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亲吃过晚饭,孟子涛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迫不及待地把盒子拿出来,仔细察看起来。

    很快,孟子涛就现了盒子的奥妙,原来盒子内部,明显要比真正的盒底,高上不少,不出意外,那东西应该就是放在底部的夹层里面。

    接下来,就是要把东西拿出来了,只是让孟子涛觉得不解的是,无论盒子的表面还是内部,居然都没有看到什么缝隙。

    见此情形,孟子涛嘀咕道:“这不会是让我把盒子给拆了吧?”

    孟子涛想了想,就摈弃了这个想法,如果里面的东西有一两万,他或许会这么做,但两千,那还是算了吧。

    万一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拿了呢?万一只不过是一个恶作剧呢?

    所以,除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然孟子涛肯定不会采用暴力的手段。

    想了想,孟子涛还是觉得应该会有什么蛛丝马迹。接着,他又仔细观察起来,这次他干脆一点一点的从外到里摸过去。结果,手指刚接触到盒子的底部,他就察觉到了异样之处。盒底的光滑程度,根本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现这一点,孟子涛又观察了一番,现看起来和真实的黄花梨一模一样,要不是手的感觉不会说谎,他都觉得自己是出了幻觉。

    于是,孟子涛连忙去拿了强光手电,这才现,原来底部是涂了一层不知道是漆还是什么东西,这让他不禁啧啧称奇,心道,古人的有些技术还真是厉害,可惜的是,许多都已经失传了。

    现了这一点,孟子涛还有些犹豫,生怕去了这层物质还是没有现。但片刻后,他就自嘲一笑,自己怎么这么瞻前顾后,照自己这样子,无论怎么样,都能找到理由,那什么时候才能把东西拿出来?

    这么想着,孟子涛就去拿了工具去除这层物质,却现这么做容易伤害木料,他想了想,家里好像还有一些脱漆剂,就准备试一试。37zw

    用了一点脱漆剂,现真有作用,孟子涛就小心的一点点去除,这样忙活了半个小时,那层东西总算都被去掉了。

    接着,他又开始仔细观察起来,没一会,就在盒子底部的中间位置,现了一条,可能比头丝还要细的缝隙。

    孟子涛连忙拿出合适的工具,沿着缝隙打开,只听“啪嗒”一声,一块比巴掌小一点的木板,就跳了起来。

    孟子涛心里一喜,连忙拿起木板,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以及半块玉佩,还有一些好像是木头粉末状的东西,不出意外,这些粉末应该是起到防潮的作用。

    孟子涛见此,连忙戴上手套,把纸张拿了出来,让他觉得有些惊奇的是,这张纸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制作的,比普通纸韧性足,又比牛皮纸要薄,他以前还真没见过。

    稍稍研究了一下纸张,孟子涛就打了开来,当他看到纸张上的内容时,脸上立马出现了愕然之色,

    只见那纸上居然画的是一幅非常潦草的草图,山看起来不像山,水看起来不像水,这画工实在不敢恭维,连一些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作者画的好。

    关键画的不好还算了,连个文字信息都没有,这让孟子涛腹诽道,这不会真像先前自己想的那样,有人搞的恶作剧吧?

    想了半天,孟子涛也没有明白这张纸上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摇了摇头,干脆就不想了,于是又拿出那半块玉佩观察。

    这块玉佩是使用青白玉雕刻而成,材质不太好,由于只有半块,只有看得出其是龙的形状,而且龙的形象很像是汉代的风格。卐  `

    不过这一点,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他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清中晚期所作,当时受了乾隆的影响,许多玉雕都有汉代的影子。

    只是,让孟子涛觉得奇怪的是,这玉佩的雕工非常精湛,应该不是一般的工匠雕刻出来的,而且这块玉佩从断口来看,应该是被人摔断的,这又是为什么?

    一张画得不知道是什么的图,一块雕工精湛,玉质差劲,却又被人人为损坏的玉佩,让孟子涛脑子里升起了无数个问号。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藏宝图吗?但就面前这个样子,谁知道宝藏藏在哪里了,连一点线索都没有。还是说,要集齐剩余的玉佩,才会有线索出现?

    孟子涛想了一会,就把脑子里面的问题都放到了一边,不再多想,因为就算是他想的那样,世界这么大,他又去哪里把剩余的玉佩碎片给找出来呢?况且,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谁知道剩余的玉佩是不是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所以说,想要集齐玉佩,非得有逆天的运气不可。或许等自己的运气提升到那么高的时候,还有可能,现在嘛,还是算了吧。

    …………

    接下来几天,孟子涛的日子过的很平淡,每天花一点时间在拳法练习,以及学习古玩鉴赏上面,其它时间就去古玩街转转,和王之轩以及几位朋友谈天说地,到也惬意。

    期间,孟子涛还遇到几次薛文光,薛文光除了见他神色有些不善之外,到也没什么其它表示。这让孟子涛稍稍松了口气,对他来说,对方越晚现那雕像有问题,对他就越有利。

    转眼又到了星期天,这天孟子涛起了个大早,凌晨十二点刚过就起了床,这是因为今天有陵市一年四度的鬼市。

    就像前文说的,陵市的古玩市场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连一般只有大城市才有的鬼市也有。

    不过因为地方小,一年只有四回,而时间则定在每年三、六、九、十二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

    每到这个时候,对陵市的古玩爱好者来说,就好像节日一般,只要没事,能起的了床的,都是一大早就赶到古玩市场淘宝。

    孟子涛洗漱了一番,稍微吃了点东西填填肚子,做好了准备,就出了门,骑着自行车往古玩街出。

    鬼市是什么时候有的,以及具体是怎么来的,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有这么说的,也有那么说的,不过大致是说,以前有大户人家家道败落了,家人们就把家里的一些家当换钱花,如果去当铺的话,怕别人笑话,于是,借着天黑偷偷摸摸出来卖。

    另外,还有一些则是穷苦人家,或者捡垃圾的,偷鸡摸狗的那些人。这些人的东西一般都是摆不上台面,或者来路不正的,白天不方便出售,于是也拿到鬼市上出售。

    再加上,以前卖这些东西的地方,都算是荒郊野外,每个摊位都点着一盏煤油灯、蜡烛、豆油灯什么的。远望去,灯影忽忽闪闪,还有买卖的人在活动,看起来影影绰绰,那阵势,不知情的人准得吓一跳。

    就这样,天长日久一来二去,爱起外号的人就给这样的市场起了个称呼“鬼市”。

    到了现在,鬼市也生了很大的变化,成了古玩旧货市场,白天也能摆摊,不过有些东西还是遗传了下来,比如鬼市龙蛇混杂这一条就没多少变化。

    由于来的早,孟子涛来到古玩街的时候,大部分摊贩还刚刚开始摆贩,只不过,顾客已经来了不少,许多人都摩拳擦掌的准备淘换好东西。

    没办法,古玩淘宝嘛,就是讲究一个先下手为强,你不早点来,轮到你的可只能是一些残羹冷饭了。

    孟子涛走进古玩街之后,也像其他人一样,忙不迭的逛起了摊位,只不过一连几个摊位逛下来,都没有遇到他满意的东西。

    其实这也正常,虽说鬼市的好东西不少,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如果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好东西,出售的渠道多的是,又何必在鬼市上出售。

    而且和玩市场一样,这里面的水很深,真要论起来,鬼市里面的水还要更深一些。

    原因嘛,相信大家知道了鬼市的来历也不难猜测,这里龙蛇混杂,有些人甚至是盗墓的土夫子,这些人之中可不乏狠人。所以在鬼市淘宝,懂行的人一般都谨言慎行,就算找到一件自己中意的东西,也得再三确认之后才会询价。

    孟子涛看了几位摊位上的东西,心里就微微一叹。

    由于电视台鉴宝节目的盛行,网络又达,无数捡漏暴富的故事转了出来,使得古玩市场空前繁荣,但这也导致古玩市场上的好东西也越来越少。

    就比如鬼市上的货物,四年之前刚刚入行的孟子涛,还能经常看见让他心动的东西,往后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到了今年,哪怕是刚刚入行的孟子涛,估计能令他上眼的东西,也看不到几件。

    逛到第四个摊位,孟子涛总算见到一件像样的东西,一把象牙雕花卉纹折扇。

    象牙这种东西,由于是违.禁.物,所以在市场买卖上会受到一些限制,但一般只要在九十年代前的象牙制品就可以出售,不过正规场所还需要证明。另外,现在这类东西已经不能上拍了,价格当然也会受些影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