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讨价还价,黑子最低只肯八千块,孟子涛对此也已经心满意足了,不过,他的目的可不在此。§§№ 卐

    孟子涛皱着眉头说道:“我说蒋哥,你这个价格让我实在很为难啊!”

    说着,他还叹了口气,一幅不太情愿的样子。

    黑子呵呵笑道:“这个价格我真没有赚多少。”

    可能是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他眼珠一转,说道:“要不这样吧,再给你一方印胚,你看怎么样?”

    孟子涛心里一喜,还真是瞌睡就来了枕头,也不知道这黑子是怎么想的,居然还巴不得把手里的宝贝拱手让人。

    不过,如果他心里的想法被黑子知道了,很可能会吐血吧。要知道光是这只笔筒,卖的好的话,也能卖二十万,再加上价值上百万的黄玉印胚,黑子如果知道了实情,估计能有几天睡不好觉吧。

    为了避免黑子看出点什么,孟子涛又沉吟片刻,这才说道:“一方太少,最少五方。”

    黑子心中一喜,苦笑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了,要哪个你自己挑吧。”

    孟子涛心里狂笑一声,就装模作样的又挑选了一下,把那方黄玉印胚收入了囊中,付了钱就匆匆离开了。

    黑子见孟子涛走的这么急,以为是孟子涛觉得买贵了心里不舒服,并没在意。心里还得意洋洋地想,年轻人就是好骗,稍微加点甜头就上了勾,殊不知,是他看走了眼,漏了两件宝贝。

    没走几步,孟子涛心里又是一阵狂笑,刚才收获的东西加起来,可得一百几十万啊,这么多钱,他以前都只在梦里遇见过,现在却已经被自己拿在手里,他激动的都有些不能自己。

    看着自己已经有些微微颤抖的双手,孟子涛心知这鬼市自己是不能再逛下去了,不说鬼市的混乱,万一磕着碰着,那他的心可得滴血了。◎◎

    看了看来路买家不少,孟子涛就选了个人少的方向走去,走了几分钟,他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对少年男女在那在和一个模样猥琐的男子纠缠。

    虽然现在还是凌晨,但在周围微弱的灯光的照耀下,以他的目光还是看出那对少年男女正是当初被人碰瓷的那两人。

    孟子涛心里有些无语地想:“老话说的好,吃一堑,涨一智,这两人怎么还是没有吸取教训,居然敢来鬼市。”

    诚然,陵市的治安很不错,但鬼市本来就是宵小之辈众多,现在又是黑灯瞎火的,如果没有大人陪伴,哪是他们这对十五六岁的人能够来的地方。

    正当孟子涛在那感慨的时候,那男生有些焦急的自处张望,想看看有没有谁哪个人来帮他们,却现周围人好像没事人一样,根本理都不理他们,就径直离开了。

    这让男生心里更是焦虑,这个时候,他看到孟子涛站的地方,定睛一看,现好像是孟子涛,情急之下,他就开口喊道:“孟大哥,这里!”

    孟子涛见男生喊自己,心里有些奇怪,对方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上回明明自己没说啊。但不管怎么样,既然对方叫了他,他总要过去看看,况且,刚才他也没有走的想法,毕竟双方也算是熟人了,他有些做不到置之不理。

    孟子涛走了几步,就认出了那猥琐男子到底是谁。此人外号耗子,一方面是长的确实有些像耗子的模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歪门邪道,坑蒙拐骗的事情没少做。

    “怎么回事?”孟子涛走上前就问起了原因。

    马上,那女生就像倒豆子一般,气愤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他俩刚才在鬼市上逛游,走到前面不远处的时候,耗子就过来向他们推销手里一只怀表。

    “这是什么?”男生看了看耗子手里的东西就问道。卐?¤

    “怀表,好东西,来咱们过去看看。”

    说着,耗子也不等他俩的反应,就拉着男生的手一起走到了这边。

    两人一开始也只是好奇,等走到这里,看周围都没什么人,而且黑灯瞎火的,心里就打起了鼓来。

    这个时候,耗子开口道:“这只怀表可已经一百多年了,我也是花了大价钱搞来的,咱们也算有缘,就算三万怎么样?”

    两人一听说三万,就吓了一跳,先不说这东西值不值三万,就算真值三万,他们也没那么多钱买啊。

    这个时候,两人要走,但耗子怎么可能让大鱼就么跑了,连忙拦了下来,不放他们离开,正是刚才孟子涛看到的那一幕。

    耗子开口道:“喂,别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不讲规矩啊!”

    那女生怒斥道:“我们怎么就不讲规矩了,从头到尾,好像都是你拦着我们不让走吧!”

    耗子说道:“这话说的,你们刚才同意了价格,怎么可以反悔?没这个道理的嘛!”

    “你们刚才答应他了?”

    孟子涛有些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就像前文说的那样,鬼市上的东西可不能随便还价,不然被赖上了,很难摆脱的掉,他还真怕两人不懂规矩,那就麻烦了。

    “怎么可能!”男生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们刚才都没说什么就准备走了,谁知道他怎么回事,一直赖着我们。”

    孟子涛心里一叹,还能为什么,欺你们年轻,面生呗。

    耗子冷笑一声:“嘿,我两只耳朵可都听到你答应了,别想耍赖!”

    孟子涛皱了皱眉:“耗子,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怎么样?”

    耗子看了看孟子涛,觉得有些面熟,不过并没什么太大的印象,这说明这年轻人应该没什么背景,就抬起头来,说道:“你谁啊!告诉你,别多管闲事啊!”

    孟子涛见耗子不听劝说,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就耗子这种人他还真不害怕,就算只让程启恒出面,都能制的他服服帖帖的。

    于是,他理都不理耗子,说道:“咱们走!”

    “不准走!”耗子有些凶神恶煞地说道:“我看你们今天谁敢走!”

    孟子涛冷笑一声:“怎么,想练练?”

    “嘿!咱们走着瞧!”

    耗子看着孟子涛眼中的寒光,心里也开始打鼓,最后留下一句狠话就走了。

    孟子涛带着两人来到人多的地方,说道:“你们别在意,鬼市就是这个模样。”

    其实,像耗子这样的人,别看他好像挺厉害,其实最多就是恐吓、欺骗一下新人,如果真出了乱子,担心的反而是他,因为以后这里他就别想来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鬼市毕竟还是龙蛇混杂,万一对方确实是个狠人,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出大事。正因为这样,如果刚才不是耗子的话,孟子涛的解决办法也就不会这么简单粗暴了。

    女生寒着脸说道:“哼!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听着这似曾相识的话,孟子涛心里有些嘀咕,好像当初那个碰瓷的摊主,确实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真的因此倒了大霉?

    再想想,孟子涛觉得或许只是凑巧而已,说不定那人到别的地方去做生意了。况且,如果真有那样的能耐,他们大人怎么放心他们就这样到鬼市来?

    孟子涛问道:“对了,你们怎么想到鬼市来的?难道你们大人就这么放心?”

    男生干笑一声:“就是想来见识一下。”

    孟子涛也不管他们两个是怎么想的,就劝了一句:“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个年纪该来的地方。”

    那女生撇了撇嘴:“要你管!”

    男生有些不满地说道:“小欣,你说什么呢!”

    孟子涛摇了摇头,他心里到没有生气,这个年纪的人,都有叛逆心,不过,自己又不是他们的什么人,不过是出于好意提醒一下,既然听不进去,那他也不会多嘴。老话说的好,好言劝不住该死的鬼嘛!

    “你也是!没用的家伙!”女生气鼓鼓的瞪了男生和孟子涛一眼,就快步向古玩街的街道口走去。

    男生苦笑一声,对着孟子涛抱歉道:“孟大哥,我表妹就是这样的人,希望你别介意啊。”

    孟子涛笑着说道:“当然不会,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在你的知识还没积累到一定程度前,这种地方还是少来吧。”

    男生连连点头道:“谢谢孟大哥,我会记在心里的。”

    孟子涛指着已经走远了的女生,说道:“行了,再不追人就快没影了。”

    “孟大哥,我叫宋逸明,再见。”

    宋逸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就向女生追了过去:“小欣,等等我……”

    孟子涛见此呵呵一笑,自语道:“我也要回去喽!”

    说着,他也向古玩街的街道口走去,不过,刚走了几分钟,程启怛就突然从旁边跳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说道:“子涛,今天有没有淘到什么好东西啊?”

    孟子涛看着程启恒手里的一幅卷轴,说道:“一般一般。你手里的这是?”

    程启恒嘿嘿贼笑了几声,说道:“这可是宝贝,我告诉你,今天我肯定赢定你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