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这些石头好看是好看了,但是,其以现在的市场价值而言都不会太高。毕竟不是什么名石,只要品质不到位,哪怕是形态再怎么逼真,在收藏者眼里看来,也不过就是块奇特一些的石头而已。

    除非是翡翠原石、鸡石石原石一类的名石,那价值就另当别论了。当然,那就是赌石,和单纯的奇石就没什么关系了。

    虽然如此,摊位前到也不冷清,这一切得益于摊位上的奇石都很惟妙惟肖,像刚才令人赞叹的肉型石,桃子般的清水石,以及或白或粉绿的花朵随意分散在黑色的大理石中,状如牡丹,浑然天成,妙趣横生的牡丹石,都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此时,摊位前正有几个人,看着一块石头,指指点点,和朋友相互打趣着,却是一块好像男女相拥的土黄颜色的奇石。

    孟子涛觉得有趣,就走到摊位前,蹲下来随意地捡了几块奇石上手打量,但给他的感觉并不太好,因为这些奇石固然还算好看,不过大部分品质不怎么样,手感并不怎么细腻,而且种类也很多,基本几块重样的。

    当然,孟子涛原本只是好奇,并没有想要买几块奇石的打算,也就没有多在意。

    “孟哥?”

    孟子涛正打量着手里的一块奇石,突然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陈仲锋那张有些惊喜的笑容。

    “仲锋,你怎么也到瓷都来了?”

    孟子涛看到陈仲峰也十分高兴,说起来,两人至从郢都之后,就一直没时间碰面,不过,他们到是一有机会,就在网上闲聊探讨学问,也越发的熟络。

    陈仲锋笑道:“临时过来有些事情,跟我舅舅一起过来的,琢磨着今天是鬼市,我就一个人过来转转,看看有没有收获,没想到居然能够遇到你。”

    “怎么样,有收获没?”孟子涛笑道。

    陈仲锋耸了耸肩膀:“还行吧,和你肯定不能比了。咦,你手上这块石头,我怎么觉得好像翡翠原石啊?”

    “确实是翡翠原石,不过并不怎么样吧。”孟子涛把原石递了过去。

    陈仲锋对翡翠原石也懂一些,看了看孟子涛递过来的翡翠原石,光从外皮来看的,并不怎么样,属于那种没什么可赌性的蒙头料,不过是形状比较有意思,像一头大象,至于其它也就没什么特点了。

    “这玩意也只能当奇石卖了。”陈仲锋把原石递了回去。

    “差不多吧。”孟子涛笑着把原石放了回去,接着起身道:“走吧,咱们一起再逛逛。”

    “行……”

    陈仲锋话音刚落,突然就冲过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青年指着摊位上一个暗红色的石头,问道:“老板,这块石头多少钱?”

    “一千……”

    摊主只是说了一个开头,旁边突然有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迅速从口袋里数出一千块钱,放到摊主面前,直接抱起石头就准备离开,让周围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青年顿时就急了,拉着老人的手就是不让他离开:“哎哎哎,你这老头怎么回事,我先问的价格,有没有先来后道的观念。”

    老人忿忿地说:“给我放手,这石头我先看上的,要说先来后到,也应该是我吧?”

    “放屁,问问大家,你是不是后来的?”

    “那是因为我凑钱去了。”

    “那也是你的问题,谁叫你一开始没带足钱的。”

    “我跟老板说好了,老板,你说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有吗?”摊主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

    老人也急了:“怎么没有,我清楚地记得,我问你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位穿黑裤子的大姐。”

    摊主努力回忆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好,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吧。”

    “你看,老板都这么说了。”老人对着青年说道。

    青年说:“你都没有付订金,根本不算。”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什么我不讲理,不讲理的明明是你吧?”

    “懒得理你,给我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来呀,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青年和老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而且谁都不肯退一步,要不是周围有人劝说,说不定就打起来了。最后,两人干脆说要报警解决,看得周围人都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回事啊?”陈仲锋有些莫名其妙:“难不成刚才那块奇石还是什么宝贝不成?”

    孟子涛摇了摇头,刚才那块引起双方争夺的石头,他也看过,造型到还算不错,像是一个侧卧的水牛,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他也上手仔细观察过,石头的表面,颇为光滑,质地也比较细腻,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块石头的品种,应该是鸡肝玛瑙,买回去当作观赏物的话,还是不错的。

    陈仲锋有些不确定地说:“我刚才注意了那块奇石,从石质来看,有些像是战国红玛瑙,这两位不会都当成是战国红了吗?”

    孟子涛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鸡肝玛瑙因其颜色比较像鸡肝而得名,但是在传统和玛瑙种类中是没有鸡肝玛瑙这个分类的,鸡肝玛瑙也不是玛瑙,它是一种不透明、含有大量杂质的玉髓,鸡肝玛瑙只是现在人们的一种叫法,也有叫**肝石。

    鸡肝玛瑙大多有红色、红褐色、绿色、暗绿色、黑色等,是一种低档玉石,但和战国红玛瑙有些像。

    “这到有可能,不过他们的眼力得差到什么地步,才会把鸡肝玛瑙当成战国红的?”

    孟子涛这么说也是有依据的,鸡肝玛瑙只是一种不透明的,含有大量杂质的玉髓。由于有些鸡肝石玛瑙的色彩上与战国红玛瑙有些相似,在加上人工处理,市场上会出现很多用鸡肝石来冒充战国红玛瑙的现象,而一串鸡肝石手串也就几十块钱,与战国红玛瑙几百、几千的价格相差甚远。

    鸡肝玛瑙的内部也有丝状结构,这种丝线有黑色也有白色,多存在表面上,,常用冒充战国红的大都是白线,但无论是颜色还是质地都非常僵硬。抛光后的鸡肝石表面很光滑,但内部的润透性没有,这与战国红玛瑙的润透是个很大的反差,战国红玛瑙的颜色从里到外,丝质也都非常自然流畅,不同颜色有过渡,很润泽。

    所以说,鸡肝玛瑙和战国红玛瑙的差别还有些大,只要稍微有些研究,就不至于看错了。

    陈仲锋听那是鸡肝玛瑙,也露出了恍然之色:“呵呵,说不定他们都是新手呢?”

    “新手么?”孟子涛嘀咕了一句,接着就不去管刚才的事情了。

    接下来,仨人一起逛了一圏,却没发现几件中意的东西,眼见时间已经将近七点,许多摊贩已经收摊了,他们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小吃店,准备吃早餐。

    点了几个本地特色小吃,他们就闲聊起来。

    陈仲锋说道:“孟哥,最近我遇到了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你帮我分析一下,怎么样?”

    “什么事,说来听听。”孟子涛说。

    陈仲锋说道:“是这么回事,我有个远房表姐,关系还不错,前段时间结婚了,不过她这个丈夫长的太俊了,而我的表姐虽然不能说有多丑,但比路人也好不到哪去,关键我表姐家没什么钱,照理说,他们是八杆子打不着的。”

    孟子涛笑道:“你这么说就有些绝对了,万一是真爱呢?”

    “如果是真爱到好了,我肯定祝福他们,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奇怪了……”

    陈仲锋这位远房表姐的丈夫名叫伍昊,前阵子陈仲锋有事去表姐家,接连去了好几次,伍昊都推脱说妻子有事出门了。关键陈仲锋打她手机,手机居然还关机了。

    在陈仲锋追问下去,伍昊竟然说表姐去山城看望朋友。陈仲锋一听就知道伍昊是睁眼说瞎话,以对表姐知根知底,她在山城根本没有朋友。

    于是,陈仲锋就问伍昊,怎么表姐的手机关机了?伍昊说已经换了一个号码,并给陈仲锋拨通了。

    陈仲锋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的确实是表姐的声音,然而他却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怪,和记忆中表姐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他正准备细问的时候,表姐突然以有急事为由把电话给挂了。

    之后,陈仲锋就问伍昊要了表姐的电话号码,回头又联系了几回,但每回表姐都是一幅不耐烦的语气,问她什么时候从山城回来,也是不确定。这样就更加让他觉得奇怪了。

    陈仲锋那段时间正好迷侦探电影和电视,这件事情不免让他浮想联翩起来。会不会伍昊给表姐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填了他的名字,再为了保险金而谋杀表姐?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事先找了一个和表姐口音像的人假装?

    孟子涛听到这,就笑了起来:“我说你未免想太多了吧,再说了,保险公司收钱是很起劲,但想要赔偿可就不容易了,调查肯定是很仔细的,有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发现问题。”

    ……

    (10/62)思路有些问题,这章重写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