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建方点头道:“行,只要没麻烦就行。? ”

    马乐安哈哈一笑道:“建方,你放心好了,这事我肯定不会坑你的。”

    孟子涛听了这话,心里冷笑一声,就马乐安这种人的话能信才见鬼了。况且,这种做“生坑”生意的人手里的货,谁知道“熟坑”的东西是从哪来的?

    以前孟子涛就听过一个故事,说有个收藏家,经常和做这种偏门生意的人打交道。有一次,他在卖家那看到一只花瓶,正好家里也有一只,觉得可以凑成一对,硬是花了大价钱买下来了。

    没想到回家一看,家里的那只花瓶已经不翼而飞了,他刚买的花瓶根本就是他自己的。

    当然,这种事情毕竟少见,但孟子涛天生怕麻烦,为了避免麻烦,他心里自然不喜欢和马乐安这种人打交道。

    不过,今天孟子涛不是主角,他也管不了那么多。而且说实在的,想要在古玩界混出个名堂,也避免不了和这种人交道,孟子涛哪怕再不喜欢,有时也必须和这种人虚与委蛇。

    见徐建方答应,马乐安就给他的同伴施了个眼色,中年男子又转回里屋,过了片刻,他手里抱着一只盒子走了回来,并把盒子放到了桌上。

    别说,这只盒子一放到桌上,就让人眼前一亮,孟子涛心里立马就喜欢上了。

    只见盒子不大呈长方形,取黄花梨木心材而作,通体颜色较深,呈红褐色或深褐色,看上去有犀角的质感。木盒纹理清晰,如行云流水,异常美丽。

    盒子上的木纹之中木疖丰富,可能有朋友对木疖不太了解,它其实是树木在生长过程中,树木生理上和生长育过程中因为修剪、碰伤,天气影响,造成对木质的影响,引起木材构造和材质的物理变化,和木质内部的化学机理变化,导致木材上留下圆形疤点。卐卍 ?

    比如说,树木的侧枝,我们把它修剪掉,那它的伤口在愈合的同时会留下明显的疖子,叫做“木疖子”。因此,木疖通俗来讲就是木料上的“结疤”,一般在海南黄花梨所结疤形成的黑心点,我们又称之为"鬼眼"。

    木疖会呈现出多种纹理,比如狐狸头、老人头及老人头毛等,而这只盒子上的木疖,就呈现出了多种多样的纹理,看起来美丽可人。

    整体来看,这只黄花梨盖盒用料硕大,造型端庄质朴,不着修饰,尽显木质天然之美,令人赏心悦目。

    看到孟子涛眼神之中的惊叹之色,马乐安心里有些得意,随后就示意同伴打开盒子,就见一座白玉雕刻的卧鹿摆件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马乐安呵呵一笑道:“你们看看喜欢哪一件。”

    听马乐安这么说,徐建方就皱着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呆会只能拿一件?”

    马乐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那是当然,你不会以为五万块钱就能买下这两件东西吧?”

    徐建树说道:“什么五万,一共五万九!”

    “嘿!”马乐安嗤笑一声:“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应下这件事情就已经亏了,如果你们还想得寸进尺,那这事咱们也别谈了。”

    徐建方说道:“这事等我们看了东西再说。”

    马乐安把盒盖一盖,说道:“别,这事咱们还是事先说清楚再说。实话告诉你们,那五万块钱进的是别人的银行卡,我可什么都没捞到。”

    徐建方心里冷笑一声,这话说出来谁信?如果你马乐安真的什么都没捞到,会把事情揽在身上?

    不过,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说道:“不算也可以,但你的东西得便宜点,这五万块钱放到银行半年还有一千的利息呢。? ”

    马乐安呵呵一笑:“想便宜是吧,那你们就把这两件东西都买下来。”

    徐建树开口道:“先看了东西再说,谁知道这两件东西到底多少钱?”

    马乐安点头道:“行,那你们看吧。”

    孟子涛先把玉器取出来,放到徐家兄弟面前,自己则把盒子打量了一番,现以做工来看,盒子应该是清早期的作品,保存的比较好,市场价值应该在三万左右。

    心里有的判断,孟子涛就使用了异能,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他居然感受到了一大一小的两股灵气传入了自己的丹田。

    说到这,有朋友要说了,肯定是像电视或者小说里说的那样,盒子有夹层,里面有稀世珍宝。

    不过,事实要让大家失望了,这一大一小两股灵气代表的价钱,不过是三万和两千而已,盒子里面藏着的东西连盒子的价值都不如,根本没什么稀世珍宝。

    和许多人遇到这种事情的反应一样,孟子涛先是一惊一喜,接着脑子里就充满了问号,心想,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既然郑重其事的把东西放到盒子的夹层里面,就算不放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也别放个两千块的东西啊!

    此刻的孟子涛心里十分郁闷,而在别人眼中,他皱着眉头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对这只盒子不太满意的样子。

    徐建树轻轻碰了碰孟子涛,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孟子涛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明白自己走神了,他微微摇了摇头,就不动声色的把东西放了回去。

    这个时候,徐建方就把手里的玉雕摆件交给了孟子涛,孟子涛点了点头,就把东西拿到手中观察起来。

    摆件选用质地精良的和阗玉而制,玉质温润,工匠圆雕一鹿伏卧于地,昂,前肢微曲,造型生动。

    这座摆件整体雕琢细腻,鹿之眉以细密的阴刻线表示,双目突出,鼻、口之处极富肌理之感,双耳及角紧贴于头部后侧,两侧饰以排列疏密整齐的毛,整体给人以鲜活之感,形象逼真。应该是一位技艺精湛的工匠所作。

    孟子涛仔细观察,现和盒子一样,这座摆件也是清早期雕刻而成,以现在的玉器市场而言,价值比那只盒子高一些,在四万左右。

    等孟子涛把玉器也放了回去,马乐安就笑着说道:“怎么样,这两件东西都不错吧?”

    孟子涛看了看两位表哥,随后在他们的示意下,开口说道:“说实话,这两件东西确实还算不错,但它们,都有一些瑕疵,比如说,这只盒子原来应该是带着底座的,现在底座没了不成套,价格肯定会受影响,另外……”

    接下来,孟子涛就把两件东西的缺点一一列了出来,这也是古玩市场压价的常用手段,不过孟子涛说的都煞有介事,让马乐安他们都分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

    孟子涛一番表述下来,意思是这两件东西根本不值五万,这让马乐安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不过他虽然不太清楚孟子涛说的是真是假,但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还是知道的。

    况且,就算孟子涛说的是真的,他也只会拿出这两件东西出来,爱要不要!

    说起来,马乐安这人在谈价这方面确实有一套,接着来双方一番唇枪舌剑,最后两件东西以六万五的价格成交。

    可能有人要说了,两件东西能赚五千也算可以了,而且盒子里面还藏着一件价格两千的东西。

    但不要忘了,先市场价格只是一个参考,你如果有渠道,才有可能卖的出这个价格,如果卖给古董商,肯定会压价,六万五能不能卖的出去还是个未知数。

    另外,谁知道这两件东西是马乐安从哪里得来的,在市场上马乐安这种渠道的东西,肯定还要便宜几成。

    所以说,六万五这个价格,已经算贵了。但马乐安摆出了爱要不要的架势,死咬着就是不肯松口,三人也只能答应下来。

    既然两件东西要六万五,那三人还需要付钱给马乐安。

    于是,马乐安又开口要一万五,说东西已经便宜他们了。这把三人气得够呛,徐建方更是直言,再这样大家都别想好过。最后一番讨价还价,还是付了一万块钱了事。

    不过,兄弟俩手上没那么多钱,好在孟子涛怕错过好东西,有了钱之后,身上就一直带着一万块钱,正好结清。

    付了钱,兄弟三人也不想和马乐安多说,直接拿着东西就走了。

    出了门,徐建树就连忙问道:“小涛,这两件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啊?”

    孟子涛说道:“市场价应该在七万左右吧。”

    听孟子涛这么说,徐建树眉开眼笑地说道:“这不错,还能赚五千。”

    徐建方说道:“你以为七万能卖的出去啊?。”

    徐建树讶然道:“为什么卖不出去?”

    徐建方说道:“还为什么,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你又没有认识的人,这两件东西卖给谁去?卖给古董商,人家不要赚钱啊?小涛,是不是这个理?”

    见孟子涛笑着点了点头,徐建树说道:“那也太多了,这可是五千块钱。”

    徐建方说道:“不然你以为古玩这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哪来的?到时咱们能六万五卖出去已经算不错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