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会?”佟岩松感到意外,王宝玉微微一笑,佟岩松高兴的立即点头,“在这灵衍大陆上,我还从未听过别人弹琴。”

    王宝玉缓缓坐下,手指搭上琴弦,默默感受了片刻,就在刚才听到琴声的一刹那,好似有许多模糊的记忆向他涌来,也让他想起了曾经弹奏过的旋律。

    琴声终于响起,浓浓的相思之情,跃动在手指之上,旋律听起来非常久远,却如天籁回旋,袅袅回荡,久久不息。

    很快,王宝玉就完全沉浸在他所弹奏的琴声中,第二遍的时候,兴致上来,随口添上了歌词。

    “在蔚蓝的天空下奔跑,在变幻的四季里欢笑,我们相伴纵横四海,誓言随长发飞舞在青春年少。我们的爱,冲上云霄,飞鸿点点逐夕阳,篝火温暖,你的脸庞娇艳无双,只愿长相忆,只愿永不离,生生世世爱无期。”

    莫名的豪情和感动,未知缠绵的相思,冲荡着王宝玉心房,眼中的泪水越来越多,终于汇聚成溪流,滑落在跃动的琴弦上。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很漫长,等琴声和歌声渐渐消散,王宝玉恍如从梦中醒来,方觉失态,擦了一把泪,抱拳道:“佟老,真是对不起,见笑了。”

    再看佟岩松,呆呆傻傻,老泪纵横,他半晌才咳嗽着埋怨,“臭小子,害人不浅,让我想起曾经的她,如在眼前。执手奔跑,纵情欢笑,篝火旁相拥,夕阳里守望,老天啊,你怎么就忍心将她带走呢?”

    “冒昧的问一句,她是谁?怎么陨落的?”王宝玉看出来,此刻的佟岩松,很想倾诉这段感情。

    “她叫婉儿,天灵根修士,鸿月宗掌门的女儿,三十岁没到,就突破至金丹期。”

    “佟老,你这修为可不高,居然得到金丹期修士爱慕,行啊,有魅力。”王宝玉赞道。

    “嘴甜懂风情,多才又多艺,哪个女子不喜欢。”佟岩松终于得意的笑了,又接着叹气道:“一次我们私自约会,她就在我的眼前,带着甜甜的笑容,突然消失了。掌门差点就想把我一巴掌给拍死!”

    “突然消失是什么意思?”

    “婉儿遇到了最恐怖的天灾,灭法劫。”佟岩松沉重的说道。

    “她可是金丹期的修士,怎么就没有丝毫抵抗?”

    “在灵衍大陆上,但凡到达金丹期之后修士,就可能会遭遇灭法劫。无人知道这天灾是如何形成的,没有任何气息,来去无踪,无影无形,一旦被击中,任凭多大的修为,什么都不会留下。”佟岩松进一步解释。

    “这也太恐怖了吧!这么说的话,还不如做个低等修士更安全。”王宝玉倒吸一口凉气。

    “也不是全无躲避的方法,只要佩戴避劫珠,就能事先感受到,跳开十米就能躲避。说起来简单,但此物极其珍稀,整个鸿月宗,只有掌门拥有一颗。当时他就在不远处,目睹女儿消失,不然的话,我都解释不清楚。”

    “避劫珠又是怎么来的?”

    “没人知道!随意分散在各处,可能低头就能捡到。”佟岩松道,“法器宫曾经分析过此物,材料不明,唯有上面刻着避劫两个字。”

    “灭法劫只针对人族修士吗?”

    “不,灵衍大陆上的任何种族,都可能遭遇灭法劫,三级修为以上的佛、妖、鬼、魔、修罗,也会一瞬间灰飞烟灭。”

    “照这么说,各族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天灾才对。”

    “怎么可能!人性都是自私的。”佟岩松摇头,觉得王宝玉的想法很幼稚,“相反,各族之间,为了争抢一颗避劫珠,不惜血雨腥风,大动干戈。”

    不升级会老死,升级还有天灾**,修士之路,果然异常坎坷,似乎只有达到顶峰,才有安全可言。

    话题就此打住,佟岩松问起王宝玉从哪里学来的音律,他坦言相告,不记得之前的事情,这都是记忆的残片。

    佟岩松也没多问,不客气的向王宝玉学习了这首歌,唱得很起劲,落泪不止,心情却畅快许多。

    回到小屋内睡了一觉,第二天,王宝玉正式投入到工作中。

    制作符箓,有两大要素,第一是符纸,第二是画符,佟岩松介绍,那一捆捆的东西,就是所谓的符草,还是从鸿月宗运来的。

    将符草放到铁锅煮沸,再把草捞出来,水倒掉,锅底剩下的粘稠之物,称做符水。

    用一把小刷子,将符水均匀的涂抹在黄纸上,就正式成为了符纸。

    王宝玉目前的工作,就是制作符纸,听起来并不复杂,难度却不小,尤其是刷符水在黄纸上,力道要保持一致,刷痕决不能有一丝重叠,否则符纸就废了。

    点火、煮水、捞草、倒水,刷纸!

    忙碌了一天,王宝玉一张成功的符纸都没做出来。

    好在因为昨晚的接触,佟岩松对王宝玉印象相当不错,换成别人,早就破口大骂了。

    第二天,第三天,浪费的黄纸堆了一地,王宝玉通过不断调整气息,摒弃杂念,终于在第四天,做成了一张符纸。

    王宝玉高兴的哈哈大笑,兴冲冲拿去给佟岩松看。

    这也不算好,佟岩松不屑一顾,揉烂随手丢一旁,看向王宝玉的眼神充满了压抑的火气。要不是惦记晚上还要跟王宝玉弹琴聊天,可能已经把他给撵走了。

    轻言放弃不是王宝玉的性格,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后,制作符纸的成功率,已经达到了三成,且成品优等,佟岩松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宝玉,这段时间,怎么没感觉到你练功啊?”佟岩松不解的问道。

    “我这个人有点奇怪,练功需要极其安静的地方。”王宝玉找了个借口。

    “毛病还不少,真正的修士在哪里都可以静下心来。”

    “谁让我惦记媳妇,杂念太多呢。”

    “嘿嘿,说来也是,当初我也是静不下来。这样,打开那道小门,去下面练功吧!”佟岩松掏出了一把钥匙。

    从第一天来,王宝玉就看见了两个屋子连接处这道奇怪的小门,也不好多打听,既然佟岩松给了钥匙,于是问道:“佟老,这里面有什么?”

    “也没啥,是用来测试符箓威力的试练间,放心吧,绝对够安静。”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