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强大,绝不仅是灵气比元素品质更优!

    不过,奥术世界也并非一无是处。

    魔法阵!

    这便是奥术世界的长处了

    魔法阵可以发挥出超越魔法师能力数倍乃至于数十倍的强大毁灭力!

    这一点,在仙道世界,极为罕见。虽说仙道世界中的阵道,也极其完善,可与奥术世界的魔法阵,却不是一个发展方向。

    两者,简直是南辕北辙。

    而对于术法的掌控,恰恰是他这尊昔日法神的强项!

    魔法换法术,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场升级而已。一旦彻底熟练,必将发挥不可思议的威力。千术经,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

    对创出此经的法尊,罗尘很是感激。

    其实,他早有修行法术的打算。只可惜,修行法术,对于这个世界的修士而言,似乎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罗尘所斩杀的众修士,竟无一修行过法术。而就连纪家宝库,也都没有法术之类的修行秘典。

    如此,方才耽搁至今。

    全心参悟千术经中,很快,一宗宗法术映入罗尘识海。

    火蛇术、金甲术……

    种种法术,在罗尘识海中徐徐展开,详细无比。与此,罗尘将法术与真功解剖开来,也有了一种了然。

    元神、识念、法力、经脉、诀咒、灵气。

    任何一种法术,都是囊括了这七个方面的变化,唯有完全正确,才能释放出法术,而一旦错误,只怕经脉都要受损。

    而真功,则只需元神、识念、法力、经脉四个方面。

    对比而言,真功自然更容易上手,而且,与解灵之术乃是一脉相承,且威力更大于法术,收效快,如此,也无怪乎众人热捧真功,而冷弃法术了。

    不过,也幸好如此,否则,他堂堂法神重生而来,岂不是毫无优势可言?

    心中诸念一闪而过,罗尘陷入修行之中。

    洞府之中,暗蕴聚灵阵,聚拢了浓郁的五行灵气,这对罗尘修行法术,自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嗤!”

    一道火蛇飞腾。

    “嗤!”

    一道冰刃斩过。

    “轰!”

    一枚火球飞过。

    掌握了法术的基本修行法,对罗尘而言,等若掌握了法术诀窍。闭关室内,各种法术腾飞。

    初时,罗尘还只是一种种法术的释放,可逐渐的,闭关室内数丈空间,几乎是各种法术同时奔腾。

    一种强大的毁灭力,弥漫了整个空间。

    “呼……”

    罗尘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虽然此刻的瞬发,还只限于初级法术,但能在一夜之间,修至此等程度,已然不易。毕竟,虽说一个初级法术,无法重伤灵根境修士,可几十个法术一起绽放,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般简单。

    这是毁灭之力的连级跳!

    灭杀灵根境修士,绰绰有余!

    仅凭这一手法术齐发,即便是一些灵藤境,也未必能应对的来。

    而这,还仅是一个开始。

    法术,可也有许多的等阶之分。初级、中级、高级,每一级的提升,威力都将是巨大无比。

    法术齐发,不是罗尘的原创,当年的法尊,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法尊之后,却成为绝响。不过,即便是当年的法尊,也都是在灵藤境后期,方才做到这一点。而罗尘,如今也只是灵根境初期。

    不过,对于法尊,罗尘依旧是钦佩不已。

    法术齐发,需要极高的术法造诣。他站在法神造诣的基础上,做到此点,不足为奇,可法尊时代,法术也都凋零。

    法尊能做到这一点,无疑是旷世才情。

    而最为关键的,据千术经相关讯息记载,法尊同样是五行灵根。

    能以五行灵根,成就大能,获得尊号者,唯此一人。

    只是,罗尘更多的是感到好奇。以法尊资质、实力,是如何搜集的如此之多法术,自成一道?

    一手法术演化道,可撼尊者,是何等殊荣?

    然而,钦佩归钦佩,罗尘并没有打算照搬全抄。

    法尊再强悍,修行也需要一步步的积累。

    他纵然有一世术法积累,可想要达到可抗衡张玄灭的程度,若不创新,一味的照搬全抄,墨守成规,至少也要到聚魂境不可。

    少则十余年,动辄百十年。

    这个时间,足够张玄灭杀他千千万万次了。

    从一开始选定《千术经》开始,罗尘便有定计,要开创出新。法尊的路,只是一个借鉴。

    临近清晨,罗尘不再推演法术,温养元神。

    以精力充沛的姿态,罗尘踏入了越重的洞府之中,开始接受越重的阵道指导。

    时光飞逝。

    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

    这一个月间,罗尘以灵液修行,水到渠成的修至了灵根境中期。而与此,值得一提的是,在阵道上的精进,也都令越重颇为满意,赞许有加。

    而今,罗尘已然洞悉了足足百余种阵法的繁复变化,更能炼制许多阵法盘。

    至于法术,精进同样迅猛。

    这一日,罗尘正自在洞府闭关。

    忽的,储物袋中传音符嗡鸣,罗尘急忙取出,识念一触,顿时皱眉,却是越重的声音传入耳中。

    “速来我处。”

    接连一个月来,越重可是从未召过他。

    此时宣召,竟如此急切,莫不是出了什么要事?

    罗尘一闪而出,直奔越重洞府。

    其刚一临近,洞府护光便即消散,门户大开,其长驱直入,觐见越重。

    “见过师尊,不知师尊召我前来所为何事?”罗尘见礼过后,直接询道。

    “呵呵,闭关勤修是好事,不过,我们阵道修士,闭门造车可是大忌,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这才是我们阵道修士的准则。此番为师召你前来,却是有一件事要交代给你去办。”

    越重呵呵一笑的道。

    “师尊请讲。”罗尘直接道。

    “刚刚接到消息,说是云河灵矿大阵出现了问题,这座灵矿因出产紫晶沙,也算得上重要,你便走一趟吧。

    此矿的大阵,虽是为师随手布下,但却也不在为师教授你的阵法之中,乃是为师自创的一种护阵。以你现在的实力,修复或许有些难度,便算是为师给你的第一个考验吧。

    这里是一些炼制阵法的材料,以及一些阵道书籍,这些东西,对你修复阵法,当是有些帮助。另外,这两个阵盘,也赐予你防身吧。

    有这两套阵法,真人中能伤你者不多。如果遇到危险,就及时捏碎求救信符,为师会第一时间赶至。”

    越重直接道。

    云河灵矿?

    这座灵矿,罗尘却是有所耳闻。

    事实上,任何一个秘传弟子,对宗门的势力分布,几乎都是了如指掌。

    紫晶沙,只是一种极其常见的灵金,等级不高,不过因其在炼制许多灵器中,都可用到,应用面较广。因此,青罗宗对其需求量也是极大。

    这样一座灵矿,护阵等级应当不低。

    当即,罗尘点头应是,接过诸物,便起身了。

    御剑离了宗门,罗尘一拍储物袋,放出一叶灵舟,一掐诀咒的将之催动,纵上其上,化光而去。

    此舟,却是越重赐予。

    虽说不算等级太高,但也是一件下品飞行法器,可堪一用。

    云河灵矿,距离青罗宗也不过百万里之遥,以灵舟赶路的速度,三五日便也到了。

    “嗡!”

    罗尘一挥手,灵舟停在虚空。

    下方,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映入视野。

    这条河,正是云河。

    云河绕灵矿一圈,足足有数千里方圆。

    云河灵矿,说是一个湖中岛,也不为过。毕竟,云河河面,随意一处,都有里许之宽。

    一掐诀,罗尘收了灵舟,御剑直奔灵矿而去。

    “来者何人?”

    一些修士厉喝。

    “嗡!”

    罗尘并不答话,却一挥手,祭出一枚令牌,在空中一震,浮现出一个神秘图案。

    “原来是秘传弟子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一名修士队长,有些好奇的打量罗尘一眼,旋即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施礼,急忙毕恭毕敬的道。

    “呵呵,不知是哪位秘传师叔驾临,郑某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淡笑中,一名灵藤境后期的白面胖子,一闪身,出现在罗尘身前,朝其施了一礼。

    “呵呵,在下乃是越重客卿门下的弟子罗尘,此番受师命,前来修复阵法,却不知这阵法,究竟出了何等故障?”罗尘呵呵一笑的收了飞剑,落在地上问道。

    “哦?原来是越太上长老的高足罗师叔,失敬失敬。这阵法,在一年前,便不知何故,时不时的出现故障,但我灵矿中,倒也有一两名粗通阵法的修士,都也能将阵法修复,只是此番,却不知为何,阵法彻底无法修复了。

    没有办法,郑某这才上报宗门,请求修缮阵法的。”

    郑胖子讪然一笑。

    显然,这郑胖子,便是此地的主事,也是青罗宗坐镇此地的最高层。

    这种等级的灵矿,自然不可能有真人亲自坐镇了。

    “哦?这么说来,郑主事并不知故障出在何处了?如此,倒是有些难办了。”罗尘眉头一皱,其实,他也并未指望能从一位门外汉口中得知什么。

    具体讯息,还得自己亲自去查。

    只是,这郑主事说出的一番话,反而令他暗皱眉头。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