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了片刻,徐建方率先开口,对着坐在朝门位置,长得有些贼眉鼠眼,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说道:“表舅,想找到你还真是不太容易啊!”

    可能是因为酒喝多了,马乐安脑子稍稍有些迷糊,他先是愣了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呵呵一笑道:“是建树和建方啊,你们怎么会过来啊?”

    徐建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表舅,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先前你借的钱什么时候还?”

    马乐安一脸无辜道:“我什么时候借你钱啦?”

    徐建方冷笑道:“半年前,你难道没带着你的朋友问我妈借钱?”

    “哦,是那事啊,我记起来了。”马乐安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他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那你们应该去找他还钱啊,找我有什么用?”

    徐建树嘿嘿一笑:“嘿嘿,如果能找到他,你觉得我们会来找你吗?你别忘了,你可是担保人!”

    “哦,那我打个电话问问啊!”马乐安拿出手机拔了起来,没一会,他就放下手机,嘀咕道:“这家伙不接电话,这样吧,我明天去找他,你们看行不行?”

    徐建方嘻嘻一笑:“行啊,那我们就跟着你,等找到他为止。”

    马乐安闻言眯着眼说道:“看样子,你们是吃定我喽?”

    徐建方笑道:“我的好表舅,欠债还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马乐安顿了顿,说道:“当初不是还压了一块玉吗,既然找不到他,你们去把玉卖了不就行了。”

    “一块假玉你让我们卖给谁?”徐建树冷笑道。

    马乐安精神一振:“哎,这不对吧,当初那块玉可是我表姐认可的,怎么现在又说是假的了。再说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从哪里搞了一块假玉把真玉给换了啊!”

    徐建方说道:“如果那块玉能换来五万块钱,谁吃饱了撑的,来找你。卍  再说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狗头那家伙是一丘之貉。”

    马乐安摊了摊手道:“现在这年月,谁知道谁啊,反正我是不承认当初那块玉是假的。就说你去银行取钱,回去之后说少了一张,你去问银行会不会补给你?”

    马乐安的这名句,让徐家兄弟俩沉默了下来,这事说起来也是这个理,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又没其他人公正,马乐安死不承认,他们根本没办法好想。

    “难道这事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徐家兄弟心里不甘心地想道。

    这时,孟子涛突然开口道:“现在不是可以提取指纹吗?”

    这句话让大家一愣,徐建方给了孟子涛一个赞赏的眼神,笑着说道:“表舅,你总不想搞到这一步吧?”

    马乐安狠狠地瞪了孟子涛一眼,虽然那块玉他只接触过两三次,半年时间过去了,他的指纹很可能不在了,但万一有呢?况且,如果徐家报警的话,肯定会给他带来麻烦。这可不是现在的他希望看到的。

    想了想,马乐安又用起了施字诀:“你们去验好了,如果真是当初的那块玉,再来通知我。”

    徐建方笑嘻嘻地说:“行啊,不过这段时间,我也只能跟着你了,希望表舅见谅啊!”

    马乐安表情一变,拉下脸来,说道:“警告你,可别给脸不要脸,而且你们别忘了,我可是孤家寡人!”

    徐建方打了个哈哈:“你这么说,就是不知道那个小丽怎么想啊!”

    徐建方这句话,让马乐安好像炸了毛的猫,盯着徐建方的眼中寒光闪现:“徐建方,你是不是觉得我马乐安太好说话了?”

    徐建方泰然自若,说道:“表舅,放松一点,我可没别的意思,只是前几天和强哥喝酒的时候听他说了一下,现在想起来,随口这么一提,难道你真和小丽认识?”

    马乐安听了这番话,脸上阴晴不定,过了片刻,他突然就脸色一变,笑眯眯地说道:“建方啊,你说说看,你到底是什么想法啊!不过有一点我事先说明,咱们别提钱,太俗!”

    见此情形,孟子涛心里到也有些佩服马乐安变脸之快,不过也是,如果没一点能耐,马乐安也不会安安稳稳的混到现在。?¤?

    徐建方说道:“表舅,你这么说让我有些为难啊。这样吧,我问个问题,那块玉是从哪来的?”

    “这我哪知道?”马乐安摊了摊手,这时,他看了看坐在他斜对面的一位中年男子,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住的地方,到是有一些类似的东西,不过是真是假,那我可不能保证。”

    徐建方说道:“咱们什么时候去看?”

    马乐安呵呵一笑道:“老话不是说了嘛,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咱们吃了饭再去,怎么样?”

    反正马乐安在这里也跑不了,徐建方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凭双方的关系,这一顿饭吃的怎么样,也可想而知。而且让徐建方郁闷的是,这顿饭还是他请的客。

    一行人走出饭店,马乐安就说道:“我住的地方不远,咱们走着去吧,正好消消食。”

    徐建方对此也没意见,接下来,他们就在马乐安的带领下,走了十多分钟路,来到他现在住的地方,一幢普通的民居。

    打开大门,马乐安请大家进去之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东西拿过来。”

    说到这里,马乐安看着徐建方盯着自己,就摇了摇头:“我说建方,你也太小心了,都到了这了,我还能跑?”

    徐建方就是笑了笑,也不开口,马乐安无奈地说:“好吧,好吧,老许,小年,麻烦你们去挑几件东西过来吧。”

    马乐安的两个同伴点了点头,就朝里屋走了进去,趁这期间,马乐安请大家入了座,大家就耐心地等待起来。

    过了片刻,两人手里拿着用报纸包起来的几样东西走了进来,随后就把东西放到桌子上。

    “看吧!”马乐安随手打开报纸,指了指里面的东西。

    孟子涛定睛一看,只见报纸里面包着的是几件彩陶以及铜器。

    “生坑?”看到这几件东西的表现,孟子涛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来问了一句。

    马乐安微微一笑道:“看来小兄弟也是行里人啊,觉得这几样东西怎么样?”

    “容我们商量一下。”

    “可以。”

    孟子涛向表哥们示了意,接着三人就走到旁边商量了起来。

    “小涛,那几件东西难道不对?”徐建树小声问道。

    孟子涛回道:“暂时还不知道真假,但以那几件东西的表现来看,应该都是生坑的器物。”

    “什么意思?”徐建方问道。

    孟子涛解释道:“在我们这一行,‘生坑’指的是刚出土不久的文物;而‘熟坑’是指出土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有的已经过他人盘玩,传世的东西。”

    听孟子涛这么一解释,两人都明白了什么意思,徐建方比划了一下:“你是说,这几样东西是没多久前这么出来的?”

    “是的。”孟子涛加了一句:“如果是真品的话。”

    “如果都是真的,那些东西值不值五万?”徐建树问道。

    “哪止,这个数都都值。”孟子涛比了个五十的数字。

    徐建方想了想说道:“小涛,我以前好像听过,国家虽然对这方面有严格的规定,不过买的人也很多吧?”

    孟子涛实话实说道:“市场上买卖自由,大家对藏品的来路也都心照不宣,你不问我也不说,一般都是相安无事。只不过,如果被查到头上,一般情况肯定是要被没收的,他这人?”

    说着,他隐秘的指了指马乐安。

    徐家兄弟也明白了孟子涛的意思,无非是觉得马乐安不可靠。说实在的,他们也不太相信马乐安,万一倒霉被抓了,那五万块钱可就血本无归了。

    另外,他们以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马乐安搞过这东西,心里实在没有底。思来想去,他们觉得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比较好。

    做了决定,三人又走了回去,徐建方就开口道:“表舅,你这有没有熟的东西?跟你说实在的,我们都是过安稳日子的人,实在不想改变这样的日子。”

    马乐安笑了笑,说道:“这位小兄弟不是行里人嘛,你们把东西给他不就行了。”

    孟子涛慢慢地说道:“呵呵,我不过是喜欢这行,可不做这方面的生意,况且,我也没那么多本钱把它们拿下来。”

    说着,他心里嘀咕道:“我确实还没开始做这方面的生意,可没有骗你们。”

    马乐安看了看他们三个,说道:“这么说,你们就是不想收喽?”

    “没办法,我们胆子都比较小。”说着,徐建方眼中寒光一闪:“不过看样子,表舅你是一门心思想把我们拉下水喽?”

    马乐安心里一寒,随后就打了一个哈哈:“行,你们要熟货就给你们,不过咱们得把话说在前面,熟货的价格可是要贵上几成的。”

    [三七中文 m.37zw.]