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祝大家元旦快乐,2o16年万事如意!

    “大意了!哎!真是大意了!”

    鲁温韦双手紧紧地抓着印盒,有些颓然的往沙上一靠,嘴里出一声长叹,喃喃地说道:“当初我怎么只看了做工和包浆,连这么明显的破绽都没有看出来呢!”

    孟子涛心道,这就叫做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吧。

    说起来,这只剔红印盒做的确实太逼真了,就说包浆,一般来说,真品即使保养再好,几百、上千年的空气氧化以及汗水之类的物质,依然会在表面留下一层包浆。

    而现在作伪,一般是用草酸做出包浆,这种包浆触手轻滑浮躁,没有真品那种自然的感觉,甚至在放大镜下观察还能看到鲜艳的红漆。

    所以,对一位经验丰富的专家来说,一件剔红器作旧的手法无论多么高明,漆皮入手的感觉绝对不同。

    但鲁温韦的这只印盒,却并不是用的草酸做出来的包浆,而且草酸也做不出来这么逼真的效果。

    孟子涛如果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作伪者应该是使用的包浆液、文玩油、把玩液之类的东西。使用这类东西虽然耗费时间,但做出来的包浆就显得自然,更难令人察觉,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专家一不小心可能就走了眼。

    包浆逼真,再加上工艺上乘,而且就鲁温韦这样的表现,孟子涛估计他很可能是在熟人那购买的,走眼了到也正常。

    当然,这是孟子涛的想法,对于鲁温韦来说,他很难接受自己犯这样的错误,一时间颇有些无地自容的味道。

    呆愣了一会,鲁温韦突然惊呼一声:“糟了!”

    话音刚落,他就从沙上一跃而起,随后向里屋跑了过去。孟子涛猜想,应该是还有一起买的东西吧,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过了片刻,鲁温韦黑着脸走了回来,结果不言而喻,他按下心中糟糕的情绪,对孟子涛说道:“小孟,这枚印胚的价格应该在十九万左右,我再给你三万,怎么样?”

    孟子涛本来想客气一番,不过就鲁温韦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点头答应了下来。

    鲁温韦付了钱,孟子涛就告辞了,本来,如果是别人的话,他还想劝解几句,但鲁温韦这个性格,他都不知道怎么说,最后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他就离开了。

    走出别墅,孟子涛有些感慨,古玩这行骗子实在太多了,而且其中不乏放长线钓大鱼的。就像鲁温韦这次,他觉得肯定是骗子博取了鲁温韦的信任,然后找个机会再把高仿的东西出手,坑了鲁温韦一把。

    这件事情,也让孟子涛提起了警惕之心,鲁温韦这样的高手都受了骗,自己更应该小心谨慎,哪怕自己拥有异能,万一马虎大意,也不是没有上当的可能。

    孟子涛走出小区门口,就准备打的去古玩街,当他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不远处,那个叫宋逸明的少年和他的表妹走进了小区。

    “咦,他们也住在这个小区?”

    孟子涛稍稍有些惊讶,不过从两人的言行来看,住这里也正常。反正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就不再多想。

    …………

    9月12号星期六,小雨。

    早上,孟子涛和父母打了招呼,就坐出租来来到位于古玩街附近的清风茶楼。

    这段时间,孟子涛过的很惬意,每天不是在家,就是去古玩市场逛一圏,捡个小漏,喝喝茶,和朋友联络一下感情。

    用一句话来说,有钱又有闲,生活乐无边。要不是为了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他真想一直待在家里,练练拳,看看书。

    到了清风茶楼,孟子涛就看到了站在茶楼前的程启恒和王梦晗。

    看着眼前柔情蜜意的一对,孟子涛就笑着说道:“我说程哥,你昨天打电话叫我过来,不会是准备让我当电灯泡的吧?”

    程启恒贼嘻嘻地笑道:“我到是想让你当电灯泡,不过我家梦晗就是不答应啊。37zw  ”

    “你这说的什么话!”王梦晗在程启恒腰间轻轻拧了一下。

    程启恒转头轻吻了王梦晗一下:“和子涛开个玩笑嘛。”

    孟子涛无语道:“有事快说,别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啊,不然我可就走了。”

    程启恒嘿嘿一笑:“行啊,有本事你就回去,不过我告诉你回去了可别后悔啊!”

    孟子涛听了这话,突然开口问道:“对了,程哥,去年夏天咱们喝洒的时候,你跟我说过一件什么事来着,我好像有点忘记啦。”

    程启恒愣了愣,说道:“去年的事情谁还记得啊。”

    孟子涛又问道:“你不是说你印象挺深的吗?”

    程启恒挥了挥手:“喝洒说的话还能当真啊,行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快出吧。”

    说着,他就拉着王梦晗的手,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王梦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喂,我怎么感觉你们话中有话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程启恒苦笑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是跟你交代过了吗,怎么会还有事情瞒着你?”

    “真的?”

    “千真万确,不信你问子涛。”

    “和梦晗你确实没什么关系”

    孟子涛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心里贼笑一声,小样,跟我斗。

    其实,当初程启恒跟他说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说他高中和大学追女朋友的事情。这种事情和别人说没关系,跟王梦晗提起,那程启恒少不了要吃些苦头了。

    当然,大家就开个玩笑,孟子涛也不可能会把事情真说出来。

    车上,程启恒把今天的事情跟孟子涛说了一下,事情也简单,就是一起去参加一场古玩交流会。

    说是交流会,其实就是一场小型的拍卖会,上面会拍卖一些来历可能有些问题的拍品,但不像古玩黑市那样,一般问题都不大。用程启恒的话来说,自从他知道有这种交流会,就从来没出过事。

    当然,如果孟子涛觉得有危险,不想参加也没关系。

    孟子涛当然不可那么傻,会拒绝程启恒的邀请,况且这种交流会他以前也偶然听说过,想要参加可必须有介绍人才行。

    说实在的,打从孟子涛知道有这种交流会时,就一直想要见识一下,但这对以前的他来说,根本不太可能,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机会,这令他非常兴奋

    但高兴过后,他又想到一个问题:“我说程哥,我听说交流会好像用的是现金吧,你不早点跟我说,我也好提前去取一些。”

    程启恒说道:“没事,我今天带了二十万,一会分你十万。这交流会虽然看着挺安全,但最好还是买金额小点的东西。”

    孟子涛觉得这话说的不错,这年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像他们这种没什么背景的,带的钱多了,也容易被人盯上。

    程启恒开着车来到市郊的一座加油站,就上来一个模样憨厚的青年,程启恒叫他二愣子,和他的外貌到也挺般配。

    当然,外号归外号,从二愣子眼中闪过的精明之色来看,他可不是真愣。

    二愣子上了车,程启恒就问道:“二愣子,今天咱们去哪?”

    二愣子呵呵一笑,手一指:“程少,你顺着这条路直开就行,到了地方,我会跟你说的。”

    这种交流会,程启恒也参加过几次了,只要照着二愣子的吩咐做就行,汽车动之后,他又问道:“二愣子,今天有没有什么好货?”

    这回二愣子并没有含糊其词,说:“听说有只鼎。”

    “什么,你们居然连鼎都拿出来了?”程启恒声音突然变高。

    二愣子呵呵一笑道:“程少,你放心,不是青铜鼎,我们还不至于干那种掉脑袋的事情。况且,就算是青铜鼎也得看年代不是?”

    程启恒顿时放了心,如果是青铜器,他心里还真会打退堂鼓,这不是他胆小,实在是这东西现在抓的很严格,他可不想冒这个险。

    “那是什么鼎?”

    二愣子说道:“好像是乾隆时期的掐丝珐琅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

    程启恒眼睛一亮:“铜胎掐丝珐琅?那可是好东西。”

    铜胎掐丝珐琅就是大家常说的景泰蓝,其以浑厚持重,古朴典雅姿态,很久以前就进入国内外艺术市场,颇受人们喜爱,价格当然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起的。

    以鼎这种形式制作的景泰蓝,又是乾隆时期的,再加上很可能是压轴拍品,不用说肯定是件宝贝。哪怕孟子涛他们很眼热,估计也买不起,但见识一下也好。

    在二愣子的指引下,程启恒在陵市的几条主干道上转悠了几圏,这才在一家宾馆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下了车,孟子涛有些无语,因为这根本就是陵市很有名的一座星级宾馆,而且离先前那座加油站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现在,他们居然花了三四倍的时间才赶到,也真是挺无语的。

    二愣子带着大家来到三楼的一间大型会议室,只见四周监控众多,基本没有死角,而且在主要位置,还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可谓是戒备森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