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给我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害你啊!大小姐只是吩咐,将你们迷昏之后,砍断王宝玉的一条腿。”莫强一着急,将实情说了出来。

    “我宁愿废了自己两条腿,也不能让宝玉受到伤害。”罗倩很是激动,指着右腿怒道:“这条腿是好的,你们拿去复命吧。”

    “二小姐,说过不敢的,我们只是针对王宝玉而已。”莫强差点哭了,没说错话啊。

    “两个蠢物,宝玉的一根汗毛都比我的命重要。”

    她本来就残疾,如果王宝玉再断了腿,真成了一对凄惨的夫妻。

    “我也是城主的姑爷,你们的胆子真是不小。”王宝玉脚下用力,莫强扑的一口,吐出了血沫,死亡的恐惧,立刻笼罩了他的全身。

    “别踩了,我说。”莫强哀求着,“大小姐觉得,大家都在城外,无人会发现,到时候她就说我们跟她在一起。”

    王宝玉终于收回了脚,可见莫强的脸上,一个清晰的脚印。

    “大小姐还说,即便真的被发现了,她也会将我们兄弟保下来。”

    “你们还真傻,要是让我父亲知道了,一定先砍断你们的腿,扔下分水谷,喂了妖兽。”罗倩相当的恼怒,厉声道。

    “我知错了,请二小姐和姑爷,放过我吧!”

    莫强终于跪了下来,连连叩头,罗倩却拿过钢刀,脸色阴寒,唰的一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倩倩,不必杀他,到时候反而是咱们说不清。”

    王宝玉拉开了罗倩,一字一句的对莫强道:“我自从来到这里,你已经试图杀我两次,再一再二不再三,如果还有下次,我会一寸寸剥了你的皮!”

    声音中,带着不容反抗的强大王者之气,莫强吓得抖若筛糠,头也不敢抬,连说绝不再犯。

    “叫醒你弟弟,离开这里,知道怎么说吧?”王宝玉道。

    “不知道!”

    “还真傻,难怪会被人利用。”王宝玉鄙夷道,“就按你之前的谎言,说是发现了一只受伤的铁甲虫,一路追击过来,城主或许还会赏赐你。”

    “如此恩情,我们兄弟定当厚报!”

    莫强再次跪下,重重的叩头,昏迷的兄弟哪里叫得醒,弯腰抗在肩头,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药园。

    “倩倩,回去吧!”王宝玉温柔的搂住她的香肩。

    “我今后再不想认这个姐姐。”罗倩哽咽着,泪水划过脸颊。

    “算了,不能让你父亲为难,再说了,她也要走了。”

    “如果母亲还在,她一定不会变成这幅样子。”

    “可以理解,一个大男人,事情又多,怎么能照顾好两个女儿。对了,我一直没问母亲的事情,就怕勾起你的伤心往事。”王宝玉拉着罗倩进了屋。

    罗倩眼睛红肿,全无睡意,还是断断续续的讲述了她母亲的事情。

    十八年前,罗步川和云香君结成了伴侣,那时的云香君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初级,而罗步川还在培元期七层。

    晴川城内年纪大的修士都知道,云香君是当时的城主,美丽大方,性情温和,处事公正,深得人心。

    追求者不计其数,而她选择嫁给罗步川,正是为了一份纯粹的爱情。

    婚后,夫妻两人十分恩爱,很快用育胎石得到了两个孩子,大女儿罗瑶,小女儿罗倩。

    小时候的罗瑶,聪明伶俐,深得母亲喜欢,而罗倩却生来残疾,云香君更多了一份怜惜,常常整夜搂在怀里。

    “在我五岁的时候,母亲突然就消失了,也许除了父亲,无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东岳门还来调查过,毫无结果。”

    说起这些,罗倩的长睫毛上,挂满了泪珠,楚楚可怜。

    “也许母亲还活着,等我强大了,会帮你找到她。”王宝玉安慰道。

    “唉,我们姐妹哭了好多天,找父亲闹过多次,父亲就是不肯说。从那时起,父亲就经常一个人坐在月色下,眺望着远方,也许在盼着母亲归来吧!”

    “他是个好男人!”王宝玉重重的点头。

    “达到八层的父亲,被破格提拔为城主,整日忙忙碌碌,我和姐姐少有人管,相依为命。姐姐从那时起,就变得非常任性和刁蛮,每次捕猎到妖兽,她总是喜欢多砍几刀。”

    “倩倩,听我一句吧,即便你不承认,她还是你的姐姐,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即便跟父亲也不要提。”

    罗倩默然无语,男人心胸大度,可是她又如何去原谅姐姐?

    第二天一早,罗步川匆匆带领一队修士自城外返回,来到药园查看那只铁甲虫。

    甲壳完好,妖兽已经死了,堪称不可思议。罗步川仔细探查,发现甲壳下有一个血洞,深达虫体内部,神情相当的惊讶。

    即便是他亲自出手,也无法做到这一点,这又是何人所为?

    “宝玉,倩倩,你们还好吧?”罗步川问道。

    “岳父,我们都好着呢,多亏莫强、莫壮两兄弟及时赶到,不然的话,后果还真是难以想象。”王宝玉笑道。

    罗瑶也跟了过来,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脸色颇为苍白,她已经看到,妹妹罗倩的手心里,正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

    “这只妖兽确实受了伤,莫强、莫壮两兄弟有功,当给与赏赐。”罗步川宣布道。

    莫强、莫壮并没有来到现场,伤得不轻,正在自己的屋内调养。随后,罗步川让总管,给他们每人送去五块下品灵石。

    铁甲虫还是完好的,甲壳可以炼制法器,当然,晴川城并没有法器师,还是要送到东岳门。

    上交了法器材料,就能减少五行果的缴纳,罗步川显得很高兴,亲手将铁甲虫给**了,虫肉有毒,非但不能吃,而且还要深埋。

    安排好一切后,罗步川带领众人,继续去采摘剩下的五行果,临行时不免叮嘱王宝玉和罗倩,一定要多加小心。

    罗瑶也跟着走了,望向王宝玉的眼神,极其的复杂,明显带着不甘,还有一丝的畏惧。

    她很清楚,莫强和莫壮搞砸了,还有关键证据在妹妹的手里。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两兄弟一反常态,居然对她什么都不肯说,她所知道的详情和晴川城其他人了解的差不多。

    精心策划的暗杀行动,毁于一旦,要是被父亲发现了实情,绝不止斥责那么简单。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