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步川一言不发,难掩对女儿的愤怒,捕猎妖兽风险极高,尤其是面对高阶妖兽,女儿这分明是想把王宝玉往死路上推。

    药园中的王宝玉,突然接到了前往城主那里的消息,颇有些惊讶,罗步川平时几乎从不叫他过去。

    “宝玉,穆惊云在那里,情况可能不妙!”罗倩担忧道。

    “他算个屁!你先等着,我去去就回。”

    “宝玉,我害怕!”罗倩拉住了丈夫的胳膊。

    “倩倩,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乖乖等我回来。”

    罗倩不懂火焰山为何物,但还是松开了手。王宝玉起身离开药园,很快就来到了大厅内。

    只见城主罗步川面若冰霜,眉头紧锁,罗瑶低着头,却难掩幸灾乐祸的表情。

    大桌子的后方,端坐着一名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相当的英俊,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右侧胸前别着个正方形的身份牌,黑底红字,彰显他不凡的身份。

    “岳父!”王宝玉朝着罗步川躬身施礼。

    “小子,怎么不向我施礼啊?”穆惊云直盯着王宝玉,不满的质问。

    “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

    穆惊云彻底愣住了,他长这么大,头一次听到这么不客气的说话方式,一股强大的神识威压立刻冲向了王宝玉。

    然而,更让他大跌眼球的是,这名看起来只有五层修为的修士,对他的神识威严,居然丝毫反应都没有。

    “你的魂核,为何这么不清楚?”穆惊云问道。

    “我刚才说了,我不认识你,当然没必要回答你的问话。”王宝玉不动不摇,视穆惊云如无物。

    “宝玉,这是掌门的大公子!”罗步川唯恐王宝玉有所闪失,急忙解释道。

    “大公子是来接罗瑶的吧!好啊,祝你们珠联璧合,携手同心。”王宝玉终于抱了抱拳。

    这句话说得没毛病,可是传入穆惊云的耳朵里,却感觉出嘲讽的味道,他进一步的逼问道:“王宝玉,你父母是何人?”

    这句话切中了要害,罗步川脸色微变,王宝玉最大的问题,就是身份不明。

    如果要穆惊云因此抓到了把柄,即便当场杀了王宝玉,也不为错。

    “大公子,你听我解释。”罗步川抢先道。

    “我要听他亲口回答我。”

    穆惊云仿佛懂了些什么,摆手阻止罗步川说话,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宝玉。

    “王宝玉,大公子问话呢,你怎么不答?”罗瑶冷笑道。

    王宝玉拳头握紧,怒视罗瑶,好心当做驴肝肺,这个女人还是不想放过自己。

    “明摆着的事儿,我……”

    咳咳,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走了进来,口中还不断咳嗽,正是南门瑞。

    “南门长老!”傲慢狂妄的穆惊云,也连忙起身施了一礼。毕竟父亲早有交代,必须要对之前的长老表示恭敬。

    “我刚才听你问宝玉的父母,这是个秘密。”南门瑞缓缓开口道。

    “南门长老,您很清楚,鸿月宗有严格规定,各宗门之间,不得往来。”穆惊云初步判断,眼前这小子,很可能来自于南岳门。

    “既然你非要问,那就不妨告诉你,他是我故友之子,育胎石出了问题,因此刚生出来不久。”

    刚生出来?好大一个啊!

    穆惊云完全傻了,他还从未听说过,有生出来就这么大个头的婴儿,而且跟成年人根本毫无区别。

    “南门长老!”

    罗瑶刚刚开口,看到父亲眼中仿佛有团火,到底还是憋了回去。

    “敢问是哪一位?”穆惊云继续追问。

    “曾经的护法王一夫,夫妻双双陨落在莫邪谷中,可叹可惜,他将一块能生长的育胎石交给了我,再后来被我带到了这里。”南门瑞平静道。

    王一夫?

    这个名字显然属于此处,却好像很熟,但王宝玉还是想不起来从哪里认识过。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有育胎石能够成长?”穆惊云还是觉得不对头。

    “你知道什么,那可是鸿月宗亲自送给王护法的,这个秘密,就连你父亲都不知道。”南门瑞说话变得有些不耐烦。

    “这么说来,你倒是功臣之子,失敬了!”

    穆惊云愣了半天,不敢真跟南门瑞翻脸,十分勉强的朝着王宝玉抱了抱拳。

    “没什么,我也是从南门长老这里,才得知自己的身份。”王宝玉顺水推舟。

    “既然是前功臣的子嗣,更应该进入东岳门,打杂不妥,先成为记名弟子吧!”穆惊云道。

    所谓的记名弟子,就比打杂高一点,王宝玉刚想拒绝,却见南门瑞朝他使眼色,最终点头道:“谢过大公子了。”

    “好了,今天知道的稀罕事可真多!”穆惊云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来,又对罗瑶道:“瑶儿,这几天收拾一下,带着王宝玉,尽快赶到天玄门报道吧!”

    “嗯,一定早去!”罗瑶点头。

    穆惊云又朝南门瑞拱了拱手,随后不善的对罗步川道:“罗城主,这就是你的不对,要不是瑶儿提醒,功臣之子就要被埋没。”

    “带走了宝玉,小女又该怎么办?”罗步川道。

    “真是多虑,他可以常来常往的,儿女情长,总不比宗门发展更重要。”穆惊云厌烦的摆摆手,随后大模大样的离开。

    罗步川竟然没有出去相送,可见心中相当的不痛快,他是一城之主,也是穆惊云的未来岳父,而穆惊云分明没瞧得起他。

    “宝玉,你先跟南门长老走吧,过一会儿我再去找你。”罗步川道。

    “父亲,女儿也退下了。”

    “不许走!”

    罗瑶身子一抖,站在了原地,王宝玉冷冷的看了罗瑶一眼,跟着南门瑞一道,返回药园。

    刚刚出门,就听到屋内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罗步川再难压抑住火气,大巴掌狠狠打在罗瑶的脸上,气喘吁吁地大吼道:“你,你这个逆子!”

    “父亲,你打我?”

    “都是我这些年对你缺少管教,才让你变得如此六亲不认。”

    “你不说让我照顾妹妹吗?我把王宝玉弄进东岳门,成为弟子,有什么错?”罗瑶声嘶力竭的高喊。

    王宝玉没有回去劝架,罗瑶确实很欠揍,三番五次想把自己置于死地,似乎从来没考虑过亲妹妹的感受。

    “老先生,多亏你及时赶来,为我解了围。”王宝玉真诚的说道。

    ps:加更,感谢“卢有才”朋友对本书的鼎力支持!此人为土豪,相貌堂堂,生财有道,人品可靠。vip群:61566921。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