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看着手机上的余额,激动的脸涨的通红,心里就好像有一面小鼓,一直在那“咚咚”地敲着,整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恨不得长啸一声。◎  ?№ №№?

    但马上,他又想到一个月前自己家的变故,以及当时的遭遇,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久久不能言语。

    王之轩和程启恒见此只是笑了笑,他们都能理解孟子涛的表现,这个时候还能淡定的下来,不是视钱财乃身外之物,就是心理素质有些非人了。

    王之轩回忆到,自己当初得到人生第一个百万的时候,表现的比孟子涛还不堪,当时还高兴的大醉了一场。

    他心里感慨道:“当初我赚到人生第一个百万已经三十多岁了吧,而且我在小孟这个年纪的时候,哪有他懂的这么多,想想还真是后生可畏啊!”

    程启恒的内心同样也非常感慨,因为家庭的关系,他虽然不缺钱,但赚到人生第一个百万,还是o6年那会靠着股票赚来的,也是随着o7年大牛市财富才涨了无数倍。

    论到古玩捡漏,他到也捡过,但赚的比亏的多,想想自己还有爷爷教导,居然还比不过野路子的孟子涛,他心里就觉得很惭愧。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了店铺,大家抬头一看,现原来是鲁温韦。

    虽然已经猜到鲁温韦过来的原因,王之轩还是笑着问了一句:“老鲁,今天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啊?”

    鲁温韦看着桌子上的笔筒,没好气地说道:“我说王掌柜,你就笑话我吧,我为什么来这里你还能不知道?”

    说着,他就快步走到桌前,向孟子涛示意过后就拿起了笔筒。看了片刻,他脸上就一阵红一阵白,半响,他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小孟是吧,这笔筒你转不转让?”

    王之轩说道:“我说老鲁,你要买东西,说话不会客气一点?”

    鲁温韦闻言叹了口气,对着孟子涛道歉道:“小孟,对不起啊,我只是在生我的气。卍 卍 ? 卐 ”

    孟子涛连忙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

    这时,就听王之轩好奇地问道:“老鲁,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开门的物件,你怎么就放弃了呢?”

    鲁温韦一脸憋屈地说道:“这事我简直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硬要说的话,只能以阴差阳错来形容……”

    原来,这只笔筒的前任主人是鲁温韦的一个朋友,鲁温韦以前为了这只笔筒还求过朋友几次,不过他那位朋友一直没有答应。

    鲁温韦对此也很遗憾,不过朋友不答应也没办法,于是就让朋友哪天想要转让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

    就这样,一直到今天,他的朋友都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鲁温韦接着说道:“所以,我今天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还觉得挺奇怪,是谁制作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笔筒,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还猜想,是不是使用翻模类似的工艺做出来的。”

    “我说老鲁,你就没往真品方面想过?”王之轩问道。

    “当然想过啊,不过,我那朋友为人非常固执,我觉得他肯定不可能把笔筒卖掉,而且如果是真品,黑子应该也不至于就那么放在摊位上吧。没想到黑子那家伙也是个二百五,根本不知道‘眉公’是谁,还以为是清代的一个文人。”

    说到最后,鲁温韦即懊恼,又气愤。

    大家都感觉很是好笑,不过鲁温韦既然来了这里,想必黑子应该也知道这只笔筒的真实价值了,估计郁闷的要吐血,好在,黑子还不知道黄玉的事情,不然,来找孟子涛拼命的心都有。

    这时,孟子涛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鲁老师,既然你那朋友不会把东西卖掉,那这只笔筒是从哪来的,不会是件赃物吧?”

    “哎!”

    鲁温韦叹了口气:“你放心,这并不是赃物。№    这只笔筒之所以流落在外,是因为我那位朋友上个月前出车祸去世了,他有个孙子不学好,只知道打游戏,没钱了,就拿些东西去卖。”

    “我朋友去世的时候,这只笔筒就放在他的桌子上,他并不知道笔筒的真实价值,随手拿了就去卖了换钱,正好被黑子看到了,就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下来。这事,也是我刚才冒昧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的。”

    听说是这么回事,孟子涛他们不禁面面相觑,这种事情他们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不过,他们都是古玩爱好者,想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最后有可能也成了这种结局,心里都觉得有些悲哀。

    沉默了一会,鲁温韦就开口道:“小孟,你是什么想法?”

    孟子涛喜欢文玩,现在他手上又不缺钱,这只笔筒就想自己收购,想了想,他就摇头道:“抱歉了鲁老师,这只笔筒我想自己收藏。”

    鲁温韦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直截了当地说道:“二十二万,怎么样?”

    孟子涛苦笑一声:“鲁老师,您出的价钱确实很高,但您也知道我喜欢文玩,而且手里一直没有拿的出的藏品,还请您能体谅一下啊!”

    既然有钱了,孟子涛的内心也生了一些变化,不提他的爱好,先一点,他既然进入这一行,手上总要有几件拿的出的藏品才行,不然你跟别人说自己是行里人,手上却一件看得上眼的藏品都拿不出来,别人心里会怎么想?

    正因为这样,再加上内心之中的喜爱,孟子涛才不想放弃这只笔筒。

    鲁温韦说道:“小孟,说实在的,如果是别的东西,我也就不求你了,但这是我朋友的珍藏,而且我也求了好长时间了,如果就这么失之交臂,我一辈子都会后悔的,你就行行好,让给我吧。”

    说完,鲁温韦还郑重地向孟子涛作了个揖。

    鲁温韦都说成这样了,让孟子涛心里倍感压力,他看了看桌子的笔筒,心里真的很为难,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时,王之轩开口道:“我出个主意怎么样?”

    “什么?”两人向王之轩看了过去。

    “很简单,以物换物嘛。”王之轩笑着说道。

    孟子涛眼神一亮,他之所以觉得为难,说到底还是因为手里缺一件拿的出手的东西,而且这只笔筒是他捡漏得来的,颇有意义,说出去还能显摆一下。如果花大价钱购买,也就没有这层意思了。

    但现在如果换成以物换物的办法,意义还在,而且还能多出一些谈资。既然有这种好处,他想都没怎么想,就答应了下来。

    鲁温韦想了想,觉得这么做到也不错,他点头道:“可以,不过有些话咱们可得说在前面,我的那些藏品,可不是什么都能拿来换的。”

    孟子涛笑眯眯地说道:“那是当然,到时咱们肯定得协商解决嘛。”

    鲁温韦说道:“行,那咱们现在就去我家。”

    王之轩笑着说道:“我说老鲁,你急什么急啊?东西又不会飞了,咱们先坐一会,聊聊天,等天亮了再到你那去。”

    鲁温韦一想也是,这会过去,家里也有些不太方便,于是就安心坐了下来。

    接着,王之轩就去把茶壶,茶杯拿了出来,准备烧水泡茶。

    这个时候,鲁温韦就盯着桌子上的青花瓶看了起来,没一会,他的脸上就升起了疑惑的表情。

    王之轩笑着说道:“老鲁,是不是看出一些门道来了?”

    鲁温韦抬起头来,皱着眉头问道:“这瓶子有些像是去年那一批的工艺,但水平可要高上许多啊,你从哪里搞来的?”

    王之轩笑道:“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今天什么日子,你说我从哪搞来的。”

    鲁温韦干笑一声,说:“你有没有问卖家,这是从哪来的?”

    王之轩有些哭笑不得:“我说老鲁,你今天怎么尽问些外行话啊,你觉得我有可能会问他东西从哪来的吗?”

    鲁温韦拍了拍脑门:“我这不是因为紧张吗?”

    看着两人的对话,孟子涛和程启恒都是一头雾水,程启恒忍不住问道:“王叔,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王之轩说道:“说给你们听也行,不过这事可千万别传出去,听没白没有?”

    见王之轩说的严肃,两个年轻人都郑重地点头称是。

    王之轩接着说道:“说这事之前,你们先看看这只花瓶。”

    两人照着王之轩所言,一一上手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是一只梅瓶,肩部青花饰缠枝莲一周,腹部绘葡萄纹,线条流畅,近足处绘“壬”字云纹及波涛海水纹,底足内青花书“大明成化年制”楷书款。

    等两人把梅瓶看过之后,王之轩就开口说道:“你们对这只梅瓶有什么印象,小程你先说。”

    程启恒想了想,说道:“怎么说呢,我刚开始看,觉得这只梅瓶无论从器型、胎釉、青料还是做工方面,都跟真品很像,但细看之下,还是和真品有些距离,特别是重量,和真品差距很大,一般有经验的人,很难上当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