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神宗残念瞒天过海,化为一道灵诀,而其尸骸显然也是被那位灵祖吞噬了。

    这份情怀,罗尘不得不敬。

    不由得,罗尘在内心深处,对卫神宗郑重盟誓。

    旋即,罗尘又对着金光殿中的狱卒遗蜕拜了三拜,这才飘然离去。

    一路疾驰中,很快,罗尘便临近了第一重秘境的入口,一掐诀,催动星光纱的隐匿起来。

    而与此,七宗弟子也都纷纷赶往秘境入口。

    仙灵境试炼,即将结束。

    赵云衫、万妖谷弟子等纵然不甘,可一番搜寻未果之后,也只得含恨折返,同样的赶往出口。

    这一日,秘境轰然响彻。

    万里虚空激荡不休。

    一道巨大的门户,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嗖!”

    “嗖!”

    一名名弟子迅速的冲出秘境。

    此刻,罗尘赫然也早恢复了本来面目,大摇大摆的向秘境入口飞去。

    他清楚的很,除了赵云衫,在第二重秘境,窥知其身份的,只怕不出一掌之数。这些家伙虽然实力过人,可也都是鬼蜮伎俩,见不得人。此刻秘境开启,任他们胆大包天,也绝不敢轻易出手。

    果然,一直到其闯出秘境,也都平安无事。

    在秘境门户之外略微一顿,醒过神来,罗尘便直奔飞羽等青罗宗真人所在了。

    不多时,赵云衫也飞出了秘境,飞回本宗战舰,冷冷的瞥了一眼罗尘,便眼观鼻,鼻观心起来。

    “轰!”

    门户轰然闭拢。

    七宗之主不由面面相觑。

    此番,为了仙灵境开启,七宗可都是花了大本钱,速成了数百名的灵根境弟子当炮灰,连同内门精英,足足有五六百人。

    七宗近五千人入境试炼,可此刻安然折返的,竟是不足半数。那些炮灰几乎全军覆没也就罢了,可连一些真传弟子,竟都未曾出现!

    此刻还不见踪影,显然,便只有陨落在了秘境之中这一解释。

    而这些真传弟子,乃是宗门中流砥柱,个个都背景不小,不是拜了真人为师,就是大能嫡系。更有一些,便是此行真人之徒。

    如此,真传弟子陨落,自然引发不小的轰动。

    “怎么回事?”

    七宗真人一个个神色严肃,询问起本宗弟子在秘境中的遭遇起来。

    另一边。

    万妖谷领队元空,望着本谷仅剩不足二十的弟子,也是脸色铁青,很不好看。冷哼一声,其便不管不顾的一掐诀,催动妖雾,将众多弟子卷住,瞬息远遁。

    与此,七宗真人在一番询问交流之后,也都得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仙灵境,出了变故!

    与北山盟两位林长老客套一番之后,七宗各自驾驭战舰踏上了归程。

    “好了,现在将你们在秘境中的收获交出来吧。”飞羽真人神色一肃的道。

    一众青罗宗弟子急忙手忙脚乱的将各种收获上缴。

    一旁,有真人专门收缴归类,计算贡献值。

    事实上,这些在宗门所给的资料中,便有记载。贡献值,弟子自己便可计算出。

    “咦?你叫什么名字?”一名真人望着罗尘,一脸惊讶的道。

    罗尘交出的灵物,却是比许多弟子还要多出一些,而其明显眼生,显然并非内门精英弟子。

    “弟子罗尘,乃是此次宗门新晋内门弟子。”罗尘一脸激动的道。

    “嗯,很好。”这名真人闻言,淡然点头,未再言语。

    新晋弟子?

    呵!

    他们这些高层,谁不知道此番所谓的新晋弟子是什么德行?日后,最多也就是成为一方修真家族的家主罢了。

    这等资质,可是不值得他们栽培的。

    想必其之所以收获颇丰,也只是一时好运罢了。

    而此真人的这种态度,令罗尘也很是满意。他所要的只是贡献值而已,可不希望引起什么过分关注。

    虽说在北山盟境内,有不少的商楼,也可交易,可很多东西,却是唯有宗门之中,才可找到的。在商楼中寻觅,即便能获得,所耗费的代价,也只会更大。

    此番他上缴诸多灵药,足足获得了七千贡献值,这足以令他在宗门兑换不少东西了。

    至于赵云衫,却是上缴了许多连十真人都连连赞叹的宝药、资源,获得了足足五万贡献值。

    此番秘境之行,虽说宗门损失不小,但收获也算得上丰厚,这也令十真人脸色微缓。

    虽说大家心知肚明,试炼队伍中,必然还有人隐匿了一些所得,并未上缴。不过,只要不是太离谱,宗门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斤斤计较。

    毕竟,宗门的目的是磨砺弟子,择优栽培,而非是一味的剥削。那等逆行,只会离心离德,让弟子对宗门没有丝毫归属感,此等蠢事,青罗宗自然不会为之。

    很快,战舰便回到了宗门。

    十真人遣散弟子,自身则是联袂疾飞,没入了宗门深处。

    罗尘与赵云衫对视一眼,便即转身直奔自家精舍。

    回到自家精舍,罗尘随手一挥,一枚雾珠现在掌心,其法力一催,顿时,雾珠便化为一团雾气,四下飘渺的将整间精舍笼罩起来。

    此珠名为藏身珠,却是他自一个外宗弟子储物袋中寻得。虽说此珠只是一件极品灵器,不过却因其只有抵挡识念窥察一项效用,因而,在此功效上,反而堪比一些低阶,甚至中阶法器。

    罗尘魔法阵盘都已耗尽,此珠拿来应应景,倒也是不错。

    随后,罗尘又拿出两件具有类似功效的法器,分别布置之后,这才安心的祭出小鼎,将那骷髅鬼灵放出。

    “吼!”

    骷髅鬼灵怒吼,即便被灵阵束缚,也毫不安分,不住的挣扎。

    望着眼前这一幕,罗尘皱眉。

    “难道是因为……”罗尘忽的想起骷髅鬼灵在罪愆殿秘境之中,吞吐魔气的情景,不由暗自揣测是否与鬼灵如今的狂性大发有关。

    “嗡!”

    罗尘元神一动,冲出眉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入骷髅鬼灵头颅之中,可下一刻,其便觉得极度不适,与在仙灵境中一般,须臾之间,便即元神受损起来。

    且此刻细细体悟,方才惊觉,这种受损,竟而不是元神受创,而是元神被消融!

    虽说这种消融极为缓慢,可却真切发生,也就是说,他只要一直将元神寄存其中,元神很有可能,便会在其中彻底分解,成为骷髅鬼灵的精神养料。

    罗尘急忙将元神收回,运转弑神术,想要锤炼元神,却骇然发现,屡试不爽的弑神术,竟而失效。

    元神消融,弑神术不可逆!

    “嘶……”罗尘脸色变化,明灭不定。

    这无疑意味着,他想要借此修行弑神术,锤炼元神的一项途径,也随之失效了。再如此下去,就只能是自取灭亡。

    而骷髅鬼灵在二重秘境灵果园中救了他一命,却也是既定事实。仅凭此,便不容他对这骷髅鬼灵,做出什么出格之举。

    罗尘进退两难,一时间并无解决之策,也只好一叹,将骷髅鬼灵再次收入鼎中,并以灵阵镇压起来。

    而与此,其也觉到鼎中的龙蚊,在吞噬海量灵液,以及那一具聚魂境怪尸骸之后,明显精进,每一头,几乎都散发出了近乎灵根境之巅的强悍气息。

    这一点,倒是令他颇感欣慰。毕竟,此灵虫的生命力之强悍,即便他都要叹为观止,连真人都无法凭借爆发气势将之一击必杀、

    此番其实力连增之下,对其自然又可谓是一桩杀手锏了。

    略微思忖,罗尘将此番所得一一整理,很是挑选了一些趁手法器祭炼。而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其依旧是闭不出户,开始吸收卫神宗所赐黄金巨人一族的功法起来。

    “嗯?”

    罗尘忽的皱眉。

    却是宗门信物异动。

    其随手一挥,将之取出,识念一触,顿时面色微变。

    “内门弟子大比?”

    早在两个月之前,外门弟子便已大比,此刻轮到内门弟子大比,倒也说得过去。只是,如此一来,他说不定会遇到赵云衫。

    此子诡谲,倒是不得不防。

    尤其是此等比试,不单是真人关切,甚至连大能都会偶尔关注。张玄灭,可也是一位大能!

    这一则消息,令罗尘有些触不及防。

    “唉,若是轮回道灭眼能如以往推演未来该多好。”罗尘幽幽一叹。

    倘若那般,他绝不至于如此被动。

    这倒不是他法神的强者之心蒙尘,而是所面对的对手,委实太过强大。一个是神秘组织的成员,而另一个,则是法天大能,宗门老祖。且身份、实力,也都绝非表面那边简单。

    这是一场无比艰难的攻坚战,几乎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让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莫大压力。

    眸光一动,罗尘清除杂念,思忖一番之后,心中便有了计较,一拍储物袋,取出诸多灵物,立时开始重新凝炼魔法阵起来。

    此时此刻,无论是身家,还是修为,其都今非昔比,所能凝出的魔法阵,自然大有提升。

    虽说产出速度较之先前并无多少提升,可质量却非先前可比。

    一座座强大的魔法阵盘,落入罗尘储物袋中。

    直到大比即将开始的十余天,罗尘方才停止凝炼魔法阵盘,而是出关,往宗门贡献殿跑了一趟,做了一些其他准备。

    之后,便即清神静心,心无旁骛的修养自身,为即将开始的大比,养精蓄锐起来。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