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徐建树听了弟弟的话,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一时间有些郁闷,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孟子涛不是行里人吗?

    徐建树嘿嘿一笑道:“小涛,这两件东西你能卖出去吗?我们也不要多,你只要六万五能卖的出去就行了。”

    孟子涛笑着说道:“建树哥,你这样不是给我送钱吗?我怎么好意思。”

    徐建方笑道:“什么送钱不送钱的,这叫渠道费,是你应得的。”

    那只盒子,孟子涛肯定是想买下来的,他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钱我就不赚了,这两件东西我还出七万。”

    徐建方闻言皱了皱眉头:“小涛,你这么做未免也太见外了吧?”

    孟子涛笑道:“建方哥,说实在的,这两件东西拿到古玩市场上出售,确实很难卖的到七万这个价格,不过谁叫我喜欢呢?与其这个钱让古玩店的老板赚去,还不如便宜咱们自家人。”

    其实,他以原价购买,还是因为盒子里藏的那件东西的关系。虽然那件东西只值两千,但东西上很可能留有什么非常重要的线索,不然他实在很难想象,盒子的原主人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既然如此,孟子涛当然不想占亲戚的便宜了,不然就算这事只有他知道,他心里也会过意不去。他就是这样的人,亲朋好友可以对他不好,但他可做不到心安理得的占他们的便宜,不然面子上过不去。或许,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当然,如果猜错了,那也没什么关系,那件东西就当作他的利润了。

    徐建方摇了摇头道:“不行,如果以原价卖给你了,那传出去,我们面子往哪搁啊?”

    孟子涛笑道:“建方哥,这事是我提出来的,和你们的面子有什么关系?”

    徐建方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同意。卐卍 ?

    孟子涛说道:“要不这样吧,咱们回去问问舅妈的意见,这东西算起来也是她的,总要她做主才行。”

    徐建方张了张嘴,本来他想说,这事不用问,他就能做主,但想到自己母亲的脾气,这事如果他自作主张,说不定还会反悔。

    车子在外婆家门口停了下来,三人刚刚下了车,罗竹月就上前追问道:“怎么样,怎么样?钱有没有拿回来?”

    徐建树拍了拍手上的盒子:“妈,这事咱们进屋再说。”

    罗竹月脸上一喜,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咱们回家再说。”

    回了家,罗竹月还把门给关上了,接着,徐树方喝了口茶,就把事情的经过,跟大家说了一遍。

    罗竹月听了双掌合十拜了拜:“还好,还好,老天保佑,总算没有损失钱。”

    徐兴国也很高兴,不过想到这次的惊险,还是瞪了罗竹月一眼:“今后家里的存折都放在我这里!”

    罗竹月闻言就跳了起来:“凭什么啊,这回我还赚了钱的!”

    徐兴国怒斥道:“呸!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建方和小涛,这钱你能要回来!我看你根本就不长记性,我告诉你,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你试试看!”

    徐兴国是老实人,但老实人火更可怕,光是那气势,让人看着就觉得害怕。

    罗竹月看着丈夫凶神恶煞的模样,再也没了往日的气焰,哼了一声,就转过了头,来了个眼不见为净。卐?¤

    于是,大家又是一阵好劝,徐建方立马转移了话题,把关于古玩价钱的因素说了一遍,说道:“妈,小涛说七万买下来,我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咱们再怎么样,不说让小涛赚点,也不能让他赔啊,您说是不是?”

    罗竹月马上就接过话道:“咱们都是外行,小涛是内行,他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小涛,你看这两件东西能不能再贵一点啊?”

    罗竹月的话,顿时让屋子里鸦雀无声。孟子涛更是郁闷无比,自己这位舅妈这话分明就是不相信他给的价格。自己本来就是因为不想赚亲戚便宜,所以一时好心原价买下来,却没想到却换来了这个结果,想想就觉得很憋屈。

    所以说,有些人真不能对他太好,不然完全有可能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腑。

    就像先前说的,孟子涛不想占亲戚便宜,那干脆给七万二得了,别说七万二,就算再多个几千,孟子涛也给的起,但那样一来,会让别人有什么想法?

    别人肯定会想,孟子涛给的为什么要比市场价还高,是不是这两件东西不止七万,是不是其中有什么猫腻,想来这么想的肯定不少数。这也正是过犹不及的道理。

    但再怎么样,孟子涛也没想到,自己这位舅妈,居然见钱眼开到了这个地步,只要和钱有关,她根本没有信任可言。

    孟子涛心里有些恼怒地想,早知道这样,他刚才干脆说这两件东西只值五万得了。当然,这种事情他也只是想想,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半响,徐兴国嘴里出了咆哮:“你这人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小涛今天已经够帮忙的了,还愿意用原价把东西买下来,你居然还这么说,你还要不要脸啊!”

    罗竹月看着全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干笑一声,说道:“我这不是不懂吗?”

    孟子涛心里叹了口气:“舅妈,您看这样怎么样,您拿着东西去市里的古玩店问一问价格,到时您再打电话给我,怎么样?”

    罗竹月连忙摆了摆手道:“小涛,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嘿,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这一刻,大家心里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罗竹月隐约感受到了大家眼中的鄙夷,特别是丈夫和儿子的态度,让她恼羞成怒,心道:“我这么做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家里宽裕一点吗?再说了,谁知道孟子涛到底有没有搞鬼!难道他的心有这么好?”

    心里抱怨了几句,罗竹月脑子里升起了一个念头,就开口问道:“小涛,这两件东西,每件能值多少钱啊?”

    孟子涛先后指了一下盒子和玉器:“这个值三万,这个值四万。”

    罗竹月想了想,说道:“小涛,不瞒你说,这个小鹿我也是挺喜欢的,觉得当传家宝也不错,要不你就单拿这只盒子吧,你看怎么样?”

    罗竹月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用玉器探探价格,如果真像孟子涛说的那样,她就再把玉器卖给孟子涛,如果不是,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孟子涛心里虽然很无语,但这也正合他的意思,于是抢先说道:“行,那就这样吧!一会我去取了钱给您。”

    罗竹月笑着摆了摆手:“哎,不用那么急,到时你直接转到银行卡上就行了。”

    孟子涛点头道:“那行,我回去之后就把钱打给您……”

    由于罗竹月的关系,家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徐苹心里更是一点都不舒服,没坐一会,就以家里就只有孟舒良一个人要早点回去为由,提出了告辞。

    回家的路上,徐兴国又怒骂道:“你这人简直钻钱眼里去了,小涛从小看到大,他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

    罗竹月辩解道:“又不是住在一起,一年才见几次面,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啦?”

    “你就强词夺理吧,就你这性子,早晚会把亲戚都得罪光。”徐兴国拂袖而去。

    罗竹月冷哼一声:“我明天到要去看看,你这个外甥到底有多好!”

    第二天,罗竹月和徐兴国一大早就坐车去了市里,结果几个古玩店逛下来,价格最高的正一轩也不过才给了三万二而已。

    这一方面是欺生,另外能开古玩店的人,大部分眼光都很毒辣,哪能看不出罗竹月只是为了询价,于是价格当然就给的低了。

    让孟子涛没想到的是,这反而增加了罗竹月心里的疑虑,觉得孟子涛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不然为什么要给这么高的价格呢?

    那一刻,她甚至升起了去问孟子涛把那只盒子要回来的念头,不过却被徐兴国坚决制止了,还骂了个狗血淋头。

    其实,那个时候孟子涛已经把盒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就算罗竹月去把盒子要回来也没关系。

    话分两头,徐苹和孟子涛回了家,徐苹就把今天的事情给孟舒良说了一遍,说到最后,她就埋怨起孟子涛来:“就你钱多,好好的,干嘛要原价把东西买下来?”

    孟子涛当然不能说出实情,他摸了摸鼻子,说:“这不是舅舅借钱帮了咱们嘛,我怎么的也得投桃报李吧?况且,我也没到舅妈现在变成这样了。”

    孟舒良点头道:“你这么做也是应该的,至于你舅妈的事情就别说了,再怎么样也是你的长辈。”

    徐苹嗤笑一声:“她那两只眼睛都变成铜钱了,哪还有做长辈的样子?”

    孟舒良挥了挥手:“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咱们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

    孟子涛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个想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