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祝大家新年新气象!

    孟子涛不动声色的回到座位上,想了想,觉得这方古玉的包浆之所以显得自然,很可能同样也使用了包浆液之类的东西。?◎?§ 37zw 卍 至于土沁,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方法可以仿制,也能达到现在这样的效果。

    猜测了几个细节之处的制作方法,孟子涛就抬起头来,看到周围不少人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暗自摇了摇头,心道,这交流会的老板还真够贼的,居然第二件拍品就拿出了赝品,而且还是一件高仿,一般人很难想象的到。

    这时,张景强又小声问道:“这东西怎么样?”

    程启恒刚想开口,孟子涛就给了个隐晦的眼色,这让大家都微微一怔,眼中多少都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张景强马上明白了其中的猫腻,轻轻摇头道:“胡利这家伙,心还是这么黑!”

    “狐狸?”孟子涛有些好奇地问道。

    张景强说道:“古月胡,利益的利,不过这家伙脑子好,心又黑,道上也叫他狐狸。如果你以后和他接触,一定要小心一点。”

    孟子涛表示明白,不过这样的人物现在也不可能会来接触他这样的小人物。

    马上,拍卖开始,结果就像孟子涛想的那样,许多人都没有看出这块玉璧的真伪,争先恐后的报着价,最后玉璧以三十一万成交。

    孟子涛看到拍下玉璧那位买家兴高采烈的模样,心道,等会他的脸色就有可能不会这么好看了吧。

    果然,等第三件拍品拿上来的时候,那位买家的脸色顿时变了,眼中充满了怒火,要不是交流会的规矩就是这样,他非得破口大骂不可。

    见此情形,周围的人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些愕然的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中招。

    因为玉璧的关系,接下来大家表现的更加谨慎,有些拍品甚至以起拍价成交。卍 §卐§  ◎

    而之所以没有流拍,那也是因为这里没有流拍一说,如果拍品没有人开价,就不会拿出下一个拍品。好在,那些东西一般也只有千把块钱,对于大老板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让主办方赚去也没什么。

    当然,主办方这边也不会做的太过分,一眼假的东西也就两三件而已。但高仿就有不少了,拍卖会过半,数十件拍品中,光是孟子涛经手的就有四件高仿,而这不过占了这些拍品中的五分之三而已。

    孟子涛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十二点,上半场拍卖会即将临近尾声,这个时候,服务员拿上一来一件辟邪摆件,拍卖师介绍说这是汉代所制。

    辟邪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兽,似狮子但带翅膀。古人深信神兽有自然力量,可以驱邪保身,所以将辟邪与天禄的石雕成对地立在墓前,也常用玉石立体圆雕辟邪傍身,以驱走邪灵厄运。

    孟子涛上台去看了一番,这件辟邪摆件不大,长**厘米左右,使用上好和阗白玉雕刻而成。

    其造型有别于其他仰头的辟邪,罕见地伸头向左看,而且刀工细腻,形象逼真,神态威猛生动,矫健有力。体现了工匠高的技艺,具有汉朝时期的风格。

    另外,摆件上许多地方有铁锈沁,而且有很明显的橘皮纹,看起来应该是件真品。

    孟子涛走到座位上,张景强就低声问道:“小孟,这东西怎么样?”

    这段时间下来,张景强现,孟子涛的判断颇为准确,一般他说是赝品的东西,大家基本不怎么开口。

    这让张景强多少有些惊讶,程启恒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眼力,那是因为有爷爷教导。孟子涛居然也有这么好的眼力,而且还是自学成才。

    更关键的是,除了擅长的文玩,孟子涛对其它类别的古玩也颇有见解,这在年轻人中间,就很少见了。

    因此,张景强就对孟子涛起了兴趣,想着今后有机会多接触一下。37zw

    马上,孟子涛又给了一个先前那块玉璧一样的神色,这又让大家很是诧异。

    张景强忍不住就问道:“小孟,这到底是什么问题?”

    孟子涛微微一笑:“张总,反正也快吃饭了,这事还是一会再说吧。”

    张景强心中虽然好奇,但也知道这里说话不太方便,于是就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现场开始报价,由于在座的许多都是老板,对辟邪感兴趣的人很多,没一会,价格就涨到了五十万。

    这时,就听朱大昌报价道:“六十万!”

    看到朱大昌报起了价,张景强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色彩,他也开口道:“七十万!”

    说完,他还淡淡地看了朱大昌一眼。

    孟子涛明白张景强的意思,但张景强一下子就加了十万,让他心里不由为张景强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这座摆件就算是市场价也不过百万左右,而且看模样,这座摆件还是出土的东西,七十万这个价格已经差不多到顶了。孟子涛真有些担心朱大昌会不跟了。

    不过,孟子涛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只见朱大昌低头询问了一下薛文光之后,他就出价道:“七十二万!”

    “七十三万!”

    “七十五万!”

    张景强见好就收,他淡淡一笑,就不再开口了。

    朱大昌回过头来看了张景强一眼,心里有些奇怪,怎么张景强这么快就收手了?

    他想了想,回过头问道:“薛师傅,这摆件没问题吧?”

    薛文光摇了摇头:“朱总,您放心,这座摆件我可以肯定不会有问题。”

    朱大昌呵呵一笑:“没问题就好,不过,我这人喜欢丑话说在前面,万一有问题,我可不会客气的。”

    薛文光马上又信誓旦旦的表示肯定不会出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辟邪摆件撤下去之后,马上又有一件物品被摆了上来,原来是一件黄杨木学士游春图笔筒。

    既然是文玩,孟子涛当然要上去欣赏一下。

    黄杨木生长度极其缓慢,有千年黄杨长一寸之说。古文对黄杨木早有描述,比如《闲情偶寄》载:“黄杨每岁一寸,不溢分毫,至闰年反缩一寸,是天限之命也。”

    苏轼也曾作诗云:“园中草木春无数,只有黄杨厄闰年。”

    生长的缓慢造就了黄杨木木质的细腻,日久则类于象牙,所以黄杨木木料通常细小虬曲,少见大器。

    黄杨木虽然也是珍贵木材,但在市场上,比黄花梨和紫檀可就要差上一些,再加上拍卖师介绍的不详细,又没有名家的落款,在座的对它有兴趣的并没有几位。

    上台观看的,除了孟子涛和程启恒之外,只有三四个人而已。

    拍卖师开口道:“这件黄杨木学士游春图笔筒,起拍价一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拍卖现在开始!”

    “一万三!”马上,一位中年男子就报了价。

    “一万五!”

    “一万八!”

    “三万!”

    “三万一,我说年掌柜,你这人怎么这么心急呢,难道不知道有名老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开价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语气显得有些不满。

    “四万!原来是夏掌柜啊,你难道没听过一句成语,叫不自量力吗?”那第一个报价的中年男子就是老者口中的年掌柜,他不但直接加了九千,还刺了老者一句,不用说,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矛盾。

    这个时候,程启恒轻笑着说道:“这两位的店就开在隔壁,怎么就不知道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一有机会总要斗上一斗。”

    孟子涛呵呵一笑,这两人他也认识,其实他们之间根本没什么大矛盾,就是相互看不对眼,一有机会就相互拆台,还闹出过几个笑话,有时候想想也挺好笑的。

    价格交替上升,没一会,就到了六万八,这个价格对一件有些不明的黄杨木笔筒来说,已经不便宜了,夏掌柜也显得有些犹豫,自己到底还要不要跟。

    见时间不早了,拍卖师就开口道:“六万八,年老板出价六万八,还有谁……”

    正说到这,孟子涛开口道:“六万九!”

    这还是孟子涛报的第一个价格,在场许多人就都回头看了看,现他坐在程启恒和张景强中间,以为是一位富二代,又回过头不再理会。

    年掌柜眉头微皱,想了想,说道:“七万!”

    “八万!”

    “八万一……”

    片刻后,随着孟子涛喊出九万的价格,那年掌柜轻叹了口气,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

    “九万一!”

    正当大家以为,这件笔筒要落入孟子涛的手中时,却听有人开口报了价,而报价的不是别人,正是薛文光,他还转过头轻蔑地看了孟子涛一眼。

    不过,薛文光加入进来,却让在座诸位有些疑惑,孟子涛参加竞争那到没什么,你一个掌眼师傅居然也参加拍卖,这是什么道理?

    况且,刚才就那几个人上台鉴宝,你薛文光都没上来看一眼,居然也会报价,真是奇了怪了。

    当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薛文光很可能跟这个年轻人有仇,想要坑他一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