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启恒的话音刚落,鲁温韦撇了撇嘴,说道:“嘿,你说的轻巧,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有个好爷爷,家里藏着不少成化真品,时不时就能上手摸一摸?如果有你那样的条件,别说你了,就算傻子也知道重量不对。”

    王之轩听了无语道:“我说老鲁,你说话能不能改一改,好好的话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好像要跟别人吵架似的。”

    鲁温韦对此不以为意:“我这人说话就是这样,知道的人自然知道。其他人随便他怎么想,我又不靠他吃饭!”

    三人暗自摇了摇头,要说,鲁温韦这人水平什么的都不错,就是说起话来实在太冲,只要他认为对的事情,一点都不顾着别人的面子,让人很是不喜。他因为这事,和别人起过无数次争执,却就是不改,脾气倔得跟头驴似的。

    孟子涛有时候也觉得鲁温韦这人运气实在不错,这样的脾气,居然没有挨过别人的揍。

    不过,正因为鲁温韦谁都不买账的性格,再加上他在文玩上的水平确实很高,还在古玩协会当了一名理事,在某些时候充当裁判的角色。

    知道鲁温韦的脾气,程启恒只是有些尴尬,并不着恼。

    王之轩也不去管他,转过头,问孟子涛道:“小孟,你觉得怎么样?”

    孟子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对瓷器并不在行,只能看出这只梅瓶的胎釉有一些不对劲,而且画工方面,好像达不到真品那种意境,至于其他就不行了。”

    虽说他使用异能确实能够准确的判断出东西的真伪,但对于一些不了解的东西,理由就说出不来了。这在自己淘宝的过程中没关系,像现在这种场合,当然也只能照着自己的水平直说,不然问什么原因,总不能老是说靠直觉吧?

    不过,此刻他心里也想着,既然自己现在记忆力上升不少,自己以后干脆死记硬背一些鉴宝知识,说不定哪天就能用上了。37zw

    王之轩对孟子涛的话并不意外,术业有专攻嘛,他又问道:“小孟,你觉得这只梅瓶最厉害的地方在哪?”

    孟子涛盯着梅瓶看了片刻,有些迟疑地说道:“最厉害的地方,应该是这个青花的色吧,看起来和我在博物馆见过的平等青色,基本没什么差别,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平等青亦称“陂塘青”,是明代成化到嘉靖中期瓷都青花瓷器使用的主要色料。平等青含铁量较少,烧成后,色泽淡雅、清丽而明澈、晕散不严重,呈色淡雅青亮,与浓重青翠的苏麻离青截然不同,成为这一时期青花瓷的特色。

    只不过,因为嘉靖时期,一场民间影响浩大的仇杀,使得平等青的来源都断绝了,从此成了绝响。

    说起来,因为一些原料的枯竭,以至于在今天,对古瓷的仿制就非常困难,无论怎么样,多少会有一些差别。

    比如说,釉色的仿制取决于釉料的产地和配方,不论是青花的钴料,还是釉里红的铜料等,不同时期的产地和配方也有差别。

    以青花瓷的钴料为例,从元代的苏麻离青到明初的石子青,再到成化的平等青、嘉靖万里的回青、天启崇祯的珠明料,最后到清中晚期的洋蓝等等,都因产地的不同而呈色效果各异。

    随着很多原料的消失,今天已经仿不出那一时代真品的效果。当然,釉水的稠稀比例和上釉方式也影响着最终的呈色效果。

    因此,到目前为止,孟子涛都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仿制的出来,和平等青相差无几的效果。

    所以,眼前这只梅瓶上青花的表现,就不得不让孟子涛觉得惊奇了。当然,这也可能是他眼力的问题,或许对王之轩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看出来应该非常简单。

    程启恒接过话道:“是啊,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仿制的这么出色的平等青,这是哪个人做出来的?”

    鲁温韦嗤笑一声:“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知道是谁研究出来的,我早上杀过去,啐他个狗RI的了。”

    王之轩说道:“这种青料我们也不知道是谁研究出来的,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来自于一个神秘组织。”

    接下来,王之轩就把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去年春天的时候,古玩街有个古董商不知从哪里进一批仿成化的青花瓷,而且同样也是使用的这种仿平等青的青料,只不过效果要差上一些。

    这个古董商也是运气不好,准备出货的时候,买家居然找了王之轩来掌眼,然后就看出了这批货的问题。

    本来,市场上出售仿制瓷器也没什么,但像他这样进了一批货,而且还都准备当真货卖,如果真给他做成了,那可是价值好几千万的事情。真要事了,那陵市的古玩界可就出名了。

    这种事情,王之轩做为古玩协会的副会长当然得处理,于是就上报了古玩协会,大家一商量觉得这事要严肃处理,而且还得把制作这批瓷器的人找出来。

    实在是这种仿平等青料太逼真,如果流传出去,很容易对古玩市场做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到时说不定会引起相关种类的瓷器价格大跌,大家为了各自的利益,出手当然毫不含糊。

    但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制作这批瓷器的人,虽然水平不错,但他根本没有研究出釉料配方的实力。至于这些釉料,其实是别人卖给他的,而且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听到这,程启恒就说道:“扯的吧,如果他不知道对方是谁,那他又是怎么知道有这种釉料的?”

    王之轩摇了摇头道:“不,最后调查的结果证实,他确实没有说谎。至于他为什么知道这种釉料,完全是别人送上门来的,一开始他也不信,等他试验过后,他才相信对方说的是真的,然后才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什么要求?”程启恒好奇地问道。

    王之轩说道:“他花钱买釉料,等作品卖出之后再分成。”

    “研制青料的人还真够小心的,而且这确实不失为一种好办法!”程启恒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这么做的好处。

    自己烧制瓷器,目标比较大,这么做可以把被找到的风险降低到最小,钱又没少赚,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神秘就代表了未知,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使用一些非常手段?这样,那些合作者害怕报复,当然也就不敢不付钱了。

    王之轩说道:“这对咱们这些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更何况,对方还在不断改进青料的配方。就像去年,青花色还没这么逼真,今年相似程度却已经过了九成,照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会被他们研制成功的。”

    “而且,这些人的心思还都放在歪门邪道上,很可能会给咱们古玩市场造成巨大的影响。”

    在坐的都是行里人,这件事情跟他们息息相关。因此,听了王之轩的话,大家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

    片刻后,孟子涛开口说道:“王叔,其实您也不用这么担心,毕竟仿制古瓷,青料只是一个因素,另外,还有许多因素需要克服。而且研究这种东西,越到后面越难,想要真正研制成功,我觉得短时间内应该很难成功。”

    程启恒接过话道:“确实,仿制古瓷应该是一个比较大的系统工程,轻易不会那么容易成功。你们想啊,就清三代那会,多少能工巧匠都没有仿制出一件一模一样的明代那几个时期的瓷器,现在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实现?”

    王之轩呵呵一笑道:“你们说的对,对这件事情,我确实有些杞人忧天了。不过,老话说的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也不能大意。”

    孟子涛和程启恒都点了点头。

    接下来,王之轩就给两人讲了几个鉴定这种仿制青料的要点,最后他感慨了起来:“也不知道研究青料的人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把以前几个有问题的地方给弥补了,以后你们如果遇到这类的仿制器,千万要注意一下。”

    两人表示明白,不过孟子涛觉得釉料的变化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算有新品出现在市场上,估计最早也得明年了吧。

    这时,鲁温韦问道:“我说王掌柜,这东西你到底在哪个人那里买的?照理说,对方花了大价钱,也不可能会拿到这里来卖吧?”

    王之轩说道:“我是在小强那里找到的。”

    大家马上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小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之所以叫他小强,只不过是说的好听一点,至于小强的真实含义,想必大家都应该明白。

    小强这人比较贪财,为了赚钱,什么货都收,其中不乏赃货。

    因此,大家一听说这只梅瓶是从小强那买的,马上就猜到,这只梅瓶的来历很可能不那么光明。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