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瑶当然也在怀疑,王宝玉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如此轻易的捕捉到妖兽,难道说,父亲暗地里传授了他特殊的功法?

    啊呜!

    罗瑶将怒气发泄在肉上,发狠咬了一大口,使劲的在嘴里嚼,想象着那就是王宝玉的肉。

    从小到大,父亲都是无比宠爱她,对于妹妹的爱更多是怜悯,可这个臭小子来了,好像一切都不太对头。

    想到这些,坐在火堆旁的罗瑶,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同样带着疑惑的,还有城主罗步川,王宝玉一次次让他刮目相看,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管怎么说,王宝玉看起来对小女儿很好,两人琴瑟和鸣,恩爱有加,做父亲的还能期望什么,也不想探究下去。

    回到药园的王宝玉,刚刚洗漱完毕,罗步川派人送来了一壶酒,正是用五行果酿造的,平时罗步川都不舍得,只留着招待贵客。

    “父亲越来越认可你了。”罗倩高兴道。

    “他是个好父亲!”王宝玉点点头,又说:“倩儿,切下一大块肉,我要去见一个人,酒咱们也不喝了,直接拿给他。”

    “宝玉,你要见谁?大家跟你还不熟呢!”

    “南门瑞!”

    “他?这人性情古怪,平时少有人跟他来往。”罗倩担忧道。

    “有本事的人都有个性,放心吧,我会很尊敬他。”

    “我跟着你或许他会给几分面子?”

    “不用了,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去了反而不方便。”

    南门瑞的住所,离药园并不太远,位置偏僻,是个喜欢安静的老者。王宝玉独自拎着一大块猪肉和一壶美酒,敲响了他的屋门。

    “谁啊?”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在下王宝玉!”

    “不认识!”

    “好吧,我是二小姐的丈夫。”

    半晌之后,南门瑞佝偻着身体,打开了屋门,面无表情,“找我这个要死的老头子,有什么事儿吗?”

    “同是天涯沦落人,想要跟您喝杯酒,不知可否赏脸?”王宝玉微笑着问。

    南门瑞犹豫了一下,点头道:“进来吧,老朽平生还是第一次跟凡人喝酒。”

    “老先生好眼力啊!”

    “哪有什么眼力,城里人都在议论,二小姐嫁给了凡人,想不知道都难。”南门瑞摆摆手,引着王宝玉到桌旁坐下,取出夜光石照亮了屋子。

    角落里,放着一块白烈猪的肉,只有巴掌大小,还带着皮。南门瑞目前只有三层修为,按理说是分不到的,足见罗步川对他的尊重和特殊照顾。

    王宝玉把沉甸甸的猪肉递了过去,南门瑞不客气的收下,取来两个杯子,坐在桌子的对面。

    五行果酿成的酒,跟果子表皮一样,呈现层次分明的五种颜色,浓稠带着清香。

    “老先生,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王宝玉端起酒杯。

    “第二次了,上次在药园门口。”南门瑞强调了一句,跟王宝玉碰了杯,一饮而尽。

    酒的味道不错,入口甘醇,唇齿留香,南门瑞放下杯,盯着王宝玉直接问道:“你找我,肯定不光是为了喝酒,有事明说吧!”

    “您老见多识广,我想更多了解一下灵衍大陆。”

    “知道了也没用,若非鸿月宗来人接收,岛上谁也无法冲过幻灭海。”南门瑞摆了摆手。

    “我对自己有信心,多知道一些,总归没有坏处。”

    南门瑞自己倒了杯酒,轻轻品了一口,这才说道:“我们所在的五灵岛,相比整个灵衍大陆,不过是沧海一粟,怕是地图上都难有标注。”

    “是啊,外面的天地那么大,不能总困在一个小岛上。”

    “老朽所知的,也都是道听途说。”

    “但讲无妨!”

    “早年听鸿月宗来人讲,灵衍大陆大致呈现环形。”南门瑞说着,用手指蘸着酒,就在桌子上画了起来。

    “最外圈是幻灭海,我们的位置紧邻真正的大陆,隔着一条万里海峡,鸿月宗所在的鸿月州,是灵界五十四州之一。”南门瑞继续讲述道。

    “听起来,能在真正大陆上的,都应该是修为不凡吧?”王宝玉插口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金丹期、元婴期,乃至化虚期以上的大能修士都有。”

    南门瑞点头,继续画圈,又说道:“灵界五十四州往里,据说是一条广阔无比的沙漠,通过之后,就能达到玄界九州,那里生活的可都是神通人物。”

    “再往里的中心地带,又是什么地方?”

    “听说是灭神界,详情不知。”

    “事物都有阴阳两面,灵衍大陆的阴面,又是什么地方?”王宝玉道。

    “无人去过,据说是妖族、魔族和鬼族的地盘,凶险万分。”

    通过南门瑞的讲述,王宝玉第一次对灵衍大陆有了一些了解,按照层次递增,简单说,就是幻灭海域、灵界、玄界和灭神界。

    “老先生,感谢你告诉我这么多。”王宝玉举起杯。

    “我也没说什么,敢问一句,你到底从哪里来?据老朽所知,灵衍大陆之上,从未出现过凡人。”南门瑞似乎放松了许多,喝了杯中酒,开口打听。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就从石头里蹦出来,来到了这里。前尘往事,模模糊糊,唯一记得清楚,就是自己的名字,叫做王宝玉。”

    “你虽然已经到了培元期五层修为,但魂核是假的,而且,凡人的气息还在。”南门瑞道。

    “老先生,您还真是深不可测啊!”

    “我曾经是筑基后期修为,虽然如今降为可怜的培元期三层,但神识依旧比常人敏锐。”

    南门瑞解释了一句,又说:“喝凡人血能增进修为,此传言难寻出处,却流传甚广。恕我直言,你想要在这里活下去,并不容易。”

    “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抗争到底。”王宝玉坚定道。

    “好样的,老朽欣赏有骨气的男人,这里还有一部书,可以送给你,算是你用猪肉和这壶酒换的。”

    南门瑞说着,起身过去拿来一本书,递给了王宝玉。

    古老的繁体字,上面只有不多的勾画注解,名字正是隐气诀。

    “老先生,这是天书吗?”王宝玉装着皱眉,心中却是狂喜。

    “不用瞒我,你看得懂。”南门瑞第一次露出欣赏的笑容,“我留在药园里的那本书,是一种指击之法,你运用的很好。”

    <em><em>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em></em>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