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环境,异常陌生。

    “啊!”

    猛然,罗尘抱头惨叫。

    昏迷前经历的一幕幕,在脑海回放。

    与此,更有无数陌生的场景硬插进来。

    这分明是另一个生命的记忆!

    “我……重生了?”罗尘错愕。

    他乃是堂堂法神,即将进入奥术更高殿堂,可现在却一切归零!

    从零开始?

    “难道,是因为那道飓风?”

    罗尘心有余悸。

    让他陷入昏迷的罪魁祸首,正是一道黑暗飓风。

    即将步入神界的他,在茫茫星空下,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飓风席卷,一切引以为傲的手段,全都失效。

    继而,昏迷。

    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此地,脑海中,多了一份记忆。

    ——青罗宗外门弟子,罗尘。

    罗尘无奈的接受了这一切。

    这里是一处仙道世界。

    罗尘因出自修真家族,因此,一入门,便略过了记名弟子,直接成为外门弟子,可却时常被欺压。

    因奋起抗争,死命护住属于自己的养元丹,而重伤。

    罗尘怒血沸腾,吞服养元丹冲关,不巧却走火入魔,死于非命。即便仙道罗尘已死,可罗尘还是自体内,感到了强烈的怨念、不甘。

    “你安心去吧,我必会为你报仇!”罗尘低语,眸光闪动:“只是,这件事,很不简单啊……”

    说到底,罗尘也只是一个真气境三重的小修士罢了。

    每月区区十枚养元丹,可不值得几家修真子弟这般下作。

    棋子!?

    一个念头闪现。

    与他为难的修真子弟,只是棋子?!

    若真如此,那棋手又是谁?

    恐怕,至少也得是灵根境的内门弟子!

    可,他一个外门小弟子,有什么值得内门弟子关注的?

    罗家先祖!

    罗尘顿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相比其他家族初代家主都是青罗宗内门弟子的身份,这位还要更为显赫一些。

    ——法天境大修士门下!

    真气、罡气、灵根、灵藤、聚魂、法天、神通!

    即便青罗宗主,也只是聚魂境修为。

    法天境,那可是法力无边的大能修士!

    “幻云惊蛰剑?”罗尘惊疑不定。

    那位法天境大能,曾得过一部无上经典《幻云惊蛰剑》。

    可,先祖只是那位法天境大能灵藤境,还未发迹之时随意收下的弟子,岂会得授?

    法不传六耳!

    这等法门,也唯有真传弟子,才可染指。

    只可惜,并非所有人,都会这么想。

    如此一来,作为这世上最后一个罗家骨血,被针对也就不奇怪了。

    “唉,无妄之灾啊!”罗尘无语,为仙道罗尘默哀。

    真气境与灵根境,那是云泥之别!

    即便他曾是法神!

    变强!

    必须变强!

    罗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对力量的渴望。

    忽然,罗尘灵光一闪。

    ——仙道世界,灵根,灵气!

    这个世界,与奥术世界虽说有些不同,但大体构架相似。尤其是,仙道世界的修士,在修炼到灵根境,便可以借助灵根,调运天地灵气,施展法术,与奥术世界中精通自然魔法的魔法师,何其相似?

    他虽是精神系魔法的奥术法神,但实则,在奥术世界,他完全就是一个传奇,无所不精。自然魔法,他同样精通。

    而他能敏锐洞察到,这仙道世界的灵气,与奥术世界的元素,是相似的东西。

    倘若能将魔法在这个仙道世界重现,那他岂不是多了一项底牌?

    顿时,罗尘心动。

    “光镜术!”

    低喝中,罗尘打出手诀。

    “嗡……”

    空气微震,一小团光芒聚拢,想要凝聚成镜,可下一个,就陡的一震,消散无形。

    “呼呼……”罗尘大口喘息,精神无比疲惫。

    他虽然死中得活,可引以为傲的精神力,却涓滴不剩。以他现在的精神力,居然连奥术世界魔法学徒都可信手拈来的光镜术,都无法释放。

    不过,罗尘依旧有些兴奋。

    因为适才的一幕,虽说失败,可却证实了他的猜想。

    魔法,的确可在这个世界召唤出来。只是,无比艰难。

    其一,他的精神力太弱,其二,仙道世界的灵气,比魔法世界的元素,更加高等!

    因此,只有当他的精神力,超越魔法学徒,才可能施展出魔法。

    “时不我待啊!”罗尘叹息。

    锤炼精神力的法门,以他往昔的身份地位,岂会没有?但,就算最精妙的一种,都需要一个月才可见效。

    但仙道罗尘与那几枚棋子发生冲突,十有**等不到一个月后。

    虽说宗门有规定,不得强闯弟子精舍,可他总要吃喝拉撒,怎么可能一直呆在这精舍之中?

    一时间,罗尘也大感头痛,更因强施魔法,头脑昏沉。

    忽然,罗尘惊呆了!

    他看到了一团乌黑飓风在脑海盘旋,散发着阵阵熟悉的、令他心悸的气息。

    是它?!

    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飓风?

    它居然没有消失,反而是蛰伏在自身脑海中!一旦爆发,岂不是直接要将自己灵魂磨灭?

    罗尘心惊胆寒,可却无力。

    乌黑飓风陡然加速旋动,凝聚成了一枚宛如人眼的漆黑珠子。

    “这……莫非是法宝?”罗尘先是怔然,继而灵光闪现,有些迟疑的呢喃。

    法宝!

    别说仙道罗尘,就算是青罗宗都未必有一件吧?

    那可是仙道至宝!

    难不成,自己居然是这个世界谣传的什么天命之人,有大气运加身,出个门都能捡到宝?

    罗尘深深表示怀疑。

    “嗡~!”

    水墨珠镜一颤,光晕流转,吸引了罗尘眼球。

    ……

    “罗尘滚出来,你家陆爷今天要向你挑战。”一个身着华服的粗犷少年在门外狂吼。

    “哈哈,我看小杂种不敢出来,多半是被打怕了,说不定都吓破了胆。哈哈……要当缩头乌龟,还不如趁早滚出宗门,哈哈……”

    几个幸灾乐祸的弟子帮腔。

    “姓陆的,你欺人太甚。”罗尘气愤开门。

    “少废话!看打!”粗犷少年大笑:“擒龙飞虎手!烈焰三击!”

    仅仅两招,粗犷少年就将罗尘踩在脚下,狠狠羞辱。

    罗尘双目血红,怒吼连连。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粗犷少年扬长而去。

    “该死,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罗尘眼神凶戾。

    画面一转。

    罗尘悄然离了青罗宗,直入深山。

    夜色之下,罗尘悄然溜进了一眼寒潭。

    镜中画面一片模糊。

    顷刻后,再次清晰。

    罗尘爬上了寒潭,手中多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巧玉盒。

    此刻,四周通明。

    “哈!小杂种,你将《幻云惊蛰剑》,藏着还真深啊,拿来吧。”狂笑中,几名弟子围了上来。

    “是你们?!”罗尘一惊。

    “呵!交出剑诀,大爷给你一个痛快!”

    “放屁!我就是死,也不会把东西交给你们,啊……”

    寒光一闪,罗尘身首异处。

    “嘿嘿……有了幻云惊蛰剑,云衫一定可以成为一跃成为最强的真传公子。”

    ……

    “呼!呼!”

    罗尘大口喘息,犹有惊容。

    这些画面,是将来的预演!

    如果仙道罗尘没有入魔而死,这一切,都会真实发生。而可怕之处在于,即便是他,倘若不事先预知,也会遭此灭顶之灾。

    因为,他也想依靠小玉盒逆袭。

    野云山、望仙山,这是仙道罗尘执念最深的两个所在。

    其中,小玉盒便是藏在野云山。

    小玉盒,是仙道罗尘之父,在临终前告知,让罗尘如果有一天踏入灵根境,前去取来。此物,乃是罗家先祖所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云衫!呵!”罗尘冷笑。

    青罗宗内门弟子!

    先天水灵根!

    不到二十,灵根境后期!

    仙道世界,人人都有灵根,但人与人不同,有的人生来灵根是解封的,天生聪慧,是人中之龙。而有的人,灵根则是封印的,资质愚钝,需要修炼解封,才可踏入灵根境。

    这三项,任何一项,都足以震慑人心,何况,都是集中在一人身上?

    简直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天之骄子!

    此子在青罗宗,口碑极佳,可现在看来……

    “心机深沉,是个可怕人物,只可惜,有心算无心,赵云衫,你死定了!”罗尘冷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