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他现在有与灵根境修士一搏之力,可也仅限于此。铁血擂台好歹也是不输云烟阁的一方巨擘,怎会无缘无故的向他伸出橄榄枝?

    罗尘惊疑不定,忽的心中一动。

    ——轮回道灭眼回溯过去。

    在初次打擂之时,老者纪元与其孙纪海的言论,历历在目。

    “轮回者?原本如此。”罗尘恍悟。

    敢情,这老者是将他误认了身份。真气境斩杀聚魂境,他可没有此项异能。但无论是无忧宗的宝藏,还是所谓的报酬,却也都不容他拒绝。

    “富贵险中求,赌这一把了!”罗尘心一横,点头道:“好,这件事我答应了,只是不知,罪愆殿还有多久开启?”

    “回先生,还有一个月时间,罪愆殿便要开启。先生肯加盟我铁血擂台,当真是我铁血擂台之幸。

    这是纪某的传音符,一旦罪愆殿将启,纪某一定提前告知先生。”纪长老一脸喜色的道。

    “嗯,就这么定了。”

    罗尘揭下面具,朝纪长老点了点头,而后,又将面具戴上,离了铁血擂台。

    回到客栈。

    罗尘立即闭关。

    储物袋也好,传音符也罢,都需识念才可炼化、应用。

    要动识念,先开识海,这也是真气境向罡气境进军的第一步。罗尘真气九重,解封识海,不过是水到渠成,手到擒来。

    运转《龙鳞佛猿变》,轰开识海封印,登时,罗尘便觉得对四周感观,更上一层楼。

    稍稍适应,罗尘便运转识念,开始炼化二物。

    很快,罗尘便将储物袋和传音符炼化。

    “嗯?”

    在炼化储物袋的一瞬,罗尘登时对储物袋了如指掌。

    储物袋大致有三个等级,最低等级的,只有三尺方圆的储物空间,而最高等级的,则是可以容纳一间屋子。

    这个储物袋,赫然便是最高等级。

    仅是这一件储物袋,便价值不菲。

    更何况,在储物袋中,还存放了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晶石?

    灵晶!

    仙道世界真正的货币!

    这些灵晶分配的十分均匀,金木水火土各有两百余枚。

    合计,一共一千余枚!

    此外,则是一本载有无忧城势力诸多情报的小册子。

    这小册子,罗尘只是稍稍翻看,便丢在了一旁。

    灵晶才是重点。

    有了这许多灵晶,罗尘便可以购买许多高级灵材,炼制出真正的魔法阵都不在话下。

    一个月,时间并不宽裕。

    罗尘即刻行动,前往灵材街,大肆购买各种灵材。

    之后,罗尘便一头扎在客栈之中,开始尝试炼制魔法阵。

    三天之后,第一个真正的魔法阵宣告成功。

    水之魔法阵——寒冰世界!

    在仙道世界,使奥术世界的东西重新焕发光辉,即便罗尘,也都有一丝吃力,不能保证全数成功。

    但,全能法神的经验,却能使他将失败控制到最低。

    一个个的魔法阵,被炼制出来。

    十天过去。

    罗尘的手中,没了灵晶,可储物袋中,却堆满了魔法阵盘。·

    这许多真正的魔法阵炼制出来,罗尘底气足了很多。

    接下来,便是交叉修行《太上炼神篇》与《龙鳞佛猿变》,实力在步步高升。

    真气九重突破罡气境,必然要先解封识海。因真气向罡气转变,便是要以识念推动,使之蜕变,转为高品质修为之力。

    罡气境的每一步,于等闲罡气境而言,很是艰难。可就罗尘而言,却轻而易举。

    因为他不独开辟了识海,还提前凝练了元神,此元神更远胜元神雏形,用来凝炼罡气,完全是牛刀小试。

    罗尘的境界,在飞速提升。

    罡气一重。

    罡气二重。

    “嗯?”

    蓦然,罗尘眉头一皱,识念一闪,自储物袋中勾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青翠玉牌。

    其上,灵光闪闪,浮现出一个个字符。

    “召集所有的青罗宗弟子?共商大计?”

    罗尘眉头一皱。

    这块玉牌,乃是青罗宗弟子信物,更是一种传讯工具,但比传音符要低等很多,不过,弟子之间,凭此互通有无,倒也方便。但真正用到的时候,却并不多。

    现在距离罪愆殿开启,还有半月,罗尘却是有几分意动。

    无论如何,去看看总不吃亏。

    何况,这聚会之地,也不是什么偏僻之所,就在无忧城中。

    罗尘起意,即刻动身。

    不一会,罗尘便赶到了集会地,虽说龙鳞佛猿变中有隐匿行迹之法,但罗尘却并未使用。

    青罗宗规矩森严,宗门大比未曾归宗,视为叛宗,杀无赦!

    以他现在实力,即便是有轮回道灭眼辅助,也没把握能在北山盟的联名追杀下逃过一劫。因此,即便明知张玄灭、赵云衫师徒虎视眈眈,他也依旧要在青罗宗挂名。

    至少,在足以抗衡法天境之前,是这样。

    既然如此,又何必藏头露尾?

    他越是崭露头角,反倒越是安全。至少,张玄灭和赵云衫想要动他,也要掂量一番。

    毕竟,法天境虽是老祖级的存在,但也还达不到在青罗宗只手遮天的地步。

    青罗宗,不是张玄灭的一言堂。

    因为青罗宗别说法天境大能,就算是神通境,也都不止一位!

    仙道世界有句话,是人怕出名,而他却是怕不够出名。既然打算在宗门大比崭露头角,那将无忧城当做预热,也是不错。

    集会之地,乃是一处私人别苑。能在无忧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得起一处私人别苑,不消说,此番集会的发起人,必然是内门响当当的人物了。

    别苑有侍者引领,在确定了宗门信物为真之后,罗尘便被引领进入了别苑大厅。

    大厅之中,有些出乎罗尘意料,修士竟有两三百人之多。

    “这么多?”罗尘一讶,旋即释然。

    青罗宗虽是北山盟七宗之一,但弟子待遇也不见得多好。即便是内门弟子,若非修真家族出身,日子也都是过的紧巴巴的。

    不甘于平庸的大有人在,自然也有许多敢于冒险的。

    青罗宗外门弟子数万,在无忧城有个几百弟子,倒也并不奇怪。

    只是,这弟子虽有三百余位,可灵根境之上的,却不过十余位。

    看样子,主事人明显还没来,罗尘与这些弟子也并不相熟,便也找个位置坐了,静静等待起来。

    只是,罗尘虽然不知道这些弟子,可这些弟子中,却有不少知道罗尘,一个个交头接耳,罗尘也只作不闻。

    忽然,人群中一阵嘈杂。

    罗尘心中一动,立即起身,却见五名灵根境修士走了出来。

    为首之人,赫然乃是青罗宗内门弟子葛长空,号曰长空公子。这位资质虽然不比云衫公子赵云衫,但也有灵根境中期修为,更是出身北山盟下一个颇有几分名气的修真家族,因此,名望不小。

    “葛师兄。”

    “是葛师兄。”

    一众青罗宗弟子纷纷施礼。

    “嗯。”葛长空派头十足,与各位同门见礼:“在场的,想必都是收到我所发讯息,而赶来的同门。在此,葛某先谢过各位同门,闲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直奔主题。”

    略一顿,葛长空才又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无忧城黑水泽,多产宝药,而我接下来要说的,便是与这黑水泽有关。

    不过,我要说的,却不是黑水泽中的宝药,而是其中的一处遗址。”

    “遗址?”一众弟子惑然。

    “不错,遗址。”葛长空点头:“前些时日,葛某无意中在无忧城,获得了一份古籍,其中便夹杂着一张线路图,乃是记载了一个修真世家的过往。”

    “修真世家?”一众弟子再次惊呼。

    罗尘也是动容。

    修真世家,可不是修真家族可比。一个修真家族,即便出现了聚魂境修士,也称不得世家,只能算是大型修真家族。

    世家,是一种传承,见证了底蕴!

    唯有持续十代以上,都有聚魂境以上出现,才可称得上世家。

    世家不需依附于宗门,是完全独立的修真个体,自立门户。或许还无法与青罗宗这样的仙道巨擘相提并论,但也绝对是可望项背!

    可以说,世家便是宗门的雏形。

    一个世家的遗址,何等诱人?

    “没错,正是世家。不过,据那本古籍记载,这世家却已经破落,因为避难,这才悄无声息的潜入了黑水泽,在黑水泽中,开辟一方土壤隐世。现在,那个世家早已断绝了香火。

    我之所以召集大家前来,便是商讨瓜分这个世家财富之事。”

    葛长空一笑,继续道。

    “在此之前,我还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朋友,这位乃是洛氏家族的少主洛子牙,洛兄与我乃是世交,那份古籍,便是我们一同发现。

    发现世家线路图之后,我们便立即前往验证,发现确如古籍记载,有世家遗址存在。不过,这个世家遗址,有一座阵法守护,因此,想要破开,并不容易。

    而且,在遗址附近,还有几个大型的凶兽群,一旦攻打阵法,那凶兽群,必然会被惊动。到时候,弄出偌大动静,反倒不美。因此,我与洛兄商议之下,便广邀同门,希望借助众力,进入遗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