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一声,只见一个侍卫突然间跌倒在地,口中吐着绿色的液体。

    “二狗子晕倒了”在其身边的一个同伴惊呼。

    牛管家几个跃步来到二狗子身边,视线投射在那绿色的唾液上,目光凝重:“中毒了,去拿解毒丸”。

    一个小厮手脚麻利的从腰间袋子上掏出一粒黄豆大小的丸子:“牛管家,药丸再此”。

    “就着清水,给他服下”老管家沉声道。

    那小厮闻言扶起二狗子,捏开他的嘴,将药丸扔入其中,打开水壶,合着清水,药丸落入其腹中。

    “没用”过了十几息之后,只见那二狗子面上逐渐浮现出青色,双目瞳孔扩散,显然是不行了。

    这时老管家终于变了颜色:“好厉害的毒性”。

    温迎吉骑马走过来:“这等是何物之毒,居然如此厉害,连府中特制的解毒丸都难以化解”。

    牛管家摇摇头:“解毒丸不是万能的,只是能解开这世间大多数的毒药,但药是死的,毒物是活的,这世间毒物何止万千,岂是一粒解毒丸就能化解的”。

    老管家的这句话令众人的面色一沉,心头蒙上一层阴影,无法解开剧毒,那就意味着死亡的威胁,面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没有办法避免。

    “将二狗子的尸体带好,大家放心,谁要是陨落在此,各位家中的老小俱都由我温家抚养,日后家中的一切开销,俱都由我温家负责,活着走出的人,每人五百两银子”温迎吉眼见着众人情绪不高,赶紧出声道。

    调动众人的情绪方法身为大家子弟,温迎吉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无非是许以利诱,然后在解决其生前身后事罢了。

    玉独秀站在最前面,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这侍卫中了剧毒,就算是玉独秀也难以解开,他药篓中虽然多种草药,但却不是什么毒药都能解开。

    诱之以利,乃是御人的上乘手段。

    看着温迎吉几句话之间将众人斗志再次聚集,玉独秀心中暗惊,却是不敢再小瞧这个女人,虽然这女人有些狗眼看人低,但却有着骄傲的本钱。

    玉独秀默默转过身,正要向前走,下一刻却是脚底一阵异样,似乎有一根针正在向着其猛地扎来。

    武者直觉,秋风未动蝉先觉。

    下一刻玉独秀脚掌猛然间抬起,却见一个黑色蝎子这挥舞着尾巴,从土中钻出,向着玉独秀的脚掌哲来。

    “找死”玉独秀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下一刻周身肌肉猛地按照一股奇异波动一阵颤抖,一股劲气从交心喷射而出,瞬间将蝎子震死。

    这蝎子虽然剧毒,但除了毒液方面,却与普通蝎子并无差别,生命甚是脆弱,玉独秀太极劲并不精深,但震死一个普通的蝎子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脚掌落下,下一刻蝎子被碾成一摊肉糜。

    玉独秀接连碾死十几只毒物,那周围的毒物似乎知道厉害,远远的避开玉独秀,在后面的队伍中大开杀戒。

    这毒物与普通的毒物比起来,毒性更猛,更强,根本就让人来不及配置解药,几个呼吸间倒地身亡。

    一个个侍卫死去,一股恐慌的气息再次从队伍中弥散开来。

    玉独秀瞳孔微微一缩,谨慎的看向四周,那种目光窥视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温迎吉的眉毛逐渐皱起,这才多久,就有十个侍卫相继死去,就算是再大的利益,也难以压制住死亡的恐惧,众人虽然贪财,但却不是亡命之徒,要钱不要命。

    眼见着队伍就要崩溃,却是玉独秀突然间抬起头,冷声道:“这毒物从脚下大地中偷袭,想要暂时避开的办法就是放火,用柴火烘烤大地,就算是在猛烈的毒物,也要成为烤肉”。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玉独秀居然肯为这群人出主意,解决眼前的危机。

    温迎吉闻言目光一亮,连忙看向老管家,老管家闻言眼睛瞬间就亮了,诧异的看了眼玉独秀,随后点点头:“可行,我先前着急忘了,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想起来”。

    玉独秀心中暗自鄙视,这群人都是富家子弟,哪里有什么丛林经验,要不是感觉到那诡异的目光越来越强烈,还需要这群人顶缸,就算是这些人都死光,也和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伐木,放火烧地”温迎吉很是果决的挥挥手,下了命令。

    这里是荒山老林,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朽木枯草,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一场大火熊熊燃起,一声声惨叫在地底响起,那是地下生物在亡命挣扎。

    远处,狼妖眼中幽光越来越强烈:“这小子好狠的的心,这一场大火下来,怕是附近几十里内所有毒物都成为了焦炭,被这把烈火给烧死”。

    虎妖居高临下的看着远处的大火,眼中闪过一抹火光:“水火无情,这场大火要控制住,不能让其燃烧下去,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生灵要葬身于火海,有大火相助,毒物已经无法建功,还是赶紧趁着人心未定,施法将那女子给掳走,这女子居然是一种奇异体质,没想到先前居然看走了眼,若能采取其元阴,那可比这群莽汉的血肉有用得多”。

    狼妖眼中闪过一抹狡诈,随后不动声色道:“看我施法”。

    丛林中,众人站在被烈火烧过的土地上,周边是熊熊燃烧的烈焰,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将众人生存的空间逐渐扩大。

    见到不再有伤亡,众人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坐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中有一种叫做劫后余生的放松。

    温迎吉几步来到玉独秀身前,语气高傲道:“你这次主意不错,回去之后定然重奖,接下来继续努力,要是能找到还素花,本小姐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看着一脸高傲的富家女,玉独秀心中厌恶到极点,像是没听到一般,坐在地上看着脚下的灰炭,头也不抬,理也不理。

    见到玉独秀如此姿态,那女子被气得翻白眼,从小到大谁敢如此这般轻视自己,要不是这小子立了功,定要将其狠狠吊打一顿不可。

    温迎吉跺了跺脚,走回队伍。

    还未等温迎吉坐下,下一刻却见天空变了颜色,一阵狂风卷起,带着浓郁的腥臭,挂的众人睁不开眼。

    牛管家经验丰富,猛然抽出腰间长刀,大声呼喊:“这是妖风,附近有妖怪在做法,大家保护好小姐”。

    牛管家的话一出口,就被妖风刮散,众人根本就无法听见。

    这狂风吹得众人头晕眼花,不辨东西南北,只是抽出武器护住自身,根本就难以在去管自家小姐死活。

    就算是这群侍卫训练有素,但在妖风下以及就是**凡胎,根本无力反抗。

    这妖风乃是妖族最实用的法术之一,要是没有防备,就算是法力高深之辈也会着了道。

    妖风的杀伤力未必有多强,但声东击西,混淆视听最是拿手,温迎吉一声轻呼,就被妖风卷起,向着远处飞去。

    这妖风与后世的龙卷风倒有些相似,只是多了一个迷惑人,不辨试听的功能。

    待到妖风消散,哪里还有温迎吉的踪影。

    这下子不但那群侍卫变了颜色,就连老管家都变了颜色,要是真正与妖怪正面冲突,这群侍卫未必弱了那妖怪,就像是一只老虎,一个人杀不死他,但一群人总是可以的。

    妖怪不过是比普通野兽多了一些能力罢了,正面冲突,尚在可杀的范围之内,除非是绝世大妖。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