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听了这话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上个星期,他们俩完成了先前的那次在赌约,结果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程启恒运气太差,最终结果居然是他的东西稍稍胜出一筹。

    这个结果,把程启恒郁闷的够呛,如果说孟子涛的东西比他贵上上千块,那就不说了,结果只是略胜一筹,他怎么会甘心?

    可能有朋友要说了,古玩这东西价格没什么定数,价值高低全看买家的心里价位,怎么孟子涛还能以微弱的优势取胜呢?

    这一点,王之轩在评判的时候,当然也有说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程启恒买到的那件东西比较冷门,买的人少,无论是市场价值还是收藏价值没有孟子涛的高,正因为这样,孟子涛的东西才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但这样一来,程启恒就很不服气,于是就说这个星期天再比个高下。钱也从一千变成了五千。

    只不过,孟子涛现在的心思都在手里的这两件宝贝上,赌约的事情早就忘到爪哇岛去了,直到程启恒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想了这件事情。

    孟子涛看了看程启恒手里的东西,就说:“你别告诉我,一会你就想以手里的这幅作品取胜啊。”

    “那是当然。”程启恒一脸傲然:“这幅画一定会亮瞎你们的眼睛!”

    孟子涛笑道:“得了吧,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你还精通书画,可千万别走了眼了。”

    孟子涛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因为古玩众多类别之中,书画的鉴定最为困难。就说历代收藏家都买过赝品,这些收藏家包括皇帝、名臣、大艺术家、大商人、大文人、大学者,由此可见书画鉴定之难。

    这是为什么?

    比如说,判断古书画的真伪,依常理来说,当然应该以作品艺术水平的高低作为主要判断依据。?◎?§ 37zw 卍 但实际中的古书画伪作,并不仅是后人简单的伪劣仿制,有时很难准确鉴别。

    这一点,从明代书法家董其昌的故事之中,就能说明这个问题。

    话说,有位一个商人想买件董其昌的书作,又怕买到假货,于是贿赂董的家客。那人叫他备好重金,去见董其昌。董其昌当着商人的面磨墨展纸,一挥而就。商人得字后悬于中堂,宾客见了无不称绝。

    第二年,这个商人又因为有事路过董府,正好碰到一人下轿入府,听路上的人说是这是“董宗伯”回府。

    结果这让商人目瞪口呆,因为他现这个人不是自己去年见到的那个“董其昌”,禁不住大声叫屈。

    董其昌见此情形,就上前询问,问明经过后,便重新给商人写了幅字。商人大喜,回家后到处夸示于人,可是凡懂得些书法的人都认为之前的那件书作写得更好。

    有人可能觉得这个故事应该是夸大其词,但其实董其昌自己在题跋中也写过“赝鼎多有胜余漫笔者”,意思是说,那些仿作之中,确实有些人的书法好过他。由此可见,这些记载也是有些道理的。

    从这个故事之中不难看出,一些赝品在当时就已经很难判断了,更何况是过了几百上千年的现在?

    比如说,故宫在鉴定一些古书画时,专家的看法时有相左,难有统一结论,只能将其观点整理录音,留给后人作鉴定参考。

    正是因为书画鉴定实在太难了,而且对自身的知识积累也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当初孟子涛虽然对书画也挺有兴趣,但想到其中的困难,还是放弃了。当然,这其中也有好的书画作品太贵,他玩不起的原因在内。

    言归正传,听了孟子涛这话,程启恒嘿嘿笑道:“我确实对书画作品不太精通,不过,真迹摆在我的面前,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孟子涛听了这话,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他也不想在现在打击程启恒的信心,就说道:“那就走吧,你说咱们去哪看?”

    “就王叔的店里吧。?”程启恒说道。

    孟子涛说道:“王叔来了吗?”

    程启恒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说道:“我没遇到王叔,不过我这个。”

    “正一轩的钥匙?”

    见程启恒点了点头,孟子涛说道:“你哪来的钥匙?”

    “边走边说。”

    程启恒带着孟子涛往正一轩走去,说道:“忘记跟你说了,前几天,我爸妈和王叔、王姨见面了。”

    孟子涛闻言愣了愣,转过头说道:“你的口风还真够紧的啊,这样的消息,居然都不知道事后跟我说一声。”

    程启恒嘿嘿一笑道:“现在你不就知道了吗?”

    孟子涛笑道:“我不管,这事你可得请客。”

    程启恒大手一挥:“没问题,今天咱们去陵市大酒店撮一顿。”

    孟子涛笑道:“那我可得好好清空一下肚子。”

    说说笑笑间,两人来到正一轩门口,打开大门后,两人就走了进去。

    程启恒把桌子擦干净,才把画卷放了上去:“对了,你今天到底搞到什么东西了?”

    孟子涛说道:“这事一会再说,先让我欣赏一下你这幅画。”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

    程启恒戴上手套,小心地把画圈展开,一幅墨竹图,慢慢地出现在了孟子涛的眼前。

    粗看去,只见图中一共有五株竹子,高矮不一,细枝粗叶,清劲秀逸,恣意苍劲,潇洒中寓自然,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还不算,当孟子涛看到题识和钤印时,眼珠子不禁瞪了起来:“郑板桥的墨竹图!”

    郑板桥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大师徐悲鸿曾评价过他:“板桥先生为中国近三百年来最卓绝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书画尤奇。观其诗文书画,不但想见高致,而其寓仁慈于奇妙,尤为古今天才之难得者。”

    正因为如此,郑板桥的画作在艺术品市场上,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如果眼前这幅是真迹的话,最起码三百万以上。

    程启恒得意一笑,正准备开口时,却听门口传来一声讶然:“什么郑板桥?”

    两人朝门口看去,就见王之轩手里拿着一件青花瓶走了进来。

    打过招呼,王之轩就盯上了桌子上的那幅墨竹图,拿出工具,仔细鉴赏了一番,他就赞叹道:“确实是一幅好画。”

    程启恒听了这话,显得有些激动:“怎么样,我就说我今天赢定了吧。”

    孟子涛暗自撇了撇嘴,心道:“这幅画确实是好画,但说是郑板桥的,嘿嘿……”

    王之轩见孟子涛好像有些不以为然,就笑着问道:“小孟,你有什么想法?”

    孟子涛挠了挠头,说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啊,我觉得这幅画确实是好画,但我总觉得好像少了一股孤傲之气,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

    程启恒听了这话心里一突,连忙看了看,有些迟疑地说道:“我觉得有孤傲之气吧。”

    王之轩不动声色地说道:“小程,你能完全背的出郑板桥画竹的风格吗?”

    程启恒想了想,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能。”

    “你呀,既然背不出来,你也敢下手。”

    王之轩用批评的目光看了程启恒一眼,说道:“郑板桥在家乡住处和衙斋处种了许多竹子,利益于他的细心观察,他对竹子非常了解,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因此,他画竹时,才能够‘我有胸中十万竿,一时飞作淋漓墨’。”

    “我们从他存世的许多作品看,其竹子的章法、造型无一雷同。所创造的竹子也不与人同,自称‘郑竹’。说到这,我们再看一下眼前这幅画中的竹子,你们觉得感觉怎么样?达不达的到郑板桥的境界?”

    程启恒仔细打量着眼前这幅画,在大体上能够达到郑板桥的水平,但在细节上,却做的不那么出色了,看到这里,他哪还不明白自己买了一幅仿作,或者干脆就是赝品。

    王之轩接着说道:“我们再看,郑板桥随手画节,多不点节,添出主枝,省去大量小枝,虽笔断而意连。叶少而突出竹子的劲节,叶肥以加强竹子的青翠感。打破竹家所忌,画竹为桃、柳叶,但又不失竹意。”

    “郑板桥画竹,浓淡相宜,干湿并兼,中侧锋兼用之。以书入画,竹中瘦叶以黄庭坚‘飘洒而瘦’的书法笔法写之;竹中肥叶以苏轼‘短悍而肥’的书法写之……”

    王之轩接连讲了几个郑板桥画竹的特点,听得程启恒苦笑连连,神情显得十分颓然。

    见此情形,王之轩摇了摇头道:“小程,就你这样,我觉得你确实还不到碰书画作品的时候,我说了那么多,你难道就没有看出这幅画的特点?”

    “特点?”程启恒看着眼前这幅画,想了想,说道:“如果要说特点的话,模仿的很像吧。”

    五之轩转过头,问孟子涛道:“小孟,你觉得怎么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