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悠悠,不知不觉间,玉独秀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要接近一年了,一年的时间能干什么?。

    比如现在,玉独秀手中婴儿手臂粗细的木制长矛瞬间脱手而出,在水面没有激起太高的浪花,就将一条七八斤重的鱼给钉在了河底。

    随着玉独秀手劲与准头的进步,早就不再用木桶捕鱼了。

    木桶捕鱼虽然简单,但却要长久的等待,随着玉独秀法力越加身后,太极桩修炼越久,周身的气质就越加沉稳中正,即便只是一身粗旧的衣衫,也依旧能显露出卓尔不群的气势。

    满意的将长矛提出水面,轻轻一抖,鱼就被玉独秀抖入桶中。

    胎化易形,是对于对与玉独秀全身的洗练。

    随着胎化易形的进步,玉独秀周身气质越发纯净,就连那祖龙之血,在融入玉独秀周身的肌肉骨髓之后,都被神通再一次洗练,彻底化为玉独秀的根源。

    “以前这一丝丝龙血只是留在我的体内,在我体内游走,作为我身体生长的养料,但有了胎化易形,可以将这滴祖龙之血彻底化为我的祖龙之血,即便是这祖龙之血被我吸收,但却并未真的消失,而是成为我的底蕴”

    将木桶提回村子,刚刚进入村头,却见男女老少围了上来:“独秀,这是我家的一只公鸡,换你三条鱼”。

    “这是我家的上好稻米,可以换你两条鱼”。

    “这是我家的三斤猪肉,可以换你,,,”。

    一群大妈将玉独秀围起来,这小小的村子藏不住事,玉独秀捕鱼的绝活传遍整个村子,大家也曾尝试过用竹矛扎鱼,却没有玉独秀那个准头,不但耽误了时间,还一无所获,很划不来。

    玉独秀扎鱼的本事村中一绝,大家时常过来换一些鱼肉,要知道在这个普通凡人尚未征服河流的时代,鱼肉还是很难的奢侈的。

    “大家别急,都有份,都有份,即便是今天换不来,还不是有明天吗”玉独秀嚷嚷着,将手中的鱼桶放下。

    “哎哎,刘婶,你老人家别急啊,赶紧将我的鱼还回来”。

    “三爷,你还没将猪肉给我留下呢,别急着走啊”。

    “八爷,你这稻米不够数啊,换不得两条鱼”。

    吵吵闹闹,很快一桶鱼被大家分的干干净净,只留下玉独秀脚下小山头般的东西,都是些日常的食用物品。

    玉十娘不知道自何处走来:“哥,我在这里看着,你将这东西运回家”。

    “好嘞”玉独秀将东西装进木桶,提着向家中走去。

    这么多东西一次是不行的,需要四五次。

    玉独秀兄妹自从一个月前,就在也不缺口粮了,家中摆满了各种杂碎的口粮,还有吃不了晒出去的腊肉咸肉。

    “哥,咱们将的粮食够吃很久了,你还是安心读书吧,不要忘了爹娘的遗志”玉十娘像是一个小大人般跟在玉独秀身后唠叨到,这是兄妹二人最后一趟运送,足足走了七趟,才将所有的物资都运回家。

    看着依旧破烂的茅草屋,玉独秀轻轻一叹:“我不能看着你受苦,爹娘走得早,我要照顾好你,等咱们赚足了资本,就去县城中买一个房子,,,,,”。

    说到这里,玉独秀住嘴不言。

    玉十娘搅了搅手指:“哥”。

    “嗯”玉独秀应道。

    “你真的不想读书了吗?”玉十娘道。

    玉独秀转过身看了看玉十娘:“先将眼前的日子过好,其余的以后在说吧”。

    说着,玉独秀走进院子。

    玉十娘跟在玉独秀身后,院子中有一口大锅,这锅是玉独秀捕了半个月的鱼,足足几百条,和村头王婶换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就算是玉独秀此时身居法力,成为了修士,但没有强大的神通,依旧与普通凡人无异。

    将东西都摆在院子中,玉十娘端着淘好的米放入锅中,玉独秀将柴火推入灶中:“好久没有尝到米的味道了”。

    玉十娘闻言眼圈一红,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锅盖盖上,然后端着一边的野菜,挑来挑去,似乎在里面找着杂草。

    自从兄妹二人日子过好了,这野菜也开始挑挑拣拣,以前不管有没有杂草,都会吞下去,但现在却不一样,用玉独秀的话说:“咱们也上档次了”。

    喝着米粥,玉十娘坐在玉独秀对面:“哥,快要入秋了,再有几个月就是冬天了,咱们要准备一些柴火才好,不然冬天又要挨冻了”。

    玉独秀放下手中的陶碗:“为兄省的”。

    兄妹二人吃过晚饭,也没有什么娱乐节目,在院子中坐了一会,各自回房准备休息。

    玉独秀打开窗子,看着满天的繁星,眼睛纯粹无比,仿佛那刚刚出生的婴孩。

    “这胎化易形果真难练,这么长时间,才终于要将全身炼化”玉独秀喃喃自语,这胎化易形在三十六神通中并不是十分高端,但神通就是神通,炼起来并不容易,要不是有那一滴祖血之助,怕是在给玉独秀百年时间,玉独秀也难以达成。

    胎化易形改变的全身体质,让身子变得完美,契合大道,此时若有外人看到玉独秀,定会被其所倾倒,并不英俊的五官却恰到好处的组合在一起,每一个器官都像是天下间最完美的艺术品,组合在一切,唯有完美无缺一词能形容这一切的美好。

    天道自然,太美了或者太丑了,都是违背自然规律,唯有平淡中完美,方才是真正大道真意。

    “六阳魁首乃是重中之重,今夜若能冲关圆满,这胎化易形算是成了”玉独秀转身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周身法力滚动,顺着脖颈,向着脸部蔓延而去。

    “我若能胎化易形完满,肉身就能完满,就算是在无上大教,也能称得上天生修道的好苗子,定会受到大教的关注栽培,方才能一飞冲天,借助大教的资源,摆脱三灾之害”。

    说着,玉独秀心思慢慢沉浸在冥冥之中,法力翻滚,祖龙之血被一丝丝炼化,化为滚滚力量,来改造玉独秀的肉身,此时玉独秀很庆幸自己那个便宜大哥够意思,不然这胎化易形绝对是万万不能圆满的,想要补全肉身,所消耗的资源太大,玉独秀现在根本就置办不起那些资源。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上中天,一点青光逐渐蔓延到玉独秀脸部,一丝丝污垢被法力化为乌有,消散在空气中。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溜走,月见倾斜,眼见着东边的一缕紫气即将露头而出,玉独秀身子微微一震,一缕无垢之光自头顶百会照射而出,瞬间接引那最后一缕月光降落而下。

    月光本是纯洁,为玉独秀的肉身修炼画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不过这还没结束,都说天时地利,本来玉独秀修炼成胎化易形,肉身蜕变完满,也就算了,但偏偏在月降日升之时。

    月降日升这就是天时,天地间最后一缕月光与天地间第一缕紫气,太阴与太阳相互结合,对玉独秀的修炼会产生多大影响。

    天地间的一缕紫气被无垢之光无意间接引而来,水火之力,太阴太阳之力不断对玉独秀的肉身进行洗练,真正意义上的与天地交感,产生共鸣,与天地大道沟通,胎化易形瞬间完满,玉独秀肌肤瞬间闪烁出一抹荧光,随后隐匿不见。

    许久之后,玉独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轻轻睁开眼睛,看着晶莹如玉的肌肤,眼中闪过一抹琉璃:“这就是胎化易形圆吗?,终于修成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