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二十几个人,不过除非是坐在一起的熟人,大家一般都不交流。

    二愣子在门口就和大家告了辞,三人就一起走了进去,当即就不少人对他们行了“注目礼”。

    程启恒和几个认识的人点头示了意,就带着孟子涛他们,找了个视线还可以,但又不太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程启恒先是给孟子涛普及了一下拍卖会的流程,由于这里的东西事先大家都没见过,所以就有一个上台鉴宝的环节。

    这上台鉴宝你得有相应的实力,不然东西就不会给你看,而且鉴宝的时间也只有一分钟。

    孟子涛讶然道:“一分钟能看什么啊?”

    程启恒笑道:“嘿嘿,不说看久了太浪费时间,这里的东西可比市场价便宜,如果每个人都有充裕的时间,那老板还赚什么钱啊?”

    孟子涛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无非是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赝品。这也正常,商人嘛,做生意怎么可能会想要亏本,而且还花了那么多钱和精力,总要多赚一些。而且只要不是太过分,想必大家都不会计较。

    鉴宝这个流程之后,就是拍卖了,这个过程,当然是价高者得。而且成交之后,就必须马上就交钱。

    介绍了拍卖会的流程,程启恒就把他认识的人给孟子涛介绍了一下,这也正和孟子涛的心意,毕竟他想要拓展人脉,总要先把人给认识了才行。

    程启恒在给孟子涛介绍的时候,又6续进来了五六个人,让孟子涛有些不爽的是,薛文光居然也来了,这回他是陪着另外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一起过来的。

    这中年人就像暴户一样,居然大部分手指上都戴着戒指,脖子上那根金项链更有手指头那么粗,他也不怕难受。

    而且这中年人一手还抱着一位妖娆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位黑衣保镖。卐 ?卐?那模样,简直和九十年代的香江电影里的土豪形象一个模样。孟子涛都觉得这人是不是这种电影看多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啊?”王梦晗轻声问道。

    “朱大昌。”程启恒回道。

    王梦晗有些目瞪口呆地问道:“什么!现实里还有人起这个名字,他爹妈是不是和他有仇啊?”

    “好像是他爷爷给他起的吧。”程启恒笑着说道:“你们别看他名字起的不怎么样,作派也太张扬,但这人可非常精明,做起生意来很有一套。”

    “或许这就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吧。”

    说着,孟子涛回头看了一眼,现薛文光也在看着他,还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见此情形,孟子涛想道,薛文光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雕像的事情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得做好防范的准备。

    不过,再想想,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如果卢长代得知了雕像的真伪,他会倒霉,薛文光作为掌眼师傅,更不会好到哪去,那薛文光肯定会把他恨之入骨,哪会以现在这种态度来对他。

    “算了,这事多想无益,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时间靠近早上十点,就见拍卖师从主席台旁边的侧门走了出来,在他的示意下,服务员准备把大门关上,这个时候,又有两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让孟子涛他们有些惊讶的是,其中一位不是别人,正是张景强。

    张景强看到孟子涛等人也是一喜,连忙带着他身边像是保镖一样的男子,走到他们身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小声地打着招呼。

    程启恒有些好奇地问道:“张叔,你不是对这样的地方不太感兴趣嘛,怎么今天会过来?”

    张景强说道:“这不是听说这次压轴大戏是一件乾隆时期的景泰蓝鼎吗,我觉得挺感兴趣的,就过来了。◎  ?№ №№? ”

    说到这,他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当他看到朱大昌的时候,眉头就是一皱,说道:“朱大昌这家伙怎么也会过来?”

    “怎么,张叔你跟朱大昌不对付?”程启恒好奇地问道。

    张景强说道:“我和他是一个行业的,前段时间我们的公司还一起竞过标,不过这家伙手段太脏,被他抢去了。”

    虽然张景强说的轻描淡写,但三人还是听出了张景强对朱大昌的愤怒,到底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嘛。

    大家说了几句,台上的拍卖师就开口说了起来:“能来这里的朋友,想必对拍卖会的流程应该不会陌生,那闲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咱们直入主题,有请第一件拍品……”

    拍卖师说话期间,就有一位服务员,把拍品抱到了主席台上的一张桌子上,却是一只棒槌瓶。

    “清康熙青花人物故事图棒槌瓶。”

    拍卖师开口介绍道:“棒槌瓶为康熙时新创器形,因形似旧时洗衣用的棒槌而得名。此瓶胎白质坚,浆白釉地,青花绘饰,颈部饰几竿翠竹,器身通景青花绘《郭子仪祝寿图》。”

    “此瓶形制高大,青花色浓淡皆宜,绘画细腻传神,分水熟练,画面富有很强的立体感,人称‘翠毛蓝’,其青翠之美,显出康熙“青花分五色”之魅力……”

    拍卖师讲的很细致,把瓶子的特征都说了出来,不过台下许多人都不动声色,担心竞争者从自己的表情中看出来利用。

    “清康熙青花人物故事图棒槌瓶,起拍价五万,请诸位上台鉴定!”

    一般来说,拍卖会第一件东西的选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

    如果拍品的价值高了,虽然能够提高拍卖会的气氛,但等到拍品成交了,肯定会影响后面的拍品的成交价格。而如果拍品的价格低了,则起不到提升拍卖气氛的作用,更有可能会流后,那就尴尬了。

    因此,一般拍卖会都会选择一件价格不是太高的代表性作品。就像眼前这只清康熙青花人物故事图棒槌瓶,不但是现在的热门,清三代的瓷器,而且品相完整,升值潜力巨大,肯定没有流拍的可能。

    “走,第一件拍品谁都能去鉴宝,咱们也去凑下热闹。”

    程启恒让张景强的保镖看着他的钱箱,接着就带着大家走向了主席台。

    由于时间的限制,很快就轮到了孟子涛,他就把棒槌瓶拿到手中。

    棒槌瓶器身描绘的是唐代汾阳王郭子仪祝寿的情景。郭有七子、八婿在朝作官,其中一子是当朝驸马。每逢其寿辰,七子八婿均携子前来祝寿,可谓官高位显,子孙满堂,富贵长寿。此图又被称颂为“大富贵亦寿考”。

    光是看着这人物的画工,孟子涛也知道这很可能是一件大开门的好东西,又用异能鉴定了一下,果然如此。

    走到座位上,张景强就轻声问道:“东西怎么样?”

    “大开门。”程启恒言简意赅。

    孟子涛接过话道:“寓意不错。”

    张景强听了两人的话,也有些意动,稍稍想了想,就做了决定。

    很快,主席台上就只剩下了拍卖师,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清康熙青花人物故事图棒槌瓶,起拍价五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一般大家都知道,像这样的拍卖会第一件拍品,不太可能是赝品,再加上起拍价又不贵,使得许多人都参与其中。

    “八万!”

    “十万!”

    “十五万!”

    “十六万!”

    很快,价格就到了三十二万。以古玩市场上的价格来说,三十二万相当于捡了个小漏,但在这种拍卖会上,这个价格就不便宜了,出价的人也少了不少。

    这个时候,张景强开始出价了“三十五万!”

    一看到张景强出了价,坐在另一边的朱大昌就嘿嘿一笑:“三十八万!”

    “四十万!”张景强淡淡地看了朱大昌一眼。

    “四十一万!”朱大昌给了张景强一个挑衅的眼神。

    张景强呵呵一笑,突然不跟了。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不再加价,价格就定在这里。

    朱大昌收起了笑容,回头问了薛文光几句,就冷哼一声,让保镖去把瓶子拿回来。

    张景强嘿嘿一笑,四十一万虽然算不上贵,但市场价也差不多这些,因此,在这里就有些贵了。况且,一个人也只能带那么多钱,朱大昌前面花的越多,后面重要的东西就越买不到。

    台上很快换上了一块玉璧,拍卖师简单介绍了一下,是块汉代的玉璧。

    这回,孟子涛等人也都上台鉴宝。只见,玉料为青玉,大部有土沁,整体以谷纹做为纹饰,刻功细腻精致,形制优雅,包浆自然古朴,内孔与外圈比例合宜。

    由于时间的关系,孟子涛并没有细看,看了看几个特征之后,就使用了异能,结果却令他相当惊讶,这块玉璧居然是件赝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