的枯枝斩断,聚在一起,打了一堆柴火,足够一晚上烧的。

    在野外住宿,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在这个妖魔具存的世界,更是危险至极。

    将火堆升起,玉十娘从背篓中拿出腊肉,放在火中熏烤。

    玉独秀坐在火堆前,看了看天色:“今夜无雨,倒是免去一番麻烦”。

    说着,手中掏出一把花生,细心的播着外壳。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花生,这个问题太脑残了。

    夜晚丛林是夜间活动动物的游戏时间。

    狼嚎阵阵,有小鹿绝望的鸣叫,有雄狮高傲的吼叫。

    玉独秀身前摆放着弓箭,身边插着三尖两刃刀,眼睛微微眯起,盘膝打坐,一言不发。

    玉十娘缩在玉独秀身边,不安的看着四周,火堆照耀不到的黑暗处,似乎有一只狰狞的猛兽,在张着大口欲要将兄妹二人吞噬。

    “睡觉吧,有我呢”玉独秀六感敏锐,察觉到了小妹的不安。

    玉十娘咬了咬嘴唇,最终安静的坐在玉独秀身边,蜷缩成一团,慢慢的闭上眼睛。

    黑夜中的烛火,足够引来大量的飞蛾。

    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在注视着火堆边上的两个可口人儿。

    玉独秀冷冷一笑,弯弓搭箭,箭矢带着呼啸之音,瞬间划破长空,在黑夜中荡起了层层血腥味。

    一只虎豹被玉独秀射死,鲜血刺激了周围的猛兽,一场惨烈的争夺战就此拉开。

    玉十娘闭着眼睛,双手不安分的攥在一起,睫毛在轻轻的眨着。

    时不时有杀红了眼的野兽欲要克服火光的恐惧,向着玉独秀与玉十娘扑击而来,但玉独秀手掌一动,一个火把瞬间被其攥在手中,下一刻手掌无限拉伸,在野兽诧异惊恐的目光中,猛地将其皮毛点燃。

    “早知道这一路有这么多野兽,当时就不应该去荒林,也不应该发生那场荒唐事”。

    不过要是不去荒林,不发生荒唐事,那玉独秀还会得到太素之气吗?。

    玉独秀没有多想,周围的野兽被其一一击败,火光乃是人类文明的开始,是人类克服恐惧,战胜野兽的第一步,火焰是生命的希望,生命之种。

    晨光逐渐升起,玉独秀吞掉天边的第一缕紫气,周边的野兽逐渐退去,只留下满地的血腥,散乱的毛发,还有尚未吃完的血食。

    玉十娘睁开眼睛,看着那鲜血染红的大地,一阵干呕,可惜肚子空空,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走吧,这里太血腥了”玉独秀脚掌踢了踢,熄灭了火堆,继续上路。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还算是安全,除了路人时不时那怪异的眼光,像是打量外星人一般看着兄妹二人,这一切都很美好。

    衣衫虽然残破,但却是小妹亲手缝制的。

    兄妹二人一路风尘仆仆,终于看到了府城的大门口。

    “雁洲府”看着门上的古朴大字,玉独秀缓缓念道。

    雁洲府很气派,大门上的痕迹告诉众人,此地饱经风雨,岁月在其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守城的士兵脖子高傲的扬起,似乎仰到了天上,对于这衣衫破烂的兄妹,看都懒得看上一眼,这种乞丐,懒得在其身上浪费时间,就算是敲碎了骨头,也榨不出二两油水。

    兄妹二人很顺利的来到了雁洲府,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车水龙马,喧嚣之音不断。

    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在兄妹身前闪过,可惜了,看看空荡荡的钱袋子,玉十娘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收回目光,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人群。

    玉独秀看到这一幕有些心酸,小妹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

    “哥,咱们没钱,怎么办?”玉十娘看着玉独秀,低下了头颅。

    玉独秀牵着玉十娘的手,在大街上转悠:“先别着急,等哥哥找给地方,将这妖兽皮给卖出去,咱们就有钱了,到时候想吃什么好吃的,哥哥都卖给你”。

    路边传来阵阵香气,玉独秀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玉十娘乖巧的从身边的包裹中掏出一块肉干递给玉独秀,然后自己拿起一块肉干,小心的吃了起来。

    “哎呦,你他娘的瞎了眼是吧,怎么走路的”一个身材高大,露着强壮的腱子肉,周身皮肤黝黑,一脸怒容的看着玉独秀兄妹。

    听闻这汉子的叫骂声,周围众人纷纷侧目,似乎等着看热闹。

    玉独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看来今天不用卖兽皮了”。

    “小子,还敢笑”那壮汉一巴掌向着玉独秀的脸抽来。

    这一掌带着呼啸之音,显然这汉子没有留手的想法。

    玉独秀眼中古井无波,手掌却猛然间伸了出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