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四人,正是摘星楼邬长老带来的修士。

    四人的年岁各自不同,贯穿了人生的四大时期。

    “这里应该就是星月湖了。”其中一名少年目光敏锐的道。

    “应当是了,按照神算推论,距离目的地不远了。为防万一,我等还是按照先前计划,在此融合星相吧。”老者一捋胡须,目光矍铄的道。

    这赫然是一位法天境强者。

    “好。”其余三人点头,互视一眼,一个个口中念念有词。

    逐渐的,四人各自散出一种独特道韵,且彼此交融。随着这种道韵的轮转,四人的年纪,也在不断的变化。最终,四人都经历了四种道韵洗礼。

    少年变作了老者,老者化作了少年。诡异的是,这四人原本截然不同的样貌,竟有几分雷同起来。

    “走!”

    化作少年的老者淡然一声中,四人被一团星光包裹,眨眼消逝在天际。

    ……

    在一片沼泽中,一道身影如电疾驰。

    “轰!”

    “轰!”

    一声声有如雷鸣的怒吼中,一群体型过丈的血蚊出现在天边,疾奔这道身影。每一头血蚊,气息皆十分强大,竟都在灵藤境之上。

    身影一凝,化作一名紫发少年。若是罗尘在此,定可认出,正是轮回者厉念天。

    “七情六欲为尘,我心为镜……”眼见诸多血蚊来袭,厉念天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却并不惊慌,居然口诵经文。

    一种玄奥气息,散逸开来。

    一声如雷巨吼的蚊鸣声响起,登时,所有血蚊全都停滞,更都退却。一头体型百丈开外的血蚊冲出,有些迟疑的打量着厉念天。

    厉念天见状微微一笑,身形一闪,直奔这头血蚊领。

    血蚊领微微迟疑,便没再抗拒,任由厉念天落在其身上,一扭头,直奔深处而去。

    转眼间,血蚊群消失无踪。

    “吼!“

    一声声兽吼在森林中响彻。

    纪海等纷纷出手,灵器、灵符、真功纷纷施展,力毙妖兽,罗尘则是在一旁压阵。

    十六名修士灭杀一个小妖兽群,自然不在话下。

    很快,便结束了战斗。

    “噗!”

    “噗!”

    众修士熟稔的劈开妖兽头颅,取出一种小指骨大的黑色结晶,全都递给了罗尘。

    一日之间,这一支小队可以说是横渡森林。此刻,已然到了森林的边缘。

    在边缘处,有一条山脉与森林接壤。

    罗尘这支小队还未正式走出森林,便已遭遇来自山脉中的第六波妖兽袭击。准确而言,应当说是魔兽。因为这些妖兽,也全都魔气纵横,不像是妖物,倒更像是魔物。

    妖兽魔化!

    显然,山脉之中,乃是与这片魔藤树相仿的魔界生灵。

    在斩灭第一波魔化妖兽之际,罗尘便发现,这些兽头之中,蕴含魔气结晶。虽非每头都有,但一个族群中,至少有三成都结出了这等魔晶。

    这许多魔晶,都被罗尘毫不客气的收起。

    此刻,在他的储物袋中的墨晶,已然有四五十块之多。

    只是,收了这魔晶,罗尘却没了多少喜悦之色,心中凝重。

    此番罪愆殿之行,倒是不知是福是祸了。无忧宗乃是仙道巨擘,镇压邪恶与此方小世界,可此时,这小世界却多处魔气蒸腾,难免让人心生不好的联想。

    “不用我说,想必众位也都看出这处秘境的反常了吧?想要翻过这片山脉,只怕不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既然受了纪长老委托,自然会竭力护持各位的安全,但各位也要提高警惕,一旦在下力所不及,各位也只能自求多福了。”罗尘冷道。

    纪海等闻言,无不神色肃然,点头应是。

    一路斩杀魔化妖兽,众人很快便到达了山麓。

    “且慢。”罗尘轻咦一声,顿时道。

    立时,一众修士全都停下,不明所以的看向罗尘。

    “找地方躲起来。”罗尘吩咐一声,率先择一处隐蔽之所躲了起来。

    小队刚隐藏好,天上便传出轰鸣声。

    一艘百丈之巨的飞舟,飞入了山脉。

    众人走出。

    “是无忧城水月楼的修士,我没记错的话,这次水月楼带队的,正是其楼主,适才过去的,应当便是他了。这位在城中也算有一号,乃是聚魂境后期的修士。”纪海道。

    “轰!”

    飞舟百丈之巨,即便远去,可也在众人视野之中。

    猛然,山脉深处喷薄出一团黑色烟雾,飞舟一头撞入其中,好似无头苍蝇一般乱撞,最终,摇摇晃晃的坠落下去。

    须臾,烟雾消散,好似一切都没发生过。

    众人无不瞠目结舌,不寒而栗。

    无忧城一方霸主,竟就如此落幕?

    “换个方向进山,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御器飞行,都压制气息,尽量不要暴露。”罗尘嘱咐道。

    众人纷纷应命。

    这片山脉,极为庞大,根本无法绕开,可进秘境,岂可空手而回?

    只能横穿!

    小队在罗尘的带领下,换个方向,继续前行。

    在入山不久,小队便开始频频遇到魔化妖兽。如此境地,只有一个原则,速战速决。一战之后,什么兽晶通通不要,立即远遁。

    如此,在踏入这山脉的第一天,倒也并无大碍。

    然而,就在第二天下午,小队斩杀又一波魔化妖兽群之后,一股恐怖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众人色变。

    无边狂风,凭空而生,飞沙走石。

    轮回道灭眼闪动。

    一道千丈之巨的妖禽,魔气蒸腾的浮现在罗尘识海之中。

    法天境巨擘!

    “不好,是法天境妖禽,诸位,自求多福吧,散开逃走,能走一个是一个。”罗尘大喝一声中,一挥手,半云帕浮现,被其祭起,略加催动,化一朵乌云的冲出。

    “嗡!”

    纪海等也都纷纷各施手段,四散而逃。

    “轰!”

    无边威势压迫而来。

    “该死!”罗尘暗自叫苦。

    这头妖禽,竟然盯上他了。

    罗尘心急如焚,顾不得其他,全力催持半云帕,如一道黑色闪电,疯狂遁逃。可其再快,也远不及妖禽。

    妖禽飞行带起的劲风,更将半云帕吹得东摇西晃。

    “嗡!”

    轮回道灭眼忽的放光,再次映射画面。

    却正是罗尘如今所处之地。

    画面流转,不断延伸出去,最终,在一座山谷停顿。

    “难道,那里就是生机所在?”罗尘心中一喜,竭力催使半云帕转向,直奔那山谷而去。

    妖禽眼见追上,可也就在此时,罗尘临近山谷。

    “唳!”

    妖禽不甘的怒鸣,居然放弃了追赶。

    罗尘刚松一口气,可就在此时,虚空一荡,一张大口吞来,一口将罗尘吞下。

    “轰!”

    罗尘只觉四周无尽罡风激荡,任他撞得七晕八素,几乎都要粉身碎骨,急急祭出青铜小鼎,这才好了一些。

    四周灰暗乌光,魔气弥漫。

    目之所及,不见一物也就罢了,识念竟也是如此。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地方。”罗尘腹诽。

    登时,无数画面在罗尘识海流转,却是这片山脉中,其遭难之所。只是,画面不断的拔高,俨然是置身无尽高天之上,俯视而下。

    “这是……”罗尘倒抽一口凉气。

    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一片山脉竟然是一头体型无比庞大的龟。

    “玄水龙鳌,先天遗种,死而化山。”一道沧桑之语传入罗尘识海。

    “玄水龙鳌,先天遗种?”罗尘呢喃。

    识海中,无数画面继续翻转。

    眨眼之间,切换回了其所处的这方空间。

    一个无比详细尽致的空间,映入识海。

    “我现在是处于玄水龙鳌的腔道之中?”罗尘呢喃。

    略一思忖,罗尘双手一掐诀,催动半云帕飞驰,头顶则是祭出青铜小鼎,继续护持周身。

    “嗯?”蓦然,罗尘一讶。

    在青铜小鼎之中,骷髅鬼灵居然在吐纳魔气,气息在缓缓变强。

    罗尘皱眉,唯一思忖,却也没有多加阻止。

    与此,他也发现,那些吞噬了聚魂杀手精血的血蚊,已然陆续苏醒,一个个都大了一圈,周身更夹杂了一些黑色斑点。

    很快,罗尘便也到了玄水龙鳌腹部。

    在罗尘面前,浮现出一片水洼泽地。

    “嗡嗡!”青铜小鼎忽的轻鸣。

    却是蜕变的血蚊躁动。

    “难道……”罗尘心中一动,将所有血蚊放出。

    “轰!”

    二十多万血蚊,疯狂的冲入水洼泽地,吞噬水汽。很快,这片水洼泽地便干燥无比,所有的水汽消散一空。

    一头头血蚊,都散发一种玄奥气息。

    “这是……”罗尘瞳孔一缩。

    “此乃玄水龙鳌之残血,吞噬可蜕变,拥龙鳌血脉。”轮回道灭眼中,一个声音响起。

    “原来如此。”罗尘恍然,一催小鼎,再次将诸多血蚊吞吸进去,而后继续前行。

    不久之后,罗尘便来到一处遍地骨骼之地。

    此处,乃是玄水龙鳌的胃。

    识念一扫,罗尘便即大喜。这些骨骼,皆乃是其吞噬的奇珍异兽所遗,积淀此地多年,浸染魔气,化作了魔宝,正对他有大用。

    “不如便在此地祭炼一番。”罗尘低语中,识念一扫,便将这些兽骨集起,一拍储物袋的将先前积累的魔晶,也一并取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