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想了想,说道:“就像程哥说的,我也觉得这幅画对郑板桥模仿的很到位,除了缺少板桥兰竹的那股清劲孤傲之气之外,已经足以能够以假乱真。卐  卍37zw?◎◎卐?网§ 卐? 、”

    “而且,这幅画画的很认真,并不像是单纯为了利益而模仿……另外,从纸张来看,也已经有些年头了,没有人为作假的痕迹。”

    “综上所述,我认为,这幅画很可能是出自晚清时期,某位专门学习临摹郑板桥的画家之手,而且水平这么高,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王之轩听了这番话,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小孟,看来你对作者是谁已经有些眉目了,说说看呢。”

    孟子涛马上就给出了已经想好的答案:“我觉得很可能是晚清时期‘扬州十小’之中的吴小道。”

    “哦,你为什么这么认为?”王之轩又问道。

    孟子涛解释道:“吴小道是香祖道人吴唯之子(香祖是兰花的别称),他学父画兰,而力未逮,然而他的名气大过其父。这是由于他擅摹仿老乡郑板桥的兰竹,几能乱真。吴小道还工书,也是模仿板桥的‘六分半书’。”

    “后人对吴小道学郑板桥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总体批评居多,如:清人马棪在《论画兰》中说:‘如吴小道之学郑板桥……因人俯仰,无复抒自家性灵外,千篇一律,画外无物。’,等等,这都是因为吴小道的兰竹缺少郑板桥兰竹的那股清劲孤傲之气。”

    “具体到这幅画上,所有的特征也正好符合吴小道模仿郑板桥的风格,所以我才猜想,这幅画作很可能是吴小道所画。不过,我对书画方面并不在行,也不知道说的对还是不对。”

    王之轩笑着点头道:“不错,虽然你分析的比较粗浅,有些地方没说到位,但就以你的水平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说到这,他又转头看程启恒,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看:“看看你呢?不提你居然敢在这种黑灯瞎火的环境里下手书画作品,就说你都已经跟你爷爷学习书画鉴定一段时间了,居然还没有小孟总结的好,我都不知道你都学到哪去了!”

    程启恒显得很尴尬,不过这确实是他的问题,他也只能低头认错。卐  `

    孟子涛见此情形,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以他的水平而言,如果没有异能的帮忙,他也不太可能想得到这幅画是吴小道所作。而且,如果眼前的不是王之轩,那他也不会多说。

    但现在既然有在王之轩面前刷好感的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也只能委屈一下程启恒了。

    “程哥,真是对不住了,大不了今天你请客的时候,我就少吃一点吧。”孟子涛在心里默念道。

    王之轩训了程启恒几句就不说了,都是成年人了,说太多也没意思,到底怎么样还得靠自己。

    这时,他的目光马上就转移到了桌子上那只笔筒上面:“小孟,这是你刚才的收获?”

    孟子涛点头道:“是的,说起来,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云里雾里。”

    “怎么回事?”

    王之轩和程启恒脸上都露出了好奇之色。等他们听了孟子涛的解释后,更是觉得奇怪,照理说以鲁温韦的水平不应该犯这种错啊!

    于是,王之轩就连忙拿起笔筒观察了起来,马上他的脸上就露出了赞赏之色。

    见此情形,程启恒就低声说道:“看来应该没差了,不过鲁温韦怎么可能会放弃这样的好东西?以他的眼力而言,实在不应该啊!”

    孟子涛摊了摊手道:“谁说不是呢,我现在都搞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不会是哭着喊着给我送钱来吧。”

    程启恒哈哈一笑:“你这话如果被他听见了,非得气晕过去不可。?    ”

    王之轩笑道:“小孟又没说错,这和哭着喊着送钱来有什么两样?”

    孟子涛虽然已经得知了结果,但还是表现的很惊喜:“王叔,这么说这是真的喽?”

    “这么大开门的东西,还用说吗?”王之轩点了点头,说道:“小孟,我觉得你什么都好,但就是不太自信,这一点今后要改一下。”

    孟子涛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我从进入古玩这行到现在,基本都是自己摸索的,所以一直担心自己说错了。”

    说到这,他就看向了王之轩。

    王之轩笑道:“小孟,你别看我,我是不会收徒弟的,不过,就像我先前说过的,你在这方面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知无不言。”

    见王之轩这么回答,孟子涛连忙表示了感谢,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程启恒说道:“王叔,其实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您就看开一点吧,没必要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王之轩笑着摇了摇头,看起来态度还是很坚决。

    对于王之轩的固执,两人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就不再劝说了。

    话题又转到笔筒上面,程启恒问道:“王叔,这只笔筒现在市场价能上多少?”

    王之轩想了想,说道:“二十万左右吧,遇到喜欢的人,价格还能稍微高一些,但再高也高不到哪去了。”

    “行啊,又捡了个大漏,你这运气我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程启恒拍了拍孟子涛的肩膀,想到孟子涛这段时间的捡漏经历,他心里都产生了一丝嫉妒。

    说来也是,加上这只笔筒,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孟子涛捡漏和赌石赚来的钱,都有八十万左右了,而孟子涛的付出才多少?嫉妒也算是正常的反应。

    当然,程启恒也只是有些嫉妒,更多的还是为朋友的运气感到高兴。

    孟子涛嘿嘿一笑,就把那方黄玉玉胚拿了出来:“其实,除了这笔筒,黑子还把这东西当作搭头一起给了我。”

    看到孟子涛手中的印胚,两人微微一怔,紧接着,王之轩眼中就放出了光,迫不及待地问孟子涛讨要过印胚欣赏起来。

    这个时候,程启恒有些傻傻地看着孟子涛:“你别告诉我,这印胚是用真正的黄玉制作的。”

    孟子涛嘻嘻一笑:“好像是的吧。”

    “呃……”程启恒张大了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憋出一句话来:“黑子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谁知道呢,不过我想他应该是没想到这中间还能藏着这样的宝贝吧。”孟子涛耸了耸肩膀,就把印胚的摆放描述了一下。

    “那肯定是黑子大意了。”王之轩舒了口气,边把玩着手里的印胚,边笑着说道。

    这时,程启恒迫不及待地问道:“王叔,真是和阗黄玉?”

    “那是当然。”说着,王之轩就把印胚放到了程启恒面前。

    过了片刻,程启恒摇了摇头道:“还真是和阗黄玉啊,可惜印胚的中间部位地方有些瑕疵,而且颜色也达不到正宗的鸡油黄。”

    孟子涛听了这话,很是无语:“还正宗的鸡油黄,先不提鸡油黄要多少钱,如果真有那样的品质,黑子还看不出来,那就是他眼瞎了。”

    程启恒嘿嘿一笑:“说说而已嘛。”

    看到王之轩又问程启恒讨要过印胚,有些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孟子涛稍稍一想,就说道:“王叔,要不这方印胚就让给您吧。”

    王之轩脸上一喜:“你舍得?”

    孟子涛诚恳地说道:“实话实说,我心里确实有些不舍得,不过就现在而言,为了我开古玩店的愿望,我肯定得把它转让,与其转让给其他人,还不如转让给您。”

    在这古玩这一行,爱古玩的人大部分都有些风骨,都宁可少赚些也不愿意让好货纡尊降贵。所以一般买卖,东西通常都是爱卖给内行人,卖给识货的人,自己心里舒坦而且也不糟蹋东西,

    孟子涛虽然爱财,但内心之中,多少也有些这样的风骨,特别是这印胚他心里也确实很喜欢,既然这样,还不如让给王之轩。

    可能有朋友要问了,孟子涛干脆别转让不就行了,这样到也不是不可以,但关键问题是,想要捡这样的大漏实在不容易,万一这期间有合适的店铺,他还是一样要把印胚转让掉。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现在就把印胚转让给王之轩,还能刷一下王之轩的好感。

    当然,这其中也有孟子涛心中的危机感的缘故,对于无权无势的他来说,能得到王之权的好感,当然得好好维持下去。

    况且,他觉得自己既然拥有异能,今后总有办法能再次得到黄玉,弥补遗憾。

    王之轩点头道:“那行,我就不客气了,这方印胚我给你一百二十万吧,你觉得怎么样?”

    这方印胚多少有些瑕疵,而且印胚也不算太大,能够有一百二十万已经很不错了,孟子涛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王之轩是银行的高级客户,马上就使用u盾,在网上给孟子涛转了帐。

    由于是同一个银行,银行马上就给孟子涛来了确认短信。看着手机上那一大串的零,孟子涛激动的不能自己,一张脸涨得通红,要是在家里,他非得手舞足蹈不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