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法阵下折损的灵族,几乎为零!

    那名聚魂真人更是强悍,只是随手一挥,便硬生生的撼动灵阵,几乎将青铜小鼎震飞出去,法剑、法珠也都被击飞而回。

    “噗!”

    罗尘一口鲜血喷出,遭到了反噬。

    “嘿嘿,死吧!”聚魂境怪彻底摆脱小鼎束缚,反将小鼎捏在手中的狞笑冲上,一掌按落。

    “噗!”

    陡然,一道刀刃洞穿了聚魂境怪的眉心,将其元神泯灭。

    “这是……”罗尘一愕。

    紧要关头,竟是骷髅鬼灵手提九幽弑仙刃跃出小鼎,将聚魂精怪斩灭。

    罗尘大喜,心神一动,登时,青铜小鼎飞回手上,其当空一罩,六百龙蚊便被收入其中。

    这六百龙蚊被聚魂境怪震飞,但却并没有受多少伤,竟无一折损,防御力可见一斑。

    “嗯?”

    罗尘正要收骷髅鬼灵,可其却极度抗拒。

    顿时,罗尘皱眉。

    眼见四方精怪奔袭,罗尘顾不得多想,眉心元神陡然射出,要强行进入骷髅鬼灵体内,将之操纵。

    可下一刻,罗尘险些暴跳如雷。

    骷髅鬼灵竟然一扬九幽弑仙刃,险些劈中元神,着实将他吓得不轻。

    “混蛋!”

    罗尘无比恼怒。

    元神灵巧一躲,终于没入骷髅鬼灵体内。

    旋即,骷髅鬼灵身子一僵,被青铜小鼎涉入其中,而罗尘元神则是飞回眉心。

    虽将鬼灵收起,可罗尘却在松一口气的同时,眉头紧皱,这鬼灵体内的暴戾之气,不知为何,竟比先前多了许多,只一瞬,竟便令其元神受损。

    “难道,是与九幽弑仙刃有关?”罗尘暗道。

    鼎内,铭鼎灵阵投射,将二者分离,各自镇压。

    罗尘目光在聚魂精怪尸身上一扫,青铜小鼎将之一罩,将之当做龙蚊口粮的收起。随后,方才身形一纵,逃窜出去。

    此举,自然更是激怒了许多精怪。

    在罗尘身后,三百多名精怪疯狂追杀。

    “嗡!”

    陡然,罗尘炼化的那枚黄金令牌爆发灵光,将之淹没,原地消失不见。

    “嗯?这里是……”罗尘一个踉跄,出现在一出所在,识念一扫,顿时瞳孔一缩,吓了一跳。

    其所出现之地,赫然便是灵祖与卫神宗所在之地。

    这幅情景,显然出乎罗尘意料。

    卫神宗还好,毕竟黄金巨人一族,他是见识了的。而其头顶悬浮的牢狱之钥,更彰示了其身份——第二重秘境狱卒!

    可眼下,其显然是身陷囹圄,处境极为不妙。这等情景下,其将自己召来,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呵呵,年轻人不必害怕,本尊找你来,并无恶意。你这枚牢狱之钥,应该是从上一层牢狱狱卒杨天神那里继承得来的吧?”卫神宗淡笑。

    “正是。”罗尘略一拱手,并未放松警惕。

    “呵呵,年轻人不必如此拘谨,本尊对你的确并无恶意。你能炼化杨天神的牢狱之钥,说明得到了他的认可,他认可你,本尊自然也就认可你。

    想必本尊的身份,你也猜到了,不错,本尊就是此一层牢狱狱卒卫神宗。此番本尊将你召来,乃是要赐予你一桩机缘。”卫神宗显然看出了罗尘的提防之心,不由开口。

    “赐予机缘?啊哈哈,卫神宗你好大的口气,如今,你都自身难保,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要赐予这小子机缘?当真让本祖笑掉大牙!”树藤怪人狂笑。

    罗尘神色一变。

    法天境!

    这尊树人,居然是一尊大能!

    而且,感觉上,竟比那位其曾见过一面的血尊,都不遑多让,绝对是大能中的佼佼者,无限接近尊者的层面!

    面对这种强者,什么运气什么计谋,都无从谈起。

    罗尘深感无力。

    “呵呵,灵祖,你虽然吞噬了本体半具尸骸,可你对本尊了解多少?这个时候,你还是闭嘴为妙!”卫神宗冷冷一笑。

    “闭嘴?哼!本尊一时之间杀不了你,可不代表本尊杀不了这小子!”树藤怪人冷笑。

    陡然,一片藤叶飘落。

    无数的符文,在其上流转。

    每一道符文中,都有术法生灭。

    罗尘倒抽一口凉气,这一枚藤叶,绝不只是藤叶那么简单,至少也是宝符级别,比厉念天当初所持的什么皇道赦令,恐怕都不遑多让,要杀他,简直是轻而易举。

    二话不说,罗尘急忙祭出青铜小鼎,与此,身形一闪,就要退走。

    可青铜小鼎刚一祭出,就被藤叶散发气韵震飞,其更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藤叶靠拢,而藤叶更在不住的壮大。

    然而,就在此时,树藤怪人陡然惨叫,藤叶一下落回了树藤怪人身躯之中。

    “你,卫神宗,你究竟搞了什么鬼?我的身体,怎么会……”

    “哼!你该不会以为,本体那半具尸骸,是你随意就能吞噬的吧?”卫神宗冷笑。

    “该死!”树藤怪人咆哮。

    一道道恐怖气息荡漾,其修为竟而剧烈波动,紊乱不堪。

    “年轻人,本尊将你召来,便是为了赐予你一桩机缘。想必你应当知晓,本尊乃是黄金巨人一族,本尊所要赐予你的机缘,便是本尊三滴本命精血。

    倘若哪一日,你得以证道,念及本尊今日之情,便尽量照拂我黄金巨人一族一二吧。我们这一族,生存的很是艰难啊。”卫神宗叹一口气。

    话音未落,三滴有如黄金一般、散发惊人生命力的精血,漂了出来。

    赫然,乃是剥离自灵祖体内。

    “该死,那是我的,是我的!”树藤怪人怒吼。

    “前辈放心,晚辈日后倘若力所能及,定会照拂黄金巨人一族。”罗尘坦然抱拳。

    “呵呵,本尊果然没有看错你,杨天神好眼力。”卫神宗一笑。

    以他眼力,自可看出罗尘此言乃是发自肺腑。

    “也罢,本尊今日再给你一桩机缘。此精怪自号灵祖,有雄心壮志要开辟灵族,虽说口气有些大,不过,其本命精血却也有悟道之效,哪一日你悟道艰难,可以之渡过。”卫神宗说着,树藤怪人身前,再次浮现出三个碧绿小瓶,其中装满了特殊液体。

    而实际上,这液体虽多,可一瓶实则也只有一滴而已。

    “多谢前辈……”罗尘大喜。

    “嗯?”

    正当罗尘要去取卫神宗所赐之物时,虚空微荡,竟有十几名修士踏入此地。

    “轰!”

    一道身影急闪,直奔黄金巨人与灵祖本命精血而来。

    “轰!”

    罗尘头顶青铜小鼎一震,向此人影撞去。

    一道法剑,更是激战而下。

    “哼!小子,原来是你!”人影随手一掌将青铜小鼎拍飞,怒不可遏的看向罗尘。

    赵云衫!

    罗尘一怔,顿时醒悟了此语。

    显然,赵云衫早知洛子牙陨落,只是没有猜到自己身上。如今,自己在其面前暴露此器,却是不打自招。

    “哼!”

    罗尘召回青铜小鼎,法剑绕体飞旋,望着赵云衫冷笑不语。

    “找死!”

    赵云衫面色一冷,再次奔罗尘而来。

    “嘿嘿!”

    与此,一名玄水宗弟子也是一闪身,直奔两宗精血。

    “滚!”罗尘怒喝一声,暗运真龙羲神术,身躯之力大增,一拳将其震飞出去。

    玄水宗弟子闷哼一声,倒飞而出。

    一挥手,身前浮现一块乌黑骨符,一把捏碎,登时,一道烟龙袭杀而来。

    万妖谷诸妖也都来袭。

    能至此间的,都非易与之辈。

    一眼就看出这黄金巨人、灵祖本命精血乃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因此,都舍命争夺。

    可在此时,卫神宗一挥手,三滴黄金巨人血便落入罗尘体内。而灵祖精血,则是落入罗尘储物袋之中。

    下一刻,卫神宗头顶的牢狱之钥一下飘至罗尘头顶,与其所得牢狱之钥融合在一起。旋即,极速逆转,一道黄金圣光爆发,将之淹没。

    诸多攻击轰至,却打在空处。

    罗尘消失无踪。

    “该死!”

    众修大怒。

    “轰!”

    一股强悍气息,陡然爆发,却是灵祖恢复了修为,几乎堪比尊者的强悍气息,横冲直撞,将众修震飞吐血。

    “噗!”

    一枚枚藤叶飞出,斩向众修。

    “不好!”

    赵云衫、玄水宗弟子一催青铜油灯,消失无踪。

    万妖谷其余弟子,也都迅速撤离。

    可惨叫中,依旧有两名万妖谷弟子被藤叶斩中,化作污血,被藤叶吸收。旋即,藤叶回落。

    畅快淋漓的大笑响彻!

    “本座称宗论祖的日子,不远了!”

    灵祖狂笑中,藤叶枝蔓弥漫,顷刻将卫神宗彻底淹没。

    “嗯,不对!该死的卫神宗,你竟然宁可自毁残念,也不肯留给我,该死!”灵祖怒吼。

    秘境第一重。

    “哼!”

    罗尘一个踉跄,自金光殿现身。

    而其头顶,正是那枚融合之后的牢狱之钥。

    “嗡!”

    牢狱之钥陡然射出一抹亮光,灌输罗尘识海。

    罗尘身子一僵,旋即大喜:“这是……”

    在识海中浮现的,赫然是黄金巨人一族的战斗修行法门。

    显然,卫神宗赐予他的,绝非仅仅是什么本命精血那么简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