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涛看上的这把象牙雕花卉纹折扇,应该是选用比较珍贵的牙材,精雕细琢而成。37zw  运用高浮雕、透雕等各种技法,工艺复杂而形象疏密有致,层次分明,比较难得。

    从工艺等方面来看,这把象牙折扇应该是清晚期的作品,孟子涛觉得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到也可以买下来收藏一下。

    “老板,请个价。”孟子涛开口道。

    老板是个中年人,也不知道是觉得孟子涛年轻还是怎么,笑眯眯地说道:“八万。”

    孟子涛眉头微微一皱,这个价格跟他的心理价位相差的有些大,就以现在的市场行情而言,就这把扇子,别说八万,连八千都够呛。

    刚才孟子涛想着,如果这把扇子只要五千,那他买下来到也可以,但现在这个价格,他可不敢答应,直接起身就走了。

    要说,这鬼市上确实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但心理价位相差太大,那还是算了吧。如果他真还了价,那被摊主抓住不放,说你打探行情,到最后不买也得买,而且周围的人也不会同情你。到时你就算有理也无处说,谁叫这是鬼市呢?

    接下来,孟子涛又逛了几个摊位,总算开了张,花了一千块钱,捡了一个八千块钱的小漏。

    逛着逛着,孟子涛来到一个专门出售文玩的摊位前,摊主是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孟子涛也有些印象,因为皮肤黝黑的关系,大家都叫他黑子。

    黑子是个铲子,好像因为眼力好像不太高的关系,以高价买过几件比较普通的东西,而且还让人捡过几个大漏,让人很是笑话了一阵子。

    有道是吃一堑涨一智,打那以后,此人的眼力就开始水涨船高,虽然还时不时有些小漏出现,但比起以前那是天差地别了。◎◎

    此时,黑子的摊位上蹲着一位中年人,孟子涛同样也认识,此人名叫鲁温韦,是陵市古玩界的一位资深藏家,同样也喜欢收藏文玩,听说家里收藏的文玩已经堆满了一个房间,其中不乏珍品。

    说起来,孟子涛以前还拿过鲁温韦当自己的榜样,有段时间,还想拜鲁温韦为师,结果有一次因为偶然的机会,和鲁温韦有了接触,才知道他这人很傲气,而且说的话有些刻薄。

    虽然这人本性不坏,但孟子涛可没有受虐的嗜好,于是就灭了心里的念头。

    此时,鲁温韦一手拿着一只笔筒,一手拿着手电在那仔细观察着,一边看,一边嘴里还嘀咕着,因为声音低,孟子涛也听不清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现在天还没亮,再加上古玩的规矩,孟子涛虽然好奇鲁温韦手里的东西,不过并没有凑上前去观看,向黑子点头示了意,就看起摊位上的其它东西来。

    看了一圈,好东西到是有两件,不过都放在醒目的位置,由此看来,黑子应该知道它们的价值,既然这样,孟子涛并没有多问。

    看了看鲁温韦居然还没决定手中的那只笔筒的去留,而且表情显得很纠结,孟子涛也越在意他手里的东西,只是碍于规矩和鲁温韦的脾气,他也不想多问,就看起了其他东西。

    黑子摊位上的东西虽然以文玩为主,但他是铲子,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当然也有,而且孟子涛还看到摊位上居然还有十几枚玉方章,红绿白黑黄,颜色到是不少,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玉。

    但就以黑子把他们放到摊位不起眼的地方来看,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好玉。

    孟子涛随手拿起一枚方章,一看是普通的岫玉,印面没有字,正确的说它是印胚。??? ◎№ ?  这种印胚,拿回去随便玩玩到是不错,但离收藏可还差不少距离。

    把印胚还了回去,现鲁温韦还在纠结,孟子涛又随手拿起了一方印胚,这回材质是碧玉,看起来也不咋滴。

    稍微用来消磨一些时间,见鲁温韦还是那样,孟子涛又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就这样,当他拿到最后一枚印胚时,鲁温韦总算停止了纠结,却是把笔筒还了回去。摇头一叹,就起身离开了。

    见此情形,孟子涛就准备把手里的印胚还回去,想要看看令鲁温韦纠结的笔筒到底是什么。

    只是,当他回过头来,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印胚时,心里突然一怔,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几分。

    只见此玉色纯净,莹润如脂,色泽甘黄纯美,再加上自己的手感,他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根本就是黄玉。

    可能提起黄玉,大家就会想到黄龙玉,不过,拿黄龙玉来和黄玉相提并论,还真有些污辱它的意思。

    其实黄龙玉这种东西叫做黄蜡石,在几年前,不过几百块钱一卡车,之所以到今天这样的高价,完全是人为炒作的关系。

    而真正的黄玉,其实是和阗玉中的一种,黄玉的颜色是原生的,是一种特征端庄的黄色,一种微微带有黄绿色调的嫩黄色。

    颜色浅了不能称为黄玉,颜色偏绿叫“黄口料”(黄绿色的青玉),偏褐色又显色气不正。颜色纯正的黄玉产量很少,价值不低于羊脂白玉。真正名贵的和田原料黄玉极为稀少,许多人一生也难得一见。

    孟子涛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十几枚印胚之中,居然会藏着一枚这样的高档货,而且黑子居然还没有现。

    至于为什么孟子涛会认为黑子没有现,原因也简单,如果黑子认出了黄玉的价值,怎么可能会把价值几百万的东西就这么放在这里?

    孟子涛虽然恨不得把手中的印胚收入囊中,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把印胚放了回去,拿起了刚才鲁温韦纠结的笔筒。

    这一看,孟子涛心里又是一阵愕然,不由腹诽道:“今天自己是走了什么运道了,现一枚黄玉印胚不说,而且居然有人把钱送到自己手里,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还是说,是我的眼力太差,把东西看错了?”

    想到这,孟子涛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把笔筒看了一圈。

    只见这只笔筒取材于优质黄花梨,呈直筒形,表面用螺钿、染牙及其它宝石嵌出花果,树石等图案。

    笔筒构图疏密有致,精巧完整。画面之中梅花盛开,蝴蝶飞舞,红果鲜艳,悬挂枝头。可谓是生机盎然,颇有情致。笔筒另一侧嵌银篆体诗句,尾钤“眉公”篆文印。

    孟子涛既然是收藏文玩的,对各个时代比较有名的读书人还是很清楚的,这“眉公”,代表的应该是明代文学家和书画家,陈继儒。

    陈继儒工诗文、书画,书风萧散秀雅,擅墨梅、山水,画梅多册页小幅,自然随意,意态萧疏。他的山水画多水墨云山,笔墨湿润松秀,颇具情趣。

    陈继儒倡导文人画,所持南北宗论的观点,重视画家的修养,赞同书画同源,著有《妮古录》、《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

    这一番介绍下来,可能还有朋友对陈继儒的名气不太清楚。换个说法,陈继儒在当时与董其昌齐名,由这一点,想必大家就能知道他在当时的名气了。

    仔细看下来,孟子涛无论怎么样,都觉得这应该是一件真品,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鲁温韦会把这只笔筒放回去。

    难道是觉得这只笔筒太新了?觉得这里是鬼市,所以太过小心?或者干脆认为黑子如果有这样的好东西,肯定不会在黑市上出售?

    孟子涛脑子里又升起了几个问号,不过马上他就放下了这些念头,现在对他来说,最关键的是,把笔筒和印胚拿下来。

    黑子姓蒋,孟子涛就开口道:“蒋哥,麻烦请个价。”

    黑子看了看,就说道:“十万!”

    孟子涛听了这个价格,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因为按照市场价格而言,这只笔筒确实值十万,但黑子如果知道这件东西是真品,他肯定会漫天要价,怎么可能会给出十万这个价格?

    孟子涛心中一定,笑着说道:“蒋哥,你这样就有些不厚道了,如果它是真的,刚才鲁老师怎么可能会把笔筒留下来?”

    黑子呵呵一笑:“照你这么说,你干嘛又要买这只笔筒呢?”

    孟子涛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啊,谁叫我囊中羞涩,只能捡点鲁老师挑剩下的东西了。”

    黑子摆了摆手:“得了吧,你以为我没听说你赌石大涨?”

    孟子涛说道:“对,我确实大涨了,但那也只是十来万,只够我爸治疗的费用,我哪还有钱来买好东西?你看是不是?”

    黑子说道:“那你想要多少?咱们也是熟人,合适的话,我就给你了。”

    孟子涛想了想,说道:“我看这笔筒也不错,算三千吧,你看怎么样?”

    黑子连连摇头道:“这个价格肯定不行,十万你还成三千,也亏你说的出口的,你如果真打算要,就算你五万!”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