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不大正常!

    难不成,这里面另有隐情?

    罗尘不由暗道。

    “呵呵,罗师叔,您老风尘仆仆,舟车劳顿,修补阵法,也不急在一时,师侄早就安排好了一桌宴席,不如师叔先解解乏?”郑主事笑道。

    “呵呵,郑主事客气了。”罗尘一笑。

    被一位明显比自己年长至少半百的修士,叫做师叔,未免有些不习惯。不过,很快罗尘便即不以为意。

    毕竟,仙道世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才是秩序!

    “那师侄给您老安排一处居所,先行休息一二?”郑主事试探道。

    他身为一方主事,自然看得出罗尘眉眼高低,其虽未曾明说,可无意已然拒绝了自己的宴请,倘若再不识趣的提及,可不大妙。

    “郑主事的美意,罗某心领了,不过,不必麻烦了。此番在下奉师命而来,急心公务,你直接将阵法出现过纰漏之所,给我标注出来便是。”罗尘直接道。

    “是。”郑主事一怔,旋即神色一肃的道。

    其一拍储物袋,立即取出一块玉简,放在眉心复制起有关阵法先前的各处疏漏起来。

    盏茶工夫,郑主事便将玉简奉上。

    罗尘识念一触,顿时皱眉。

    仅仅一年,竟出现了七十多处纰漏?尽管有郑主事先前的言语铺垫,可这个数字,仍然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郑主事有心了。”罗尘一笑,微微示意,便直接御剑,直奔最近一处纰漏之地。

    “这些秘传弟子,行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郑主事一愣,旋即苦笑摇头的心道。

    随即,其便将一众属下遣散,自身也飞开去。

    “嗯?”

    罗尘接连转折了七八处原本的纰漏之地,不由眉头紧皱。

    按照道理而言,一位阵法宗师的阵法出现纰漏,哪怕是一丝半点,也不可能是一个略通皮毛的半桶水所能完美修缮的。可如今,这许多纰漏之地,竟看不出丝毫端倪。

    这一点,着实令他颇感讶异。

    “难不成,此地竟还有什么阵法高人不成?”不由得,一个念头闪过。

    随即,罗尘失笑。

    倘若真有这等高人,任何一个修真家族,乃至于世家,都要将之奉为座上宾的,又岂会屈居区区一处灵矿之中?

    可无法查出阵法纰漏症结所在,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这般想着,罗尘轻叹一口气,识念横扫四方的迅速将临近几处纰漏点也查看了一番,确定并无异常。

    索性,罗尘不再继续查探。

    二十多处纰漏点都无线索,再查下去,多半也是无果。

    眼下,修复大阵才是关键。

    一闪身,罗尘落在地上,随手一掐诀,在一处完好阵基处丢下几根阵旗,双手掐诀催动中,阵旗旋动,化作一个阵法。阵法之力一触阵基,顿时,阵基起了反应,推动护阵运转。

    在罗尘感知中,一座座阵基彼此相连,就要构成大阵。

    然而,顷刻之间,漫天掀起的阵法光幕,便即再次散去。

    “找到了。”

    罗尘面上一喜,一闪身,落在了一处阵基所在。

    似这等灵矿,出于种种因素考虑,根本不可能单纯的以阵法阵盘安置护阵,而是需要炼制阵基。

    此地的阵基,足足有上百个之多,每一个阵基至少钳制着数十上百的阵旗、阵盘。这座大阵的变化,罗尘已了然于心。

    此座护阵,如果其没猜错,应该是越重综合了十多座阵法,推演出的一座大阵。好在,这些阵法,他基本上也都了解,因此,修复起来,不算太难。

    说到底,越重还是低估了他的阵道修为。

    一座大阵,就好似一架无比精密的机器。此刻,正是这架机器的重要部件,出现了严重问题。

    有三座阵基,严重损坏。

    根本无法修复,唯有重新炼制。

    罗尘此刻,正是在一座阵基之下。

    “嗡……”

    罗尘双手掐诀,这座阵基便在轰隆隆的声响中,浮出了地面。

    “咦?这是……”

    罗尘眉头一皱。

    眼前的阵基,令他有些目瞪口呆。

    ——其上竟是千疮百孔,好似被什么虫蚁啃食一般。

    “嗯?”

    罗尘忽的一声轻咦,随手一抓,顿时便有一道极其细微的淡灰色气丝,落入手中。

    “是尸气!”

    罗尘脸色一沉。

    这件事,愈发显得扑朔迷离。

    尸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罗尘眉头紧皱。

    小心翼翼的打几个手诀,将这缕气丝单独封存,罗尘身形一闪,直奔其余两座阵基。将两座阵基以法诀引出,赫然,也如先前一座一般,好似虫巢,有无数细孔。

    其上,也都有极其细微的灰丝残存,被罗尘摄取封存。

    旋即,罗尘露出一副若有所思之色,剑光一闪,直接去见郑主事。

    “郑主事,麻烦你给我安排一间居所,方圆百丈之内,一切闲杂人等全部清除。”罗尘开门见山。

    “没问题。”郑主事虽觉奇怪,可这等小小要求,他自然满足了。

    很快,郑主事便亲自将罗尘送到了一处相对幽雅的安静居所。

    此地,恐怕先前是给越重准备的。

    一挥手,罗尘随手便是几重阵旗飞出,布下强力防御。随即,盘膝坐下,一挥手,一缕气丝浮现。

    “万象为引,星罗棋布!”

    罗尘深吸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更是如蝴蝶穿梭花丛般的连连掐诀,最终,却忽的一指那一丝气丝,一动不动起来。

    其一动不动,可在其身前的气丝,却在剧烈波动中迅速泯灭起来。

    只是不到两个呼吸,气丝便荡然无存。

    罗尘却面色古井无波,仿佛早在意料之中,一挥手,又是一丝气丝飞出,再次开始了占卜。

    直到将最后一缕气丝也都耗尽,罗尘这才露出一丝凝重之色,深吸一口气的猛然纵剑而出。眨眼之间,便即冲出百丈。

    接连几闪之下,罗尘便出现在一处完好阵基处,衣袖一震,随手一勾,竟从地下摄出一头螃蟹一般的古怪灵虫来。

    此虫身上,赫然散出一阵阵的尸气。

    这是一具虫尸,可却起灵。

    “万象星诀!”

    罗尘深吸一口气,再次展开此术,以这头虫尸为目标的一番推算之下,终于是推算出了一些东西。

    旋即,罗尘脸色一冷,身形急闪,直奔一处矿洞。

    “秘传大人,您……”一队守卫见了罗尘,正要打招呼,可一句话还没说完,其便已没入了矿洞不见。

    众守卫见状,一个个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有守卫迅速的将讯息禀告了上去。

    “嗤!”

    一道灵光急闪,落在矿洞前。

    “见过矿主。”几名守卫连忙见礼。

    “你们亲眼看见秘传师叔踏入了此洞?”郑主事问道。

    “不错。”守卫队长连道。

    “将当时的情形,和我说来。”郑主事道。

    “是。”守卫队长急忙将所见一幕说出。

    闻言,郑主事皱眉不语。

    “大人,我看秘传大人似乎是有什么急事,匆忙进入,您看,我们是否要进去增援一二?毕竟,这条矿洞,可是废弃已久的。”守卫队长迟疑着道。

    “这……”郑主事略一犹豫,旋即摇头,道:“不必了。”

    “可,倘若其……”守卫队长一脸担忧。

    “不必担心,这些秘传师叔一个个都本领了得,是宗门瑰宝,不知有多少保命手段,根本用不到你我帮忙。何况,你以为他们愿意我们看到他们的底细?”郑主事冷道。

    “是。”守卫队长一凛,急忙道。

    “等一下,立即调集二十个小队过来,务必保证这一个矿洞附近,有小队巡逻,但不可太过,以免秘传师叔误会。有什么异动,立即向我禀告。”郑主事却忽的话锋一转,改变了主意。

    “是。”守卫队长立即道。

    登时,众人便即行动起来。

    “希望没什么事情吧。”郑主事幽幽一叹。

    他在此镇守百年,对这矿洞清楚得很。经常有人走动的矿洞还好,多无异常,可废弃的矿洞,却难保会滋生出什么牛鬼蛇神。

    便是被一些厉害的妖兽占据,也是正常。

    有些妖族,可是不能简单的以境界衡量其强弱的!

    虽说秘传弟子一个个都手段非凡,可这位罗师叔,现在也不过灵根境中期,只怕远比不上门中其他秘传弟子。

    “难不成,其如此着急,会与灵矿护阵有关?”郑主事眼中闪过一丝忧色。

    一闪身,消失无踪。

    罗尘识念散射,在这黑漆漆的地底,分毫不停,竟似无比熟悉。与此,身周星光纱环绕,头顶青铜小鼎护持,四外更有子母灭魂牙连成一线。

    “嗯?”

    陡然,罗尘感到矿洞中开始出现尸气,而这尸气与其一照面,便即退潮一般的急缩。

    “是它了!”

    罗尘心中笃定,顺着尸气退走的方位急追下去。

    “小子,别多管闲事!”

    陡然,在其身前,一团尸气化作一张人脸,不无威胁的道。

    “哼!”

    罗尘冷笑。

    “嗤啦!”

    一张火网陡然浮现在这张尸气人脸之外,一下将之笼罩,火焰蒸腾中,化为虚无。

    “想走?”罗尘冷笑,剑光加急,一下射入矿洞深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